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七十一章 重阳登高

第七十一章 重阳登高

  闲来无事,乔岚决定逗一逗傻乎乎的谢金宝,于是对陈月牙招招手,“牙儿妹妹,我看不到,你帮我别一簇到头上吧。”

  “好!”陈月牙像一只蝴蝶一样,欢快地飘过去,拿起一簇茱萸,踮起脚尖就要帮乔岚插到头发上。谢金宝两个大步跨过来,“乔少爷,牙儿不够高,还是我帮你别吧。”

  “你手太粗,动作重,万一扯落我的头发可如何是好。”乔岚摆出一副极为嫌弃的表情,谢金宝急了,“我……我小心……”

  “谢金宝,你走开!”陈月牙瞪了谢金宝一眼,拨开他,就她那小身板,也就谢金宝能配合着被她拨开了。最终,乔岚头上还是多了一簇陈月牙别上的茱萸。“谢过牙儿妹妹。”陈月牙笑嘻嘻地回了一句,“不用谢!”旁边的谢金宝呢,恨得一直在撮牙花。

  乔岚刚要摘下头上了茱萸,突然一个似曾听过的柔弱无骨的声音传来“乔公子。”这声音令乔岚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惶然转身,便看到一个衣着华丽,花团锦簇,脸上蒙着丝巾的小姑娘对着她笑得无比娇羞。

  可能是因为乔岚的表情过于迷茫,小姑娘心里又羞又恼,可面上还是娇羞地笑了两声,“也难怪乔公子认不出奴家,奴家此番围上了丝巾,出门在外,多有不便,请公子见谅。”

  吕青鸾三两句话,彰显了自己的涵养与姿态,同时却把周围一应女子,包括陈月牙给狠狠地踩在了脚下。陈月牙不喜欢戴帷帽也不喜欢蒙丝巾,乔岚便也没有强求,难得出门一趟,何必坏了妹子的心情。

  “哟,是你啊,水仙不开花,装蒜啊,装得还挺像。”陈月牙讽刺道。吕青鸾就当没听到一样,盈盈一笑,施了一礼,“姐姐好。”

  一拳打在棉花上的陈月牙一口气梗在心肺处出不来。

  “公子,女子第一次来会云峰,不甚熟悉,可否与你们同行。”

  “我亦是第一次来。”乔岚的意思是:我也不熟悉,不要和我们走了,哪知吕青鸾面不改笑地说,“没事,我的轿夫对这儿很熟,可以带路。”

  “姑娘是坐轿子上山的,还是不要为我们耽误时间了吧。”

  “我刚好想走走!”

  无论乔岚说什么,吕青鸾都能巧妙地予以回应,而且始终噙着笑,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乔岚败了,再次启程,身边多了一条小尾巴,甩都甩不掉。

  自从上次五里镇一别,吕青鸾先是被姐姐吕苗苗拘在家里不能出门,后来拐着弯从银楼掌柜那里打听到“乔奕”这个名字,之后“乔家少爷”也随着西岸传到了历山县,她便猜乔公子一定就是五里镇那个乔家少爷。随着乔家少爷在西岸的惊人异举传开,吕青鸾的一颗芳心彻底沦陷了。这次重阳节,她便是特意找过来的,怕奶娘再次坏她的事,就没带她,没想到真的遇上了。

  这就是缘分啊,吕青鸾心想。

  因为吕青鸾的存在,乔岚倍感疲惫,倒不是吕青鸾对她做了什么,相反,吕青鸾啥都没做,只时不时抬头看她两眼,然后娇羞地低下头笑。

  “乔弟,你也在啊。”封啓祥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乔岚从来没有如此感激这妖孽的出现,立马换上十二万分真诚的笑意说,“封兄,你来啦。”

  男子说话的时候,女子要退到一旁,吕青鸾要做一名贤良淑德的女子,看乔公子没有向朋友介绍自己的意思,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退到一旁,让他们说话,同时在心里暗恨封啓祥,说他长得不男不女,还带面具吓唬人。

  封啓祥对乔岚的处境再清楚不过了,他也时常深陷其中嘛,他高声说道,“我让人在峰顶备下了极品菊花酿,乔弟与我同饮可好?”明明不胜酒力的人还备下什么极品酒,乔岚会意,说道,“极品菊花酿啊,那我倒要好好尝一尝怎生个极品法了。”

  乔岚回头对叶飞莫说,“照顾好梁娘子和二姑娘,掉根汗毛,我唯你是问。姑娘,在下要与友共饮,先行一步了。”乔岚在吕青鸾还没反应过来时,向她施了一礼,然后快步向上走去,叶飞天侧身错过众人跟上,封啓祥也快步追去。

  乔岚仿佛身后有狼追赶一样,走着走着就跑起来了,封啓祥身体其实尚未复原,之前配合着乔岚快步走的那一段,已经让他气喘吁吁了,看身后已经没人,连忙叫停。

  乔岚扭头看身后不见人追来才停下来,往回走到封啓祥身边,嫌弃道,“你这么高的个儿白长啦,跑几步就喘成这样。”

  “我刚刚救了你!”

  “额……”真是吃最短,拿人手软,被人救连真话句话都不能说了。

  “走不动了,你自己上山,我歇会儿就自己下山了。”其实封啓祥是故意这么说的,还特地强调了他是一个人,果不其然,乔岚如他所想的那样,没有独自离去,而且提议找个地方坐一下。

  叶飞天探路,找了个风景独好的角落,两人便移步过去歇脚。这是一个山坳,可以看出去很远的地方,时值金秋,天高云淡,秋高气爽,这个林子是常绿树林,地上没有什么落叶,但有不少熟落的茱萸,多走踩几脚。

  走了一会儿,眼前突然一亮,前方就出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野菊,在阳光在照耀下,一丛丛,一簇簇,灼灼生辉,微风拂来,清香袭人……

  乔岚都看呆了,还是封啓祥推了一下她,她才回过神来。

  乔岚一坐下就吩咐叶飞天去前面的水潭看看有没有鱼,有的话捞两条出来烤着吃。“你那个看不见侍卫呢,叫他出来休息一下。”

  “不在,我一个人。”

  “哦~”乔岚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原来是翘家的小孩啊……

  封啓祥这回的确是偷偷跑出来的,他听周长乐说乔家少爷携家带眷,兴高采烈地去大青山会云峰登高啦,他支开了封一等人,一个人骑着惊风偷偷过来的,走着走着,他吃不消,都打算回去了,就看前方身陷囹圄的乔岚,深有体会的他立马出手相助。

  封啓祥把面具摘下来,乔岚看他脸色都变了,把水囊递过去。“喝点吧!”

  封啓祥也没客气,接过水囊,咕噜咕噜喝了几口,突然觉得身体舒畅了许多,忍不住又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这是什么水啊,喝起来真痛快!”

  “无根之水!”乔岚状似无意地回答。封啓祥不解,接着问,乔岚回答说就是天上下的雨,封啓祥忍不住一阵反胃,“呕……”

  “哈哈哈哈,骗你的!那么脏的水,谁会喝啊。”乔岚哈哈大笑,顺利地将这水的问题一笑而过,“对了,你身体怎会这么差,跟林黛玉似的。”

  “林黛玉是?”

  “……”这时代的精神文化到底有多匮乏啊,连《红楼梦》都没有,曹雪芹哪儿去了。“就是一病娇女!”乔岚突然想起封啓祥很反感别人将他比作女子,连忙补了一句,“额,我不是说你像女人……”

  “没事!谁让我的相貌出我娘呢。”这次封啓祥出奇地没有生气,平稳过度了,“我原来比还不如,出门只能坐马车……走两步都得人扶着……”

  “怎会……”乔岚不由地想起第一次见这厮,就是一病娇,虚弱地从马车里出来怒视她,也难为他还有力气撕了自己的书。

  封啓祥扯了一把旁边的野菊,并不痛不痒地抛出俩字“中毒”。

  “哦!”乔岚点到为止,不欲再深入了解了,这边封啓祥还以为乔岚会接着问,结果她哦了一声就没下文了,奇道,“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中毒?”

  “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哈哈,你这人真有意思。”封啓祥笑了,他的脸色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这一笑,让周围娇美的花儿都失了颜色,“是我大伯下的手,我被逐出家门了,他还怕我回去抢他的位置,所以给我下了毒……”乔岚被封啓祥的笑容给魅惑了,等她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再捂耳朵也来不及了,封啓祥的那三两句话已经飘入她的耳中,怎么抹都抹不去……

  “啊啊啊啊,你这个疯子!”乔岚生气地站起来,怒视封啓祥,但后者貌似却对她的怒火视而不见,怅然说,“是啊,我就是个疯子,三年前就被他们逼疯了。”

  “……”乔岚的怒火瞬间被扑灭了,她重新在神情莫测的封啓祥身边坐下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不妨去看看那些被逼得卖儿卖女的人家,也许你心情会好很多的。”

  “你竟敢拿本公子与市井小民比,我可是定远……”封啓祥的话戛然而止,瞬间更加低落了……

  “额……”乔岚技穷,她向后仰躺在花丛中,看着天上的云,“那你就看看天吧!我把你比作天了。”

  封啓祥也躺下来,看着透亮的天,看着洁白的云,情绪慢慢的平复下来了……

  岁月静好,乔岚被蛊惑了,自穿越过来一直处于浮躁状态的心得到了安宁,她躺着躺着,思绪逐渐模糊……

  “乔弟……”封啓祥转头,发现他的乔弟竟然睡着了。适时,光影斑驳,花叶乱翘,唇红齿白的少年郎在花间迷梦……封啓祥的心徒然加速跳动了几下,他转头重新看向透亮的天,洁白的云,同时不自觉地放缓了呼吸,唯恐惊醒梦中人……

  封啓祥没有想到,他一眼千年,很多年后他依然清晰地记得这一幕,彼时,天正蓝,云也正好,置身百花丛中,微风带着花香徐徐拂过……虽然他不知道她不是他,但此情此景已经深刻心底,成为最美好的年华中最美好的一段回忆……

  =====================华丽丽的分割线========================

  狱有话说:

  收到两位大大十分中肯的评论,狱超开心的,后面的剧情会稍加注意。双更以示感谢!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