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八十五章 小狼之殇

第八十五章 小狼之殇

  脑海里想着封啓祥的事,乔岚有点出神,进了门,看到守在垂花门前的宝珠,她才想起来最近她都没能好好地与陈月牙说话。碍于身份,碍于“男”女有别,两姐妹不方面见面,这阵子她忙起来,更是什么都顾不上了。

  至于梁毛花,她几乎想不起还有这号人的存在,自从重阳节惊魂回来,梁毛花就彻底皈依佛门了,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到佛堂念经,唯一的俗念便只剩下两个闺女。

  乔岚走过拱门,往小花园去,放好发车的叶飞天迎面走过来。

  “主子,钱老爷家已经开始采收白菜了,是否安排车去把他答应给主子的白菜拖回来。”叶飞天一本正经地请示。

  “……”乔岚一时无语,心想:一车白菜,一棵几文钱,满打满算就三四百个铜板,还专门跑一趟,这厮纯粹是为了膈应钱老爷的吧,“行,安排吧!”

  “那我明天让冯马驾新买的那辆牛车去!”起码可以装三百颗白菜。

  “你看着安排就行了。”

  叶飞天当天晚上就安排冯马把牛车准备好,准备明天一早就出发。

  第二天一早,乔岚起来,洗漱装备完毕出门,到了院门口,看到叶飞天虎着一张脸杵着,好像谁欠了他钱没还一样。

  乔岚知道直接叶飞天是不会有回应的,她想着八成是因为钱家白菜的事儿,于是往马厩去,看到本应出发去钱家拉大白菜回来的冯马在刷马。

  “冯马,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要去钱家吗?”

  “主子!我没……没去……”冯马停下手里的动作,并把刷子放下,“钱家今一早就把白菜送来了。”

  “哟呵!这么乖觉。送来了多少?”乔岚想到身后叶飞天的臭脸,更是因为钱家做了什么小动作,所以他火大了。

  冯马瞄了瞄乔岚身后的人,支支吾吾说了个数,“四……四十棵……”

  “这么少?不是说一车大白菜的嘛。”乔岚回头,看大叶飞天的脸色果然更黑了。这个时代的大白菜并没有后世培植的那么大,乔岚用点力,一手都能捧起一棵来,四十棵大白菜,就是谢金宝那辆小驴车也只能放一层,何来一车的说法。

  “是……是一车!独轮车……”

  “哈哈!”乔岚忍俊不禁,“果然是只老狐狸!抠,真抠!”

  笑过之后,乔岚拍拍叶飞天的手臂,安慰到,“无妨!就算只有四十棵,也有大作用。”乔岚把写着辣白菜做法的纸张交给叶飞天,让他安排下去。

  在程胖子忙着洗菜切菜抹盐的时候,乔岚在后院打拳,等她打完拳,程胖子已经进行到切佐料了。

  乔岚从空间里拿出一小袋已经凉干的辣椒交给叶飞天。

  叶飞天亲自用石舂把辣椒舂成粉末,保证没有留下任何一颗完整的种子。经过程胖子和叶飞天一个早上的忙活,晌午,四十棵白菜全部抹上辣酱料并下坛,因为数量少,只装了半个坛子。

  十月中旬,小雪,各家各户都在地里忙着收割萝卜白菜,运回家窖藏起来。

  西岸的白菜还不能采收,乔岚吩咐长工用稻草把西岸的结球白菜捆扎起来,别松范了。

  长工们不明所以,好好的菜,干嘛要捆起来,但他们如今惯常听令行事,东家让怎么干就怎么干。

  乔岚其实并不知道捆扎结球大白菜的原因是为了让大白菜憋芯,这样大白菜不但便于储藏,而且口感也会更好。《农耕笔记》上写到做法却没写原因,可能是杨应风觉得太罗嗦了,没必要写。

  大家都在忙,忽而,大青山传来了狼嚎声,起先断断续续,但很快就变成了一阵高于一阵的嚎叫,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那声音过于凄厉,莫名让人心慌。

  听到这阵狼嚎声,乔岚有点担心这与小狼有关。谢金宝几乎不回来青山村了,小狼也越来越多的留在大青山里。

  长工们也因为狼嚎而心生不安,唯恐狼群下山来,两米宽的水渠可以挡住笨重的野猪却挡不住善长跑跳的狼。

  乔岚看今天也没什么事情了,让大家早点收工回家。

  长工们都走了,筒子军也劝乔岚也早点回五里镇,她却固执地留了下。

  乔岚总觉得今天一定会发生点什么事,她必须不能离开。

  狼嚎一直持续到傍晚红霞满天,才渐渐停歇下来。

  乔岚等了一会儿,见事情好似平息了,才转身让叶飞天把马车拉出来。也就在这时,叶飞天提醒到,“主子!”

  乔岚立马顺着叶飞天的视线转身向后,她看到了小狼。

  从来都以雄壮之姿出现在人前的小狼,变得残破不堪,一道狭长的伤口从它的额头开始,划过右眼直至下巴,它身上也布满了伤痕,毛皮因血液而粘连起来……

  这是小狼第一次朝她奔过来。

  乔岚惊惶上前,“小狼!”

  小狼放下口中叼着的什物,乔岚一看,竟是一只小小的狗崽子,或者说狼狗崽子比较贴切。乔岚小心地抱起小小狼,小狼转身又往大青山跑。

  两盏茶后,小狼再次出现,嘴里又是另一只小小狼。

  看着地上蹒跚着要走向小狼的小小狼,乔岚没有动,她蠕动双唇,艰难地开口说,“小狼,我……我给你包扎伤口……”

  小狼看着她,眼睛里充满了曦毅,她知道,它在恳求她。

  乔岚的泪水上来了,她弯下腰,手才触及地上的小小狼,小狼拔腿就往大青山跑去,那速度,是乔岚所见到过的最快的一次。

  “小狼!”谢金宝的声音急急传来,已经快跑进林子里的小狼猛地刹住脚,回过身与谢金宝对望。

  乔岚泪眼婆娑地看着谢金宝,哽着声音说,“你叫啊,叫它回来,只要是你叫,它一定会……”

  然而,谢金宝什么都没说,缓缓抬起了一只手,小狼刷地一下消失在林子里。

  怀里的小小狼还在嗷嗷叫,乔岚泪流满面,她知道,小狼再也不会回来了。她将两只小小狼抱回自己马车上,她没有说给谢金宝,谢金宝也没有问她要。

  乔岚回到半路碰到陈月牙,她是听闻大青山狼群的异动,在家左等右等半天仍不见乔岚,放心不下才寻过来的。

  回到乔宅,陈月牙迫不及待地下车,急急跑到乔岚的车前,“姐姐!”

  乔岚出了马车,那脸色,任谁都能看出她心情不太好。她怀里的两只狼犬崽子已经睡着了,很乖顺地窝着。

  “这是?”陈月牙也发现了姐姐抱着的小东西。乔岚的眼光柔和了些,说,“小狼的孩子。”

  “那小狼呢?”陈月牙连忙追问道。

  “不知道……”乔岚本想假装坚强一点,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哽咽的声音,“也许……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怎么会?”陈月牙连忙转头去看刚从小驴车上下来的谢金宝,看到他竟然也是一脸的哀伤,泪水顿时涌上了眼眶,然后哗啦啦地流下来。

  乔岚认识小狼不到三个月,便已难过至此,更何况是看着小狼一天天从一只小奶狗长成一只威风凛凛的大狗的陈月牙。

  谢金宝不是不难过,只是他将这份哀痛深埋心底。陈月牙泪眼汪汪,缓缓走向谢金宝。

  乔岚连忙示意宝石,宝石连忙上前拉住,福了福身,“二姑娘,先回家吧。”

  “啊,好!”陈月牙擦了擦眼泪,刚要转身,谢金宝出声叫住她,“牙儿!”谢金宝虽然经常在乔宅附近转悠,但其实见到陈月牙的机会并不多。

  “金宝哥,别难过,别难过!”

  “牙儿!”乔岚站在门内催促到。陈月牙一咬牙,专门快步走进门。

  小两口依依不舍的样子,令乔岚有种错觉她在棒打鸳鸯。说实在,她的确对谢金宝很不满,不是因为他没有阻止小狼去送死,而是因为他太过于儿女情长。好男儿,理当志在四方,而不应整天守着一个姑娘不放。

  如若谢金宝长此以往,碌碌无为,毫无建树,她不介意真的棒打一回鸳鸯。

  为了纪念小狼,乔岚给两只小狼犬取名为肖狼和肖犬。

  吃过晚饭,乔岚带着肖狼和肖犬到小花园溜达。两只狼犬情绪仍不是很好,时不时嚎两声,有时也会想狗一样汪汪叫。

  乔家的下人听说主子带了两只带着狼血统的狗崽子回来,一个个心惊胆战,狼啊,那可是狼啊,吃人不眨眼的狼啊。

  叶飞莫的思维异于常人,他崇尚武力,对猛兽非但没有怯意,还喜欢得很。他是迫不及待要看狼犬,听说主子把狼犬带到小花园,马上跑过去。

  他还期待能看到两只凶狠一点的小东西,结果到凉亭边上一看,还狼崽子呢,根本就是两只小奶狗,乖觉得很。

  “主子,能给我看看不?”叶飞莫搓了搓手,虽然有点失望,但小奶狗也非常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抱一抱。

  “抱吧!”乔岚无可不无可,叶飞莫想看,就看吧。

  叶飞莫伸手要抱起窝在乔岚脚边的肖狼,结果还没抱起来,就被肖狼吧嗒一口咬住虎口上,立马见血。

  叶飞莫已经收回收,肖狼还冲着他狂吠。要不是它的犬牙才刚刚长出来不久,估计叶飞莫不单止流几滴血这么简单。

  “哟,脾气还很大。”叶飞莫把手往身上擦了两下,他还想再逗逗肖狼,一直细白的小手轻轻拍了一下肖狼。“乱咬人,该打!”

  肖狼收声,重新跑回乔岚的脚边,抬头看着她,同时还不满地嗷嗷叫。乔岚无奈,只好抱起它,和肖犬一起放在她膝上。

  “哎,真是奇了!”叶飞莫怪道。

  杵在一旁的叶飞天一直在看戏,他早料到会这样了:这两只狼犬,连我都不给抱,何况你!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