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八十四章 水煮鱼片

第八十四章 水煮鱼片

  在乔岚的盛情邀请下,旺财再次做客乔家,方定匡是作为主人被捎带上的。

  马车在乔宅前停下,往常这个时候,封啓祥就该自个儿回对面的杨宅,可今天他一定要跟着,说他也要去吃那什么水煮鱼片。

  这会儿,封啓祥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正在向大人要糖吃。乔岚自认为看不懂封啓祥,潜意识里觉得危险,也不愿多靠近,只不过封啓祥的纠缠功夫和附加的武力值太高,才不得不做一些无伤大雅的退让。

  封啓祥和方定匡被安排在西厢的厅房里,乔岚离开要去厨房吩咐一下。她一离开,西厢的气氛在刹那间冷下来了。西厢里,两人都没有说话。蹲在地上的旺财一错不错地盯着封啓祥瞧。隐匿在某处的封一也全神贯注地警惕着少爷旁边的一人一狗。

  方定匡继续神情自若地坐着,他以为封啓祥会沉不住气,开口跟他呛声,但封啓祥没有。

  乔岚一走,封啓祥就完全沉寂下来了,别说跟方定匡呛声,连句话都没有。

  乔岚对于水煮鱼片的煮法不甚了解,唯一能告诉程胖子的是要把鱼肉切成薄片,然后提供给他一大把空间里长成的辣椒,其他的步骤和材料让程胖子随意发挥。

  方小勇今日特地被安排在厨房帮工,说是帮工,其实主要是为了等程胖子处理辣椒后回收辣椒籽。

  第一锅水煮鱼片,不算成功,略带腥味,而且不够鲜嫩,但其实这只是乔岚的个人看法。第一锅水煮鱼赏给了俞大拿他们。

  程胖子接着做第二锅水煮鱼,这次先腌制了鱼片,后期又加上花椒,做出来后,乔岚一尝,算是勉强过关了。没有食谱,能做出来九分味道已算大成功。

  让方小勇把第二锅鱼给内院送去后,乔岚才放手让程胖子准备席面,有两位爷在,晚饭怎么也得丰盛一些。

  这天晚上,乔宅上下都在吃水煮鱼片,因为第一次吃辣味,不适应者有之,但大部分是一边吃一边大呼过瘾,同时也辣得直喝水。

  第一锅水煮鱼片是分给了俞大拿,他拿出去与护院等分食了。僧多粥少,一锅鱼一人分不到几箸,你争我夺捞完鱼肉,最后连汤汁都没放过之后,叶飞莫巴巴地守在内院的门前,想着女子胃口小,也许还能剩下一些,但他忘了,内院里还有宝珠这个负责扫尾的大胃王呢。

  后院西厢里,乔岚只顾着逗旺财,根本没留意旁边古怪的氛围。

  方定匡主动凑上去,告诉她旺财的一些事,两人之间便有了互动,可是被搁置在旁边的封啓祥脸都黑了。

  等饭菜陆续上来,乔岚亲自把一碗不辣的鱼片饭端给旺财才上桌。

  水煮鱼片是最后一道上来的,认出鱼片中一圈圈是何物的封啓祥,脸更黑了,他咬着牙问到,“番椒?”

  “嗯,没错!用番椒佐料做出来的水煮鱼片,岂国独一份。别客气别客气,快尝尝!看着就够味。”乔岚说完迫不及待地要开吃,可她的筷子却被封啓祥用筷子夹住了。“你确定这能吃?”

  封啓祥已经知道番椒不是毒物,但他知道这玩意比茱萸还霸道,他不敢想象这么大一盘红彤彤的东西吃进腹中,会是怎样一种翻肠覆肚的境况……

  “怎么?怕啦?”乔岚笑看封啓祥,似是在嘲笑他胆小,她又转向方定匡,“方兄,如何?你也不敢尝一尝?”

  “怎会!”方定匡笑道,他游历过不少地方,对新鲜的吃食并不排斥。

  方定匡的筷子夹起一块雪白的鱼肉,放进嘴里……鱼肉进嘴那一刻,他的舌头就麻了,然后嘴里仿佛烧起了火一样……

  方定匡当即就想吐出来,可是看到乔岚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神,他奇迹般地忍受了下来,然后咀嚼了几下。口腔适应过那阵排山倒海的辛辣味之后,鱼肉的鲜香就出来了。

  “……”方定匡纹丝不动地嚼完口中的鱼肉,然后吞进腹中。

  乔岚体谅他是第一次尝试,给他递过去一杯水。方定匡接过去却没有喝,笑着说,“虽然辛辣得很,但很好吃!”

  “对吧!对吧!”乔岚觉得方定匡实在是太识货了,要不是顾忌她内里的女儿身,她都要上前与之勾肩搭背了。

  眼见着眼前的两人“琴瑟和鸣”,自己却被排除在外,封啓祥默默攥紧了手里的筷子。

  乔岚正要再次动筷子,封啓祥已经在她之前捞出了一片鱼肉,并好不犹豫地放进嘴里,忍受着火燎一般的感觉,把鱼肉吞了,因为吃得太快,果不其然地被呛到,“”咳咳咳咳咳咳……

  “你到底在做什么?”乔岚看着咳得满脸通红的封啓祥,莫名觉得有点好笑。

  “吃!”封啓祥仿佛赌气一般,又夹起了一块鱼肉……勉强着勉强着,他仿佛被打开了的味蕾,竟然吃吃上瘾了。

  方定匡和封啓祥轮番夹向水煮鱼片,至于其他菜肴,根本连看都不看。

  乔岚人小,吃得慢,根本不够两人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间那盆水煮鱼片慢慢减少,最终只剩下汤水和佐料……

  “你们……”乔岚有点生气,这一盆鱼肉,她根本没吃几口就全都进了眼前这两个不知所谓的人腹中。

  “好吃!够味!”封啓祥对乔岚的不满犹不自知,“明日我再来吃一回。”

  “没了!”乔岚冷着脸说,“这番椒是那几盆番椒最后的果子。”

  “这样啊……”方定匡满脸的失望,他没好意思说明天再来,但想要点番椒回去让人试试。

  “嗯!”乔岚脸不红心不跳地忽悠人,她的筷子不得不转战旁边的卤肉。

  自那天以后,方定匡频频带旺财上门来,偶尔还会跟着去西岸。这人谦和有礼,举止有度,乔岚对他的影响蹭蹭蹭地上涨,虽不至于与其称兄道弟,但也不再排斥他的接近了。

  旺财终于如乔岚所愿,与小狼见上面,只是两只狗却并不搭理彼此,旺财寸步不离方定匡,而小狼很快就跑大青山里去了。

  乔岚与方定匡的关系逐渐熟络起来。

  这可不是封啓祥所想看到的,故而每当方定匡过来找乔岚,他必定出现,偶尔阴阳怪气说几句,偶尔毒舌几句,乔岚已经完全把他看成是一个爱别扭的孩子了。

  方定匡一次状似无意地提议到要与乔岚结拜金兰,乔岚尴尬不已,幸好封啓祥适时出来搅局,这才结拜未果。

  白菜在慢慢长大,番椒也看到了青色的果实。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乔岚并不知道,貌似平静之下的风云涌动。

  封啓祥的身体已无大碍,出门已经不用窝在马车里,策马奔腾完全不成问题,但是练武却是不行的。他多次试图练武却因为体内余毒的反噬而不得不放弃。

  十月上旬,寒潮来袭之时,乔岚忙着练武,又忙着西岸的事情,期间还抽空让人找了一回儿陈生梨,得了她的应允后,利用“八字不合”这个说法让那个老男人主动退亲,然而,陈生梨和五嘎子之间的事儿,她没有插手。

  乔岚可以帮陈生梨摆脱厄运,却不能保证她的幸福。

  如果五嘎子在陈生梨已经是一个被退了亲的老姑娘的情况下,还没办法娶回陈生梨,那这人,陈生梨还是不嫁为好。

  乔岚闲下来时偶尔觉得怪异,她发现最近几天封啓祥都没有出现搅她的局。少了封啓祥的吐槽和毒舌,乔岚倒有点不习惯了。

  这天她从西岸回来,刚下车,便看到周长乐驾着一辆小马车,好似正准备去哪儿的样子。

  “周长乐,你家少爷可在家?”

  周长乐整个人恍恍惚惚,一点儿精神都没有,似是乔岚跟他打招呼他才注意到一样,“啊,乔少爷!”

  “我问,你家少爷可是在家?”

  “少爷……出远门了……”周长乐的声音无限低落,身上笼罩着浓浓的哀愁,明白着告诉乔岚,有事,而且还是大事儿。

  “可方便说他去了哪儿?”为了睦邻友好,乔岚关心道。

  “乔少爷,很抱歉!佟管家不给我们下面的人议论这个。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了!”周长乐蔫啦吧唧地驾车走了。

  乔岚一头雾水,刚要进门,杨葱兴奋地上前说,“主子,我知道我知道。”

  “你知道啥?”乔岚奇怪道。

  “我知道封少爷哪儿去了!”

  “哦!哪里?”

  “医谷!”

  “好端端的,去医谷作甚!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个?”

  “毒发了,刚刚那个小子说的!”

  “……”

  乔岚一直以来都想与封啓祥保持距离,可咋一听到他毒发的消息,心里竟像是堵着一团棉花一般难受,内疚之情源源不断地涌现心头……

  封啓祥虽然说过他体内上有余毒,但其实他人看起来没甚大碍,所以乔岚一般想不起来还有这事儿。面对他让人费心费力地去大青山找那根本不存在的神泉,乔岚有愧,毕竟是因为她胡诌引起的。

  她不是一个特别狠得下心的人,况且两人认识这段时间以来,三天两头的见面,再硬的心肠也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如若能救治他,而又不用暴露自己,她一定就不会选择坐视不理了……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