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七十四章 西岸新貌

第七十四章 西岸新貌

  乔岚正与俞大拿说着话,有一帮人大摇大摆地走过木桥,进入西岸。前面那个明显是个官,加上后面一众衙役,除了县令大人,也不可能有别人了。

  从俞大拿那里得到确认后,乔岚带着礼节性的笑容迎上去:这条大腿可得抱一抱。

  “小生正打算过两天抽空去拜见大人您,多谢您在西岸上予以便利,不想大人您这就来来,是小生的不是,没能及时去拜见您。”乔岚作揖,行了一个礼。

  “乔小兄弟无需多礼。我对你这个西岸,着实感兴趣,索性今天无事,便过来看看。总是听闻西岸的事迹,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乔小兄弟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魄力,接二连三地使出锦囊妙计,短短时间内,将一片荒地变成了如今这模样,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赵岐山客气道,看着面相倒是一个随和的人,但官场人又有哪个是简单的角色。

  乔岚连忙谦虚礼让。

  衙役头子柳土发也在随从人员行列。

  借着丈量西岸的机会,俞大拿已与之结识,如今上头有上头的交情,他也过去与柳土发攀谈起来。

  要说对西岸变化感触最大的非柳土发一干人莫属,这片土地可是他们一步步丈量出来的,短短两个月过去,竟然变得连他们都不认识了。

  祝岐山还真是过来视察西岸的,乔岚将他带至山头上,让他能更直观地看大西岸如今的面貌。

  祝岐山明显对乔岚一些新鲜想法很感兴趣,但他并不会追根究底。乔岚不由地对祝岐山的印象更好了,她也捡一些能说的告诉祝岐山。

  水渠作为西岸的重头戏,县令大人是不会错过的。一行人从水渠的南段开始巡视。

  别看西岸如今一派祥和,水渠对面可不尽然,偶尔还能看到新鲜的野猪蹄印,这也直接验证了这水渠的巨大作用。

  赵岐山明里暗里表示西岸的重要性,鼓励乔岚好好干。

  因着还有别的公务在身,赵岐山并没有久留,看过一圈后便带着人离开了,临走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家夫人也盼着见你一见,哪天你有时间,便到家里坐坐。”

  县令大人太客气了,乔岚受宠若惊,她也只当县令大人不过是跟她客气客气,并无放在心上。

  收到风的乡绅地主赶过来时,县令大人早就走到不知哪嘎达了。

  乔宅后园,已经种下一个月的番薯苗长得一簇簇的,但是藤蔓并未长开,人眼看不到地方,其发达的根系正在延伸。

  乔岚多次站在辣椒地前,看似在想辣椒的事情,但其实心里琢磨的却是旁边的番薯。

  番薯分春薯和夏薯,她种下番薯时,却是秋天。种的时候,她也知道时节不对,只是那两颗番薯已经发芽,等不到明年开春。

  好在《农耕笔记》里有几页写到了蔬菜大棚,有了蔬菜大棚,时节什么的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只是有可能因为缺乏阳光,番薯不那么甜而已。

  这几日已经感觉到秋凉,大棚也该建起来了,但她迟迟没有安排下来。她在想,如果没有大棚,这番薯能否活到开春。

  亩产两千斤以上太耸人听闻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目前的她尚无能力抵御其所招致的狂风暴雨。如果放任自流,番薯能挣扎着活到开春,她就真的不管了,但要是抵御不了严寒……

  大棚的事儿,俞大拿听乔岚提到过,暑气退散,秋意浓浓,他主动问起是否应该搭棚子了,乔岚摇了摇头。

  后园的辣椒秧经乔岚三番两次浇灵水,已一尺有余,可以移栽了。

  在一个风和日丽,秋高气爽的日子里,乔岚和俞大拿带着满满一车的辣椒秧子出发前往西岸,并安排长工将辣椒秧子种下。

  这一车辣椒秧子,种了整整两亩地。

  这还不包括乔岚空间里的,她发现空间里的辣椒秧子长得太快,也许不到一个月就能收获第一批辣椒,怕引起麻烦,干脆直接种在空间里。空间的辣椒是她自己种,一棵棵地拔,一棵棵地种,整整耗费了三个晚上,弄得她那三天都恹恹的提不起精神。

  除了辣椒秧子,她还将收上来的生姜悄悄撒过些许灵泉水后全都让人种下去,这也种了一亩地。

  长工们在种辣椒种生姜的同时,乔岚在她名下的林子里溜达,这林子已经被乞丐小队清理过,比起大青山林区,略显干净。

  乔岚不是在闲晃,她在寻宝呢。

  就这一趟,她寻到了不少药材,大部分都被她让乞丐小队挖出来了。挖出来的药材让长工们寻一块地种下。

  这个时代,药铺要用的药材,绝大多数是靠人进山挖的,基本上没有人专门去种药材。

  乔岚种了番椒又种药材,就连长工都嘀咕开了“怎么东家总是种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其实这是乔岚的障眼法,她要给人一种错觉,她就是什么都种,什么都敢尝试,至于成不成功两说。

  这些药材,乔岚没打算多做什么,顺其自然就好了,能活是它们的造化,不能活,也算是她的败绩。

  行事太过通顺,容易遭人眼红。

  今天,乔宅里的张老汉也忙碌了一天。辣椒秧拔了,空出一块地,乔岚吩咐他种些菜,种什么都好,就是不能留空。后园满满当当,番薯地就不那么打眼了。张老汉又是整地又是开垄,种下了好些萝卜和青菜。

  谁都知道西岸又有大举动了,天气渐凉还大张旗鼓地种东西,生姜一种就是一亩,又种了药材,再者还种了一种不为大家所熟悉的作物。谁都不明白,秋冬本来是农闲得不能再农闲的日子,怎么乔家手下的西岸反而轰轰烈烈起来了呢。各种想法都有,唯独没有笑话乔家的,只因西岸变化的每一步仿佛都是安排好的一样,首尾相连,环环相扣。

  县令大人亲自过来巡视西岸的事情,早就传开了,西岸在光环又扩大了一圈。

  赵地主听说乔家在西岸不知种了什么新鲜的作物,他急啊,他已经决定跟着乔家的步伐走了,可是人家种了新鲜的作物,什么是新鲜的作物,不就是从前没有的东西,那让他去哪儿弄啊。

  多番打听他才知道,乔家种的那个叫番椒。他又急急忙去寻番椒的种子。

  赵地主还没打探出来哪里有番椒的种子,却先知道乔家其实一早在后园播下番椒种子,起秧子后才移栽西岸。

  他就此打消找番椒种子的念头,人家的都已经长得老高,他就算立马找来种子种下也拍马不及啊……

  “那小子还在宅子里种了啥稀奇古怪的东西!!!”赵地主愤恨地吼道,其实他也就随口这么一说,却不知他一语成籖,乔家后园可不就种着他所不知道的番薯。

  赵地主找来几个人,夜半三更潜入西岸,想拔一些番椒回来。

  乔岚安排下来的十人乞丐巡逻小队以及谢金宝留下的小狼可不是吃素的,那群人连辣椒秧子都没摸着就被捆起来揍了一顿……

  乔岚是第二天一早就知道这件事了,老乞丐派了一个小乞丐过来通知的。

  乔岚到西岸时,那五六个人就晾在桥边,一个个被藤蔓缠得跟粽子似的。虽然哀嚎了一个晚上,已经筋疲力尽,看到乔岚,还是一鼓作气,再次哀嚎起来,求乔岚放过他们,发各种毒誓说再也不敢了,然,他们就是没有供出幕后主使。

  老乞丐蹒跚地走上前,很肯定地说一定是赵地主干的。

  赵地主东施效颦,仿效西岸所做下的动作,乔岚是知道的,所以对于老乞丐没有证据却无比肯定的说辞,她是没有怀疑的。她让老乞丐将人送去赵地主家门前,不用松绑,也不用多说,放下走人即可。

  乔岚过了桥,冷不丁看到西安简陋的大门口前卧着一匹灰白的狼,吓了一跳,之后才反应过来这就是谢金宝的小狼,但是,这哪里是小狼啊,分明是一直体型硕大的狗,也不知有无狼的血统在里面。

  乔岚上前,蹲在小狼跟前,小狼瞄了她一眼,不予理会,也许是嫌乔岚挡住它的,走了到一旁继续瞄着桥的对面,它的主人谢金宝就是从这里离开的……

  封啓祥知道乔岚去青山村了,他也骑上惊风一路飞驰到了青山村,这次他跑得快,青山村的莺莺燕燕没能及时捕捉他的踪迹。

  封啓祥坐在高大的惊风上,远远地看到乔岚拿着包子逗一只大狗,但是大狗却连个眼神都不给。他翻身下马,缓步走过去,然后看到乔岚一把抓起大狗的后腿看了看,说,“原来你是公的,喂,小狼,有伴儿没,什么时候让你家那位生一窝崽出来,不用担心养不活,我帮你养着,放心,肉管够。难不成你还没伴儿?要不我给你保媒?”

  封啓祥听不下去了,假意咳了咳,哪知乔岚连个眼神都不给他,继续跟小狼说话,“你喜欢母狗还是母狼?”

  许是觉得眼前两个人太碍眼,太烦狗了,小狼站起来,飞速地跑向大青山跑去,一下子就跑远了。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