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九十一章 各有打算

第九十一章 各有打算

  陈生富经受不住大舅子凉薄的眼神,第二天一大清早要走人,大舅子把妻子和闺女留下了,他只能自己回。

  没得车坐,陈生富得徒步走回去,走一段,歇一段,刚巧进大青山区的时候,乔家的两辆马车轰轰轰从后头赶上,旁边还有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封啓祥。

  封啓祥认出了前面正在挥手致意的人,他用马鞭敲敲旁边的车厢,大声说道,“快瞧瞧,那不是你的未来岳父嘛!”

  一个桃核从车窗砸出,要不是封啓祥闪得快,就直接砸都他头上了。

  “陈生富见过封公子,乔公子!”陈生富在马车快到的时候,高声打招呼。这要是以前,他是没这个胆子出声的,今非昔比,乔公子成了自家侄女的哥哥,与自己也算是拐弯抹角的亲戚。

  马车没有丝毫停顿地跑过去,陈生富还舔着脸对远去的马车说,“封公子走好!乔公子走好!”

  “啧啧啧~”

  看着那豪华的马车,想到豪气的乔家,再想到贵气的侄女……那是陈生富做梦都想过上的生活。以前遥不可及的富贵,就摆在眼前,距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一步之遥啊一步之遥……

  陈生富回到家,几兄弟连带陈老汉和陈王氏凑在堂屋,他便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他口才不好,但记忆力不错,最起码陈月牙撂下的话,他一字不差地转述了。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好消息就是陈月牙富贵了,坏消息就是陈月牙不认他们了。

  就像陈月牙所说的那样,事实如何,大家心知肚明,但陈家人想不明白,陈月牙既然做了乔家的主子,总是要脸面的,过去的种种,粉饰都来不及,怎会挑开了说。抛开过往,继往开来,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哪想到,陈月牙一点儿不介意,非但掀开了这层遮羞布,还狠狠地掐断了他们自以为攥在手里的把柄。百事孝为先,本来一个“孝”字压下来,陈月牙还不得乖乖地被他们牵着走,但是多了一份断绝书,主动权便不再他们手里了。

  如今的局面是,陈月牙“孝”是情分,“不孝”是本分。但指望那个泼辣彪悍的丫头讲情分,爱做白日梦的陈家人这会儿也不做梦了。

  陈王氏还是那个调调,勃然大怒,满口粗言烂语,顺手抄起一条木棒,就要往外冲。“带上家伙什,去乔家把烂下水的那小贱人给我拖回来。生养她一场,富贵了,就翻脸不认人。要不是我们卖了她,她能有富贵日子过。没皮没脸的小娼妇,合该头顶生疮,脚底流脓……”

  陈生华也起身附和他娘,“我是她爹,没有我,哪来的她。几两银子就想打发我,没门。起码得一千两,不然,这事儿没完。”

  “娘,二哥,你们这是干啥啊!”陈生富连忙把陈王氏拦下,那边陈生华已经出去了,他又连忙追出去。

  “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毕竟咱不占理儿。”陈生富算是陈家比较明白的一个了。

  陈王氏发狠了,气得眼红脖子粗。“放屁,她要是敢不认我这个奶,不认她爹,我就去衙门告她不孝,告她个身败名裂,还要让她把牢底坐穿。”

  “都给我闭嘴!”从来都默不作声的陈老汉发话了,事实证明,他在陈家还是一言九鼎的,连陈王氏都不得不停歇下来。陈老汉磕磕他的长烟杆,其实里面只是一些叶儿渣渣,并非真正的烟灰,为了小儿子的婚事全家缩衣节食,他已经很久没有烟抽了,只能捡一些树叶,过过瘾。

  “闹,闹,闹,瞧你们这副样子,闹得过乔家?还有你!”陈老头把话锋指向陈王氏,“一准是你,天天丢人现眼。你知道衙门朝哪儿开吗?”

  “老头子,那丫头……”陈王氏老脸火辣辣的,却不敢辩驳,也无法辩驳。

  “人是你们卖的,断绝书也是你们写的,再闹,面子里子都给你们丢光了。”

  “话虽这么说,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血缘亲情,哪儿是说断就断的。”

  “你们把事情做绝了,人家不认你,你能咋地?”

  “难不成就这么算啦?”

  “哼!”陈老汉背着手,出门离去。

  陈王氏沉默了,其他人也没有再说话,难不成都老实下来了吗?怎么可能!小强是打不死的。

  乔岚进入西岸,封啓祥拍马奔杨家庄去,一刻钟后又奔过来,他去拿仙桃脯了。

  杨家庄子的桃子采收期早已结束,除去卖掉的鲜果,剩下的都制成了桃脯。水蜜桃归封啓祥享用,仙桃脯也都留给封啓祥享用。

  乔岚正在指挥人把坛子抬出来,重新清洗晾晒一遍。

  封啓祥一边嚼桃脯一边走近。肖狼肖犬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虽然它们已经不会再对他张牙裂齿,但依旧警惕着。

  “仙桃脯,吃吗?”封啓祥蹲下,递过去一块桃脯。

  肖犬张开嘴,像是要吃桃脯,但它的嘴长得太大,封啓祥果断收手,然后再一次被咬住了袖口……

  “乔弟,没有仙桃了,有仙桃脯,将就一下吧。”封啓祥把手里的布包递过去,袖子下吊着一只名叫肖犬的狼犬崽子。

  乔岚先把肖犬抱回来,她对桃脯不感兴趣,但还是收下了,打算留个陈月牙。

  “乔弟,我来年要把杨家庄都种上桃树,你有什么想法没?”

  “我能有什么想法?封兄太看得起我了。”

  “你主意多!你看看你吃了我这么多仙桃,刚刚还收了我的仙桃脯,不得给个主意?”

  “……”这叫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吗?乔岚的确有好主意,先温室育苗,开春种桃树苗,理论上是可行的,但什么叫“你主意多”,她不想对号入住,多智近妖,还是低调点吧。“天都冷,再有主意也得等开春不是。”

  封啓祥对乔岚掷以狐疑的目光,他明显不相信她的话。

  乔岚不理会封啓祥,走过去查看洗好晾晒中的坛子。

  “嗯?!”封啓祥跟着走过去,他蹲下摸了摸坛子外的“乔”字,接着又看看别的坛子,“这上面怎么会有字?”

  “本来就有!”

  “本来就有?”

  “对!”

  “我那些……”

  “也有!”乔岚笑。

  “封?”

  “非也!”乔岚再笑。

  “杨?”

  “非也!”乔岚继续笑。

  “你早就知道了!”封啓祥用的是肯定句,并非疑问句。

  “你指的是我坛子上的字还是你坛子上的字?”乔岚正色,表示她很认真,她还很严谨。

  “你你你……”封啓祥指着乔岚,你了半天,“你匡我,故意让我为你做嫁衣。明明是我的东西,凭啥打你的名号。”

  “等等等等!”乔岚淡定地移开封啓祥的手指,“你的东西?!你的什么东西?你可知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乔岚的问题直接把封啓祥问傻了,低声回了两个字“白菜”。

  “得亏你还知道白菜。除了白菜,坛子是我找人做的,配料是我的,最重要的秘方也是我的……都这样了,你还好意思打你的旗号?”

  “……”封啓祥语塞。

  “不想为我做嫁衣裳也可以,你的白菜和坛子折价卖了吧,我全部接手。”

  “做梦!”

  “那就别埋怨,乖乖等着收银子就可以了。”

  “捞条鱼做水煮鱼片吧。”封啓祥突然转向林子那边。

  “……”喂喂喂,你的话题转得太快了。

  西岸的两亩番椒地开始挂红,西岸也进入了番椒采摘期。前两天还不明显,很快就一片片的红,看起来甚是喜人。

  俞大拿又把长工和筒子军集中起来训话,概括起来就是不准把番椒带出西岸,一经发现,不但会被西岸除名,还要罚银子,除此之外还让大家彼此监督,举报有奖。

  筒子军算是乔家的内部人员,俞大拿私底下让他们多加注意,重点巡逻番椒地,一定不能让人私底下把番椒带出西岸。

  红彤彤的番椒被采摘下来,穿成串吊在木棚子里晾干。一串串火红的番椒,看上去很喜庆。木棚子旁边加两台石磨,这是专门用来磨番椒粉用的。磨成粉的番椒也被进一步烘窖藏起来。

  乔岚空间里的番椒已经全面挂红,每一棵番椒苗都挂了不下一百个红彤彤的番椒。乔岚在空间外能做的只是拿和放东西,却并不能直接作用于里面的物件,比如番椒,必须摘下来后,她才能在空间外存取自如……

  西岸的番椒,全部晾晒成辣椒干磨粉,至于空间里的,乔岚打算做成辣椒酱。辣椒酱,她只吃过没做过,所以少不得让厨子程胖子实验一番。

  这天,乔岚趁晌午进马车休息的空档,趁机进入空间摘番椒,只一盏茶的时间,她便火速揪下了几棵辣椒上的所有辣椒,凑足了一袋子。

  兵贵神速,她正要出空间,感觉到了空间外的波动,以前她只要进了空间就无法感知外界,但这一次,她好似感应到空间外肖狼和肖犬在嗷嗷叫。

  乔岚果断出了空间。

  车厢门前,刚刚还不知跑哪儿去的封啓祥正与肖狼肖犬周旋,他想进车厢,奈何肖狼肖犬就不给他接近。

  封啓祥拗不过肖狼肖犬,又不能一刀宰了它们,只好跑到马车侧面,扒拉开车窗往里看,一只红番椒正好砸中他的脑门上。

  “滚远点!”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