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十四章 打上门去

第四十四章 打上门去

  这一天,到西岸开工的苦力大队多了十几个衣着褴褛的乞丐,他们手里没有一把像样的工具,有拿破簸箕,有拿削尖的毛竹片的,有拿破瓦片的,还有抱着一块石头的,总之,十八般工具齐上阵。工具不怎样,但精神劲头很足。

  岂国根据籍贯,将人分为贵籍、良籍、商籍、奴籍和贱籍五等,乞丐本是平民,属良籍,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而流离失所,穷困潦倒,一部分乞丐不自觉,屡屡伸出第三只手或是犯下其他恶行,故而,在一般人眼里,乞丐与盗贼、戏子、娼妓、龟公等一道被划归为贱籍。贵籍高高在上,傲视其他阶级,而良藉自然也有自己的骄傲,比如他们会鄙视商籍,蔑视奴籍,怒视贱籍。

  看到那十来个衣不遮体的乞丐,劳苦大队中有一部分人那是相当抵触,对他们来说,与贱民共事是对他们莫大的侮辱,于是纷纷叫嚷起来,激愤一点的已经开始谩骂乔家,说乔家不厚道,把他们这些良民和贱民摆一块儿对待。

  其实俞大拿预到会有这种状况发生,但这样的场面实属小打小闹,他相信冯大郎和卢二叔能处理好,要是这都处理不好,那就枉为监工了。俞大拿猜得没有错,冯大郎如山一样的身躯往那儿一杵,底下的声音就少了,也小了。

  还有小部分不甘心地嘟嘟囔囔个不停,冯大郎对着站在外围的自家兄弟扯开嗓子喊,“还杵着干嘛,有着功夫看戏,还不如去挖壕沟换银子。咱爹娘还等着银子抓药呢。”冯家人一听,可不是,热闹啥时候都有得看,挣钱的机会可是有数的,于是腾腾地跑开了。

  这边,卢二叔也对侄子儿子喊开了,“你们也快去,趁他们还在这儿掰扯,咱多挖个一米两米!东家都说了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就是官老爷来挖,也照价给钱。”

  两人都把话说得这么直白了,再迟钝的人也醒悟过来了,在这儿纠结个娘啊,赶紧去挖壕沟才在正理,于是乎,西岸顷刻间翻起了滚滚尘土,不一会儿,人群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劳苦大队从北开始挖,分了十来个点,为了避免冲突,冯大郎让乞丐小队在南端开挖。瘸腿老乞丐谢过冯大郎后带着人往南去了。

  今天方小勇除了把乞丐小队带到西岸给冯大郎安排,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关注一下青山村的流言蜚语,看看陈家休妻卖女的消息有没有传出来,如果被遮着掩着,就搭把手,帮忙揭发这背后的龌蹉。事实上,乔岚还是低估了陈家人对她们娘仨的嫌弃程度。

  遮着掩着留后手?陈家人根本没这个意识,昨天被陈月银扯着嗓子那么一喊,大半青山村的人就知道得差不多了,何况还有赵寡妇这个见证了整个事件发生的八卦之友,陈家索性也破罐破摔,不管不顾了,陈王氏今天一早就找了村里爱给人拉媒牵线的妇人让她们给陈生华物色新媳妇,她们不是正经的媒婆,但也认识周边不少人家,最重要的是,她们的媒钱要的不多,正合陈王氏的意。

  方小勇不用特意去打听就了解到了不少事情,因为苦力大队都在传这件事呢,特别是青山村的人,一个个说得有板有眼,好像他们昨天就在陈家,看了全场一样。

  叶飞天早早出了门,不一会儿就到了以脏乱出名的南郊,这里有数以百计的低矮的窝棚,这里大部分是在码头找事做的人临时居住地方,当然,也有人长期以窝棚为家。

  叶飞天敲开了其中一个较为“豪华”的大窝棚,一个小个子把他迎了进去,窝棚里面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正在酣睡,手边还躺着一个空了的酒坛子。

  “飞天大哥,头儿这两天不太高兴,所以多喝了两口。”小个子一边替头儿解释,一边在心底焦急:飞天大哥最讨厌头儿喝酒误事了,哎呀,这可怎么办呢?

  叶飞天可不管这么多,走过去抬起脚,直接把壮汉从那张摇摇欲坠的木板床踹到地上。壮汉在美梦中遭此大劫,理所当然勃然大怒,只见他庞大的身躯灵活地一滚就从地上起来了,然后瞪圆了双眼狠狠地看着来人,此时他鬓发凌乱,络腮胡子拉碴乱翘,颇有几分三国虎将张飞的即视感,只是这老虎在看到叶飞天后立即变成了小猫,剑拔弩张的气息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哥,你怎么又被人买去了?你什么时候再被退回去,这回我一定守在牙行门前,一定把你买回来。哥,咱进大青山占山为王。”

  “别把鼻涕糊我身上,恶心巴拉的!我找你有事。”叶飞天不客气地把壮汉踹到一边。壮汉瞬间变成乖宝宝,表示对叶飞天洗耳恭听,“啥子事?”

  “你捡几个人跟我走一趟。我东家买了那姚举人的宅子,今天去收宅子。”

  “我知道了,咱要去把那宅子砸个稀巴烂是不是!!!”壮汉瞬间燃起了熊熊的斗志,他已经在自己的意象里开始打砸了,先是门口那块牌匾,一定要捅下来,放地上多跺两脚,还有门口的石狮子,也要砸碎……

  “砸,砸,就知道砸……”叶飞天没说一个砸字就拍一下壮汉的脑袋,壮汉只稍微闪一下,没有躲开,叶飞天拍够了才歇手,“今日你们啥都不用干,跟在我后面就行了。那宅子更是一片瓦都不能动。那是我承认的主子的宅子!”

  “大哥!!!”壮汉震惊了,一脸被雷劈了的样子,然后语出惊人,“你看上那娘们啦?”

  “……”叶飞天满脸黑线,忍了一百忍,最终还是没忍住,揍得壮汉哇哇乱叫。

  壮汉叫叶飞莫,和叶飞天并非亲兄弟,只是同乡而已,很多年前家乡遭水患,堤坝被冲垮,滚滚洪水瞬间吞没了他们的家人,两人巴着一棵树活了下来,从此成了难兄难弟。两人一起从军,叶飞莫的爆脾气得罪了一伯长,被踢出军营,只是他并未离开边疆。两年前,叶飞天被发卖,叶飞莫跟着到了历山县五里镇,还收编了三四十个码头搬运工当手下。

  叶飞莫在手下面前那叫一个威武,但他始终把自己当成叶飞天的小弟,对叶飞天言听计从,要不是大哥让他不要轻举妄动,他早就直接带人抢上门,然后当山大王去了(喂喂,人家山大王抢的都是压寨夫人,你抢个压寨大哥是怎么回事)。

  叶飞莫一声令下,二三十号人迅速集聚起来,他明白这一趟是要去给大哥撑场了,于是挑了几个又高又壮,一看上去就特别彪的,又挑了几个会点拳脚功夫的。一群人往哪儿这么一站,这气势就出来了,还真有点儿帮派的味道。

  叶飞天对叶飞莫的安排非常满意,到这儿,他觉得这宅子已经收回一半了。

  叶飞天给自己置办了一套体面的衣裳,又买了十套粗布衣裳给叶飞莫等人换上,一行人穿戴完毕后雄纠纠气昂昂地往已经不是姚宅的姚宅去了。

  这已经不是姚宅的姚宅,今天看起来依旧一片祥和,大家该干嘛还是干嘛,和以往的每一日相比,丝毫没有任何异常。有些消息灵通的下人早收到消息说这宅子已经变卖了,可是看到这个,他们都忍不住嘀咕了,还以为消息有误呢,但很快,他们就知道,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叶飞天等人到了宅子前,叶飞莫就要上前踹门,叶飞天咳了两声,之所以没有直接把他踹到一边去,是给他留点儿面子。幸好叶飞莫即使醒悟过来了,连忙站好,大哥说了,今天他们什么都不用干,更不用他们开口说话,就站在他身后,帮他撑住这个场就行了。

  叶飞天上前,不快不慢地拍了拍门,不一会儿,门内传出来抱怨声,小门被打开了,一个睡眼惺忪的小厮走了出来,任谁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吵醒都得带点脾气。这小厮看都不看叶飞天一眼便一边打呵欠一边慵懒地问到,“大清早的,有什么事儿?!主子们忙着呢,没空搭理人。”

  “来收宅子的。”叶飞天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一句。

  “啥?!”那小厮这下子彻底给惊醒了,他抬起头来看向叶飞天,发现叶飞天有点眼熟,再看两眼,这不就是逃兵叶飞天嘛,前几天因为手脚不干净被主子退回给牙行了,如今这架势是要闹那样啊。

  “叶飞天,你想干嘛,偷了东西……啊……”小厮话说了一半,被叶飞莫手一揽,给顺到了门里,然后被一个大力惯到了墙角,顿时哼哼唧唧出不了声了。

  这边的动静引来了不少人,门里门外都有,叶飞天笑着对外面的人解释说小姚举人在外地找到好营生,姚举人要举家随小姚举人一起去,便把这宅子卖了,现在是请他们来帮忙搬家伙什的,说完便带着生下的人鱼贯而入,最后一个顺手把小门也关上了,把一干打探的眼光挡在外面。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