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十八章 阴谋阳谋

第三十八章 阴谋阳谋

  乔岚这边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青山村陈家状况频发。八月下旬,历山县的秋收开始了,本来陈家就少了一个任劳任怨的苦力——陈月荷,不久前才定亲的陈生贵竟然还屁颠屁颠去给未来岳父岳母秋收,这无疑让陈家的艰难困苦雪上加霜。

  陈家租赁的十五亩张地主的地就在东岸边上,与西岸隔了一条遥水河,今年也不得不下地的陈王氏对西岸那两三百号劳力,满嘴酸话,真恨不得他们过来一人一镰帮自家收割。西岸吃白面馒头和包子的时候,东岸这边咽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

  俞大拿在西岸,正想着怎么能把手里的包子馒头送到陈月牙手中,那边就出事儿了。

  超负荷的劳作,腹中还空空如也,陈梁氏眼前一阵阵地发黑,陈月牙想让她歇会儿,可是她不肯歇,或者说是不敢歇,陈王氏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她们,但凡她们手下的动作慢一点,她就破口大骂,翻来覆去都是那几句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烂下水,贱到家之类的,但也骂得你恨不得找条缝儿钻进去,再也不见人了。

  陈月牙丢下手里的镰刀,去取水给老娘喝,可还没走几步,便听到身后噗地一声,回头一看,哪儿还有老娘岣嵝的身影啊。

  “娘!!!”

  “天杀的娘们,装什么晕,想偷懒没门!!!”

  陈月牙惊惶的声音和陈王氏尖锐刻薄的声音同时在西岸的土地上响起。

  陈梁氏晕过去了,怎么都叫不醒,陈王氏破口大骂,一个劲儿地说陈梁氏是装的,想躲懒,陈梁氏为人怎样,这是有目共睹的,而且谁都有两只眼睛,看得到陈梁氏惨白惨白的脸色。

  最终,陈梁氏还是被抬回了陈家,陈王氏退了一步,要想让她再妥协一回,给钱请大夫,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陈王氏还想要陈月牙继续下地干活儿,陈月牙为不为所动,任由她谩骂,就是要守着陈梁氏,眼泪不要钱地扑簌簌地往下掉。

  陈王氏骂骂咧咧地走了,让留家里做饭的陈生梨把晌午饭都送到地里去,她在身后把厨房锁上了。

  陈月牙正要去看看能不能扒拉点什么东西喂给老娘吃,谢金宝在后窗出现了,把一个小包袱递过来。

  “这是你姐那边给的!”

  陈月牙接过,打开一看,里面除了四个白胖胖的包子还有一个小盒子。

  “你娘可能是中暑了,那是药膏,你给抹到她额头太阳穴上。还有,这两天就来人了,到时候你看着点,能配合就配合,不能配合就多远点……别硬碰硬,免得受伤。”谢金宝到底是会顾虑陈月牙的闺誉,递交了东西,交代完就闪人了。

  赵寡妇没田没地,依靠亡夫留下的银子过活,这几天,三姑六婆都忙着秋收,没人跟她一起八卦,她闲得长毛,持续关注了几天杨家庄的情况,奈何那贵公子窝在庄子里就是不出来,令她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这天下午,五里镇响当当的李媒婆来到了青山村,她走访了几户家里有待嫁闺女的人家,尽管忙着秋收,但那几户人家还是拨了人手接待她。赵寡妇闲啊,便把李媒婆请到了自家,两人原就认识,李媒婆这次带着目的来的,赵寡妇也想拉近点关系,故而这次聊得十分投机。

  聊着聊着,李媒婆适时表现出了她的忧愁,赵寡妇正巴着李媒婆呢,定是要问上一问的,李媒婆也没有扭捏,徐徐道出她遇到的难事儿,“县里有一大户,前不久喜得千金,可惜生的时候难产,好不容易生下来,娘胎里带来的弱症,眼看就要养不活了,到澜山寺一算,需要一个丙寅年,戊戌时辰出生的人压命才好活命。如今正到处找媒婆问人八字,这也找上了我,可是我知道的都没有丙寅年,戊戌时出生的,所以今天才走这一趟,想问问姑娘们的八字,看有无合适的,是否愿意过去人家家里当差,哎,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这趟差事,给不少银子吧。”赵寡妇小心翼翼地打听着,事情就是有这么巧,她刚好知道一个丙寅年,戊戌时辰出生的人。

  李媒婆伸出两根儿手指,“足足一两银子呢。”

  “这么多!!!”赵寡妇惊呼一声,她脑子里心思一转,便有了主意。赵寡妇要把事情给包揽下来,李媒婆顺水推舟把事情交给她。

  李媒婆之所以找上赵寡妇,是因为她相信赵寡妇会有办法探知到青山村的人的八字,而且她也有这个本事怂恿陈家人把陈梁氏卖了,她还不知道赵寡妇根本不用打探,就已经锁定目标了。

  可能是那药膏的药效真的不错,傍晚时分,陈梁氏悠悠转醒,陈月牙想让她继续躺着装睡,以免被发作,可那不是陈梁氏为人处世的风格,她强撑着起来帮陈生梨做了晚饭,陈王氏一回来,看她居然“好好”的,顿时火冒三丈,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骂完了还不给陈梁氏和陈月牙吃饭。

  陈月牙把陈梁氏扯回屋子里,把中午留下的包子拿出来,陈梁氏无奈地接过,一边流泪一边吃,东西吃到她嘴里,味同嚼蜡,她心里苦啊。

  晚上过后,赵寡妇过来串门,她和陈王氏关起门窃窃私语了一阵,然后把陈生华也叫了过去,一刻钟后,陈王氏把赵寡妇送出了门,脸上带着咋惊咋喜的神情,仿佛有人给她送来了她最爱的银子一样。

  这一切都看在了陈月牙的眼里,她心里一片冷然,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真的看到那些人要卖掉她们,她就觉得好恨,她自己不听话,卖掉就算了,可是她娘有何错,放眼方圆几百里,谁有她娘贤惠,可是他们居然还是嫌弃到要用她们换银子使。

  第二天,青山村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在忙着秋收,陈王氏却没有出门,她还好心地让陈梁氏在家休息,令陈梁氏感动非凡,守在这个家十几年了,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儿,就这还不能让相公婆婆满意,每天非打即骂,如今终于见到一丝曙光,让她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陈梁氏是个劳碌惯的人,虽然得了特赦,她仍是要去参加秋收,被陈王氏吼了一句才畏缩回屋子里。

  陈月牙知道她娘怎么想的,但她什么都没说,她就是要让她娘认清这家人的真面目,让她对这个家从失望到绝望,这样才能从根底上一刀两断,以免以后这群狼心狗肺的人一两句好话就又把她哄都团团转,被卖了还帮忙数银子。

  陈王氏怕陈月牙坏她的好事,接着秋收之名把她赶出们,陈月牙很“听话”地去地里割稻子了,但途中她又悄悄开溜,回到陈家躲了起来,她不放心让她娘一个人面对接下来的惨剧。

  村里的人都到田里忙活去了,村子里静悄悄的,李媒婆跟着赵寡妇到了陈家,身后还跟着两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此时陈家只有陈王氏、陈梁氏、陈生梨和几个小的,哦,还有一个躲起来的陈月牙。赵寡妇把人领到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她没有进去,她一向懂得明哲保身,隔岸观火是她最喜欢做的事了。

  陈梁氏还在内疚中,好似全天下的人都在抢收,而她却在家躲懒不干活,她正要去跟婆婆说她已经好了,可以下地了,陈王氏就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张写着字的纸张。陈王氏把那张纸放在陈梁氏手边,在她反应过来之前,拿起她的手指,按在红泥中,然后在那张纸上按了一个红彤彤的手印,那张纸上,已经有一个手印了,是陈生华昨晚画押的。

  “娘……娘……”陈梁氏浑身上下不可抑制地战抖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哪怕她再迟钝,再想自欺欺人,也明白不好了,完了……

  “娘什么娘,叫魂呢!”陈王氏从怀里掏出另一张纸,一把甩到陈梁氏脸上,“华儿给你的休书,今儿个起,陈家是陈家,你是你,别乱攀亲戚。你娘家也没了,咱好心给你找了个去处,你赶紧收拾收拾,跟人走吧。”

  陈王氏说完,不再理会瘫软在地上的陈梁氏,哦,已经不是陈梁氏的梁毛花,拿着有陈成华和梁毛花手印的卖身契出去,李媒婆在外边等着呢。梁毛花不知哪来的勇气,冲出门去,跪在了陈王氏跟前,“娘,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别让生华休了我,求求你,我再也不晕了,我也不休息躲懒了,娘,求求你……”

  梁毛花苦苦哀求,不住地磕头,可得咚咚直响,额头都磕得又红又紫,还破了皮。

  “给我滚远点儿,别脏了我家的院子。我可没有这福气再做你娘了。”陈王氏一心惦记着拿手中的卖身契去去换八两银子,更不耐烦应付梁毛花了,一脚就要把她踹到一边,李媒婆出现了,大声地咳了一声,陈王氏这才想起来,这人已经卖了,不是她家的了,不能再随意打骂了……

  “李媒婆啊,你不知道,这梁毛花一身的贱骨头,一天不挨打挨骂,就浑身不舒坦,你可得跟那主家讲清楚了,用用她的八字即可,该打的时候还是得打,她这人就好这口,不然一准反骨,招惹是非……”事到如今,陈王氏还在不遗余力地往梁毛花身上泼脏水,就怕她在主子面前得了脸,过上好日子。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