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六十一章 麻烦事多

第六十一章 麻烦事多

  乔岚看着油盐不进的叶飞天,有点头疼,这才是最难搞的一个啊,想忽悠他,基本上连门都没有,她再次为自己身为主子却如此憋屈而默哀,只是要她以势压人,摆主子的谱儿,她摆不出来,而且就叶飞天那调调,你摆谱,也得他接茬才行啊。乔岚主动露出手腕上的佛珠,“佛珠,护国寺绝用大师给林嬷嬷的,昨晚,林嬷嬷把它戴到我手上。”

  “又是护国寺……绝用大师的师父好像正是了尘大师……”叶飞天的反应与乔岚的反应出奇地相似,“昨晚……与那有关……”

  “估计吧!再多我亦不知。”乔岚语焉不详,空间是她永远的底线,是她要带进坟墓的秘密,她不会为外人道也,“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真要有什么,也不是我等凡胎肉骨能左右抗衡的,彼时只能听天由命了。”不是乔岚消极,而是蚂蚁不能撼树,螳臂不能挡车。

  “不如尽早出发,将东西送去……”叶飞天提议道,他是正经的古人,对怪力乱神,比乔岚这个正经经历过各种不可能事件的人还要信服。

  “万万不可!大佛寺不会善罢甘休的,如今往京城去,指不定有什么在等着呢。我们现在要做的便是沉住气,静侯这事儿过去,日后再作打算。”乔岚都要在心中哀嚎呐喊了:我倒是想立刻马上送去啊,问题是东西没了,消失得干干净净,连渣渣都不剩,我拿什么还人家啊。

  “那事儿你办得怎样了?”乔岚撇开那糟心事不提,说起另一件事,这事起码也能算是功德一件了,希望能将功赎罪:丫的,我招谁惹谁了,做好事做到这份上,真是够了!!!

  “都办妥了!我做事,你放心。”叶飞天自信满满地回答,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怎么办的?”

  “放火。”

  “现在?”

  “杨公榕上。”

  “没有尾巴?”

  “保证一干二净!”

  “做得好!”

  乔岚和叶飞天进行着只有他们才知道的对话

  俞大拿之前还跟乔岚保证西岸无大事,结果他一去到,便傻了眼了,长工们是在垦荒没错,但那围着冯大郎和卢二叔的二三十个人是怎么回事?

  却说乔家请好长工的事儿传开,很多人都急红了眼。原来啊,很多人都盯上了乔家长工的活计,只是因为已经入秋,大家都以为乔家起码得等到明年开春才会请长工,时间还很久呢,不急,慢慢筹划,该送礼的送礼,该请客的请客,该套关系的套关系,争取开春榜上有名。

  冷不丁听到消息,同是苦力大队却没被雇用的人家便吵开了,组队讨说法,同是苦力大队,凭啥不雇他们。

  一些人到西岸,没见俞大拿,便围着两名监工要说法,有打亲情牌的,有诉苦的,有利诱的,还有抬出宗族威逼的……

  俞大拿不知道的是,广福胡同的大门也屡屡被人敲开,好在守门的宝珠够彪悍,否则梁毛花和陈月牙烦都被烦死了,陈月牙更是让宝珠别开门了,统统闭门谢客。

  至于为什么乔岚在东区的宅子没人去烦扰,呵呵,这些人胆子也就这么点儿大,哪敢去惊扰乔家少爷啊。

  事实上,俞大拿的麻烦还远不止这些,原就不在苦力大队的俞家人也在找他,只不过,他们到西岸没见着人便改道去了广福胡同,结果又扑了一空,他们不敢直接去东区,只好与其他人一起守在广福胡同。

  其实俞家人一早知道俞大拿如今是那个乔家的管事,权利还挺大,早就想找过来了,不巧碰上秋收,家里少了俞大拿这个劳力,他们抽不出空来,现在收秋结也束了,乔家还有美差等着他们,这不赶紧寻过来了。

  没人去打扰乔岚,不代表乔岚就收不到消息。叶飞莫时时关注这乔家的动向,得到消息立即派手下通知叶飞天。

  广福胡同如今都是女眷,乔岚本就有点不放心,如今还出了这档子事件,她更是坐立不安了。乔岚看着叶飞天,心里盘算着,要是她让叶飞天暂时去守着广福胡同,他会不会去。叶飞天余光扫到主子在盯着自己,他转头与之对视,问道,“主子打算什么时候把夫人和二姑娘接过来?”

  “……”

  乔岚让叶飞天去备车,她收拾一番往门外走,傻乎乎的杨葱迎面走来,手里还拿着一封信。杨葱原先只认叶飞天,被叶飞天教训了几次之后才摆正乔岚的位置,不然,这封信一准得经过叶飞天才能到乔岚手里。

  “谁给你的?”乔岚接过写着“乔奕”大名的信件,并不急着打开,万一是恐吓信,她还不如一把火烧了。

  “马叔!”杨葱一向称呼冯马为马叔。

  “又是谁给他的?”乔岚把信封举起来,想看看透过阳光能不能看到里面的只言片语。

  “对面的小哥儿。”

  说起对面的人,乔岚立即想起早上拦她车的二愣子,她惊讶地想:这个时代的邻里关系如此和睦?大夫还上赶着给人看病,不会是在找小白鼠试药吧。

  总之,不是恐吓信就好!乔岚打开信件,里面是一首诗“来者皆为友,相会共欢颜。薄酒三两盅,请君入席来。”落款是“封啓祥”,此外还有写了杨宅和后天的日子。

  乔岚没心思应付什么杨家什么封啓祥,出门时,她还想着该如何婉拒而不得罪人。要是乔岚想得再深入一些,也许会想起那天撕她书的妖孽所坐的车,车厢外就写着一个大大的杨字,那她就不必纠结了,直接扔掉手中的请帖就是了。

  见到叶飞天,乔岚问起杨家封啓祥的事儿,叶飞天得知她收到封啓祥的帖子,有点惊讶,因为据他所知,如今住在杨家宅子里的封少爷为人行事很是低调,基本不与人来往,每次出门都坐在马车里,偶尔出现在人前也都是带着面具的,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这样的人怎么会给主子下帖子呢?

  “我要怎么拒了这邀约呢?”乔岚伤脑筋道,这个时代的行事规矩她了解得还不太透彻。叶飞天坐上辕座,甩动缰绳启程,“为何要婉拒?”

  “照你刚才说的,这封少爷古怪得很,保不准这是一场鸿门宴?”

  “何为鸿门宴?”

  “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醉翁之意不在酒又是?”

  “……”乔岚失语。

  乔岚不得不花了点时间向叶飞天解释什么是“鸿门宴”和“醉翁之意不在酒”,叶飞天听完,默默地给了一句,“原来如此,主子直接说那封少爷另有目的即可。”

  “……”乔岚心想:怨我咯!

  之后叶飞天分析道,“人活一世,要应付各式各样的人,不能一味的退缩了事。既然知道对方有所图,为何不反过来图人家的,若能互惠互利,也不是不可为。封家少爷另有所图实属正常,如今主子你在西岸的动作如此抢眼,有所图的人多了去了。私以为乔家少爷还是可以结交一下的。如今是他示好,主动权在主子手中,不妨去见上一见,或许会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乔岚莫名觉得叶飞天说的好有道理,她都挑不出毛病来。“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见见吧,至于结不结交,待见过人再说。”

  “说来还是主子有面子,竟然连封家少爷都忍不住递帖子相邀了。”

  乔岚先去了李木匠的铺头,她用了陈月荷的人情,让李木匠额外帮她做一块乔家门牌,今天是约好的取货的日子。马车走着走着,叶飞天突然叫了乔岚一声,乔岚透着镂雕的车厢门往前看,有一男一女在李木匠铺头前闹事,她当即想起被送去老木柴那里的李达,难不成这就是原因。乔岚又往旁边看去,没人围观,只对面的杂货铺子有一个老人家端着饭碗一边吃一边瞧这这边,其他人好像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乔岚的马车如今已然经过叶飞天一番改造和翻新,车厢外写着一个大大隶书“乔”,看上去贵气逼人,还挺能唬人,起码当马车在李木匠铺头前停下时,那对吵吵嚷嚷的男女立马收住了声音。他们原以为这辆豪华大马车只不过路过,哪曾想居然停下了,这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乔岚对李木匠的家事有所耳闻,刚刚听到了只言片语,她便也猜到了这一男一女正是李木匠的大儿子李逵与大儿媳妇李陈氏。铺子里,李木匠眼神呆滞地站着,李黎氏在坐在旁边默默地抹泪。

  出了车厢,乔岚抄着手站在车辕上,居高临下看着李达夫妇俩,冷言问道,“叶飞天,我刚刚怎么听说有人要插手我的生意,是我听错了吗?”

  “主子,您没听错!这两个人方才说的正是您的还珠匣生意。”叶飞天一改平时的痞子样,做出恭敬状,还用上了“您”这个尊称。乔岚在心里默默赞了两句:有眼色!够上道!

  “哦!我还以为自己年纪轻轻,耳朵就不好使,听差了呢。”乔岚继续将冷冷的目光投向李逵夫妇,“你们什么人,谁借你们的胆子,敢来爷的场子搅事。”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