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十八章 西岸出事

第四十八章 西岸出事

  “大婶子,大婶子!”乔岚打断黎氏的絮絮叨叨,“青山村陈家的事你可有听说?”

  “是听人说起过,陈老二休妻卖女,怎地?这与陈姑娘有甚……”黎氏猛地醒悟过来,难不成陈姑娘正是……

  “我干妹妹原叫陈月荷,只如今入了我家的户籍,改名乔岚,不过,此事还请婶子不要对外说,小生在此谢过婶子了。”乔岚对黎氏又是一揖。

  “啊!啊!”黎氏心里无限复杂起来,她倒情愿这陈姑娘还是陈姑娘,如今陈姑娘成了乔家的姑娘,那不是更加不可能成为自家儿媳妇了。

  黎氏有点泄气了,也轮到李木匠出场,乔岚拿出信物,仍旧是李达给她的那副荷塘月色。

  李木匠把乔岚迎进里间,黎氏垂头丧气地去准备茶点。

  乔岚与李木匠寒暄几句,说了一下首饰盒的买卖,李木匠和他师父已经做了第一批首饰盒,并成功卖出了几个。乔岚下一步说出她此行的意图——买家私。李木匠正要拒绝,乔岚止住他的话头,“我要的有点急,没时间找人专门打制,你和你师父以前总有一些存货吧,只要在其中挑一两套好的买与我即可。”

  “我师父那里是有一些存货,只不知合不合适乔公子的屋子。”

  “这是几间屋子的尺寸,你看着办!如有合适的,就送来东区乔家,只要东西好,价钱方面好说。”

  “好,我去寻摸寻摸。”

  李木匠把乔岚送出门,他婆娘在后面欲言又止,只是这乔家,她家真高攀不上啊,让她如何开得了这个口。

  出了李木匠家,乔岚又让叶飞天赶车去车马行看看有无衬眼的马和马车,她要给娘和小妹配一驾马车,但很遗憾,捡漏的机会真不多,乔岚很期待地看着叶飞天,想他主动开口说他再跑县城一趟,结果人家理都不理她,乔岚无奈,叶飞天这人做事就是看心情来的,心情好的时候,你都不用跟他说,他自发自觉就把事情给你办得漂漂亮亮,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你也不用跟他说,说了也白搭。

  这天,俞大拿回来得有点晚,而且好似在泥浆里滚了几滚一样,浑身上下没一处是干净的,只是他脸上带着笑意,便不是坏事了,乔岚上前一问,呵,可不就是在泥浆里摸爬滚打了。原来竟真的有野猪野猪掉进了壕沟里,而且个头还不小,俞大拿等十来个人围追堵截,好不容易才把它制服了。现在苦力大队都传开了,乔家这壕沟挖得好哇,既能防野猪,也能抓野猪,还能当猪圈养猪呢。

  原先乔岚说以后那些野猪会像下饺子一样掉到壕沟里,俞大拿还觉得她定是在说傻话,可如今铁一样的事实摆在他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姑……少爷……”俞大拿的舌头及时打了个卷,才没喊出姑娘二字来,“您真是料事如神啊。”

  “看你这一身泥泞,壕沟里怎么会有水?”乔岚疑惑道,这可不在她的预计范围内啊。俞大拿正要说起这个突发状况呢,乔岚倒先问起来了,“壕沟已经挖得差不多了,两头距遥水河还有好几米的时候便有些渗水,今天已不再挖两头,并让人夯实喽,情况才好些。”

  “嗯!渗水的情况我也没料到,那就暂时先那样吧,明天让人再休整一下就行了。那头猪呢?”其实对于有野猪掉进壕沟里这件事,乔岚自己都觉得意外,末世碰到的那个村庄,他们壕沟里的野猪都是自己抓然后放进去的,到她这儿,倒是有送上门的,好好的猪怎么会掉进后沟里呢,又不是睁眼瞎……

  “我带了两条后腿回来,冯大郎和卢二叔一人一条前腿,其他都送去了周记,明天壕沟完工,让大家敞开怀吃肉包子。”

  “甚好!甚好!让方小勇送一条去广福胡同给妇人和二姑娘尝尝,另一条送去厨房,今天刚好在牙行买了个厨子,刚好试试他的手艺。明天我要去西安看看,你看着安排吧。还有,以后无论我做什么装扮,都叫主子吧,横竖这个称谓男女皆可,雌雄不辨,省得你们的舌头老是绕不过弯来。”

  “是!”别看俞大拿回答得如此铿锵,其实他心底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少爷并不真是少爷,但目前的情况来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乔岚还想着明天在壕沟完工大吉之日现身,结果西岸当晚就出事了。月黑风高的夜晚,五六个扛掀拿铲的人鬼鬼祟祟地踏上了西岸,然后遥水河往北摸去……

  冯大郎自从当上监工后,腰板挺直了,腿也更有劲儿了,每天总是第一个到西岸,然后从壕沟北端一路走到南端,把整条壕沟巡视一边。

  这天,冯大郎依旧是第一个到西岸的,然后往北走去,如今这壕沟就完工了,事情办得漂亮,自家人成为乔家长工就指日可待了,他走路真恨不得飞起来,仿佛整个人觉醒了某种无穷无尽的力量,只不过……

  也已经到了西岸的冯家兄弟听到了大哥用生命吼出的哀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天,乔家大小两辆马车早早地出发前往青山村,方小勇驾车在前,才进村,他就发觉不对劲儿了,往日已经有早起的人在抢收的青山村田野,今日竟一个人也没有。“大拿叔,你看看那边,事情有点不对啊。”

  俞大拿撩开帘子,又探出头往河岸看去,遥水河畔站着好多人,好像有什么大热闹看似的,连秋收都顾不上了。

  俞大拿连接东西两岸的独木桥已经扩建成木板桥,原是就着俞大拿的马车扩建的,乔岚的马车比较大,便过不去,她只好在东岸下车,叶飞天留在马车上。

  今天乔岚还是一袭白色锦衣,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一下子吸引住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俞大拿之前已经放出风声,说乔家即将派三少爷过来主持西岸事宜,所以在众人心目中,她的身份毋庸置疑就是巧家三少了。

  乔岚在几百双眼睛的注视中走向出事的地点,俞大拿跟在她旁边,苦力大队呼啦啦地跟在后面,想看看这事怎么收场。

  壕沟北端与遥水河之间原来还相隔几米的距离,昨晚被人挖开了,遥水河的水源源不断地淌进壕沟,现在壕沟已经不是壕沟,而是水渠了。

  众望所归的乔岚默不作声,沿着水渠慢慢往南走,俞大拿自是清楚主子的打算的,如今事情变成这个样子,着实令人火大得很。他转身问巴巴望着他的冯大郎,“可知道是谁干的?”

  冯大郎已经慌了神了,他不敢看对沈着脸的乔岚,只能盼着俞大拿帮自家说几句好话,“不是……不是我们……”

  乔岚一直走到南边,那头因为还没挖开,水都淌出来,然后再回到遥水河去。

  “俞大拿!”沉默了半晌的乔岚突然出声,令周边的人精神为之一振,大家都等着这正主的吩咐呢,“安排人,两头都给我挖通了!”

  “主子!”俞大拿想不明白,这时候不是应该把北端堵上,然后把水排出去吗?两头挖开,这壕沟不就成小河了?

  “听我的,去挖!”

  “是!”

  俞大拿安排封家兄弟挖南段,卢家人去挖北端,至于其他人,听说西岸的活儿暂时告一段落了,不由大失所望,但听说中午有不要钱的肉包子吃,便又精神抖擞起来了,争先恐后地跑去平时放饭的遥水河西岸边等肉包子。

  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俞大拿才开口向乔岚讨主意,乔岚粲然一笑,也没有卖关子,“人家不让我弄个壕沟养猪,我就直接弄成水渠养鱼咯!你看这水渠,两头一挖,就成了活水,到时候两头用竹帘子一栏,不就可以养鱼了!”乔岚抬起脚正要走,突然又想到一个好主意,停下吩咐到,“先只拦南端,没准连买鱼苗的银子都能省了。”

  “主子……”俞大拿顿时对乔岚佩服的五体投地,其实他未说完的话是“主子,您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走出林子,乔岚看到有十来个衣衫褴褛的人垂头丧气地坐在林子边的地上,并没有和众人凑趣等肉包子,当即明白过来这些人便是俞大拿说过的乞丐,过来做活不过是为了挣得一口饭,如今活儿没了,自然又得回归原来食不果腹的境地,故而才如此没精打采的。

  乔岚招来方小勇,让他把那个据说以前很照顾他的老乞丐找来。方小勇过去把话这么一传,老乞丐很诧异,那样一个贵人,竟然找自己说话?

  老乞丐带着满脑子的疑惑,跛着脚一歪一斜地往乔岚这边走来,因为身上味道重,他还特地在离乔岚还有点距离的地方站住了。

  乔岚开门见山,开口就问,“你们晚上歇在哪儿的?”

  老乞丐还以为乔岚是怀疑他们的人坏了这壕沟的事,顿时急了,“乔少爷,我们昨晚上一个不落都歇在西山的破庙上,我敢打包票,绝不是我们中任何一个人做下的。”

  “别急,我不是怀疑你们,我的意思是,既然你们也没个固定的场所落脚,这一个月里,你们不妨就住在这西岸,顺便帮我守住这儿,务必不能让别有用心之人再有机会接近,我提供你们一日三餐,如果做得好,一个月后,我还付你们工钱,可好?”

  “好!好!好!”老乞丐喜出望外,感激涕零地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乞丐们接下来一个月的生活有了着落,一个个对乔少爷感恩戴德起来,乔岚却在心底暗暗唾弃自己,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周扒皮,黄世仁,这可是一支十人的护卫队啊,只要给点吃的就打发了,连住都不要求。乔岚不知道,在她身后,方小勇悄悄跟俞大拿说,“主子真是个大善人。”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