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十五章 关门送客

第四十五章 关门送客

  这座宅子虽然只是一个大三进的宅子,但是占地可不小,只因这宅子侧面有一个小花园,后面还有一个小园子,这也是岚如此看中这宅子的地方之一,她和俞大拿打算把先期的薯苗放在后园培养,能就近照看,还能掩人耳目。除了花园和后园之外,这宅子还让乔岚另眼看待的地方就是后院的主屋竟然是一个二层的小楼,这多稀罕啊。

  乔岚穿越过来后,也算是去过县城见过世面的人了,看到的最高的房子也就酒楼茶馆之类的店铺,其他住家都只是一层的建筑,所以她当从叶飞天所说的“那房子很高,上面一截是住在人头上的,姚家人怕高,不敢住。”总结出那是一栋二层小楼之后,她就稀罕得不行了。

  进了大门,迎面看到的是一堵画着不老松的影壁,原先是一幅仕女图,姚举人过了五十大寿之后便让人改成了不老松图,拐过了旁边的屏门就到了前院,连接前院和内院的垂花门此时正关着,叶飞天带人站在前院,没有进一步举动。他今天要尽量平和地接手这宅子,所以能不惹事就尽量不惹事。其实刚刚他本打算守在门外,等人通报,但无奈叶飞莫的动作太快,一眨眼间就把那看门的小厮给挟持进门了,他再想要装也装不下去了。

  姚家的下人陆续出场,他们也认出了叶飞天,只不过他们与叶飞天谈不上交情,甚至还有过摩擦,欺他是贱籍,嘲弄他懦夫败类,更何况,叶飞天如今这一身锦衣,外带跟班若干的架势,要不是他脸上的“逃”字未消,估计叫一声“爷”都不为过,众人都跟鹌鹑一样缩着头不敢啃声或是出面阻拦,看门的小厮还在地上哀嚎着呢,他们可不做这个出头鸟。

  不一会儿,垂花门打开了,出来了一个精瘦的老头儿,这是姚家的管家,他是小吕氏的陪房,因为小吕氏需要人帮她盯着姚家上下,所以一路把他提拔成了管家。自己在主子面前得脸,婆娘还很得夫人的心,姚管家在姚家可以说是横着走的,把一干下人吃得死死的。叶飞天在姚家的时候,他也曾想压服,可惜叶飞天这人天生反骨,你越是针对他,他就越是要跟你对着干,所以他才配合三少爷,也就是姚举人的嫡次子姚庆宗,给叶飞天按了一个偷盗的罪名,退回给牙行前还着人打了他一顿。只不过叶飞天有拳脚功夫,硬是以一敌十,让姚家一干下人也伤得不轻,一点儿便宜没寻到。所以,姚家的下人见到叶飞天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不是没原因的。

  “叶飞天!!!你他娘的还敢回来,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带人私闯举人老爷的宅子。来人啊,给我打出去!!!”新仇旧恨,让姚管家恨不得把叶飞天大卸八块,只是他不敢往前冲,只等着其他人压着叶飞天揍时他再上去补两脚,可惜,今天他的话失效了没了,以往一呼十应的效用。

  那些下人一个个踌躇不前的时候,叶飞莫带人上前,把姚管家团团围住。“冤枉我大哥的就是你这老头是不是?”叶飞莫沉着声音问道,可惜身陷囹圄的姚管家慌得很,哪里注意得到他说了什么,“你们这些刁民,胆敢我一根毫毛,我就让你们把牢底坐穿。你们这些废物,养条狗都比你们有用,还不快把这群畜生赶出去。”

  “冤枉我大哥的就是你这老头是不是?”叶飞莫耐着性子又问了一次,此时如果有谁注意他的手就会发现那已经握成拳头,指骨分明,完全是准备揍人的节奏。

  “什么?!”姚管家终于听进了叶飞莫的话,脑子灵光一闪,明白过来了,人家这是寻仇来了,叶飞天一个人就能把一群人打趴下,何况还有这么多帮手,姚管家的脊背开始发凉,冷汗从他的额头冒出。

  “飞莫,干正事儿要紧。”叶飞天拦住叶飞莫的拳头,然后对着两股战战的姚管家说,“你去告诉姚举人,我是代乔家来收宅子的,今天之内把宅子倒腾出来,不然……”叶飞天凑近姚管家的耳旁低语了两句,后者的脸色在刹那间褪得一干二净,几次蠕动嘴唇都没能发出声来。

  姚管家三魂去了两魂,仅剩下一魂吊着,他魂不守舍地飘进了垂花门,进了内院,很快,叶飞天就被请了进去。

  姚家的人齐聚一堂,不过不是为了叶飞天来的,而是为了争取和小姚举人一起赴任的机会,正吵个不休呢,冷不丁看到叶飞天这个“罪行累累”的前奴才,他们还没反应得过来。

  原先叶飞天被买进姚家,是为了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姚庆宗当随从,可姚庆宗从不干人事儿,见天想着去调戏良家妇女,叶飞天这奴才不但不配合,还几次拆他的台,惹怒了他,他才给叶飞天按上罪名打发了。

  好不容易打发了,转眼人家就回来了,一副混得不错的样子,姚庆宗那口好不容易下去的气又上来了,只见他一跃而起,晃着一身肥肉冲过来就要揍叶飞天,他忘了,叶飞天已经不是姚家的下人,以前尚且不可随意打骂(因为叶飞天不听话,会反抗),何况现在,于是乎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叶飞莫的脚扫过来,然后他的身子转了几个优美的圈后甩到一旁。姚家庶子那边不知谁隐隐笑了两声,但马上意识到不妥,硬生生停下了这幸灾乐祸的笑声。

  爱子如命的小吕氏一声尖叫,正要讨伐这群刁民,姚举人从后院出来了,正盼着姚举人同仇敌忾,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他没有为儿子讨回公道,而是神色紧张地把叶飞天很客气地请进了书房里,好似有什么大事要商量一样。

  叶飞莫那一脚还算客气,姚庆宗没有受伤,只是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性格,在众人跟前被一个“贱民”欺辱了,他更加咽不下这口气了,口口声声让小吕氏给他主做。

  小吕氏一边安抚小儿子,一边指使小姚举人的一个姨娘施展美人计,向叶飞莫打听事情,她意识到这事非一般的严重。叶飞莫看着眼前双目含春的女子,只说了两个字,“脏!滚!”

  书房里一点儿声音没传出,越是如此,姚家人心里就越是寂寞难耐,就像猫爪狗挠一样,正难受着,里面传出了椅子倒地的声音,但随后又安静下来了。

  姚庆宗不甘心,偷袭了叶飞莫一回,又被踹了一次,这次摔得有点远。

  叶飞天率先推开书房的大门,走了出来,第二个出来的姚举人,一改儿子要当官的意气风发,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没了,随后的小姚举人的脸色更差,屡屡躲避姚举人的目光。

  姚举人强打着笑意让大家打包行李,立马搬家,但那一脸的苍白出卖了他的内心,于是乎,尚且在为能一起去当官家人,享官家福的姚家人这才意识到,在那之前,他们先得过上一段无家可归的日子。

  宅子被卖了,姚家人对此却是一点概念都没有,更没想过另外找房子搬,因为他们都很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家有两个举人老爷,还有一个即将当官,就是县太爷对待自家也得客客气气的,那买房子的人怎么地也得宽限一些日子吧,不说再让他们住个三年两载,住到小姚举人上任总可以吧,哪曾料到,昨天才卖的宅子,今天就过来撵人了。

  还有人想叽叽歪歪,威逼利诱,被姚举人一声厉喝,便都悻悻地禁了声。小吕氏马上想到自己老爷一定是有把柄落在人家手上了,顿时暗恨不已,她不知道有把柄落在叶飞天手上的不是姚举人,而是她的儿子小姚举人。

  “飞天啊,你看,这一大家子,哪是说搬就搬的。你和姚家也算是主仆一场。前东家有些事情不方便,你看能否宽限几日,容我们收拾收拾。”要对曾经匍匐在自己脚下挨骂的的奴才细声软语讨好,小吕氏那是极其不适应的,但她还是得在脸上堆砌着堪称和善的笑容,想着先稳住叶飞天,再图谋别的,殊不知她这张老脸还真不适合做这种事情。

  “宽限几日也不是不可以,一日五两银子租金,你们要住多久?”叶飞天面目表情地回答。

  小吕氏一口鲜血涌上来,梗在喉咙里让她硬生生的咽下去了。五两银子在五里镇都可以租到一所不错的宅子一个月,比如俞大拿在广福胡同租的那处宅子也不过是三两银子一个月。这也难怪小吕氏想要吐血,在她眼里,叶飞天开出一天五两银子的价,根本就是趁火打劫(殊不知人家根本就是不想租给她),可是现在主动权在人家手里,她毫无办法。以前谁不巴着巴着自家,什么时候自家竟沦落到任人鱼肉的地步了。要是以前,五两银子不成什么问题,问题是姚家现在的家底不过几百两银子,实在耗不起啊。

  姚举人其实还挺希望老妻能稳住叶飞天的,可他看到叶飞天油盐不进的样子,便知道这事没得回环的余地了。怕老妻惹毛了叶飞天,他还不得不让她少说几句,赶紧去收拾东西,让心心念念为姚家争取的小吕氏再一次气血上扬,差一点把心头那口血吐出来。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