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六十章 只是尘埃

第六十章 只是尘埃

  周长乐一听,眼神都亮了,欢快地走过来,雀跃道,“少爷,我刚刚看到那个极聪明的乔家少爷了,他长得可秀气了,跟个女娃一样,就是脾气有点儿不好。我看他火急火燎的要去请大夫,好心向他举荐少爷手下的郑神医徒弟,他愣是不信。”周长乐说到后面,语气中带着点愤愤不平。

  “郑神医徒弟?!你说封五?”要不是经年累月地见识周长乐的粗线条,封啓祥估计已经忍不住破功了。有周长乐在,他永远别想保持面上的平静。

  “对啊!”周长乐自信满满地回答,那姿态,好似他才是郑神医徒弟一样。

  “亏着人家不信,否则治死了人,我第一个把你交出去偿命。”

  “啥!?他不是跟郑神医学了医术嘛,我还看到他给少爷你扎小针来着。”周长乐急了。让自己偿命,那哪儿成啊,他还没活够呢。

  “乔家谁病了?”封啓祥不欲与周长乐纠结那些旁枝末节,转移了话题。周长乐只好把王小给他说的情况说了一边。封啓祥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西岸最近有什么动静?”

  “哎,那动静大了去了!乔家请了十几个长工,今天一大早到西岸开荒。别人一向在开春垦荒,他倒好,入秋开荒,这地过了一冬,开春还不是得再垦一遍。少爷,您说他这般不合天时,想要做什么?”周长乐如今可不会说乔家少爷傻了,人家那是太太精明了,一般人看不透,只有自家同样精明的少爷才懂。

  “我又不是乔家少爷,怎会懂得他的想法?想知道,直接问巧家少爷不是更好?”

  “要不,少爷您去拜会一下他,我帮你递帖子。”周长乐小心翼翼地说,看封啓祥不以为意的样子,他立马严肃起来,“少爷,您别不当回事儿。你名下有几个庄子,之前被那几个管事糟蹋得不成样子,如今虽然有佟管家在管,但他事情太多,难免顾忌不过来,再者他对农事也不甚了解,咱要替他分担一二才是。”

  “你刚刚说‘咱’?”封啓祥一脸黑线,从来只有下人替主子分忧,没有主子替下人分担事情的!

  “呃,少爷,我说错话了!”周长乐道歉之后继续刚刚的游说,“您去跟乔家少爷套套话,让他透点底,要是合适,也让佟管家用在您的庄子上……”

  周长乐坚持不懈地鼓动封啓祥去见乔家少爷,让封啓祥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闹市之中,吵杂得很。

  乔岚火急火燎地赶往历山县,那边也有两辆马车风风火火地从历山县返回五里镇,双方在途中相遇,幸好大家眼力界都不错,及时拉住了马,否则就要来一场美丽的擦身而过。

  俞大拿正要问冯马是否主子的情况有变,冯马转身打开身后车厢的门,乔岚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叶飞天没好气地斜了目瞪口呆的俞大拿一眼,昨晚他处理的一些事情,把新买的马车停在郊外,打算在车里睡一觉,等天亮再驾车回五里镇,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马车风尘仆仆地跑近,他起身仔细一看,哟,还是熟人来的,当即下车拦人。俞大拿把话这么一说,他也急了,告诉俞大拿,大佛寺如今都乱套了,去了也没用,五里镇往北有一个寺庙,法事不如去请那里的主持做。两辆马车又连忙往回赶,然后就有了这场不期而遇。

  叶飞天与冯马换了位置,亲自驾驶乔岚所坐的马车。一行三辆车排着队回到了五里镇。

  紧张了半天,乔岚好不容易松范下来,一回家就直奔自己的小楼,窝在拔步床里,谁也没理会。乔岚躺了一会儿,思前想后,重新坐起身,然后把腿盘起来,双眼一闭,作冥想状,她觉得这个姿势有助于思考,也许能再次感应到空间也说不定。此时乔岚还是一身男装,乍一眼看过去,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一盏茶的时间后,乔岚终于放弃,她啥都没感悟出来,当然,空间也没能感应到。

  宝石知道乔岚刚刚在干嘛,看到她瘸着腿走出来,便知道她定然是腿麻了,连忙上前帮忙揉腿。乔岚捶了捶腿,然后她这才注意到左手腕上的珠串,“咦!”她竟然一直没注意手上多了这么一串珠子,太和谐了,好像她已经戴了很久一样,久到已经感觉不到突兀了。

  “这是哪来的?有点眼熟啊。”乔岚晃晃手腕,左瞧瞧,右瞧瞧。手串是檀木的,却隐隐透着一股暗金色的光芒。

  “林嬷嬷的,昨晚您那个的时候,她给您带上的……”宝石不欲提起昨晚,一句话略过。

  “嗷!”乔岚其实一点儿不介意听到昨晚她差点儿一睡不醒的事儿,这是事实,有什么不能说的,而且她连这都挺过来了,说明她有福星高照,能逢凶化吉,这是多令人神清气爽的事儿啊,现下,她比较关注的是,林嬷嬷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到她了。

  林嬷嬷端着参汤进来了,乔岚便要把手串摘下还给林嬷嬷,林嬷嬷阻止了她的动作,莫名其妙地说乔岚比她更适合这串佛珠,乔岚不解,林嬷嬷把宝石差遣出去后解释到,这佛珠她戴了二十来年,很清楚这一百零八颗珠子都什么样儿,自然也知道这串珠子原本只是普通的檀木珠子,到了乔岚手上却无端端透出金色,所以她才说乔岚比她更合适。

  “林嬷嬷,这串珠子,你是从哪儿得来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乔岚便也不敢把佛珠摘下来了,保不准她一摘下,立马横尸当场,但这么玄乎的事儿,她自然要问个明白。

  “是护国寺的绝用大师送与我的。”

  “又是护国寺……”乔岚默念到,她转眼就抓到了一个关键的节点,“绝用大师和了尘大师是何关系?”

  “绝用大师是了尘大师最小的弟子。”

  “……”乔岚彻底语塞,她不可抑制地阴谋论了,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局,一个环环相扣,步步紧逼,让她防不胜防,毫无招架之力的局,而且早在二十多年前,自己还没出生的时候就被设计了,没准自己这场莫名其妙的穿越就是这么来的,更或者前一世的末世也是某些人触发的……做出这般搅天动地的举动,到底是怎样一个毁天灭世的大阴谋……

  “啊……”乔岚突然头疼起来,她只不过是这浩渺天地之间一颗小小的尘埃,只想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安安静静地发大财……

  “主子……”林嬷嬷还以为乔岚犯病了,却不知乔岚只是叹命而已。

  “我没事!”乔岚端起参汤,几口饮净,把碗还给林嬷嬷,“林嬷嬷,多谢你了!回头我也送你一样宝贝。”

  “这些都是老奴应该做的,主子切莫待老奴这般客气。主子和善是好事,但万事都要有个尺度,万万不可对下人过于客气,否者主不主,仆不仆,家何以为家。”

  “……”乔岚哑然,林嬷嬷于她有救命之恩,她不过说了一句多谢,竟然还让林嬷嬷念叨起来了,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俞大拿已经很古板了,而林嬷嬷……这可让她怎么活啊……

  吃过晌午饭,乔岚把俞大拿和叶飞天叫到书房。他俩已经从宝石那里了解到乔岚是自然而然地醒来的,醒来后什么事儿也没有。俞大拿仍是不放心,见到乔岚,当面问起她的身体,乔岚原地转了一圈,让他知道自己再好不过了。

  “可是怎会……”俞大拿想说怎会无缘无故昏睡又无缘无故醒来……

  “也许是我太累,一时间睡得太沉,你请来的金大夫不也说我其实没事,你们倒好,非要自乱阵脚,弄得一团糟。”乔岚不想多个人惶惶不可终日,便给出了这么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

  “……”俞大拿想,正是因为金大夫什么都诊出来,才令人着慌的。“是我等不才,没能为主子分忧。不知主子因何负累,我等愿意为主子分担一二。”

  “咳咳……”乔岚清咳了两声,“没事了,没事了。是我之前思虑太重,睡一觉起来,便想开了许多,以后不会了!”大概吧!乔岚在心底补了一句。“请长工的事儿安排得怎样了?”

  “昨天已经过去跟他们说了,没有不愿意的,今天早上应该已经开始到西岸开耕了。我还没得去看,不过有冯大郎和卢二叔在,理应出不了什么大事儿。”

  “开工第一天,你还是得露个面,不然日后如何服人。你先下去吧,收拾一下,便去西岸。时不我待,这事儿有点急,两天之内,务必先给我开垦出百八十亩地来。”

  俞大拿得令正要离去,又想起了他还没请示的事,“主子,小蝶身体已经完全好了,是否能让她回来当差?”

  “小蝶?!”乔岚一愣,旋即想起俞大拿说的是他的闺女俞小蝶,“好啦!好事儿啊!一直住在医馆也不是个事儿。这样吧,你把她接去广福胡同,与二姑娘做个伴,那里还有宝玉,年纪相仿,说得来一些。”

  “是!”俞大拿出去了,叶飞天正了正身子,带着点“终于轮到我了”的意思,乔岚刚刚的话,敷衍不知内情的俞大拿还行,他可是一点儿不信的。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