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七十七章 桃花朵朵

第七十七章 桃花朵朵

  完全把自己当成旁观者的乔岚以为自己小,没人打自己的主意,哦,吕青鸾是奇葩,哪有**岁的姑娘就开情窦的。

  一般**岁的姑娘是不懂情感,但她们的爹娘懂啊,在他们孜孜不倦,毁人不倦的谆谆教诲下,七八岁的姑娘已经知道嫁个好人家是多么多么的重要。

  在乔岚注意不到的角落,陈张氏正与陈生富碰头窃窃私语,好吧,她的确是看上了如今身为乔公子的乔岚,她深信,就凭自己那一对如花似玉的闺女,一定能得到乔公子的欢心。在她眼里,她的两个闺女简直可以比作娥皇女英,。

  陈张氏不似一般的农家妇人,她娘家在镇上,学过一些礼义廉耻,她也把两个闺女教养得很好,起码不像她们的堂姐陈月珠似的,见着公子哥就往前凑,一点廉耻都没有。

  虽然陈张氏从闺女很小的时候起就开始为她们物色郎君,但她也明白“女子越矜持越金贵”的道理,她的目标是让闺女风风光光地加入高门当正统的太太,而不是低贱的婢妾,所以她不允许闺女往前凑,她自己也无比进退有礼。

  陈张氏让陈生富一定要想办法在乔公子跟前露个脸,搭几句话,日后才好上门拜访。

  隔壁隔壁桌的朱里正婆娘朱孙氏也在拼命拘着孙女朱文媚,各种大道理都讲了,才勉强把朱文媚劝住。

  她知道他家那位一定会让两个孙子朱文范和朱文昌上前与那两位结交,有了交情,以后近水楼台,孙女的亲事就便宜多了,总好过现在没皮没脸地过去。

  封啓祥将就着坐在叶飞天给他找来的椅子上,低声问道,“说实话,你是不是来闹场的?”

  “我与陈家无仇无怨,闹场做什么?”乔岚反问到。

  “无冤无仇……”封啓祥莫可名状地复述了一下,便不再说话。

  族长、里正、陈老汉、陈生贵……各方人马时不时出来叨唠一下,叶飞天站在乔岚旁边帮她阻拦想上前的人。

  封啓祥在朱文媚也出现后终于忍无可忍了,叫了封一。

  封一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像变戏法一样出现,只好离开到了陈家外,从门口进来,拿着把未出鞘的刀站在封啓祥旁边。

  酒席快开始时,俞大拿匆匆忙忙地出现,在乔岚耳旁低语几声。乔岚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迅速起身,告罪两句,趁大部分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快步踏出陈家。

  一上马车,乔岚就想把沾上油迹的外袍脱下来,但紧接着封啓祥推开车门进来,让她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

  “发生了什么事?”封啓祥关心地问。乔岚纠结着脱还是不脱,不予理会他的喋喋不休。“无事!”

  “无事你跑那么快。别瞒我了,我愿意出手帮你,你还别嫌弃。你家总管跟你说什么了。”

  “俞总管告诉我,该回去用饭了。”乔岚无奈地回答道。

  “别糊弄……”封啓祥的话戛然而止,他古怪地看着乔岚,随后无声地拍了怕手,点了点头。

  接着,封啓祥不停地追问乔岚这一趟去陈家到底什么意思,但任凭他怎么问,乔岚就是不告诉他。

  乔岚最终还是决定将外袍脱下来,当着封啓祥的面脱下再换上备用的衣裳。

  乔岚下车时,叶飞天看到她竟然换了件衣服,立马脑洞大开,各种联想,古怪地看着乔岚却不知如何开口,乔岚连忙说是衣服在陈家弄脏了,不得已才换了外袍。

  “尽管如此,主子还是要注意,毕竟……”

  “知道知道!”乔岚连忙逃一样地进了后院。

  乔岚用膳过后到小花园坐着,陈月牙也被她差人找来了,说是赏月。

  两人在亭子里坐定,宝石把差点送过来,一一摆好。

  乔岚状似无意地说起今天她去陈家的事,陈月牙兴致缺缺,接着乔岚又说起陈生梨的婚事。

  她是几天前听说陈王氏给陈生梨定了一门亲事,给一个四十多岁,有儿有女的商户做填房。这就是陈王氏寻寻觅觅给她最疼爱的闺女寻的亲事,在她眼里,银子即一切。

  “我今日在陈家,也见到那人了,头发花白,长相猥琐……”乔岚不着痕迹地瞄了瞄陈月牙。

  陈月牙却还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撩拨着盘子里的点心说,“老妖婆眼里,什么都比不过银子。”

  乔岚不再说话,陈月牙也默然了,两人不再提起陈家的事情。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乔岚起身吩咐陈月牙回去歇息。陈月牙闷闷地起身,往前院走去。

  乔岚往后院走,才走两步,有声音在身后响起,“有办法帮她吗?”

  “嗯?”乔岚回过身来,看着陈月牙。

  月光下,陈月牙看起来有点急切,不复刚刚的平淡。“能不能帮帮她,别让她嫁给那个老头儿……”

  “为何帮她说话?”乔岚一早知道陈月牙对那个她也应该称之为小姑的人没有抵触,她今天走陈家那一趟就是为了看看陈生梨的婚事是否属实,以及,陈月牙是否会为她开口。

  “她……”陈月牙低着头,闷着声音说,“她给我和娘留过饭。”

  “好,我知道了。”乔岚温和地笑着,心里更加不腻歪陈家了,一饭之恩就能让陈月牙铭记于心,可见陈家可真是这火坑有多深。

  “那个……小姑其实和村里无嘎子挺好的,小姑也喜欢他……”陈月牙犹犹豫豫地说。乔岚上前,摸了摸她的头,“都交给我吧,只要你愿意,我会让她如愿以偿的。”

  这天,西岸的房子终于完工,都是泥砖,适逢秋高气爽的时节,建完的当天就已干透。

  筒子军迫不及待地拎着俞大拿派发的铺盖住进新居,在小小的几平米瞎转悠。

  乔岚也给冯大郎和卢二叔各分了一间,方便他们监管西岸。

  两个工匠很好奇乔岚让铺设在房里地底下的管道作何用,互相推搡一阵后一起过来问乔岚,乔岚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打算用来养老鼠。两个工匠哑然。

  乔岚一直惦念着小狼,房子建成了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于是让方小勇驾车回五里镇把乔家的人除了叶飞莫和杨葱等十一人外,全都带到西岸来。

  方小勇回到乔家,把话这么一传达,叶飞莫心里狗抓猫挠一样难受,主子做什么把人都带走,好似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可是却让自己带人留守,这可怎么办呢。

  梁毛花不肯离开佛堂,更不肯去青山村,林嬷嬷和章娘子自愿留下陪着梁毛花。陈月牙没办法,只好自己带人走了。

  两辆马车满载着人从乔家出发往大青山村去。

  乔岚站在山头上,饶有兴致地看着下面的人来来往往,准备她所谓的祈福活动。

  每个长工特许携带三两个家眷到场,所以底下熙熙攘攘的大概有一百号人。

  六堆巨型的篝火已经搭建起来,一只大肥猪和两只全羊都宰好,上料,架在一旁等着上火烤。水渠里的大鱼也捞了一些出来,其中就有乔岚垂涎了很久的那条鲈鱼。为了抓那条鱼,几个人愣是从水渠北端追到了南段,最终包抄才把它捞出来。

  许是西岸热闹的氛围感染了小狼,它竟没有死守木桥,也没有进山觅食,而是走来走去,不停地穿行于几堆篝火间,后来,它破天荒地往山头上来了,蹲在乔岚身边,遥望东岸。

  乔岚摸了摸小狼的头,“哈哈,你也知道这个庆典是我专门为你举行的吧,放心,你主人今晚一定会出现的。”

  叶飞天愕然,主子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今晚这场祈福庆典其实是为了让谢金宝那傻蛋回来看一只狗?他没有问个明白,因他知道主子的确是会做出这样的事的人。

  突然,坐着的小狼站起来,冲着东岸狂吠几声,然后飞快冲下山头……

  乔岚笑盈盈地对叶飞天说,“看,我说对了吧。谢金宝一定会回来的。”

  “但是,主子,只要跟谢金宝说一声就好了,何必如此大动干戈。”

  “无妨,你瞧,大家都在笑。”

  乔岚看着小狼飞速远去,跑到东岸,一路跑,最后一跃扑到谢金宝身上。谢金宝架不住小狼的热情欢迎,直接从小驴车上摔下来。

  两辆马车驶入西岸,一直到山头下才停下来。

  陈月牙从马车上下来,首先看到的是山头上站着的乔岚,她迫不及待地跑上去,宝石怕她摔了,连忙跟上。

  “三哥!”陈月牙在乔岚跟前站定,雀跃道,“这还是离开后我第一次回来青山村也。”

  “我又没拘着你,你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等开春,我在西岸建好房子,你还可以在这儿住,不想住就回五里镇住。”

  “太好啦!”陈月牙说完转头,但当她看到如今的西岸时,眼睛瞪得老大,嘴巴也忘了合上,“这,这……”

  “很不错吧!”乔岚凑近陈月牙耳边,小声说,“西岸现在在我的名下。”

  “天哪!”陈月牙小声问道,“乔老爷买下给你当嫁妆的吗?”

  “噗!”乔岚噗嗤地笑了,随后点点后,算是应了陈月牙的天真无邪。

  谢金宝也带着小狼上来了,小狼也是认识陈月牙的,尽管现在陈月牙已经大变样儿,但在动物眼里,这些都是浮云,尤其是有灵性的小狼跟前。

  得益于谢金宝和陈月牙的存在,乔岚和小狼也亲近了些,起码乔岚给的东西,小狼不再不屑一顾。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