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八十一章 我要习武

第八十一章 我要习武

  “主子……”叶飞天不想答应,主子毕竟是女儿身,女扮男装不能过一世,迟早要恢复女儿身的,如今主子已经扮男子扮得出神入化,有时候连他都忘了主子是女儿身,这要是再练上功夫……

  “你是不是怕以后没人敢娶我?”

  “……”原来你自己也晓得问题的所在啊。

  “没事儿,我用整个西岸当嫁妆,还怕没人娶?慕名前来的人不要太多了!”

  “为了嫁妆娶您的人,当不得真。”叶飞天淡漠开口,喜事变悲剧,他立马能数出好几件来。

  “那我就招赘好了!”乔岚无所谓道,其实她根本没考虑过她的婚事,拜托,她的这幅身体才十三岁好吗,就算迫于世俗观念,她得找个人嫁了,也得好多年后呢。如今她不但要想办法活着,还要活得很好,而且还要她的人也活得很好。

  “……”叶飞天又在心里回想他所知道的招赘导致的悲剧。

  “叶飞天,我是乔家的家主,我只有强大起来,才能护住乔家。我倒了,乔家也就倒了。这么多人,可都指着我呢,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不能退让,你可明白?”

  乔岚站起来,此时的她一身男装,眼睛里闪烁着坚毅的光芒,叶飞天看呆了,一时间竟忘了纠结乔岚女儿身的事实,“我明白了!”

  封啓祥今天的心情异常烦躁,往常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坐着不动,似是在读书,似是在发呆,但是今天,他却怎么也坐不住。

  他不知心底的这个抑制不住的烦躁从何而来。

  封二回来杨宅向封啓祥禀报的时候,他已经在书房里转悠了无数圈。看到封二,他的焦躁莫名消散了些。封二将乔岚今日的行程娓娓道来,听者却始终维持着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期间并未发表任何言论。

  听完属下的报告,封啓祥眉心紧锁,问道,“他与姓方的在茶馆里说了什么?”

  “因乔少爷的侍卫已经警醒,属下不敢靠太近。”

  “姓方的为何要去西岸?”封啓祥虽没有接触过方定匡,但从方定匡十五六岁就开始帮衬打理家里的生意,而且还经营得有声有色,就可以看得出来,绝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据属下观察,他只是去看看。”

  “事情没这么简单,你再去探探方定匡的底细,看他意欲何为。”封啓祥面色凌冽,冷着声音吩咐道,封二刚要离去,他突然又没头没尾地又问道,“去西岸,他们可是同乘一辆车?”

  “啊?!”封二一愣,回答道,“不,分开两辆。”

  “无事了,下去吧!”

  “是!”

  第二天,天还没亮,乔岚一身短打,在后院的院子里扎马步,叶飞天在旁指导。

  不一会儿,叶飞莫跑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细长的匣子。

  乔岚完扎马步,叶飞莫手里的匣子已经转到叶飞天手中。他把匣子交给乔岚。

  她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两把袖珍的匕首,刀鞘外连接着皮带,看样子,是可以绑在手腿上隐藏起来的那种。匕首拔出来,隐隐透着寒冷的光芒,并非普通的匕首。

  “哪来的?”乔岚爱不释手地打量着手里的匕首。

  “鞑子手里抢来的。”

  “呵呵,你们真能!!!”乔岚对叶飞天兄弟翘起了大拇指。

  她知道叶飞天不要她的客气,所以就算是收了他这么好的东西,也什么感谢的话都没说。

  乔岚还在叶飞天的指导下学一些简单的招式,杨葱进来了,一脸的不情愿。

  原来啊,有人上门拜访来了,一根筋的他问访客要拜帖未果,他觉得坏了规矩,便跑进来问怎么办。

  李木匠第一次上门,也不懂“上门拜访需要先下拜帖”的规矩,杨葱这个一根筋就是不给他进,也不给他禀报。

  叶飞莫恰好经过,让杨葱进来禀报。

  说实话,乔岚对李木匠的到来还是有点惊讶的,总不至于是因为大儿子李逵的事,李木匠实在为难,过来讨主意的吧。

  乔岚上楼换了衣服才到西厢见李木匠。

  她进门看到李木匠面带笑容,便知道他来定不是因为李逵的事。

  双方寒暄过后,李木匠说起了今天的来意,首先自然是好消息,五百个还珠匣已经全部做好,不日送往京城,如果卖得好,估摸着很快就能分到第一笔红利。

  这两个多月来,乔岚花钱如流水一样,而且只支出没收入,更有甚者,第一笔正正经经的收入还不知什么时候能有呢。

  她心思思是不是要向封啓祥那厮先讨些银子做周转,类似辣椒定金身的,没想到有人送银子上门了,虽然不多,但好歹也算是第一笔正正经经的收入。

  “这匣子,你们是如何作价的?”

  “师父说了,依据用料和工艺,以及大小,从五十两到两百五十两不等。”

  乔岚差点惊叫一声“这么贵”,幸好及时收住了声音,“这个……是不是贵了点?”

  李木匠四十好几的人了,竟然也羞赧了,估摸着他也觉得两百五十两一个匣子太贵了,但作为徒弟,还是要力挺师父的,“不贵不贵,黄梨木的,大……大号匣子……”

  “嗷,难怪了!但是……谁会买?”

  “只有五个,已经全都订出去了。”

  “……”呵呵,都是不差钱的主儿啊。

  乔岚算术不好,但也估摸着算了一下,除去木料和人工,怎么也能分个几千两吧。

  李木匠和乔岚谈完还珠匣的事后掏出七张纸,其中两张是以前签下的还珠匣红利的契纸,而另外五张……

  因着大儿子果然如乔岚所说的那样把主意打到小儿子身上,李木匠迫不得已只好采取乔岚的建议,明面上放弃他手里的两成红利,给到师父老木柴,然后私底下再签订一份协议。

  李木匠除了带来三份新契纸,他把他与老木柴的协议也带来了,想让乔岚保人。

  乔岚爽快地就要在新契纸上摁手印,李木匠连忙拦住她,说手印还需陈月荷亲自来摁,乔岚这才惊觉自己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推说陈月荷目前不在乔家,乔岚只在李木匠和老木柴的协议上摁了手印,另外三张留着,她会再派人送去给陈月荷摁手印。

  李木匠没有觉得不妥,毕竟他能认同乔岚给他当保人,自然是信得过乔岚的,再者,他也相信,乔岚看不上这笔银子的。

  李木匠刚离开,乔岚又让叶飞天给她讲解武功招式。

  乔岚发现叶飞天给她示范的招式看起来收敛了许多,没有他与叶飞莫对练时那种大开大合的招式。

  “这是咏春拳,相对适合女子。”

  “哦……”原来这个时代也有咏春拳啊。

  “我也只是略懂!只能教你一些基本功,日后……再寻师傅……”

  “嗯!”

  不知是被封啓祥的暗卫刺激了,还是受到乔岚的影响,叶飞莫也组织护院操练起来。

  叶飞莫成了总教头,九个护院对他也信服得很,让练什么练什么,让怎么练怎么练,且不顾效果如何,精神是可嘉的。

  封一在乔家外围就能大致了解到乔宅里的风云涌动,当即回去禀报封啓祥。

  听了封一的禀报后,封啓祥没有予以回应,而是一动不动地坐在亭子里望着湛蓝的天空不知在想什么。

  封一发现,主子最近很喜欢看着天,而且一瞧就是老半天,这项喜好好像是重阳节之后才有的。

  “少爷,封二回来了。”

  封啓祥收回视线,改为盯着手里已经凉了的茶水看,“让他过来。”

  封二风尘仆仆地过来,对着封啓祥单漆跪下,“属下无能,未能接近方定匡。”

  “他会武?”封二的武功不弱,如果封二连接近都不能,那么必能有高手在或者说那方定匡就是高手。

  “是,属下尽全力,也不一定能讨到便宜。”

  “先不用探听了,免得打草惊蛇。”

  “是!”封二正要退出,想了想又回道,“方定匡现在在乔宅。”

  “……”封啓祥沉默了一会儿,起身往门口走去。

  乔岚正查看小花园剩余的空间,只因杨宅里场地有限,没有操练的地方,她想挪一些花草,空出点地方来打梅花桩。杨葱腾腾腾地跑过来埋怨说又来了一个叫方定匡的连帖子都不给就上门拜访的。

  昨天才见了的面,今天就来拜访,这人到底有多闲啊!乔岚让杨葱把人请进来。

  杨葱离开不一会儿,乔岚听到一声狗吠,猛然回头,便看到红棕色的獒犬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没错,是獒犬,威风八面的獒犬。

  乔岚的心在顷刻间被捕获了,她很想奔过去,但又有点胆怯,那只獒犬看起来有点凶悍。

  怀着激动又忐忑的心情,乔岚一步步走过去,终于走近,摸了两把獒犬厚重的鬃毛,獒犬并没有抗拒她的触碰,她才大胆起来,摸了摸,揉了揉,最后干脆一把抱住獒犬,“好听话好听话,比小狼听话多了。”

  她对獒犬又搂又抱,至于獒犬旁边站着的人,根本就不存在她的视线中。方定匡无奈地摸了摸鼻子,他是继封啓祥之后,第二个在乔岚心里“不如狗”的人。

  乔岚想带獒犬去吃肉,但獒犬不为之所动,于是她才“看到”方定匡。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