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十四章 圣物舍利

第五十四章 圣物舍利

  主仆二人走出梅林便觉得大佛寺的气氛有点不对,寺庙里的大小和尚统统步履匆匆,从这边到那边,又从那边到这边,然后又火急火燎地往山上去了。乔岚一路往寮房去,路上也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大佛寺丢了什么东西,只是说者要么语焉不详,要么遮遮掩掩。

  乔岚一脸的平静,其实心里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能令大佛寺翻天覆地的东西就在她手上,还是偷儿亲自交给她手上的,毫无疑问,这东西绝对是一个麻烦,她要不要交出去,要不要交出去,要不要交出去……当断则断,不断则乱,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交出去就一了百了,永绝后患……

  乔岚强撑着一张平静的面皮回到她那间寮房前,方小勇正站在她门口,看到她马上迎上来了,“主子,出大事了!”

  “到底怎么回事,说说!”乔岚冷着脸走进寮间,这事太严重了,她心里乱得很。方小勇进去了,叶飞天自发自觉地站在外面望风。

  “主子,大佛寺失窃了,是一个借宿在大佛寺的游僧干的,好像往山上逃去了。”

  “知道丢的是什么东西吗?”乔岚拿起桌上的茶水,倒了一杯,想喝几口压压惊,发现是冷的,而且也不知是不是新准备了,只好放下来。

  “……”方小勇犹豫了一下,凑近了一点,用很轻微的声音说,“舍利子。”

  “什……”乔岚激动得一下子站起来,不小心碰到桌子,刚刚倒的茶水撒了出来,顺着桌面流淌,滴落在地上。舍利子!佛门圣物舍利子!得道高僧圆寂火化后留下的舍利子!这玩意就在她的空间里,第一个闪过脑海的念头是立马把它从空间里拿出来,麻利地跑出去,抡圆胳膊远远地扔出去,然后再也不见,可关键是她现在连把那盒子从空间拿出来,拿在手里的勇气都没有。

  没事没事……旁人绝无窥视我空间的能力……空间里是绝对安全的,对对对,空间是绝对安全的!乔岚乔岚原地转了两圈,才勉强镇定下来问方小勇,“这话从哪里传出来的?!”

  “我无意间听到两个跑过的和尚对话,他们有提到两句!”方小勇很忐忑,其实他不太懂舍利子是什么东西,只是看到乔岚的脸色变得难看,便知道这事儿严重了。

  “你先出去,让叶飞天进来。你在门口守着就行了,也别再去探消息,免得引火烧身。”

  “是,主子!”

  方小勇出去了,叶飞天走进来,乔岚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一点儿,“方小勇说大佛寺好似丢了什么东西,这寺院的和尚都出动去找了,也不知是什么物件,闹得这么厉害。”说话间,她用手指蘸着茶水在桌面上写了几个字“你见着人了”。天气热,木制桌面也吸水,水写出来的字很快就消失了。

  “瞧这情形,可能还有得乱呢。主子,我们不妨先回去吧,斋饭改天再来吃就是了。”叶飞天说话的时候也蘸了着茶水在桌上写字“僧人非大佛寺重伤”。

  “梁娘子和二姑娘好不容易来一趟,还是再等等吧。”乔岚一边说一边写“失窃舍利子”

  叶飞天整个都愣住了,他犹豫了一下说“您刚说这寺院的和尚都找东西去了,一时半会儿估计不会有心思派斋饭了。”同时写下“在您这儿”。

  “这样吧,再等两盏茶的时间,如果还没人来通知开斋饭,就打道回府吧!”桌面多了一个字“是”。

  叶飞天猛地抬头,待他反应过来自己动作太大了,连忙低下头,蘸着水的指尖在桌面滑动了几次都没能写出一个字来。

  乔岚看着桌面上的字慢慢消失,说道,“你也去看看,如果确认了,就让方小勇去女眷那边说一声!”

  “是!”叶飞天迟疑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写下,起身离开了。

  叶飞天出去没多久,就有小和尚过来说今天的斋饭取消了,不一会儿,叶飞天也回来了,脸上的神色有点凝重,压着声音在乔岚耳边说,“那僧人跳崖了……”

  乔岚浑身一震,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在此之前,她还在犹豫是不是把东西交出去比较好,免得招来杀身之祸,可是那僧人死了,为了遮盖东西已经不在他身上的事实,跳崖自杀了。一个人,豁出自己的命来完成的事已经不成简单的称之为事,而是应该是使命。僧人的死令他交给自己的东西和那句话成为了遗言和遗物,这太沉重了,乔岚觉得自己有点承受不来,可她没有退路了……

  香客陆续离开,乔岚一行人也随大流一起下山,下山途中,还不时有和尚匆匆往山下跑……而之前,大佛寺大半的和尚都已经跑下山往悬崖那边去了……瞧这阵仗,大有掘地三尺也有把东西找回来的决意……

  乔岚一行两辆马车慢慢朝历山县去,后面不远还跟着一辆小驴车。乔岚心事重重地坐在宽大的车厢里,走着走着,驾车的叶飞天敲了敲车厢门,欢快地问到,“主子,这一路也没个零嘴,前面有一个梨园,要不去买点梨吧,让大家甜甜嘴也好啊。”乔岚一愣,转念一想,便明白过来了,高声回应道,“跟园子的主人说一声,我们进园子里自己摘。”

  一行人有说有笑地进了梨园,好几个人一起动手,不一会儿就摘了一大筐水灵灵的秋梨,这时代,水果还是挺精贵的,这一筐梨,就花了乔岚十两银子。乔岚没有进梨园里摘梨,而是站在边上,脸上的神情略显彷徨。

  叶飞天不得不出声转移她的注意力,围着梨园走了一圈,她的心才安定一些,最后还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驴拉磨,并从中得了一个好点子。

  摘了梨,马车再次启程,这一次没有再停,进了历山县,又在来鲜楼吃过晚饭才回桥远客栈。乔岚真恨不得连夜离开历山县回家去,可是她也知道不能这么干,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稳住阵脚。乔岚知道陈月牙一直等着自己和她开诚布公,可是她真的没那个心情,陈月牙也察觉乔岚的情绪不对,也没有纠缠这件事。

  当晚,本来就浅眠的乔岚失眠了,每次她觉得缺乏安全感的时候就会躲到空间去,可现在令她没有安全感的诱因就在她的空间里。其实,乔岚心里还有一个更大的恐慌,她怕当自己打开盒子却看到里面却空无一物,为啥,被空间吸收了呗,把盒子放进去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一种极其轻微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空间没有升级,但肯定有哪里不对劲儿了……一想到那个小盒子,她就瘆得慌。

  翻来覆去睡不着,乔岚只好起来,在烛光下画了“旋转圆桌”和“折叠桌椅”的图稿,因为时间宽裕,她画了又修,修了又画,东方吐白的时候,她完成了几幅还算明白的图稿。

  乔岚早早下楼,点了几份早点,刚吃完一笼小笼包,陈月牙便衣衫款款地下楼来了,宝石陪她在身旁。昨晚乔岚让宝石悄悄告诉陈月牙,让她早点起来,然后带她去一个地方。

  陈月牙大大咧咧地坐在男装的乔岚对面,眼前的就是她姐,她可不管那么多。清晨,大厅里除了昏昏欲睡掌柜和小二,也没其他人了,乔岚也没顾忌什么男女大防之类的。

  “牙儿妹妹,昨晚睡得好吗……来尝尝这个……”乔岚把油条豆浆推过去。

  “……”听到这个能酸掉牙的称呼,陈月牙哀怨地看了看乔岚,后者却视而不见,她只好酸溜溜地回了一句,“乔三哥!”

  “抱歉这么早让你起来!你姐乔岚给你留了点东西,等会儿我带你去取。”

  “姐……她留给我什么东西!”陈月牙不得不努力让自己适应这姐是姐,又不是姐的情景。

  “她说是提前给你准备的添妆。”乔岚说完,悠悠然地喝了一口豆浆。

  “咳咳……”陈月牙也在喝豆浆呢,不期然听到“添妆”二字,竟然给呛到了。昨天谢金宝那一声吼,真真是把她吼开窍了,如今所有与亲事有关的字眼,到她这儿都异常敏感。“咳咳,姐,咳,我姐她给我准备了啥?”

  “添妆!”

  “……”看着乔岚顶着一张白面小生的脸孔,还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明明她就是罪魁祸首,可自己却连一句多余话都不能说,陈月牙只能拿包子解气,恶狠狠地咬看一口,“我不要,留给我姐吧,让她给自己准备丰厚一点的嫁妆。”

  “这个你勿用担心,在她的嫁妆上,乔家绝对不会委屈了她的。倒是你,长者赐不可辞,明白吗。赶紧吃,哦别,慢点儿,斯文秀气点吃……”

  陈月牙一边吃着美味的包子,一边拿斜着眼睛看乔岚,然后抽空小声地嘀咕着:说得跟真的似的,要不是我长了一双火眼金睛,就被你骗过去了。

  “小口点儿吃,不要翻白眼,别嘀嘀咕咕,女子要端庄娴熟懂吗……”乔岚企图调教已经野化的陈月牙,奈何她越是啰嗦,后者越是要与她对着干。陈月牙想着反正她姐也不能那她怎样,好吧,乔岚还真不能拿她怎么办。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