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九十五章 通房丫头

第九十五章 通房丫头

  第二天,乔岚扎完马步,打了两遍咏春拳后到马厩看看她的爱骑阳雪。

  可能是对新家还有点排斥,性子温和如阳雪也不安地直撅马蹄。乔岚出现在马厩的时候,它正在发脾气,把草料划拉得到处是。

  对于乔岚的亲近,它非但没有排斥,反而想要亲近。

  乔岚亲自给阳雪喂豆子,阳雪开始还不吃,在乔岚拿软毛刷给它刷了身子之后,她就乖了,将豆子吃得一干二净。

  乔岚抚摸着阳雪的柔顺的鬃毛,自言自语道:我到底该拿方定匡怎么办呢?

  看过阳雪,途径后院,乔岚发现原先郁郁葱葱的番薯已见颓势,这也是天气渐冷所致。她怕这番薯连冬都过不了,所以决定还是做好两手准备。

  乔岚招来张老汉,让他寻一些粗壮的茎叶剪下来交给她。

  不久,乔岚拿着一把薯藤离开后园,她心里盘算着怎么跟叶飞天讲方家的事,虽然封啓祥信誓旦旦会保证她的安全,但靠人不如靠自己,万一那妖孽稍一不顺,撂挑子不干了,那她就真的是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乔岚走向后院,院门口处,叶飞天正与叶飞莫讲话,两人的神色有点难看。乔岚便知道,他们可能收到风了。

  乔岚示意叶飞天跟她进书房,坐定后她开口第一句话便是,“你们都知道了?”

  叶飞天吃了一惊,“主子,你也知道?”

  “昨晚上知道的,正想着怎么告诉你们。”

  “可是封公子那边带来的消息?”昨晚,乔岚与封啓祥在小花园的凉亭里谈话,叶飞天是知道的。

  “正是他。”乔岚顿了一下,将昨晚与封啓祥之间的谈话说了一些与叶飞天听,但隐去了关于定远军的那一段,“我与他有协议,他会护我周全,但你们也不可掉以轻心。”

  “主子,封家水深,切莫与封公子走得太近。”叶飞天无不担忧道,“其实这件事很好解决,不必借助于他。大户人家,男子十三岁便可安排通房丫头,主子不妨抬举一两个通房丫头,时而对外透露一下主子对丫头的宠爱,如此,方公子便可明白主子的意志。”

  “你说的这个,我不是没想过,但此事过后,又该如何收场?一旦挂上通房丫头的名堂,日后出嫁何其难。”

  “唯今,最合适的通房丫头人选是宝石,至于日后,主子不必担心,我会娶她?”

  “啊?!”入耳的消息有点劲爆,乔岚不免怀疑自己是否错过了什么精彩的桥段,“你什么时候相中宝石了?”

  叶飞天一听,不假思索地道,“是她相中我了!”说完,他也觉得自己过于孟浪了,不自然地看向一边。乔岚断定,他这是不好意思了。

  她不大敢相信,矜持内秀的宝石会主动出击,事关两个人的一生,她不能马虎。“她可曾向你表露心迹?”

  叶飞天凝神想了一会儿,眉头逐渐聚拢,“不曾!”

  “她不曾想你表露心迹,你如何得知她‘相中’你了?”

  “总之,我就是知道。”叶飞天这话说得有点无赖。

  “……”乔岚无语:你这是哪来捡来的自信啊。退一万步讲,“就算她心悦于你,你也不可随意替人做主,此事还需问过她。”

  “你是主子,她是仆人!”叶飞天果断应声。

  “……”乔岚心想:其实你还想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就是能做她的主吧。

  结束了与叶飞天的谈话,乔岚又拿着薯藤回到二楼,亲自拿剪子剪成巴掌长的小段,然后进入空间,速战速决,埋种,浇水,出空间。

  换好衣服后,乔岚把宝石叫进来帮她束发。她从铜镜里看着宝石,她这才发觉,宝石长得还挺标致,是个娟秀的姑娘。她不由地想起刚刚与叶飞天的谈话。

  “宝石,你可有心上人?”

  宝石一愣,随即,脸腾地一下红透了,“主……主子,莫拿奴婢开玩笑……”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怎么就是玩笑了呢。你现在与我说,我还能酌情考虑考虑。别到时候,我乱点鸳鸯谱,误了你一生。”

  “奴婢就想侍奉主子左右!”宝石努力维持面上的平静,但那羞红的脸出卖了她。

  “我可不要老姑娘伺候!”乔岚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主子……”宝石神情哀怨,好像乔岚怎么了她似的。

  乔岚清了清嗓子,“你觉得叶飞莫如何?他不错啊,为人又仗义,虽说不够细心,但人无完人,他总体来说,还是值得托付终生的。他也老大不小,该成家了,我想吧,肥水不流外人田,把你们凑一块儿得了。”

  “奴……奴婢当莫大哥兄长一样敬重。”

  “没看上?哎呀,那可惜了。俞大拿呢?我很看好他。他只比你长十来岁,不算老,小蝶也懂事……”

  “主……主子……”宝石从未说过任何人的不是,也没有忤逆过谁,一时间,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也不喜欢?那还有谁呢?”乔岚有点恶趣味,见宝石被逗得又羞又恼,觉得可爱极了,“叶飞天,哎,算了,他贱籍消不了,脸上还有字,你连叶飞莫都看不上,就更别说他了……”

  乔岚一直在用视线的余光窥探宝石,发现她提到叶飞天的时候,宝石的身子明显地抖了一下,她不由地暗叹:叶飞天那家伙,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吧。

  “主子,奴婢……他……叶大哥,其实很好,是……是奴婢配不上他……”宝石说这话的时候,略显落寞。

  “别担心,我知道他配不上你,我不会把你胡乱许配给他的。”发现宝石对叶飞天有意思,乔岚心里便有了主意。她故意岔开宝石的话,语重心长道,“他跟我说成家,让我给他找一个。哎,我要到哪儿去给他弄个媳妇啊。如今我缺个通房丫头帮我挡一挡那些不怀好意的探视,日后将人许给他,这也算成就了一桩美事。”

  “宝玉太小……不知宝珠……”乔岚状似在自言自语,但一字一句都在撩拨宝石的内心。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再不出声就晚了,宝石鼓足勇气说了出来。“主子,我愿意为主子分忧!”

  乔岚幽幽地看了宝石一眼,“还是别了,主子看重你,不想委屈你。”

  “不……不委屈,奴婢愿意!”

  “就算以后得嫁给叶飞天也不觉得委屈?”

  “奴婢不觉得委屈……”宝石红着脸说。

  再逗下去,宝石的脸就得滴血了,乔岚见好就收。

  乔岚临出门跟林嬷嬷说了通房丫头的事,让她看着安排。

  其实通房丫头和贴身大丫头没甚区别,只是月银要提一提,多做两件衣裳而已。

  解决了自己的终生大事,解决了叶飞天的终生大事,又解决了宝石的终生大事,一箭三雕。乔岚的性情明朗了不少。

  叶飞天要去马厩牵马,冷不丁听到乔岚说,“呵呵,叶飞天,我帮你把媳妇定下来了。”叶飞天看着远去的乔岚,心想:主子你不会乱点鸳鸯谱了吧。

  乔岚出了门,封啓祥已经在了。他今日穿一身淡蓝色的长袍,脸上的面具白底带蓝色花纹的。她回想了一下,发现这厮的面具没有十张也有九张,总能配合着衣服戴。

  “封兄,你的面具都谁做的?”

  “你想要?”

  “嗯!”乔岚从善如流,关键时候绝不扭捏。

  “过来一点。”封啓祥朝乔岚轻挑手指,配以他微微上扬的嘴角,令人不由地瘆的慌。

  “作甚?”乔岚警惕地后退了一步。

  “帮你量尺寸大小!我让人帮你做面具。”

  “够义气!”乔岚走过去,封啓祥右手伸过来,张开手指,在离乔岚的脸寸许的地方比了又比,然后收手说可以了。

  “这样就可以啦?”这也太简单了,比脸谱扫面还快啊。

  “不然你还想如何?要我给你摸骨?”封啓祥看着乔岚像看白痴一样。

  “叶飞天,过来!”乔岚把叶飞天召到跟前,本意是让封啓祥也给量一量,谁知人家直接驱马走开。

  “男子汉大丈夫,如此小气!”

  然,激将法也没用!

  马车出发到五里镇牌坊处,后面传来方定匡的声音,“岚弟!”

  马车里,乔岚忍不住扶额!她已经不知该如何面对方定匡了。她并不想他撕破脸,虽然,她恨不得上去给他两巴掌,如果打得过的话。

  乔岚让叶飞天把马车靠边停下来。方定匡很激动地靠近,看到乔岚出来,他脸上洋溢的笑容令乔岚觉得炫目。

  “乔弟怎么不带阳雪出来溜溜?”

  “新换了地儿,想让它先适应适应。方兄这是要做什么去?”

  “我想与你去西岸看看。”方定匡发现乔岚的脸色不太多,收敛了一下自身的情绪,“不方便?”说时,他忍不住看了两眼旁边似笑非笑的封啓祥。乔岚猜他一定是怀疑自己跟封啓祥有一腿:丫的,自己断袖就罢了,连眼睛都断了,看全天下的男子都是断袖!断你娘个鬼,这世道哪来那么多断袖。

  “没有什么不方便。”乔岚已经知道自己应该摆出一副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方定匡了,“今晚吃水煮鱼片,方兄肯不肯赏脸?”

  “求之不得。”方定匡真真是求之不得。

  “……”封啓祥忍不住眯了一下眼睛,他本以为乔岚会避方定匡如蛇蝎,谁知道她逆其道而行。他想知道乔岚到底想干什么,却因为不好发问,不得不闷在心里。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