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七十五章 狗皮膏药

第七十五章 狗皮膏药

  乔岚遗憾地看着小狼渐跑渐远,一下子消失在林子里,她转头冷着脸问到,“你来干什么。”

  “小不点,你怎地如此冷心冷肺,对畜生比对人还好。这番椒我也有份,有人打它们的主意,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乔岚胸闷,幸好她不是男的,否则单凭“小不点”三个字就能造成无数点的伤害。乔岚闷声不出,转身走进简陋的大门,封啓祥跟在后面。

  西岸的消息,隔三差五地传出来,但是封啓祥第一次踏上西岸,将西岸真正看入眼底。他不知道西岸原先荒芜到什么程度,但眼前这片划分得整整齐齐,井井有条的土地竟是如今的西岸,他不免惊讶万分……

  当看到那两亩番椒地时,他更是为这两块地的整齐划一而震惊,番椒一株株排着队似的向远处延伸,彼此之间的距离好似丈量过一样。

  乔岚与俞大拿走上山头,商量盖宅子的事情,封啓祥亦步亦趋地跟在后来,他也不说话,单就是跟着,并认真地听乔岚与别人说的话。

  叶飞天满头黑线地看着旁边狗皮膏药似的封啓祥。

  两个山头与地面落差有二三十丈,这个地势差不算矮,站在山头往下看时,西岸一目了然,还能远眺东岸。

  封啓祥没种过地,但也到庄子上走过几回,从未见过像西岸这样整齐的土地,纵横交错的小道将整片土地整整齐齐地划分为一个个方块。

  乔岚烦封啓祥。她站在山头瞭望,越过新建的篱笆看到东岸,当她看到两个袅袅娜娜的倩影正在接近时,诡异地一笑,拍了拍封啓祥,指给他看。

  其实封啓祥对女子有点脸盲,他不记得那两名女子,但她们十有**是冲着他来的。实在是乔岚特意提醒影响了他。

  封啓祥眉头一皱,想着也没什么事儿了还是打道回府吧。他打了一个唿哨,惊风飞奔而至。

  封啓祥翻身上马,驰骋而去。

  “哈哈哈……”乔岚在山头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陈月珠和朱文媚两人迈着小碎步接近西岸,但这小碎步的频率高了一点,不难看出两人确实心急如焚,恨不得撩起裙角,跑起来。

  两人接近遥水河的时候,前方响起急切的马蹄声,令她们魂牵梦绕的贵公子便出现在她们的视线里,骑着骏马往她们飞奔而来。

  “公……”

  “公……”

  封啓祥呼哨而过,陈月珠和朱文媚被卷入惊风扬起的滚滚灰尘之中……

  乔岚对于老乞丐的工作很满意,眼看着老乞丐带着一帮人在西岸的时间也不短了,她跟俞大拿说,如果他们愿意,就让他们签身契。

  老乞丐带着大小九个乞丐出现在乔岚跟前,最近都没有饿肚子,他们一个个也恢复了点人样,面黄肌瘦,骨瘦如柴已经是过去式。

  乔岚问他们的名字,收了一堆类似“二肠子”“狗蛋”“四鳔”的名字。

  老乞丐也说自己已经忘记本名,他代表大家请乔岚赐名。

  乔岚问他们可愿意跟大总管姓俞,这是俞大拿曾经跟乔岚提到过的,乔姓不可随意赐予下人。

  一应十个人没有不愿意的,于是这十个人便跟俞大拿姓了俞,名字从一筒到十筒。老乞头排前头,叫俞一筒,之后也还是按照年纪排……

  乔岚并不懂麻将,但她姥爷喜欢,她对麻将牌还是了解的,作为起名困难户,她决定以后男仆赐名向麻将牌靠拢,女仆向扑克牌靠拢……

  这一天乔岚又收下了十份卖身契。

  俞一筒表示不用给买身银,有吃有住就行。乔岚还是让俞大拿每人给了二两银子,以后月钱按照三百文给。

  老乞丐他们卖身乔家,最高兴的还有方小勇。自从进了乔家,自己生活有了着落,他总是忍不住关心以前的难兄难弟,可是老乞丐告诫他要全心全意伺候主子,别再念叨以前的人和事。如今大家又成为兄弟了,他高兴得走路都带飘的。

  这天,乔岚回到家,正在用膳,外面又是一阵骚动,也还是叶飞莫的大嗓子在高呼“有刺客!”

  乔岚淡定地吃完饭,外面好似已经消停。

  乔岚走进小楼旁边的偏厅打算沐浴,宝石帮她把头发散开。她正要脱去外袍,骤然意识到不对,一抬头,房梁上,上面有四只眼睛正看着她呢。

  宝石刚要尖叫,乔岚连忙捂着她的嘴,示意她别出声,待宝石点头同意后她才放手。

  封啓祥巴着封一从房梁上跳下来,然后占着身高的优势,俯视乔岚,“小小年纪,就沉迷女色,也不怕亏了身子……”

  “……”

  “还有,你今天竟然笑话我,亏我在会云峰还仗义出手救了你,你竟然恩将仇报……”

  “……”

  “你怎么不说话!心虚……”哗啦,一瓢水直接泼过来生生打断了封啓祥的话……

  乔岚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她忍了一百忍,到底没有忍住,直接泼了封啓祥一脸水。

  封一只来得及用手挡,但一只手,能挡多少水啊,所以封啓祥还是湿身了。

  封啓祥愕然,他完全料不到乔岚会如此生气,他还什么都没做啊。

  “登徒子,滚出去!”

  “喂喂!”封啓祥也生气了,任谁过来算账不成还被泼了一脸水都不会高兴的,“你我都是男的,说什么屁话登徒子,再说,你还不是没脱嘛!”

  “滚不滚……”乔岚又舀起一瓢水。

  封啓祥后退几步,与怒气冲冲的乔岚对视了好一会儿,可能觉得今天真的无法与乔岚沟通了,便让封一携自己离开。

  “主子!”宝石担忧地看着乔岚。

  乔岚运了几次气,才把心中的怒火压下去。“无事,今天晚些时候再洗吧。”她快速束好头发,走出去。

  叶飞天已经在外面了,“主子!我等办事不利,还请主子责罚。”

  “来了多少人?”

  “三个!”叶飞天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功夫皆属上乘。”

  “实力差距太大,也不能怪你们。下去休息吧。”乔岚摆了摆手,往楼上去,心里琢磨着要去哪里找几个会武功的女侍卫,不然她怎么也安心不下来。

  乔岚路过放置着拔步床的房间,走到新近才布置起来的另一房间,这间房是专门为“乔少爷”这个身份布置的。自从那天得知还有封一那样的功夫高手存在后,她就没有再睡拔步床,一直歇在这个房间里。

  刚刚的遭遇,让乔岚吓得不轻,她也再一次体会到,存在于身边的重重危机。

  这要是以前,她就进空间暂时躲藏起来了,就像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一样,但她怕此时此刻周围不定什么地方就站着一个人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她,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乔岚甚至对房梁产生了阴影。

  乔岚盘腿坐在床上,打坐有益于她冥想,而冥想能提升她的精神力。

  目前,她的精神力还太弱,不堪大用,如果能恢复到穿越前,那什么暗卫明卫的,在她的领域里,简直无处遁形……

  第二天,乔岚一早起来要去西岸,上了马车刚关上车门,封啓祥出现了。“顺道,载我一程!”说完就要扯开车门,乔岚在里面也拉扯车门不给开,“骑你的马去!”

  “太招摇!”

  “你还有马车!”

  “我的马车她们也认识!”

  两人拉锯了一下,最终乔岚不敌,车门被打开了,乔岚还要推拒,封啓祥厉喝一声,“干什么拉拉扯扯的,衣裳都给扯坏了。你车这么大,载我一程怎么了。”

  甭管乔岚怎么抗拒,封啓祥还是坐到了车里,与乔岚一左一右坐着。

  外面叶飞天与封一正在过招,但他明显不敌封一,单凭着一口意气在强撑着。

  封啓祥如愿坐进了车里,见没人驾车,高呼一声,“周长乐!”

  周长乐飞速从杨宅门口跑过来,“少爷!”

  “驾车!”封啓祥命令道。

  “是!”

  “叶飞天,别打了,驾车!”乔岚心不甘情不愿,阻止不了封啓祥,但起码也要把马车控制权攥在手里,于是连忙叫停叶飞天。

  叶飞天收手了,封一也收手。

  封啓祥得意洋洋地看着乔岚,乔岚不愿看他的嘴脸,撩开车窗,扭头看窗外。

  他纳闷了,明明在重阳节那天还好好的,怎么这几天乔弟这么抗拒自己,好似与自己有仇一样。

  “我昨晚本是想与你说不必再担忧赵地主使坏。”封啓祥哀怨道,自己明明做了好事,想去邀功,结果被泼了一脸的水。

  “嗯?!”乔岚终于拿正眼看封啓祥了,“你对他做了什么?”

  “我亲自登门,提醒他,说你是我的人,让他夹起尾巴做人。”封啓祥傲娇地回答道。

  “……”

  这天之后,封啓祥隔三差五地上乔岚的马车,有时候乔岚还没上车,他就已在车上坐定。

  叶飞天觉得不妥,俞大拿也觉得不妥,乔岚幽幽地问了一句,“打也打不过,除了告诉他我是女儿身,你们还有什么好法子,说出来吧。”

  “……”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