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九十六章 人生如戏

第九十六章 人生如戏

  西岸今天开始采收白菜,有俞大拿在,乔岚再放心不过了。

  佟管家今日也是随着俞大拿一起到的西岸,随同的还有杨家大庄子上的庄头廖三。两人相当于取经来了。俞大拿没功夫招呼他,让他自己看。

  西岸的土地上,像蚂蚁一样忙碌的除了长工们、筒子军还有长工们的婆娘。这事儿,还是冯大郎的婆娘赵长春挑得头。

  大白菜一旦开始采收,必须尽快下坛,俞大拿正盘算着要请多少短工,然后赵长春就主动找上来。她的脾性像极了冯大郎,做事风风火火,而且干劲儿十足。

  她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她和她找来的人都是好的,绝不是偷奸耍滑,吃里扒外之人,于是包括她在内的八名妇人成了乔家的短工。

  这是时代的白菜,没有后世的那么大,加上西岸的明显还没到长够日子,所以更加小了。

  嫩生生的白菜被长工一一采摘下来,然后由筒子军搬到遥水河边清洗,再由长工队的婆娘们对半切开晾干。程胖子带着章娘子和方小勇将事先配置好的佐料涂抹在晾干的白菜上。

  抹好佐料,变得红彤彤的白菜被整齐地码进坛子里。

  乔岚到西岸的时候,已经有几十坛辣白菜成功装坛,整齐地摆放在木棚子里。

  她下了车,把肖犬抱起来,她发现它太跳脱,而肖狼则过于安静,所以要适当干预一下。事实证明,肖犬窝在她怀里是老实了不少,但肖狼即便是无拘无束地走在地上,也只是安安分分地跟着她,与肖犬完全说两个极端。

  乔岚从白菜采收开始查看,旁边跟着两尊大佛似的封啓祥和方定匡。

  方定匡的心情不可谓不灿烂。他前前后后到过乔家不下十次,但以前都是他主动上门的,今天居然受到了邀请,而且,看到乔岚巡视的时候,完全没有要避讳他的意思,他以为乔岚是把他当成自己人了,所以才如此放心的。

  “岚弟不怕我将你这辣白菜的工艺学了去。”方定匡笑着说,其实他是想从乔岚口中听到他所设想的答案。

  “没必要!”乔岚报以一笑。

  “哦!岚弟竟对愚兄如此放心。”方定匡笑得更开了。

  “辣白菜的工艺很简单,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个大概了,最关键还在于佐料的秘方。”乔岚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但她的话无异于泼了方定匡一盆冷水。

  尽管被泼了冷水,方定匡脸上的笑却没有丝毫减弱。

  封啓祥面具下的嘴向上一弯,彰显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他上前几步,离乔岚更近了,借着合作的名义,不时问几句有关于辣白菜的事,而且句句都在点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好学呢。

  乔岚有意与封啓祥配合,两人一问一答,刻意营造出来的氛围将方定匡彻底地排除在外。

  方定匡想参与他们之间的话题,但是封啓祥总是不如他的意,最后更是以一句“这不是方兄该关心的,方兄只要给钱买货,再运到京城卖出就好了”将他彻底噎住,更兼之,乔岚并没有开口为他说话。

  这一次,方定匡脸上的笑有了裂痕。

  乔岚只当没有看到方定匡的不自在,她顺着俞大拿安排下来的流程走了一遍,发现大家完成得都很好,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之后她又将人带到水渠那里。

  捞鱼能手俞四筒在乔岚的指示下捞了四条鱼,乔岚尤不知足,吩咐到,“前儿个你说的那条红色的鲤鱼呢?给我捞上来。”

  “岚弟,这么多鱼已经够了。”

  “哦不,我们的份儿的确够了。这条鲤鱼是我答应给一丫头的,让她养着玩。”乔岚状似随意地说,丝毫没有在意她这句话有什么不妥。

  “岚弟,对下人真好。”方定匡笑得更加勉强了。

  “没办法,她缠得紧,总想过来看看,我总不能带个丫头过来,便只好答应给她弄条鱼玩玩。”乔岚很努力将自己往花花公子靠拢,事实上,她也成功了。

  见乔岚对丫头如此宠溺,方定匡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

  封啓祥也不知安的什么心,他竟然轻笑出声,然后用那种意味深长的语气说,“乔弟,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我说要带你去花楼,你还假装正经,不肯与我去,原来已经软香在怀了。大家都是过来人,你又何必遮着掩着呢。是吧,方兄?”

  封啓祥坏心眼地反问方定匡,后者的脸色不太好,干巴巴地应了两声算是回答了。

  “让两位兄台见笑了。”乔岚没有否认,后来她干脆向封啓祥咨询起如何讨姑娘家欢心,她问得太认真,就连封啓祥也拿不准她是真的做戏还是假戏真做。

  很多好南风者其实是男女通吃的,发现乔岚正是个中好手,而且对姑娘的兴趣很浓厚,方定匡心里很不舒服,他比乔岚年长**岁,自认为这点容忍度还是有的。

  在方定匡在心里重新定位他与乔岚之间的关系的时候,乔岚和封啓祥之间的讨论渐入佳境,哦,是表面上渐入佳境。

  为了应付乔岚的疑问,封啓祥面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其实内里有点抓狂了。他平日里表现得像个纨绔子弟似的,他也说了要带乔岚去喝花酒,其实他自己都没有去过,他不过是想和乔岚一起去。

  封啓祥不时把方定匡拉入话题中,好遮颜自己的窘迫。

  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乔岚看今天的戏演得差不多了,决定打道回府,她还以为方定匡会知难而退,没想到他竟然还是跟着她到了乔家。

  方定匡相遇乔岚多相处一阵,他更想见一见那个叫宝石的丫头,是否值得乔岚念念不忘。

  乔岚把封啓祥和方定匡安置在后院西厢,好茶好糕点招待着,然后林嬷嬷过来了,小声说道,“宝石身子不太爽利,是否请大夫过来看看?”

  林嬷嬷的声音虽然小声,但封啓祥听到了,功夫好有内力的方定匡自然也没有错过。

  “什么?”乔岚惊叫一声,转身向封啓祥和方定匡匆匆告了一声,“请容我先失陪一下。”说完,也不等两人回应,便着急慌忙地走了。

  方定匡脸上的神色更加难看了。封啓祥看着方定匡,心里莫名升起的不舒坦也被冲淡了,他强拉着方定匡讨论乔岚“金屋藏娇”这件事。

  “我见过那丫头,不算得很漂亮,但看着舒坦,真看不出来乔弟竟然好这一口。”

  “乔弟小小年纪,对一个丫头都宠成这样,八成也是个多情种。我说她在家左拥右抱,她还不承认。”

  “我约了乔岚一起去花楼,方兄一起不?我将花魁让与你,够义气吧。”

  封啓祥也不介意方定匡根本没应和他的话,而是巴拉巴拉,像个话唠一样不停地说。

  茶水喝了一壶,乔岚才回来,封啓祥也才收住话口。

  准备开饭的时候,乔岚特意问了方小勇,可将饭菜给宝石送去,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才安定下来吃饭。封啓祥少不得调侃她几句,说什么“看不出你还是个多情种”“丫头到底是丫头,不可过于宠溺”……

  晚饭,主菜还是水煮鱼片,只不过,方定匡念叨了这么久,但吃到嘴里却觉得没有以前那么美味了。

  封啓祥倒是吃得很欢乐,他明摆了就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人。

  吃过晚饭,乔岚将方定匡和封啓祥送到门口,方定匡多次看着乔岚欲言又止,但到底没有说什么,转身上马离开了。

  看他坐在马背上倍显寂寥的背影,乔岚心里莫名地一抽,她晃了晃神,想想自己的小命,她只能狠心转身。只能说,他们有缘无份,明明方定匡心悦于她,而自己觉得他这个人也可以,但却因为一个“男扮女装”搞得天翻地覆,他不爱红妆,却爱须眉……

  乔岚把俞大拿叫到书房里,这次,叶飞天倒没有一定要旁听。

  主子要帮封公子做辣白菜,还无偿提供佐料,俞大拿尚且能接受,但连秘方都要给到对方,他就不明白,这明摆着要将财路平白送人嘛。

  乔岚将她与封啓祥昨晚所讲的话以及今天上午她与叶飞天之间商议的事都与俞大拿说了,包括定远军的事。

  虽然现在她与叶飞天相处的时间比较多,而她也不觉得叶飞天会背主,那人真要反骨,最多是一走了之,绝不会使坏,但能让她无条件信任的始终只有俞大拿一人。

  “主子!”俞大拿安静地听完后,没有否定乔岚的意思,这是乔岚赋予他的权利,但他很少使用。他略思了一下,“您是为了定远军吧。”

  “你这么看的?”

  “就像叶飞天所说的那样,不一定要靠封公子,其实主子自己就能摆平这件事,而主子还愿意与封公子交易,除开封公子这人,那就只能是为了那六万人的安危。”

  “呵……”这就是乔岚信任俞大拿的原因之一,他永远能在第一时间想到她所想的。

  俞大拿不明白乔岚一个“呵”是什么意思,低声叫了一声,“主子?”

  “你也是个好人,在你眼里,我也是个好人。!”乔岚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不再多说什么,起身离开。

  俞大拿面瘫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主子,您才是真正良善之人。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