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八十八章 极品进门(一)

第八十八章 极品进门(一)

  次日,乔岚要去西岸,她还没上马车,封啓祥过来报道,这厮脸上换了一张很妖娆的红白色面具,怎么看怎么妖孽。这一次,他没有和乔岚挤,而是很拉风地骑在惊风上。

  “乔弟,男子汉大丈夫,老是窝在马车里想什么话。是条汉子就骑马与为兄一起肆意纵横。”

  “你丫的,以前不也窝在马车里。”

  “我那是身体原因所致,但凡能骑马,我便不会坐马车出行。做马车那是小娘们所为。”

  “大爷,您走好,便摔着了!”

  乔岚说完,把肖狼和肖犬抱上马车,然后一跃而上,利索地进马车里关门。

  话说,陈家上下商量过后,成家的人开始轮流蹲守在乔宅外。

  乔宅到底是大户,他们心底有着对上位者的敬畏,所以并不敢上门叨扰,只是远远地窝着专门侯陈月牙,只不过,他们低估了所谓的深闺,持续蹲守了几天,连陈月牙的影儿都见不着。

  陈月牙自打进入乔宅,不多的几次出门都是乔岚吩咐的,如今她规矩学得越发的很好,而且自打谢金宝离开后,对外边她更加没了牵挂,很安分地窝在乔宅里跟林嬷嬷学规矩。

  乔岚都没想到自家跳脱的妹子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就改头换面,看上去还真的像那千金大小姐一样。她认为陈月牙本身就不是泼辣的个性,只是在陈家那环境,才不得已而为之,如今在乔家,便返璞归真了。

  除去天性,林嬷嬷的教导也功不可没。乔岚一高兴,就给林嬷嬷加了月钱。

  这天,陈王氏耐心被耗完了,她义无反顾地上前拍门。

  杨葱从小门上的小窗往外瞭望,“哪位?有什么事儿?”

  “小……小哥儿……”走出陈家,走出青山村,陈王氏的底气荡然无存,刚刚耗完耐心后燃起的那股气仅够她用来拍门。门里的人面色太冷,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我……我找我孙女陈月牙……”

  “找主子得递帖子!找下人得到后门去!”杨葱绝对是一板一眼的最佳典范。他丧门也大,吼了陈王氏这小老太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小哥儿,我……我家牙儿……在乔家,是主子还是下人?”

  “你自个儿的孙女,你不知道,反倒来问我。”

  “小哥儿,麻烦你通传一下,我这儿真有急事儿。”陈王氏低眉顺眼地讨好道。杨葱还是这一句话,“找主子得递帖子!找下人得到后门去!”

  “那个……乔宅里有几位主子。”

  “你这小老太,好生无礼。你是什么身份,胆敢打听我家主子的事儿。找主子得递帖子!找下人得到后门去!别磨磨唧唧说个没完。”

  “额……那……那……”陈王氏还要再说什么,杨葱已经啪地一下把小窗子关上了。

  陈王氏没勇气再拍门,回头找和她一起过来的陈生富,两人一商量,便折道去了乔家的后门。

  两人敲门敲了半天,却根本没人应门。

  “娘,要不你先回去吧,这儿我守着,晚上我就不回去了,到岳父家住。”

  “我晚上也……”陈王氏想说她也到亲家那儿住一晚,陈生华知道他娘怎么想的,第一时间打算了她的话头,“娘,回去还要走好久呢,你再不回去,这天就黑了。”陈生富一早被媳妇陈张氏耳提面命,说她娘家是不会给他娘入住的。

  “可……”早上还是死皮赖脸白蹭别人的牛车来镇上的,回去要走着,那得走多久啊。

  “你快回去!以后乔家也都我守着,你也别来了……瞧你老胳膊老腿的……”陈生富嫌弃道。

  被儿子嫌弃的陈王氏只好迈着蹒跚的步子一步步往家走。

  陈王氏一走,陈生富脚底抹油地跑到乔宅的前门去,之前都没有出面的陈张氏也带着两个闺女与他汇合。

  要说他们打的什么主意,昭然若揭。

  之前,陈张氏是绝不允许两个闺女给人当妾的,陈生富与之商议了半天,她终于认清了现实,像他们这样的门第,要想风风光光嫁入高门,几乎没可能,只能另辟跷径。

  如果是乔家这样的人家,为妾也无不可。宁为高门妾,不为寒门妻。而且乔公子还小,年轻气盛,也许能给他两个闺女一个贵妾的身份,凭两个闺女的姿色,平妻也是有可能的。

  两人商议过后,当妾也不能上赶着,决定把两个闺女弄进乔宅当丫鬟,签活契的话,就算计划夭折,随时能抽身离开。

  他们完全没考虑过,深宅内院里,无辜枉死或是被糟蹋的丫鬟并不鲜见。

  只能说两人实在太自负,以为陈月牙那干煸豆芽的菜色在乔家都能入乔公子的眼,那他们那俩“国色天香”的闺女还不把乔公子迷得团团转。

  乔岚知道陈家人在乔宅附近徘徊的事儿,但既然人家只是转悠转悠,没有上前骚扰,她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天她的马车才停下来,陈生富连忙迎上来,身后是她的婆娘和两个双生闺女。

  乔岚出了马车,居高临下,扫了一眼底下的四个人,她的目光在两个小姑娘身上多停留的一会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注意上了这对双生花,其实她想的是,同是一家人,这待遇怎么相差这么大呢。

  双生花一人穿粉,一个着绿,衬上那细白的皮肤,俏生生两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乔岚将双生花与陈月牙还没离开陈家那会儿做了个对比,简直就是云泥有别。

  陈月蝴和陈月蝶羞得很,连忙躲到陈张氏背后,躲就躲了,还要探出半边脸来偷瞄乔岚,着陈生富。

  乔岚投注在双生花身上的视线,令陈生富夫妇暗喜:有门!

  旁边的封啓祥坐惊风上,那才是真正的居高临下。他也不出声,仿佛看好戏一样看着乔岚和那四个人。

  乔岚淡淡地问,“你们又有何事?”

  “乔公子,贵……贵府可还缺下人?”陈生富支支吾吾到,封啓祥和乔岚的气场太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原先想好的词儿也都忘光光了。

  “嗯!?”乔岚心中有几分猜想,但不敢肯定,如果这如她所想的那样,那陈家老的小的都无可救药了,“怎么?你也要卖妻卖女?”

  “额……”陈生富一时间不知如何回话了,他的确是要卖女,但又不是真的要卖女,他不过是想将两个如花似玉的闺女弄进乔宅里,凭两个闺女的姿色,迟早能将乔公子拿下,正室他不敢想,但贵妾的位置还是可以肖想的。

  “你不是问乔家是否还缺下人吗?”乔岚毫不客气地问话直戳陈生富的小心脏。

  封啓祥在一旁凉凉地说,“他想将闺女卖与你做妾呗。”

  乔岚瞥了他一眼,“封兄,我才十三,尚未娶妻,如何纳妾!”

  “有何不可!”封啓祥挑了挑眉,因为带着面具,神情没能显露出来,但他说话的语气已足以让乔岚恨得牙痒痒。

  两人一来一回,几句话便把陈生富龌蹉的计划给抖露出来了,令他无地自容。

  陈生富自己也凌乱了,没想到一开口便错了,自乱阵脚。他本想先见见陈月牙,然后通过她将两个闺女介绍进乔家,如果能让乔公子直接纳为妾,就最好了。

  陈生富果断跳过直接卖女这一段,硬生生扭转话题,“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就是想打听我侄女陈月牙如今怎么样了。这不是牙儿离家良久,蝴儿蝶儿记挂着堂姐,得知堂姐在公子府上,便央着我带她们过来探望。只是乔公子府上规矩多,我们也不知门打哪儿入。劳烦公子了。”

  “我已说过,如若你们实在想得紧,可将她赎回。”

  “呃!这……这……”陈生富支支吾吾回答不上了,陈张氏急了,插嘴道,“乔公子,不瞒您说,家里日子不好过,将她带回家才是害了她啊,留她在府上还能混个温饱。我们做叔婶的没能力给她过好日子,唯今只求能偶尔过来看看她。看到她过的好,这心啊,才能安落。”

  陈张氏这一番话,讲得情真意切,还真像是一个关爱侄女却又无能为力的长辈所能说出来的话。

  “既然你这么说了,再不让你们见面,倒显得我薄情寡义了。今日便网开一面,让你们见上一见。”乔岚这么一说,封啓祥不满了,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因何不满,“乔弟,你真要买了她们?”

  “这与你何干!”乔岚硬生生回了一句。

  “额……”封啓祥一僵,仔细一想,自己的确管不着,他转而恼羞成怒,“祝你郎情妾意!告辞!”说完往杨宅那边走去。

  陈生富喜极而泣,“真的太谢谢您了,您绝对高义!蝴儿蝶儿,咱终于能见到牙儿姐,高不高兴。这都是托了乔公子的福,还不快谢谢乔公子!”

  陈月蝴和陈月蝶两个小姑娘被推出来,两人的确是开心极了,心想爹娘果然有办法,一想到以后将成为乔公子的侍妾,均羞得面红耳赤了。

  两人盈盈一福身:“蝴儿谢过乔公子!”“蝶儿谢过乔公子!”

  一想到本该是自己堂妹的人处心积虑要成为自己的侍妾,乔岚不免觉得搞笑,她生硬地说了一句“免礼!”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