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八十六章 渣爹上门

第八十六章 渣爹上门

  肖狼肖犬对乔岚异常黏糊,俞大拿亲自把后园的右偏房收拾出来给它们住,结果它们趁着没人注意,跑出偏房,哼哧哼哧地在楼梯上爬剔,爬上三级滚下两级,千辛万苦爬上了二楼。

  乔岚还真楼上的小书房看书,突然听到声响,看向门口,看到肖狼肖犬趴在门栏上不上不下。

  “嗷!”

  “嗷!”

  乔岚赶紧过去把它们搂紧来,“你们怎么上来了。乱跑,小坏蛋。”教训过后,她把肖狼肖犬抱下楼,重新放进偏房里。

  乔岚转身正要回楼上,身后肖狼肖犬又跑出来了,哼哧哼哧地跟着她。

  “哎……”乔岚回头把它们再放回偏房里,并关上了门。

  乔岚正要上楼,叶飞天过来了,“主子,二姑娘往后门去了。”

  “怎么回事?”乔岚第一时间想到了谢金宝,半夜私会男子,这事可就大了去了。

  “是谢金宝约的二姑娘。我已经把下人们遣去休息了。没人看见。”

  “你去看着,别给出事。”

  “是!”

  不一会儿,叶飞天回来禀报,说二姑娘已经回去了,“谢金宝要投军,与二姑娘道别来了。”

  “投军?!”

  “是!他说怕自己配不上二姑娘,投军去挣功名,并与二姑娘做了约定,说二姑娘及竿之前,一定回来提亲。”

  “没有说我的坏话,让二姑娘提防着我?”

  “主子明鉴!他的确有这么说。”

  “行了,这小子还算上进!还有几年的时间,且看他日后如何吧。他要是功成名就,另找个美娇娘成亲,我也乐享其成,横竖我的妹子是不愁嫁的。”

  “主子说的是。”

  乔岚转身正要走,好嘛,耳房的门又被爬剔开了,两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伸出来。

  乔岚让宝石把一张八仙桌扛到她房门前的走廊上,倒置,然后上铺一张毯子,里面铺上棉被给肖狼和肖犬做了一个窝。

  肖狼肖犬倒是没有一定要进到屋子里去,很欢乐地在乔岚给它们布置的心窝住下了。

  从这天起,乔岚无论到哪儿都把两只狼犬带着,时而放地上让它们自己走,时而抱着。两只狼,也俨然成为乔公子的象征。

  也不知是因为小狼亲自交托的缘故,还是乔岚发自内心的喜欢和善意,两只小不点对乔岚很是信任,也很粘着乔岚,但对别人却有不同程度的警惕,唯有对陈月牙还算客气。

  乔岚猜,要么是因为陈月牙和自己是姐妹,身上有类似的气息,要么就是因为陈月牙曾经接触过小狼。

  拿平时接触它们最多的外人叶飞天来说,他要帮主子抱一下,两只小的却是不给的。扒拉乔岚不行,它们宁愿自己颠儿颠儿地走。叶飞天要是强行抱起它们,它们要么一直嗷嗷叫个不停,要么用刚长出来的乳牙犬牙啃咬叶飞天的手。

  陈家最近真是处于水生火热之中。

  首先,是集体从“乔家西岸”关系户的美梦中清醒过来;

  其次,梦醒了,回归现实,各种矛盾便凸现出来了。陈生华新媳妇黄红梅和陈生贵的新媳妇陈邹氏之间便爆发了难以调和的矛盾。两个都是娇滴滴的新媳妇,但黄红梅在嫁给陈生华之前嫁过一回,曾给人当妾,被正室赶出来,才有这机会嫁给陈生华,而陈邹氏出嫁前是身家清白的黄花大闺女,何况还是陈家举家之力娶过来的媳妇,比黄红梅精贵多了。黄红梅面上没什么,其实暗地里非常嫉恨陈邹氏在陈家的待遇,无论是聘礼,婚宴还是其他;

  最后,那就是陈生梨的婚事。陈王氏真是愁得头发都白了不少。她一门心思向钱看,她想让老闺女过老日子不假,不免还有想让女婿提携自家的意思。可是,一个“八字不合”,对方便把老闺女的庚帖送回来了,更有甚者,明明只是“八字不合”,传来传去,竟然变成了她老闺女命格不好,是克夫命,好嘛,本来年纪就大了,这下更难说亲了。

  一百个坏消息中,总算来了一个好消息。

  乔家长工们被提醒过不要在外议论“乔家”“西岸”和“主子”,长工和长工的家人还是很珍惜这个机会的,所以极少议论,但少不代表没有。

  前段时间,西岸祈福庆典的内部消息在暗地里传来了。陈家被卖掉的陈月牙目前在乔家当差,而且很得乔家少爷的宠,过得跟个主子似的,穿金戴银,还几个丫头忙前忙后伺候着。

  黄红梅得到消息后回来跟陈生华打听陈月牙的去向,却是不知的,她把打听到的消息告诉陈生华。

  陈生华大惊,想去找他娘商量,被黄红梅拉住了。

  “你傻呀你,告诉他们干哈,那丫头是你闺女,孝敬你银子是应该的。你拉上你娘,到时候,那丫头孝敬的银子能是你的不?”

  陈生华一想,也不就是,他卖老婆卖闺女,得来的钱还得求上半天才得那么点,还不如攥在自己手里的好。

  这么想着,陈生华谁也没告知,独自前往五里镇,打听到了乔家宅子的位置后摸索着找过去。进入东区,在西区宽敞明亮的道路上走着,陈生华到底没见过什么世面,有点胆怯。等找到乔宅时,连上前拍门的勇气都没有了。

  陈生华不敢上前拍门,也舍不得走,就在拐弯处蹲守,想着陈月牙要真在乔宅,总会出门的,到时候他上前相认就可以了。

  陈生华出门的时候,连早饭都没吃,等到晌午已经饿得饥肠辘辘,没办法,只好摸出身上仅剩的几个铜板,买了两个烧饼啃。

  傍晚,乔岚回家,还没到乔宅门前,叶飞天就提醒到,“主子,陈生华找来了。”

  “知道了!”

  乔岚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陈家的人会找上门来,如今她已经逐渐在五里镇站稳脚跟,应付那些低段位的魑魅魍魉绰绰有余。

  “乔公子,乔公子,我是青山村陈家的陈生华!月前我小弟成亲,你到我家吃席面,我还想给你敬酒来着……”陈生华巴巴地站在马车旁,他知道乔岚其实并没有对他家另眼相待,但还是不死心,总想着好歹得攀上点关系。

  “你有什么事?”乔岚依旧高高站在车辕上,淡漠的眼神投掷在底下她应该称之为“爹”的男人。不知为何,梁毛花对她毕恭毕敬,她会觉得受不起,但到陈生华这儿,对于他的狗腿,他的讨好,她受得一点儿压力都没有。

  “额……”陈生华一噎,看得出乔岚的不耐烦,顿时也不敢废话了,“我……我听说我小闺女在公子府上,所以过来看……看看她。”

  “你小闺女?”乔岚冷冷一笑,问道,“你还有闺女?”

  “我小闺女叫陈月牙……”陈生华还以为乔岚是真不懂,连忙解释到。

  “懂规矩不?”乔岚干脆蹲下来,与陈生华平视,只是她的目光过于冷冽,陈生华不敢与之对视,躲躲闪闪看向旁边。自打陈月荷出生,陈生华就没有拿正眼看过,要不是他将闺女忽视得如此彻底,他眼下估计会疑惑:这乔公子恁地眼熟……

  乔岚拿出两张纸,展开,在陈生华眼前晃了晃,问道,“知道什么叫银货两讫不?你可以不识字,但你不能不认这两份契书,但这是你们写的,上面还有你的手印。”

  陈生华觉得非常难堪,他的确不识字,但他认得这两张纸,这是他卖妻卖女的证据。

  其实,卖身为奴的人并不是不能和亲友联系的。很多人卖身为奴后,月银还会攒下来然后找机会托人送到家人手中。有些东家还会格外开恩,偶尔放下人回去探亲访友。

  “我……我到底是陈月牙的爹……”

  “你还是她爹?”乔岚的语气里嘲讽意味十足,“我不晓得写了‘断绝书’的父女还算父女,那这‘断绝书’是作何用的?”

  “……”陈生华的脸色在刹那间褪尽,他现在才想起来,他不但卖妻卖女,还写了休书和断绝书,也就是说,梁毛花和陈月牙早已与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如果陈月牙是个孝顺的孩子,这关系还是能走起来的,但陈月牙那性子……

  陈生华这才醒悟过来,要是陈月牙要孝敬他,何须等他从他人那里打听到并亲自找过来……

  大概知道从乔岚这里无法突破,陈生华刚要灰溜溜地退下,乔岚却不让他如意,她笑道,“父女天性,你想念你闺女是应该的。”

  陈生华一听,有门,自己手上不是还有一副牌没打出的嘛,于是他摆出了一副悲痛的嘴脸说,“乔公子,不瞒您说,那都是我那令不清的娘做下的。正如您说‘父女天性’,我又怎会忍心卖掉自己的闺女,还与闺女断绝关系呢,只是,哎……”

  陈生华自己都编不下去了,只能深深地哎叹一声,剩下的让乔岚自己想象。

  乔岚在旁听得满脸黑线:丫的,还真是会见风使舵。“我也不是狠心之人,既然你们父女情深,又不是心甘情愿……”

  听到这儿,陈生华更加卖力地演出了,悲痛地低声含着,“牙儿,是爹对不起你啊……”他还以为终于可以见陈月牙,哪想乔岚上唇碰下唇,说,“横竖我还没来得及把这身契拿去官府备案,只要你把卖身银子还来,我便撕了这身契,你也就可以把你闺女领回去好好养着,如何?”

  “啊?!”事情没有往自己所想的地方发展,陈生华傻眼了,把陈月牙领回去,可以是可以,这样家里的活儿也有人干了,以后还能再卖一回儿,可是要还银子……更何况,他还要用陈月牙攀上乔家……

  乔岚冷眼看着陈生华灰溜溜地走远才进门。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