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九十章 极品进门(三)

第九十章 极品进门(三)

  陈生富的火气顿时暴涨,就等着陈月牙出现,而陈张氏也积攒了一肚子冷嘲热讽准备开腔,双生花对耍大牌拿架子的堂姐也是不满的,但她们只需站在爹娘的炮火之后即可。

  宝石把珠帘撩开,一只精巧的绣花鞋首先踏进来,往上是桃红色对襟收腰的襦裙,裙摆上绣着精美的花蝶,长裙外还罩着一层白色轻纱,让裙子看起来仿佛罩着一层光华一般,再往上,圆润的鹅蛋脸,朱唇丰盈,柳眉弯弯,双瞳剪水,一络络的盘成繁复的发髻,缀以**头面。

  进来的姑娘不但衣着华美,而且美丽不可方物。

  陈生富夫妇和两个闺女完全被陈月牙镇住了,四人呆若木鸡地站着,僵化的目光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

  其实长达十年的困苦痕迹是无法在两个月内消弭的,陈月牙让宝石给她上了粉,用了胭脂等,描画出了一个俊俏美丽的面相,加上那一身奢华的衣衫首饰,怎么看怎么贵气。

  要说身体复原能力,身怀秘保的乔岚是一朵奇葩,有异能加持的她本身的活力就异于常人,后来她发现空间里的泉水有极强的活性,又将泉水当茶水喝,如今的她,肌肤胜雪,明眸皓齿,因她做男装打扮,自有一番俊秀高华的气质。早已脱胎换骨的她与之前那个陈月荷,天差地别,有如云泥之别。

  乔岚知道泉水能强身健体,又有养颜美容功效,但她没有给梁毛花和陈月牙饮用,奇葩还是她一个人来当就好。

  陈月牙从进门起就没将陈生富等人看在眼里,她飘飘然走过,走到主座前,按照林嬷嬷教的那样施施然落座,举手投足之间,彰显大家闺秀的姿态。

  宝石转身出门又进来,端进来一个盖碗盅,“二姑娘,您今天的燕窝还没吃呢。您昨个儿说燕窝太甜腻了,今日便没有加蜂蜜,只加了些许霜糖,您且用用看,是否合您胃口?”

  “嗯!”

  宝石打开盖碗盅,把勺子双手奉给陈月牙,后者接过,低头,慢条斯理地用勺子舀燕窝吃。头上的金步摇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曳,灼灼生辉。

  陈月牙斯斯文文地吃完了燕窝,用宝石递过来的茶盅漱口,再用帕子在嘴角轻轻点了点,接着朝一旁伸出手,宝石用洁手的帕子帮她把手擦细细地一遍。

  这一番做派,令挑剔如林嬷嬷都挑不出毛病来。乔岚女扮男装,情况特殊,林嬷嬷折腾不到她,于是便将目光投放在陈月牙身上。

  宝石把碗盅收拾出去,交给外面的宝玉后又端回一个放满果脯的盘子,放桌上后规规矩矩站在陈月牙身边。

  从陈月牙进门开始,陈生富四人像傻了似的,看着她吃燕窝,看着她让人伺候……

  “你们找我?”陈月牙主动开口问道。

  “啊,二姑……”陈生富醒过神来,刚要尊称陈月牙一声,然后再次醒悟,眼前这个可是自己的侄女,尊个屁。陈生富端起长辈的架子,就要倚老卖老训陈月牙狂妄无礼目无尊长云云,“我说牙儿,不是叔说你……”

  陈张氏扯了扯陈生富的衣服,示意他看看主位上对他的话置若罔闻,正在自顾自挑选顺眼果脯的陈月牙。想想陈月牙如今着身份地位,陈生富只能把已经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去。

  “牙儿,看到你如今这番景象,知道你在乔家过得好,我和你婶也就安心了。那天在田里忙活完回家,得知你奶和你爹竟然做出那等混账事,我跟你婶几天几夜睡不着,都是想你想的。自从你离开家后,我和你婶一直挂念着你,唯恐你在外边受委屈……”陈生富开始巴拉巴拉,讲陈家在这件事上的不是,讲他们的不知情,讲他们的牵肠挂肚……陈张氏在旁补充……

  两人讲得口干舌燥,陈月牙依旧还在挑拣果脯,看到顺眼的就吃一块……

  夫妇俩相继停下来,现场陷入死一般的宁静中。陈张氏咽了咽口水,硬是扯出几分难看的笑容,把陈月蝴和陈月蝶让出来,“你蝴妹和蝶妹也总提起你这个堂姐,这不,一听说我们要来找你,求着央着我们带她们一起过来。”

  “牙儿姐!”“牙儿姐!”往日里最能说甜心话的姐妹俩一时间竟说不出一句讨喜的话儿来,一来陈月牙从来不是她们讨好的对象,二来,她们被如今的陈月牙震给慑住了。陈张氏狠狠地瞪了不争气的双生花一眼。

  “……”陈月牙不置一词,捻起一块桃干放嘴里。

  “牙儿,你娘是否也在乔家?”陈张氏仿佛打不死的小强,不断地挑起话题。

  “听说……”陈月牙终于吃腻了似的,不再执着于果脯,而掀起眼皮看向陈生富几个,“你们要卖身进乔家做下人?”

  “牙儿,您真会开玩笑。”陈张氏嘴角抽了抽,虽然他们原先的确是有这个打算,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有陈月牙在乔家当主子,他们又怎会把闺女送进来当下人呢,有陈月牙在,俩闺女就能过来串门,甚至住下来,哎哟,不要太美好了。“您如今可是乔家正经八百的主子,咱家的人进来还当下人,平白降了你的身份,于理不合,于理不合。”

  陈月牙懒懒地回复,“没事儿,这碍不到我什么事儿,爹都不是爹了,叔自然不是叔,婶也不是婶。”

  “你怎么跟长辈说话的!”压抑许久的陈生富终于爆发了,吼道,“我是你叔,她是你婶,这个到死都不会变的。”

  “哦,合着那签字画押的断绝书是写着玩儿的?”

  “那不是你爹一时糊涂嘛,他已经知道错了,天天搁哪儿悔不当初。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哪儿是一张纸就能了断的。”

  陈月牙仿佛听不到也看不到陈生富“懊恼得”捶胸顿足一样,轻飘飘问了一句,“你们还要卖身么?”

  “牙儿,而今你在乔家做主子,锦衣玉食,吃香喝辣,居然还想你妹子卖身到乔家为奴,血浓于水,你怎么忍心,你怎么忍心!”陈生富继续捶胸顿足。

  “不卖身,那你们来是?”

  “……”陈生富呈呆滞状,合着他们口干舌燥说了这么多都白说了。

  “就……就过来看看你。”陈张氏立马替补上,“你在乔家,想必也孤单,以后我会让你蝴妹蝶妹常来看你的。”

  “常来就不必了!”陈月牙翻看左右手上几个光彩夺目的镯子,不咸不淡地说,“我还在陈家时,你们也不曾搭理我,如今我已离开陈家,你们更不必费那心思搭理我。我虽然小,但还分得清黑白。今儿个想借你们的口给陈家传个话。既然把我卖了,还断了关系,就别没皮没脸地找过来了。那什么生养恩,卖身银子六两银子抵了。”

  “不是,牙儿……”陈生富还想狡辩狡辩,陈月牙不给他说话的机会,霍地站起来,漠然地看着他,“别说什么情非得已,事实到底如何,大家心知肚明。要不是乔家,我就是饿晕在陈家大门外,你们也不会瞅我一眼。也别拿什么孝道来压我。父不慈,子如何孝。赶明儿,我让人将断绝书抄个百八十份,五里镇和十里八乡都贴一贴,也好让大家知道,我跟陈家已经恩断义绝,没甚关系了。”陈月牙站起来往外走。“林嬷嬷,送客!以后陈家人,一概不接待!”

  “等等,牙儿你不能……”

  “请荣许我送送四位!”林嬷嬷上前拦住想追着陈月牙去的陈张氏。

  陈月牙仪态万千地回到她的屋子里,瞬间漏气,扑倒在美人榻上,“哎哟,累死我了。”

  要是林嬷嬷在,估计又要说一通了。

  宝石很想让她别失了仪态,但她心软,非但没提醒,反而到门口给她望风。

  陈生富四人直到被林嬷嬷带人很客气地“请”出了乔宅,都还没反应过来。以前陈月牙虽然泼辣,但还是能拿捏的,绝对不会这般油盐不进。

  其实是他们忽略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那就是梁毛花和陈月荷。他们以前能拿捏住陈月牙,是因为有梁毛花和陈月荷这两个包子在。陈月牙为了维护她娘和她姐,很多时候,只能妥协。

  张家主事的是陈张氏的大哥张祖德。他很不待见陈生富,更不待见陈家,本来还算乖巧的小妹与陈生富私定终身,嫁过去后就在拎不清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原本在两个外甥女的亲事上,张祖德还很上心,得知小妹和妹婿的混账想法,他婆口苦心地劝了又劝,没想到好心被当做驴肝肺,于是便甩手不理了。

  看到陈生富夫妇带着俩闺女垂头丧气地回来,张祖德一点儿不觉得意外。

  他的脑子比陈家人清醒多了,陈月牙在陈家过的什么日子,他知道的不多,但也不少,现在陈家还妄想借陈月牙搭桥,他只能呵呵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张祖德一句话,令陈生富尴尬不已,脸上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