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十七章 左邻右舍

第五十七章 左邻右舍

  晨曦中的五里镇显得格外的静谧徜徉,富庶人家聚集的东区更是如此,只偶尔有一两个奴役模样的人影在走动。封啓祥便是在这样一个早晨回到五里镇的,趴在惊风上,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一辆豪华大马车。

  郑神医对封啓祥的治疗已经结束,日后还得靠长期的针灸和药剂才能慢慢把余毒逼出,佟管家极力劝说自家少爷留在医谷,但他一意孤行,拖着虚弱的身子爬上惊风,佟管家没办法,驾着马车一路跟随……

  到了杨宅门前,封啓祥便一头栽下马来,“少爷!!!”一直注意着封啓祥的佟管家吓得直接跳下车,结果扭到了脚,而封啓祥那边,一个身影忽闪而出,堪堪扶助他,

  封啓祥被小心地安置在床上,在神医谷浸淫了两年,被郑神医虐得人五人六的封五过来给封啓祥把脉,表示没有大碍,只是太虚,需要多休息,加上膳食调养,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杨宅也是三进,一干下人住前院,封啓祥住内院,后院完全空置着,这会儿,佟管家和封一就守在内院的院子里,不远处,封二、封三和封四整齐划一地站着。

  “封护卫!”佟管家正用封一给的药酒擦刚刚扭到的脚,“多亏有你在,感激不尽!”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封一面无表情地说。

  “你们不打算当暗卫了?”佟管家看了看大大咧咧站着的几人,对此了然于胸。

  “侯爷令我们暗地里保护少爷,如今少爷已发觉,再躲着藏着,也毫无意义了。”

  “可是少爷……”

  “你以为少爷看不到我们,他就真当我们不在?恰恰相反,没了我们的踪迹,他会想得更多了,所以,不如正大光明站在他跟前。”

  “哎……”佟管家叹了一口气,便也没再说下去,继续揉他的脚,要办的事太多,脚不好可不行。

  周长乐一回到杨宅,就脚步在地地往外跑了,他自然清楚少爷如今的状态不好,他又帮不上忙,少爷之前很关注西岸的动态,也许还会感兴趣也说不清,所以他要去打听更多的消息。

  周长乐一出门,惊讶地发现对面的姚宅连门牌都没了,他转身问门童王小,门童说姚家把宅子卖了,买下宅子的人是乔家,周长乐一听,乔家不是西岸的正主吗?他顿时来了兴致,坐下来问到底怎么回事,王小如此这般说了最近几天对面发生的事儿。

  “那乔家少爷多大年纪?长什么样?”周长乐兴致勃勃地问道,王小也就远远地瞄过几回,他抓抓脑袋,想了一下,“约莫十三岁左右,长得嘛……挺好看的……”

  “呸!”周长乐拍了一下王小的脑袋,“除了咱家少爷,别的还有好看的吗?四六不懂,胡乱说话!”

  “是是是,乐大哥,小弟说错话了,其实那乔家少爷长得顶多算不难看,而且长得瘦瘦弱弱的,又矮,根本不够瞧。”

  “这就对了!他都什么时候出门,我也瞧瞧。”

  “这个真说不定,有时候很早就出门了,有时候一天都不出门,他家的俞总管倒是每天早早就出门。”

  走出杨家大门,周长乐颠儿颠儿走过宽敞的街道,往对门去了。

  冯马最近都在充当门房,只是因为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来访,所以他闲得很。这天,对面一直大门禁闭的杨家竟然开门了,而且出来的人还过来跟他攀谈,冯马本身知道的不多,而且也不是多话的人,说了半天,周长乐也没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只好无功而返。

  朝阳升得老高,宝石已经在外间徘徊了无数回,乔岚一向觉浅,所以早上大家都尽量轻手轻脚,就怕惊醒了她,以往乔岚总是天未亮就起床了,可是今天,太阳都升起来了,竟然还没动静,她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去。

  宝石想了又想,最终轻轻敲了敲门,可是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声响,她加重了气力敲门,还是没动静,她这才肯定事情有点儿不好了。

  宝石推门进去,看到的是倒在床前的双眼紧闭,脸色发白的乔岚,顿时惊呼出声,“主子,主子!”宝石连忙上前扶起乔岚,把她扶到床上,整个过程,乔岚无知无觉。宝石慌了神,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找俞总管。“俞总管,对,找俞总管!”

  宝石转身正要出去,便被一股微弱的力量扯了一下衣袖,她立马回过头来,便发现乔岚有转醒的迹象,她喜极而泣,连声呼唤到“主子,主子!”乔岚努力睁开眼睛,见宝石竟然哭了,她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只是她难看的脸色说明了一切。

  “主子,你怎么了,怎会,怎会……我这就把俞总管找回来……”

  “别去,我没事!不过是起床起得急,晕了一下,不是什么大事儿。”乔岚接着宝石的搀扶才勉强坐起身,“给我倒杯水!要凉的。”

  “好!”宝石脚不着地地跑出去,把茶水端进来,给乔岚倒了一杯。一杯凉水进腹,乔岚才恢复了一些精神,只是依旧蔫蔫的。“今天我要闭关练字,谁也不见,今天你就帮我守在楼梯口,还有,刚刚的事儿也不许说出去,懂?”

  “是……”宝石无不担忧地说。她是一个丫鬟,活着也没什么大的奔头,只求能遇上好主子,不必过上非打即骂,生命堪忧的日子,到乔家短短十日,足够她认识到主子是个顶好的主子,遇上了是她的福气,因而她会为主子而忧,为主子愁。

  “去准备水,我要沐浴!”乔岚靠在床头,她觉得累,特别特别累,这样的累她只在上一世刚跑完马拉松体会过,好似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无一不叫嚣着累!

  “主子,要不您先吃点东西垫垫吧!”宝石担心道,她自知人微言轻,而且主子也是说一不二的性格,她能做的只是在小事儿上劝说一二。

  “也行,你去准备吧!”乔岚疲惫地闭上双眼眼睛,呼吸渐浅,仿佛就要睡死过去了一样。

  今天,俞大拿与两个监工冯大郎卢二叔走访了三家农户。这三户人家原都是苦力大队的,干活肯下力气,而且都是忠厚老实的人家,这也是他们能成为乔家长工的主要原因。

  这三户人家前一阵帮乔家干活儿,挣了比以往多得多的铜板,然而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因此而松范一些,皆因他们或多或少都欠着债,那些钱到他们这里,只不过是过过手而已,根本就没有剩的。看到俞大拿三人前来,没有不疑惑,但他们很快就从疑惑到震惊,然后喜极而泣。乔家如今是出了名的慷慨,能做乔家的长工,这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啊。

  这个时代,土地集中在一小撮人手中,而绝大部分没有田地的农户只能靠佃地主家的地种,他们没有田赋,却还有丁税和杂税,他们风吹日晒雨淋,种出来的粮食交了税和田租,根本养不活人,所以农闲的时候,纷纷找活计做,帮补一下家里。能做长工,对朝不保夕的贫农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儿,就算铁公鸡如赵地主,他家的长工从来不愁没人做,因为多的是人抢着做。

  三户人家,八个劳动力,加上冯家和卢家,开发西岸,绰绰有余了,就是拥有大大几千亩田地的赵地主,他家的长工也不过二三十个。请这十几个长工,俞大拿觉得太多了,但乔岚很坚持的,说一定会需要到的,他也只能照着做。

  这几天,俞大拿每次会到西岸走一遭,而且每次都会特地去看一看那水渠,然后他惊奇地在水渠里发现了不少鱼的踪迹。事情果然如乔岚预计的那样,她连鱼苗的钱都省下来了。

  俞大拿这天还没过响午就往回赶了,下了车,手里还拎回了一条活蹦乱跳的三斤多重的鲤鱼,他一边走一边想着闺女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消主子点头,就能把她接到乔家。

  俞大拿把鱼交给方小勇,让他拎到厨房给新来的厨子程胖子处理。俞大拿刚进后院,就被宝石拦下了,说主子闭关练字,谁也不见。俞大拿奇了,他只听说过得道高僧和世外高人会闭关修炼,主子一个姑娘家,闭关修炼什么,练字就练字,说什么闭关?

  俞大拿还要再问,宝石死活不说到底怎么回事,更是揪着个机会,脚底抹油跑了。

  封啓祥直到傍晚时分才幽幽转醒,看到佟管家身边的封一,他选择了无视之。封啓祥沉默地洗漱,沉默地吃晚餐。是夜,月亮只剩下一道弯弯的牙儿,星光璀璨。封啓祥默然地坐在庭院的小亭子里,看着挂在天边的弯月。彼时,他身穿白色的锦袍,头发只是简单地束在身后,黯哑的月光令他本就没血色的面容苍白到接近透明。封啓祥整个人看上去冷清而孤寂,正正应了那首词“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这要是乔岚在这里,指不定会打个冷战,暗叫一声“有妖气!”

  佟大娘担忧地捅了捅佟管家,让他想想办法,入夜风冷,少爷身体不好,要是寒气入侵,这不是雪上加霜吗。佟管家摇摇头,少爷的脾气他再清楚不过了,这事还须少爷自己想清楚,旁的人根本帮不了。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