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十一章 母女对话

第四十一章 母女对话

  梁毛花拎着一个破旧的小包袱,跟在章娘子身后,即将见到新东家的忐忑冲淡了陈家给她造成的伤害,这要是她一个人,也许她现在还沉浸在陈家的无情无义中无法自拔,但为母则强,她既然能为了两个闺女在陈家忍气吞声地苟活十来年,如今也能为了帮小闺女谋划一个好的将来而坚强起来,她想着既然新东家需要自己的命数,如果她再表现好一些,那么她们母女俩的日子应该不会过得太艰难。

  与梁毛花的忧心忡忡相反,陈月牙此时的心情是从来没有过的轻松愉快,甚至称得上兴奋,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见到她的姐姐。自五里镇一别,陈月牙都没能见上姐姐一面,她有好多话要问姐姐,比如问问她西岸是怎么回事,还有这宅子,还有这些仆人……

  陈月牙问过那个貌似是姐姐的管事——俞大拿,可他没有回答她,说姐姐会直接跟她说明的。

  堂屋里,乔岚又是另一番神色,对于便宜娘的到来,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和想法,也就是家里多了个人,占着长辈的名头,她为了表示尊敬把上房东屋倒腾出来给她住。乔岚面上显现的笑容完全是因为陈月牙,她心底早已经把陈月牙当成她的妹妹了。陈月荷活着的时候只把娘当娘,不把妹当妹,乔岚只继承了她的记忆,没有继承她的情感,所以到了乔岚这人,娘不是娘,妹才是妹。

  “姑娘,梁娘子和陈姑娘给你领来了。”章娘子说完,识相地让到一边,把两人让出来。

  梁毛花连乔岚的面都没见,就要跪下给乔岚行礼,不说封建礼教中对孝的强调,就是秉承着现代人思维,乔岚也不会让长辈给她下跪行礼的。好在陈月牙眼疾手快给拉住了,不然真让梁毛花跪下了,乔岚就折寿了。

  乔岚也顺势扶住梁毛花,“娘,你这是干啥呀。”

  听到大闺女熟悉的嗓音,梁毛花立马抬头,映入她眼睑中的是一个穿着绫罗绸缎,头戴精美首饰的富家小姐,但是那面容,虽然看起来娇贵了些,不复从前的黯哑枯黄,明明就是她生养了十三年的大闺女陈月荷嘛,可是这……这……这……

  梁毛花想抱住这个让她牵肠挂肚的大闺女痛哭一阵,可是大闺女身上的变化令她望而止步,大闺女怎么会变成富家小姐了呢……

  乔岚也没心思跟梁毛花相拥而泣,她上一辈子,姑且算是上一辈子吧,妈妈去世得早,她对母亲这个概念模糊得很,让她跟梁毛花这个便宜娘上演什么母女情深,她演技好,不是做不来,但她不想浪费这功夫。

  章娘子被乔岚喊出的那一声“娘”给惊呆了,而后也一直石化中,直到乔岚叫了她,她才回过神来。

  乔岚让章娘子带宝石和宝玉去整理房间,上房东屋给梁毛花住,她住东厢上屋,书房搬到东厢下屋,陈月牙住上房西屋,以后吃饭安排在堂屋。好在住进来也没多久,东西都不多,搬屋子也不多麻烦,三两个人走一趟就差不多了。

  乔岚脸上带着笑容,把梁毛花扶好,并把她带到主座坐好,做到了一个为人儿女应该做的举动,除了没有应和着感动涕零,她的表现得无可挑剔。

  乔岚拉过陈月牙细细看了一遍,两姐妹高兴地忘乎所以。

  “姐,上一次见你,你还只是穿新衣,这一次,你……你……你这一身可真漂亮啊,就跟千金大小姐似的。”陈月牙可不会跟乔岚客气,羡慕地摸了摸乔岚身上的衣裳。

  “怎么说话的,姐现在就是千金大小姐!!!”乔岚毫不客气地对号入座,她弹了一下陈月牙的额头,“你也别羡慕我,姐有的,你也少不了。你是我妹子,可不就是这个家的二小姐,回头姐把你拾掇拾掇,再好吃好喝养一段时间,你想不变成大小姐都不成了。”

  “嘿嘿!”陈月牙傻傻地笑了两声。

  见闺女不似以前那样和自己亲近,梁毛花心里觉得怪异,她把这归因为闺女这一身忽如其来的富贵,“荷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

  之前,村里谣传说她闺女卖身到大户人家当奴婢了,之后又说她借了钱爷的钱,两个闺女一起去县城,结果就回来了一个,问陈月牙也没得个准话,梁毛花那个心啊,就一直揪着揪着,现在看来,卖身为婢不是真的,借利子钱也不是真的,闺女这一身,倒像是个主子似的,要不是闺女还梳着姑娘的发型,她都要怀疑闺女是不是给人当外室了。

  “我认了个干爹……”

  认了个干爹是乔岚想好的用来忽悠梁毛花和陈月荷的理由,这是最轻松,最能堵人口舌的理由了。乔岚还想过“挖到人参”、“捡到宝物”等说法,心思熟虑了一场后才否决。人参也不过几百两一棵,她总不能挖到很多棵吧。宝物的说法不是不可行,就怕以后一个不小心会被有心人利用之。故而,乔岚选择了灵活度最高,操作性更强的干爹!!!幸好这个时代,干爹还是干爹……

  乔岚并没有把认干爹的过程说得很明白,只说那人妻子早逝,疼爱的闺女早夭,而自己恰巧长得有点儿像他闺女,他就硬是要认自己做闺女。干爹身份敏感,不能让人知晓。乔岚成功的把她老爸套进了故事里,并且给自己的故事留了很多余地,主要还是把干爹的身份讲得神秘点,特殊点,让梁毛花和陈月牙不敢再打听下去。

  梁毛花虽然对女儿那个干爹有点不放心,但乔岚一句话就成功让她闭嘴了,“娘,你看我原本一无所有,他最多不过图我这个人,但我看得出他对亡妻的情谊,他也是真真把我当闺女对待了。”

  陈月牙有点疑惑,姐姐立女户时就让自己姓乔了,按理说应该是去历山县立女户之前就遇上了乔老爷,可是上次见面,姐姐没有说起干爹的事……

  乔岚看得出陈月牙的疑惑,为了堵住她的话头,连忙说起这次的安排,成功地转移了陈月牙的注意力。陈月牙一个劲儿地赞乔岚的好计谋,还绘声绘色地形容了当时的情景,还着重强调了陈王氏的嘴脸。

  梁毛花在一旁没有说话,神情颇为复杂,乔岚注意到了,皱着眉头问她是不是觉得她不应该这样做,而应该把干爹给的钱都拿回去,这样陈家就能敞开大门欢迎娘仨?

  “……”梁毛花沉默了,她的确是这样想的,如果有了钱,陈家人一定会善待她们娘仨的,只是面对乔岚咄咄逼人的视线,她不敢说出心中所想,只是她的沉默算是默认了乔岚的话。

  “娘,你疯了吗?!”陈月牙第一个不答应,激动地跳了出来,甚至还开口说了重话,“你事到如今居然还惦念着那个家,难道这些年来咱们受的苦还不够多吗。姐好不容易才救我们出那个火坑,你还想让他们卖我们多少次。更何况,那些钱是姐的干爹给姐的,凭什么给那家人,别说姐不乐意,我也不乐意。”

  “不……不用全部……一……一些就……好……”梁毛花明显的底气不足,声音无限细化。

  乔岚冷冷地看着她的便宜娘,这是她最不愿看到的局面,受封建礼教洗脑了的便宜娘,夫家虐她千百遍,犹待夫家如初恋,好不容易脱离苦海,竟然还想着回头,就为了那一丁点儿可怜的认同感。她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

  “娘,别说一两银子,就是一个铜板,我都不会便宜那家人的。我与干爹不过萍水相逢,他便对我千好万好,那些人是我们的亲爹亲奶,却要把我们往死里整。他们不配用我干爹的银子。”

  “娘也是为了你们的将来着想”两个闺女都有翻脸的征兆,梁毛花急了,连忙解释,“没了娘家,以后出嫁,在夫家是要被欺负了。娘就是没了娘家,没个兄弟撑腰,才……才……”

  “哼!那家人做娘家,我们不稀罕”陈月牙对她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干脆用鼻子说话,“你也瞧那么多年那家人的嘴脸,像是会给咱撑腰的人吗?事到关头,他们绝对是第一拨撇清关系的人,不落井下石,我们就该偷着乐了。”

  “……”梁毛花想数落大逆不道,非议长辈的闺女,可是她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因为闺女说的都是实话,那家人……的确……

  乔岚对陈月牙言辞的犀利默默地点了个赞,“我丑话说在前头……这个家,现在我做主,你是我娘,我自然会好好孝顺你,但你要是还和那家人牵扯不清,甚至被他们利用来谋夺我的东西,我定会翻脸,连你这个娘都不认。”

  “娘不是……”梁毛花的脸色刹那间白了,她是在为两个闺女做打算啊,不是要害她们,她们怎么一个两个都不明白她的苦心。

  “忘了跟你说了,我已经改名换姓,‘陈’那个姓我不屑要了,我跟干爹姓乔,单名一个岚字,这是已经立了户籍文书的。”

  “……”梁毛花终于偃旗息鼓了,闺女变得如此强势,话都说道这份儿上了,连更名改姓都做出来了,她还能如何,再说下去就真的与跟闺女们离心了。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