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十五章 打道回府

第五十五章 打道回府

  陈月牙打了一个饱嗝,乔岚终于忍不住扶额了,她终于意识到,要把陈月牙教养成为一名大家闺秀,似乎不太可能,她开始考虑是否应该对陈月牙实行放养政策,反正有谢金宝在,横竖都是不愁嫁了,只要把她养大就好了。

  陈月牙不好意思地笑了,她眼珠子一转,招来宝石,与她耳语了几句,宝石一听,面露难色,被陈月牙催了几次,只好过来低声与乔岚说道,“二姑娘说她也要女扮男装……”

  乔岚瞪了陈月牙一眼,对她的要求不予理会,起身往外走,“我在外边等你。”

  “等等我!”陈月牙连忙起身,看到桌上还有两个包子,便一手一个拿上,估计也发觉自己一身绫罗,还拿着两个包子不雅观,于是转手交给宝石才追了出去。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地停靠桥远客栈外面。陈月牙看着那两辆马车,知道自己和姐姐出趟门都得分开两辆车,她更不爽了,只见她快步赶超乔岚,在乔岚之前爬上了前面那辆大马车,然后得意地看着乔岚,她本意是死活要和乔岚同乘一架车,哪只乔岚脚下一个打转,上了后面那辆车。

  叶飞天走过来,要给乔岚驾车,方小勇眼疾手快,上车乔岚所在马车的辕座,抓起缰绳,死活不给叶飞天,因为他根本驾驭不了双马的马车。乔岚在车厢内出声,让叶飞天去前面那辆车,叶飞天不得已才抬脚往前面的马车走去。

  两辆马车直奔老木柴的家具作坊。老木柴已经在等着了,看到陈月牙,他以为这就是陈月荷,正诧异她的年幼,便听到乔岚介绍说是乔岚的妹妹陈月牙。

  昨天,契书已经写好,老木柴更是迫不及待地按了手印,就差乔岚这边的了。乔岚让陈月牙按手印,她扭扭捏捏不肯伸手,被乔岚一把抓过,蘸了蘸印泥,然后在契书上摁了两个红彤彤的指印。林木在一旁,看得心里直抽抽,要不是知根知底,要不是这契书就是他写的,他一定会以为眼前一出演是的“逼良为娼”的戏码。

  乔岚把陈月牙那份契书收好,美其名曰,“你还小,这契书回头我交给你姐保管!”陈月牙默……

  契书也签了,交易也达成了,老木柴眼巴巴地望着乔岚,乔岚也没逗他,掏出昨晚奋战了一夜,才画出来的“杰作”。老木柴皱着眉头看了看眼前的几张纸,实在是乔岚画得太丑了,好不容易认出来了,却又匪夷所思得很,比如这个,把一个车轮放在桌子上,这叫什么事儿啊……

  很明显,“把车轮放在桌子上”这就是乔岚“设计”出来的旋转圆桌,虽然没以前研究过旋转桌,但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啊,她自然知道旋转桌所需要的部件这里根本就没有做出来可能性,她本想把这个问题抛给老木柴解决,昨天看到那石磨,就来了灵感,于是便有了这个“把车轮放在桌子上”的杰作。

  乔岚也没在图稿上多做阐述,她四下看了看,捡起个圆底的瓦盆,放在桌面上,然后有拿起一块板子,盖在瓦盆上,用手一扯,板子就在桌面上转了一圈。老木柴冲过来,用力一扯,板子又转了一圈,他捡了几块木头放在上面,那些木头也跟着转……老木柴把胖乎乎的手在他圆润饱满的额头上一拍,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老木柴笑得愈癫愈狂,林木从未见过师父如此失态,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应对,幸好老木柴笑着笑着就停下来了,拿起图稿继续看,结果看着看着,就又大笑起来,而且这回根本停不下来……林木想着师父大概是看明白图稿了,于是引乔岚和陈月牙出去,商量运送那批家具的事。

  等着老木柴这边的人把家具抬出去装车,乔岚突然想起了银楼那个还珠匣,多问了两句,林木无不骄傲地说,那匣子原是他师父老木柴借给银楼使的,后来一传十,十传百,很多人慕名前去。“在银楼见过还珠匣的人都过来买匣子,师父都没应承,他说等做好五百个之后再开始卖。银楼东家就让人送了一百两过来要买下了那个匣子,师父也没答应。”

  老木柴还在里间查看手边的木料,对大徒弟的刮噪充耳不闻,好似说的不是他一样。

  “你师父一共借出去多少个匣子?”这老木柴该不会也是穿越过来的吧,居然还懂得“饥饿销售”,不过也不可能,他要真是穿越来的,就不会稀罕这么些物件。

  林木伸出一个巴掌,“五个!另外四个都送去京城了,据说那边打听的人能多。”

  乔岚对着老木柴竖起了大拇指,陈月牙不解,问乔岚什么意思,乔岚动了动大拇指说,“五个手指是不是大拇指最大最有力气?我把大拇指伸出来,就是说老木柴是这个。”

  “哦!!!”林木和陈月牙一样做恍然大悟状。

  乔岚在林木安排家具装车的时候,自己溜达去看李达,李达还是那样,独自坐在角落,兀自雕琢着一块木头,无论谁来都不能分去他一丝一毫的注意力。乔岚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将昨天在书肆买的一本《百花集》放在李达身边就走了。

  三辆双马的大马车,装得满满的,因为车重,一路都得慢慢腾,走不快,得赶早出发,可乔岚有事没办,还不能走啊。乔岚走出门前,果不其然在对街屋角处找到一个壮小伙儿的身影。

  谢金宝正蹲在地上画着圈圈碎碎念,冷不丁头顶传来一声“谢金宝!!!”吓得他噌地一下跳了起来,看到吓他的正是自己口中不要脸的小白脸,他怒了,捏着拳头,就要揍过去,对方讲话了,“岚妹买了一些家具,需要人押车送回五里镇,我们走不开,你搭把手怎样。”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谢金宝气得怒火在胸中翻腾,可是乔岚对他的盛怒视而不见,打开手中的扇子,轻轻地扇着风。“牙儿妹妹说你一定会帮忙……”

  谢金宝的怒火在刹那间消弭了,“她……她真这么说的……”

  “嗯,是她说的!”乔岚面不改色地说,“如何,还是你没有空?那就算了,我再找……”

  “有空!”谢金宝赶紧抢先出口,也许知道自己表现得太急切了,他又不情不愿地补了一句,“不过我告诉你,我是为了帮牙儿的忙。”

  “我了我了”乔岚笑得意味深长,转身离开,“那就拜托你了,送到五里镇原来姚举人的宅子。”

  不怪乎谢金宝认不出乔岚,乔岚的装扮很成功是一回事,谢金宝以前从不把人看在眼里又是另一回事,世间女子,除了陈月牙,其他人估计换个发型他都不一定能认出来。

  可怜的谢金宝自此走上了被“情敌”乔岚虐得敢怒不敢言的悲催道路,直到有一天,真相摆在眼前,他才恍然大悟,并无比庆幸自己多次下黑手的冲动都只是一时的……

  陈月牙正要上车,感受到加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她转头,看到远处巴巴望着她的谢金宝,想起昨天他那句话,她的脸一热,连忙撇开头,上车并用力地关上了车厢门。陈月牙在谢金宝面前,从来都是坦坦荡荡,无拘无束的,何曾这般躲躲闪闪过,故而看在谢金宝眼里,就成了拒绝,拒绝他的爱慕,拒绝做他的媳妇儿。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离开,留下一个心碎了一地的少年郎——谢金宝。

  乔岚让方小勇先送陈月牙回去,她让叶飞天赶车又走了一圈历山县,买了大半车的东西才回悦来客栈,同她娘和妹子一起回五里镇。

  虽然送家具的马车早出发了半天,但当乔岚回到五里镇时,家具其实也才刚送到不久,其实乔岚是想把那张拔步床给陈月牙睡的,她虽然很喜欢,而她现在的身份是乔家三少,睡这么花俏这么喜庆的拔步床,有点不伦不类,谁知俞大拿动作这么快,已经自发自觉地让人把那些家具搬去她的小楼,在二楼布置了一间闺房,并对外说是给未来少奶奶住的。乔岚上楼看到时,一切都已经摆放得妥妥帖帖,浑然一体,好似搬走一个就不完整了似的,她只好作罢,吩咐俞大拿再去买家具布置内院,准备迎接梁毛花和陈月牙。

  俞大拿被打发出门了,乔岚将叶飞天叫到已经被安置成书房的后院东厢,并吩咐宝石去小花园摘些花,又让方小勇在院子里洒扫,其实是让他们注意周边的情况。进了书房,刚刚还轻松如常的乔岚立马变了脸色,变得异常严肃,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遇到了生死攸关的问题,当然,如今她面临的情况也差不离了,稍一不慎就会有杀身之祸。

  “把你知道关于大佛寺的事都说出来。”乔岚浑身僵硬地落座落座。

  “五十年前,大佛寺还只是一个名不转经传的小寺庙,后来护国寺了尘大师云游至此并在小寺庙圆寂,火花后得舍利,小寺庙将舍利供奉起来,香火日益鼎盛,禅宗兴盛,信徒日众,五十年过去了,便成了如今的大佛寺。”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