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九十三章 阳春白雪

第九十三章 阳春白雪

  这是乔岚第一次做客方家。方定匡一边走一边介绍方宅的某些景致。一路走,他还围绕着肖狼肖犬,问了不少问题,聊着聊着,气氛逐渐活范起来,因他刚刚的唐突举动而引发的问题涣然冰释。

  方定匡让人牵来了旺财,本意是让它带肖狼肖犬玩,哪知肖狼肖犬秉承了小狼的传统,并不搭理旺财,旺财犹如老翁入定一般也不搭理它们。

  进入二院,待乔岚进入书房后,方定匡抬手拦下封啓祥和叶飞天,笑得一脸温和。“抱歉!书房重地,非请勿进。”

  不想看到他们再起冲突,乔岚吩咐叶飞天留在外面,也等于间接告诉封啓祥别没事找事。肖狼肖犬这两只听不懂人话的抢了个空隙溜进去,幸而他们长大了些,不然他们是过不了门槛的。旺财也想溜进去,被主人瞟了一眼,只能哀怨地止步门前。

  啪!书房门被方定匡关上了。

  方家的家丁在旁虎视眈眈地看着被留在书房外的封啓祥和叶飞天。

  自诩有暗卫加身的封啓祥不拍死地在人家的地盘上埋汰人家。“乔弟,别说我没提醒你,知人知面不知心,回头吃亏了可别怨我。”

  无人回应。

  因肖犬相对比较皮,乔岚将它抱在怀里,省得弄坏人家的东西。方定匡见此,也弯腰,把手伸向还在地上迈着小碎步的肖狼……

  方定匡暗暗擦掉手上的血迹,把乔岚让到座上。

  “你这书房布置得很雅致啊。”乔岚也不过是客气两句,方定匡还以为她真的对他的书房感兴趣,又兴致勃勃地介绍起来,好在他也知道见好就收,在她厌烦之前收了势。

  方定匡拿出一个小方盒子。乔岚扫见他尚在渗血的左手虎口,上面的牙印很眼熟,她瞥了一眼地上正在向她讨好卖乖的小狼,嘴角不由地往上勾了勾。

  “岚弟,你猜这是何物?”

  “银票?”乔岚淡淡地说了一句,心想:这厮要送银子给我?

  “你有透视眼不成?”

  “这是方家专门用于装银票的盒子吧。”

  “哈哈哈,乔弟就算没有透视眼,也有一颗玲珑心啊。”方定匡打开小方盒子,里面是一叠整整齐齐的银票,“还珠匣运到京城,仅用五天时间,就全部卖出。进账两万五千三百五十两,减去用料人工,净赚两万一千两。这里是四千二百两。”

  方定匡又拿出一本一指厚的账册给乔岚翻阅,乔岚不耐看这些,小手一挥,大度表示“不用看了,我信得过你们。”她的无条件“信任”令方定匡心里小小地激动了一番。

  乔岚用左右沾印泥在账册后按下手印,代领了这四千二百两。

  这是她上次换契书时,灵机一动想到的好主意,乔岚和陈月荷的手印就用右手拇指,乔奕用左手,多亏这个时代不像后世,摁手印必须注明哪个手哪个手指。

  收好账册,方定匡又说起京城已经出现仿制的还珠匣,所以日后的分红可能不会很多。

  乔岚表示理解,在这个不讲专利不讲人权的时代,能指望的也就是第一笔买卖了。

  撇开还珠匣不讲,乔岚对于她手头上的其他营生,并无做长久买卖的打算,现下只能严防死守,尽量攥在自己手中。山寨是一种文化,无处不在。

  “回旋圆桌那边是如何打算的?”

  “和还珠匣一样,老木柴计划做两千张,先送二十张给十大酒楼试用……”

  “不可……”乔岚打断封啓祥的话,“因着还珠匣,老木柴班子已被人注意上,且酒楼人多眼杂,极容易被对家摸索仿制,也许那一千张还没运到京城,仿制品就出来了。”

  “不知岚弟有何高见?”

  “私以为,不妨用上等木料做一张大的,雕以繁复花样,称桌王。张贴告示,择日在人前展示,但不可久示,一刻钟即可,然后着人竞相出价,价高者得。买卖达成后约定日后才能取货。”

  “妙哉妙哉!乔弟,你真的只有十三岁?”方定匡拍手称快。

  “难不成我看起来像三十岁?”乔岚汗颜:果然是狐狸!

  “呵呵!不像不像。”方定匡笑道。

  乔岚惦记着西岸,以为方定匡所说的好东西就是银票,的确是好东西,她笑眯眯地收好银票,就要跟方定匡告辞。方定匡却说他有好东西给她。

  “还有?”

  “我要给你的东西可不是银票。跟我来!”

  方定匡和乔岚踏出书房门,脸上都带着笑容。封啓祥一阵风似的席卷而来,看到两人笑春风和煦,他郁结。

  “笑得如此**,别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好吧,他成功地让笑容僵在了乔岚脸上。

  想到不知隐匿在何处的封一,乔岚决定无视封啓祥,于是她收敛笑容,飘飘然从封啓祥跟前走过。

  方定匡把人带到马厩,马厩里有两匹白马,略大的一匹是方定匡刚刚骑的,此时它正亲昵地蹭旁边那匹略小的马。

  乔岚估摸着方定匡是不是要送自己一匹马,而且还是一匹漂亮的白马。要真是这样,收还是不收,那匹马很漂亮,她一眼就喜欢上了,可是无功不受禄。

  方定匡在乔岚纠结的视线中,让人把白马牵出来,拉到跟前,“这是追云的妹妹,足岁了。怎样,喜欢吗?”

  “这……这是送我的?”乔岚说不出拒绝的话,她实在太喜欢这匹马了,可是该怎么办呢,能付钱买吗?她上前摸摸那匹马,马儿还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手。

  “给它起个名字吧。”

  一个名字闪过,乔岚脱口而出,“阳雪!”说完才后知后觉,这名字一取,便表示她收下了这份礼。

  “阳春白雪,好名字,好名字!”方定匡立即接上,虽然他没有一直盯着乔岚看,但是他的注意力全都在乔岚身上。

  “这么娘啦吧唧的马,你也好意思送,乔弟又不是姑娘家,要这么温顺的马儿作甚。”封啓祥满肚子酸话,硬是憋出一句不中听的话来。

  方定匡却一笑而过,轻声说了句,“看来你不够了解岚弟啊。”

  一句话,把封啓祥噎得半死。其实他也知道,这匹马也许不是顶顶好,但却很适合乔岚。他那天跟乔岚说起骑马的事儿,就有送马给乔岚的打算,也安排了封四去搜寻有无合适的马儿,只不过……到底是慢了一步……

  乔岚的注意力全在阳雪身上,越开越喜欢,“方兄,说实话,我很喜欢阳雪,但无功不受禄,我不好平白收你这份大礼。我……”乔岚想说她给钱买下,虽然觉得这话一说,方定匡肯定会不高兴,但一码归一码,该理清的地方必须不能含糊。

  “岚弟!”方定匡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打断了她的话,“我也不是平白送你的,有个条件,给我做几顿水煮鱼片。你不知道,自从吃过一次后,我便一直将那滋味惦念在心,心心念念什么时候能再吃上。”

  “区区几盘鱼何足挂齿,不如这样……”乔岚不想占方定匡太多便宜,所以筹码必须给足了,她知道方家除了开当铺,也开酒楼,只不过五里镇没有开罢了,“我将水煮鱼片的菜谱给到你,并提供番椒,方家酒楼定能借此更上一层。”

  “那再好不过了。”方定匡心里远没有面上表现的那么高兴,他不想乔岚跟他算到太清楚。

  旁边的封啓祥默不作声,将两人一马看在眼里,渐渐的,他也瞧出门道来了:方定匡这厮是断袖。他一想到方定匡对他的乔弟有那种想法,他就忍不住想上前给他两拳,好打消他龌蹉的念头。

  “早说一匹马就能换到菜谱,爷给你拉几匹来,菜谱给我。”封啓祥突然插嘴,只不过没人理会他就是了。

  乔岚自动忽略旁边的人,继续与方定匡说话,“方兄,小弟还有一单买卖要与你谈。”

  “说来听听!”

  “有关于我那百亩白菜。”

  “喂,别不理我。那白菜我也有份……”封啓祥插嘴,可是……

  “我也颇感兴趣。”

  “今晚帮方兄接风洗尘,到时候再谈。”

  “好!”

  被忽视了个彻底的封啓祥心塞,“你们……”

  这天晚上,乔岚让程胖子取用前段时间腌制的辣白菜,让他自由发挥。程胖子用辣白菜做了五道菜,乔岚尝过之后,弃用三道,只上了辣白菜豆腐汤和辣白菜炒饭。

  这两道菜是最先上的,方定匡尝过之后,大赞好吃,好吃到水煮鱼片还没神来,他就先吃了个半饱。

  “再有十天,滋味会更好!”

  “当真?”方定匡并非怀疑乔岚的话,而是太惊喜。“不知这辣白菜能否久留,是否足以运到京城。”

  “方兄有所不知,辣白菜不开坛静置可保半年不坏,开坛后十天内均可食用,冬日可适当延长时日。”

  “当真?!”方定匡惊起。

  “我将制六百坛,二十两一坛。不知方兄是否有兴趣。二十两虽贵,但相信凭方兄的能力,定能从中赚一笔。”

  “我全要了。”方定匡当即拍板。

  封啓祥喝了口辣白菜豆腐汤,慢悠悠地说,“有三百坛是我的,我可没说卖!”

  “不卖,你当如何?别意气用事。”乔岚莫名其妙,还以为他是闹别扭,不想与方定匡有交集。

  “我自有打算。”封啓祥并非闹脾气,他原不知辣白菜到底是什么菜,如今知道了,瞬间便有了一番打算。

  方定匡敲定了一笔买卖,又得偿所愿,吃上了挂念已久的水煮鱼片。要不是旁边还有一个蹭吃蹭喝的封啓祥,他会吃得更开心。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