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十九章 买娘买妹

第三十九章 买娘买妹

  “行了!人家用得着你来教怎么待下人。”李媒婆打断陈王氏的黄婆卖瓜,自卖自砸,她是不了解陈家那点事儿,就冲着陈家这么轻而易举,九两银子就把陈梁氏卖了,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要说她当初牵线把陈梁氏和陈生华凑一块儿,她是得内疚内疚,但现在她可是在做好事弥补,照陈梁氏在陈家过的这日子,还真不如到大户人家做下人呢,“梁毛花,白纸黑字,你已经被我买下,跟我走吧。”

  “娘……娘……”陈梁氏还不死心,她不甘心啊,嫁到陈家,她十几年如一日地孝敬公婆,照顾相公,从未与人红过脸,就因为没能生下儿子,她没日没夜地做事,任劳任怨,就为了弥补她没能为相公生下儿子的过错,可是……她都做到这地步了……竟还是逃不脱被休的命运……

  “别歪歪唧唧,月牙儿你也别记挂了,她是陈家的闺女,陈家不会亏待她的……”陈王氏阴着脸说,同时也在提醒陈梁氏,陈月牙还在她手里呢,别给脸不要脸,小心她回头把陈月牙也卖了或者随便找户人家嫁了……

  “……”陈梁氏的哭声戛然而止,她这辈子已经没什么指望了,大闺女如今也不知身在何方,就剩下一个小闺女,再怎么都得保住啊。陈梁氏想妥协,可是一想小闺女回来后找不到自己,那场景,想想都令她心疼。

  “娘!”陈月牙清脆的声音响切陈家,在场的人无一不暗惊:陈梁氏是慌的,怕陈月牙会为了阻止人带走她跟人起冲突,伤了自己,更得罪了陈王氏;陈王氏一开始也是惊惶的,毕竟她背地里把人家的娘卖了,但一想到身契已经签,板上钉钉子的十二,任陈月牙这死丫头再怎么撒泼也阻止不了了;李媒婆则在心底盘算着怎么把那小妮子也一起买回去交差,买的话多少钱合适呢。

  陈家内院,陈生梨把几个小的锁在上房的堂屋,独自一人,满面愁容地站在那半拉二院墙之后看外面事态的发展。

  陈生梨算是陈王氏生养之下的一个异类。按理说,有那么一个自私自利,溺爱成性的老娘,陈生梨不说飞扬跋扈,也得娇蛮任性吧,可是她不,完完全全不,她有恻隐之心,她曾多次不着痕迹地灭掉陈王氏的火气,让二嫂陈梁氏和陈月荷少挨了不少顿责骂,这也是陈月牙对她另眼看待的原因。

  陈月牙状似对院子里的情况很是惊讶,只是没有一个人开口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默默走到狼狈不堪的梁毛花跟前,扶好她,然后冷冷地看着陈王氏,后者被她看得心里直发毛。陈王氏心一横,正要告诉陈月牙你娘被我卖了,梁毛花突然惊叫出声,打断她的话头。

  梁毛花抱住陈月牙,小声地劝慰陈月牙,还说她在一户人家找到差事,她以后去人家家里做活儿,不能住家里了,让陈月牙乖顺些,听爷奶和父亲的话云云,她会尽量回来……如果没有那红肿的双眼、凌乱的发髻、狼藉的衣裳,她的话会更可信……

  陈月牙自然是知道真相的,可是听到她娘都到这地步了还在为她粉饰太平,她便心酸得想掉眼泪。陈月牙一转身,坚定地对李媒婆说,“你把我也买了吧,我和我娘在一起,她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谁都没关注到陈月牙这小姑娘是如何从梁毛花那三言两语总结出她娘被卖了的事实,大家更愕然的是她居然如此轻贱自己,卖身为婢,就为了跟她娘一起。虽然做人奴才日子也有过得很舒坦的,但一旦入了奴籍,开弓没有回头箭,哪怕日子过得再光鲜,以后也终是低人一等,一般人都可以鄙睨之,唾骂之……

  陈王氏首先跳出来了,理所当然还是那几句,“个赔钱货,死丫头,这儿哪有你说话的份儿,哪儿凉快哪儿去。”话虽这么说,其实陈月牙的话令她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连陈月牙一起卖掉,真可谓好处多多啊,一来处理掉了陈家的忤逆女,扔到了一个**烦,二来,还能换银子使,虽然把她许给人也有彩礼拿,可在这以前还得养她几年才能出门,而且不定期间她就给陈家惹什么大祸事了……

  “你不就是想要钱吗,与其还得养几年才能把我许人换聘礼,不如现在就卖了,这样更划算。”陈月牙冷冷地说。

  被陈月牙这么自白说出来,陈王氏脸上白一阵红一阵,顿时骂得更欢了。

  梁毛花如何能让自己的闺女自甘堕落,卖身为奴,只是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强势的人,又如何能阻止一向强势的闺女。

  李媒婆最善于看相了,她猜得出来陈王氏是怎么想的,只是碍于面子,下不了台而已,于是她决定加一把火,帮陈王氏快点拿定主意,顺便趁火打劫一番。

  李媒婆瞥了陈月牙一眼,嫌弃地说,“不要不要,瘦不拉几的,买回去有何用?再说了,那家只说买个仆妇,可没说买丫鬟,我买回去,人家不收货,我不亏大了。”

  “李媒婆啊,话可不是这么说,这丫头,别看她个子小,可能干了……”听到李媒婆说不买陈月牙,陈王氏急了,一改前态,居然说起了陈月牙的好话来,真恨不得把陈月牙夸得天上有地上无,如今也不是她想卖孙女,而是孙女孝顺,想跟亲娘一起走……绝口不提她把人家亲娘给卖了的事……

  李媒婆一直觉得自己这张脸皮已经够厚的了,没想到遇到一个脸皮比她更厚的,明明刚把儿媳妇给卖了,转身又想卖孙女,这陈王氏居然还好意思,口口声声为了孙女好,为了成全孙女的孝心……

  李媒婆当然不能这么快答应陈王氏了,于是两人一来一回地打机锋,在梁毛花还在苦劝陈月牙的时候,李媒婆说了一个六两银子的身价,虽然不尽如人意,但陈王氏好不容易才让李媒婆答应买下陈月牙的,一时间也顾不上讨价还价了,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梁毛花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连忙扑过来跪求两人放过陈月牙,陈月牙想把她拉起来不能,陈王氏可不理会什么阿猫阿狗的祈求,梁毛花就是哭死她也不带皱一下眉头的。

  陈王氏回身去取笔墨,碰到忧心忡忡的老闺女,她还以为老闺女是被外面的动静惊扰了,让她别担心,事情很快就完了,回头给她买漂亮的头花戴……

  陈生梨很想说她不要头花,让娘别卖陈月牙,可是她知道无论她说什么都是没用的,趁陈王氏进屋去了,她即便走出去,走到陈月牙跟前,拉过她瘦骨嶙峋的手,心里一阵酸涩,“牙儿,嫂子的事,我在这儿跟你道歉。卖身的事儿咱缓一缓成不,想清楚了再做打算。就算不为了你自己,你也为嫂子想想,她就你和荷儿两个闺女,荷儿如今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境况,你可不能再折进去了……”

  梁毛花泪眼婆娑地看着小姑子,希望她能帮自己劝服执拗的闺女,可是她们都失望了。

  陈月牙把自己粗糙的手从陈生梨保养得当的手中抽出,“小姑,卖身为奴虽然难听点,但日子过得未必比在陈家过的差……”

  “……”陈月牙只一句话,就让陈生梨沉默了,陈月牙在陈家过的什么日子,她又何尝不知道呢,可是……这个逼得人宁肯卖身为奴也不愿再待下去的陈家却是生她养她的陈家啊……

  李媒婆是会写字的,她就为了写八字,写卖身契等等文书专门去学过,于是陈月牙的卖身契在她的笔下成型了,此外,她还写了一份断绝书,要断绝陈月牙和陈家的关系,这是乔岚特地嘱咐的,她自然是不能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卖身契和断绝书,李媒婆都要求有陈生华的指印,此外,还要把陈家家谱上陈月牙的名字划去。

  听到这个,陈王氏犹豫了,断绝了关系,以后陈月牙是起是落,就都不不关陈家的事了,其实她还在心底有那么一丝丝的奢望,希望陈月牙这死丫头以后得了月钱赏银什么的会拿回来孝敬她,毕竟她再怎么都是她奶不是,即使不孝敬亲奶,总得孝敬亲爹吧……

  陈王氏瞄了瞄陈月牙,看到她正一脸冷凝地看着自己,仿佛看死人一样,她不得不打消那点点奢望,同时安慰自己,就陈月牙这点斤两,能不能活下去还两说,哪能指望她啊。

  陈王氏回头想想眼前的难题,指印什么的都不成问题,二儿子一向是和自己站一边的,可是这家谱……要动的话势必要经过老头子,昨晚为了划去陈梁氏的名字,就已经费了她一番口舌,如今也要划去陈月牙……可是她不敢打包票老头子会同意……

  “不划去也可以……”李媒婆慢悠悠地开口,她的话令陈王氏的眼睛叮地一下亮了,可她下一句话又把那点亮光给掐灭了,“只给五两!”

  扣银子,那哪儿成啊,这不是要她的命嘛,陈王氏豁出去了,回屋子叫在家躲懒的小孙子陈月银去地里叫陈老汉和陈生华,半晌之后,陈生华回来了,前边还走着一个朱里正,陈月银抠抠缩缩在后面走着,也不知是否犯了什么错,陈老汉倒是不见人影儿。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