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十五章 好走不送

第四十五章 好走不送

  事到如今,姚举人悔得肠子都青了,不该卖了这宅子,更不该卖地卖铺子给那畜生捐官,搞得现在,那捐来的官还没个定数,家已经不成家了,要是那笔银子还在他手上(昨天他从牙人那里收了银子,脑子一热当即赶去历山县给巡抚宋大人送去了),他一定会把宅子重新买回来,好歹还有个落脚的地方,他怕以后,官财两空啊……

  小姚举人也没了即将当官的意气风发,缩在一旁,恨不得老父看不到自己才好。

  在一言九鼎的姚举人强压之下,姚家人一边怨声载道一边收拾东西,一时间,姚宅兵荒马乱起来。之前在门口扬言过来帮姚举人搬家的叶飞天此时正袖手旁观呢,叶飞莫倒是带人到处走动,不过不是帮忙,而是为了监视姚家人,避免他们拿这宅子泄愤。

  帮忙收拾的下人也开始蠢蠢欲动了,与姚家签了活契,手头上够银子的几个人已经开始盘算着要自请离去,不够银子赎身或者签了死契的人开始舔着脸跟叶飞天套近乎,有人说他实在心疼花园那些花儿,都照顾好几年了,其他人都照顾不好,他走了以后怎么办哦,有人说他每天从前门扫到后门,风雨无阻,对这所宅子都扫出感情了……一个个拐弯抹角地表示他们是如何如何的勤快,对这宅子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希望叶飞天的新主子乔家能买下他们……

  都是千年的狐狸,谈什么聊斋,叶飞天对这些人不说知根知底,但还是略知一二的,干脆一言不发,冷眼看他们唱大戏。有些人,他的确想留下,刚刚和姚举人“商量”事情的时候,他已经开口要人了,姚举人没有不答应的。姚家无论是搬回姚家村的老宅还是举家一起赴任,都用不了现在这么些奴才了,老宅小住不下,赴任用不着带奴才,横竖都是要发卖的,叶飞天要买就顺便卖了吧,而且他也不敢卖啊,把柄还在人家手上,他们得罪不起。

  叶飞天一口气点了五个人,只给了姚举人三十两银子,令姚举人敢怒不敢言。

  叶飞天点的五个人,分别是老花匠张老汉、马夫冯马、绣娘李婶、林嬷嬷还有一个名叫杨葱的二十四岁青年。买下这几个人,叶飞天已经跟乔岚报备过了。宅子大了,需要配置的人不会少,再去买,还不如捡现成的,知根知底。

  他挑的这几人都是踏实肯干,做事很有一套的人,更重要的是他们都不是多事之人,来姚家只是为了混口饭吃,对姚家称不上什么归属感。张老汉是真的对花草很有办法,冯马对照顾牲畜很在行,而李婶自然是在绣技有过人之处。林嬷嬷原是吕氏的陪房嬷嬷,如今在姚家不过是一个灰头土脸的洒扫婆子,很少开口说话,但叶飞天从她一举一动察觉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范儿,便知道这人藏得有点深,如能为主子所用,必有大裨益。至于杨葱,这人脑子不好使,除了一把力气,其实没甚大用,买下他是叶飞天的私心,杨葱在他被姚家饿了几天的时候送来了一块馒头。

  叶飞天把人找来,说乔家把他们买下了,他们以后还留在这宅子里,以前干嘛以后还干嘛。他说话的时候,特别留意了林嬷嬷,看到她身子极轻微的一颤,便再无别的反应了,其他三个人得知自己有了新东家,不用跟着姚家颠沛流离(姚家什么境况,大家心知肚明),激动得热泪盈眶,杨葱是搞不清楚状况,相较之下,林嬷嬷的无知无觉倒显得突兀起来。

  不管姚家人怎么抗拒,怎么不情愿,到了下午,东西都被囫囵打包好了,叶飞天一行人也不是什么都没干,起码他们很积极地帮忙把姚家人的箱笼包袱搬到宅子外,还很贴心地叫了好几辆大马车,哼哧哼哧抬出来一个放在马车上,哼哧哼哧又抬出来一个放在马车上……

  宅子外聚集了好多人,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还有人上前恭喜姚举人和小姚举人,祝他们前程似锦,拐弯抹角打听他们找到了什么好营生,两人死要面子,认下了这恭维,其实心里满满的都是黄连水。

  终于把姚家人打包送走了,看着八辆马车满载东西和人慢慢走远,叶飞天让叶飞莫等人散了,又把新买的几个人留在宅子里,自己回广福胡同复命去了。

  广福胡同,谢金宝来了,他是来送陈月牙藏在他哪儿的物件的,其实也就是乔岚送给陈月牙的衣物和紫檀木手串。陈月牙吱吱咋咋说个不停,比以前更加跳脱了,她还极力劝说谢金宝也住下来,别回青山村了,弄得谢金宝落荒而逃。

  陈月牙一头雾水,乔岚但笑不语,心里想着也不知这小妹什么时候才能开窍。一旁的梁毛花脸上也带着轻松的笑意。

  方小勇进来通报说叶飞天回来了,乔岚让他把人领去书房。

  叶飞天一踏进书房,俞大拿眼睛都看直了,这家伙居然假公济私,给自己置办了一身绸缎衣裳,他这个大总管都还只是穿棉布呢。乔岚倒是没有在意这个,下人穿得体面,她这个主子也有面子不是。看到叶飞天这一脸的得意,她便知道事情办成了。

  叶飞天简单说了今天的情况,又说了一下新买的那几个人,俞大拿不放心他的眼光,摆出了他身为大总管的姿态,说他要看过才能决定让不让他们留下来,

  看着两人之间暗搓搓的火光,乔岚觉得两人有点莫名其妙,难不成真的是一山不容二虎?!

  乔岚想了想,还是没忍住问叶飞天到底抓了姚举人什么把柄,叶飞天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主子,你还是不知道的为好,虽然姚家不成气候了,但难保以后不会狗急跳墙,把帐算到主子头上。”

  “你打着乔家旗号去要宅子,难道他们就不会把帐算在我都上了?我不但是你主子,还是乔家的家主。”

  “放心,牵连不到主子头上。”叶飞天还是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就是不告诉乔岚到底怎么回事。

  “呃……”乔岚小声嘀咕着,“不告诉我,我也猜得到,不外乎杀人灭口,科考舞弊或是……”乔岚打住话头,因为她看到了叶飞天诧异的神情,好像在说你怎么知道的,她咳了咳,马上转移话题,好像她刚刚什么都没说……

  话说这边,周长乐跑死了一匹马,途中还顺便救了一匹身陷囹圄的名叫惊风的千里马。

  这家伙发觉封啓祥被人带走后一路追着,结果中途被人围追堵截。试想想,一匹骏马,还是一匹无主的骏马跑在路上,不想办法抓住,对得起谁啊。万幸那群人也不是什么逞凶恶极的人,看到周长乐叫那匹马惊风,那匹桀骜不驯的马真的走到他身边表示亲昵(惊风从来都对周长乐爱理不理的,这一次实属无奈,识时务者为俊杰,它精明着呢),便认了他对惊风的所有权。听说惊风是京城定远侯二公子的爱骑,本来那带头的还想问问能否割爱,当即打消了念头,用一筐一筐的好话恭送周长乐和惊风。

  周长乐对于自己打着侯府封家的名义威了一把,连连在心中向少爷告罪,少爷最是反感侯府了,要是知道他这么干,非把他的皮揭了不可,同时他也觉得自己听理所当然的,如果不打侯府的旗号,哪儿能这么顺利救下惊风。

  这天傍晚,周长乐到了医谷外,他弃了自己的马,牵着惊风走进谷口。医谷里虎狼横行,晚上进谷可以说是危机重重,但他也管不了许多了,结果走着走着,虎狼没遇上,他倒是因为体力不支倒下了。惊风嫌弃地用马蹄拨了拨周长乐,后者毫无反应,惊风便也不管了,扔下周长乐自己走了,整一无情无义的典范。

  树丛出现几双绿莹莹的眼睛,随后几匹狼出现在不远处,眼看着它们正在慢慢逼近,就要过来享受今日的晚餐了,一个黑影出现在周长乐身边,他身上散发的积压肆无忌惮地发放出来,令那几匹狼不敢轻举妄动,最终很识相地逃了……

  封三伸手往周长乐身上摸了又摸,摸出了一块玉佩,正是他留下杨家庄的那块,要不是为了这块玉佩,他刚才估计还不会现身呢。封三收好玉佩,正要离开,看到地上一身狼狈的周长乐,投以鄙夷的目光,但想到对方也是为了主子才搞成这样的,他只好认命地抓着周长乐的手,把他拖走,“真麻烦!”……

  周长乐再次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身上还有一些莫可名状的擦伤,不过一看到佟管家,他便也不理会这些旁枝末节了,语无伦次地跟佟管家说少爷不见了,被侯府的侍卫带走了,他想拿出怀里的玉佩以正视听,可是掏了半天,什么也没掏出来。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