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九十四章 杀身之祸

第九十四章 杀身之祸

  入夜,乔岚送走方定匡与封啓祥,回头走到小花园,肖狼肖犬突然冲着凉亭叫唤起来,她定情一看,好嘛,坐在凉亭里的正是刚刚离去的封啓祥。

  乔岚觉得最近自己的心脏变强了不少,这都没被吓到。

  知道封啓祥有话要对自己说,她缓步走过去,看他到跟前还摆着不知哪儿来的茶点,她真的无语了:这是乔家!丫的,能不能多点做客该有的自觉啊。

  “坐!”封啓祥示意乔岚就坐,然后又抬头看天上的月亮,他此时没有戴面具,漂亮的面容在月光下显得更加魅惑,也衬得他的声音异常清冷,“月儿圆过了又缺。”

  “那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要不是封啓祥浑身笼罩着一层浓浓的哀愁,与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画风不一样,乔岚都要指着他的鼻子开骂了。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封啓祥默念了一次,然后转过来看着乔岚,微微一笑,“好诗!乔弟才智超群,着实令人佩服”

  有妖气!道长,快来捉妖!乔岚几乎要捂眼了,这画面太美,她不敢看啊。她干脆直奔主题,“封兄,你这是?”

  封啓祥没说话,牙白修长的手指在桌面的糕点上空晃动,好似要挑一块顺眼一点的入口。乔岚在一旁看得很闹心,很想帮忙挑一块,然后直接塞到他嘴里。

  可能都不顺眼,封啓祥干脆不吃了,转头定定地看向乔岚,用淡漠的语气说,“帮我做九百坛辣白菜。”明明是要人帮忙,从他嘴里说,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而且不容置疑。

  “做这么多作何用,京城人也买不了这许多。”乔岚话一出口,便后悔了:应该第一时间严词拒绝才对,说这么多作甚。

  “运到北疆去。”

  “啊……卖给北疆人?”这大大出乎乔岚的意料之外:这不就是出口嘛,这厮脑子这么活范?

  封啓祥淡淡地看了乔岚一眼,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才开口说,“定远军原是镇守南疆的,去年被朝廷派去北疆,单因寒冬就折了一半,十万兵马只剩下六万。定远军是我爹一手带出来的,我不能不管。我虽无法上阵与他们并肩作战,但仍想尽一分力。你的辣白菜应该能帮他们一把。”

  封啓祥看着乔岚,眼神深邃儿悠远,似乎是在问“六万人,你救是不救?”

  认识封啓祥已有时日,但乔岚从未见过他如此肃穆的一面,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好。按理说,她不该拒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六万人,那是多少层啊,但这件事已经上升到国家的层面,她实在不愿搅和进去。“朝廷不管?”

  “朝廷要真在乎,就不会非要将他们从南疆调到北疆了。”封啓祥缓了缓,撤去脸上那层寒意,笑着说,“你帮我这一回,我会告诉你一条有关你身家性命的消息作为报酬,这还是我刚刚收到的。”

  “我的身家性命,这么严重?”乔岚吓了一跳,封啓祥说得太笃定,她不能不信,而且她认为封啓祥这人总有门路知道一些别人所不知道的事情,“谁?因为西岸?”天杀的,就因为一块破地皮要杀我?

  封啓祥但笑不语,乔岚那叫一个恨啊,但除了妥协,她别无选择,保命比较重要,“我应了还不成嘛,说吧!”

  “方定匡是因为断袖的传闻被带回本家的!”封啓祥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他的声音冷冽,说出来的话更是令人为之一寒,“回去后,当着方家大家长的面,他承认了……”

  “他承……承认了啥?”乔岚深感不妙,非常不妙:不会是那样吧。

  “承认他心悦于你,想与你结为契兄弟!”

  “……”乔岚哑然,那厮怎会以为我是断袖,并愿意与他结契?!

  封啓祥好像会读心术一样,施施然说道,“他曾问你对时下士大夫好男风一事的看法,你说无可无不可……”

  “就因为这句话,他……他……他竟误会至此?!”乔岚妥妥地受到了惊吓,完全忽略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封啓祥是如何得知她与方定匡的对话。

  封啓祥一错不挫地盯着乔岚,“还是你也有此想法,如若这样,就是我多事了。”

  “没有,绝对没有!”乔岚毅然决然地予以否定,同时心里在声声哀嚎:我这是造了什么孽,遭此无妄之灾

  “据我所知,方家大家长面上没什么,方定匡前脚离开方家本家,他派出的人后脚也跟着出发了。现已到五里镇。”

  “纳尼?!”乔岚惊起,不小心说了一个前世经常爆出的词。她环视四周,越看越诡异,好像有人似的。她闪到封啓祥跟前,一把抓起他的手,言辞切切,目光灼灼,“我帮你做辣白菜,你帮我摆平他们,就这么说定了。”

  “……”封啓祥没有回应,乔岚还以为他要反悔,心里纠结了一下,只好忍痛加上一句,“所……所有佐料,包括番椒都……分文不收……”

  “……”封啓祥还是没答应,乔岚低头,发现他正皱着眉头看自己巴在他手上的手,好似很嫌弃的样子。乔岚讪讪地收回手,小声问,“如何?”

  “我要秘方,水煮鱼片和辣白菜的!”封啓祥抬头,

  你丫的得寸进尺,趁火打劫,乘人之危,混水摸鱼……太憋屈了,乔岚转身离开,心里骂骂咧咧:我没有暗卫,但我有叶飞天和护院队,我就不信……

  她人还没走出凉亭,身后传来凉凉一句话,“相信我,你的人绝对应付不来。”

  乔岚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蔫蔫地说,“辣白菜的秘方可以给你,但水煮鱼片不行,已经答应方兄了。”

  “他害你被人追杀,你还要给他。”

  “话虽如此,人无信不立。我的确从他手中得了一匹好马,秘方不能不给。你想吃随时可以找我!”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好!成交!”

  “你什么时候去解决那些人。”乔岚问道,神情无限哀怨,任谁割地赔款后,都不会愉快的。

  “此事不是单单解决那些人就能了的。”

  “总之,你得帮我摆平这件事!”

  “放心,我保证,他们绝对近不了你的身。其实只要姓方的不缠着你,便什么问题都不会有,否则麻烦不断。”

  “也是,关键是方定匡那厮!啊啊啊,为何要托我下水。嗯?”乔岚突然凝神思考,然后一拍手,自言自语道,“其实只要我定亲,问题便可迎刃而解……不行不行,婚姻大事,不可如此儿戏……哎……”不是乔岚不想一劳永逸,而是她总不能与女子定亲吧,与男子定亲更加不妥……

  封啓祥一直在旁,默默地听乔岚自说自话,听到她说要定亲,他心里突然就不舒坦了,听到她说不可儿戏,心情才又愉快起来。

  他从来随性惯了,并不会深究自己的心情因何而起伏。

  当晚,乔岚坐在幔帐里打坐冥想,她几乎可以感觉得到,宝石在外间秉烛绣花,为了不吵到她,每一个动作都很轻盈,旁边还有一个小火炉温着热水,以备她晚上半夜要喝水,再远一点,走廊外,肖狼和肖犬在它们的窝里扑棱。

  乔岚睁开眼睛,心里无限欣喜,她的精神力又回来了,虽然精神领域只有十米左右,但作用却是巨大的,比如发现某些能飞天遁地的梁上君子:你有过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她再次发散精神力,没有发现异常,于是进入空间,戴着专门让章娘子缝制的手套,花了半个时辰,把空间里所有的辣椒全都摘下来,竟然有三个麻袋之多。

  虽然有精神领域,不用担心梁上君子,但乔岚觉得还是尽量少进空间为好,她摘完辣椒,又舀了两桶泉水,并把五个水囊全部灌满,以备随时取用。

  出了空间,乔岚怎么也无法入睡,她开始思考长远一些的以后,比如感情归宿。

  上一世,她被保护得太好,看人不清,结果在感情路上狠狠地摔了一跤,枉死,魂不归。

  她对感情还没恢复信心,现如今还很不幸沦落到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面对三妻四妾才是正道的残酷现实,她深感无力,不知道自己能与这个世道抗争到什么程度。

  她当然想一生一世一双人,但这个太理想,如不能,她所能期盼的就只是找个人相敬如宾地过完余生。

  她没有人帮她谋划,只能自己边走边看。

  接触过方定匡,其实她还蛮看好他的,他有他的算计,但没有失掉该有的风度,正适合相敬如宾相伴一生,而且,方家是皇商,如若要讲究门当户对,她有这个信心将乔家捧起来,有了丰厚的嫁妆,就算门庭根基弱一点,也能让方家高看自己一眼。

  在今天之前,乔岚已经想着要与方定匡好好相处……不期然就被坑了。那货居然是断袖,而且断的对象还是男装的自己,更是给自己召开来了杀身之祸……她已经被擂得五脏俱焚……

  男扮女装不能过一生,现在年纪还小,尚且能混淆视听,蒙混过关,但以后呢?

  乔岚发觉自己的胸部已有发育的迹象,最多两年,她就得原形毕露……

  脑子里思绪纷乱,想着想着,乔岚也就睡着了。

  ===华丽丽的分割线===

  狱有话说(>^w^^w^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