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九十七章 人情是债

第九十七章 人情是债

  叶飞天与叶飞莫商议如何加强防范,以免方家的人趁虚而入,说完话后,他到后园来,刚进院门口,便看到宝石扭扭捏捏地站在小楼下,看到他,

  乔岚出了门,看到她的小楼下,宝石正要把一个包袱给到叶赶紧向他走了几步,但马上又停下来了,然后踌躇不前地看着他。

  叶飞天以为她有事要告诉他,于是走过去,但是他口中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客气的样子,“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宝石仿佛一朵羞答答的花儿一样,想说话,又不敢正面回应。

  “主子呢?”叶飞天以为一定是主子的事,于是主动上前问询。

  “在……在书房……”

  “我知道了!”叶飞天转身要往书房去,宝石在身后喊了他一声“莫大哥……”,又把他给留住了。

  “有事?”叶飞天看着宝石,等她回话。

  “这……这个……”宝石怀里抱着的包袱,犹豫了一下,还是递了过去。

  “主子让你转交给我的?”叶飞天有点莫名,不明白乔岚为何要借他人之手给自己东西。

  “不……不是……”宝石羞红的脸色隐匿在朦胧的月色中。

  叶飞天接过来打开一看,竟然是两双鞋子,月光下,鞋子显得尤为简单大方,而且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可见这鞋子做得有多结实。他把鞋子重新包裹好,然后正色道,“你如今挂着主子通房丫头的名号,还是不要与我多接触为好,私底下见面更是能免则免,省得招人闲话,坏了主子的事儿。鞋子我这回就收下了,但下不为例。”

  “是……”宝石心里有点难过。那鞋子是她一针一线缝制的,知道叶飞天经常外出,耗鞋,她还特地将鞋底做得厚实一些。辛辛苦苦做了这么久,非但没有换来一句好话,还被责备了,她心情之低落可见一斑。

  乔岚从书房出来,正好听到叶飞天义正言辞的“数落”宝石。她全然不顾自己的出现会不会打搅到两人的好事,出声道,“哟……你们俩都在呢。”

  叶飞天依旧是不悲不喜,不愠不火,看着乔岚唤了声,“主子!”

  宝石则窘迫得恨不得找条缝儿钻进入再也不出来了,这时候连“主子”都忘了喊。

  “我说叶飞天,你这样可不行啊,人家宝石辛辛苦苦给你做了鞋子,你怎么不领情呢?”

  “我没有不领情。”

  “得啦得啦,别学俞大拿,老绷着一张脸,你不合适。后院这块也没旁的人进来,你们不用顾忌我。”乔岚还嫌叶飞天不够乱,可劲儿地给他添乱,转身对宝石说,“宝石,有了新鞋子没有新衣裳可不行啊,你再给叶飞天做两身衣裳,明天找他量尺寸,”

  “主子,不妥!”

  “如何不妥,我想犒赏你两身衣裳,难不成还得我自己给你缝吧缝吧。”

  “……”

  “就这么说定了!”乔岚不负责任地丢下话,抬脚往楼上去了。

  肖狼肖犬哼哧哼哧地跟在她后面爬楼梯,现在他们已经长大了不少,不会每上三级楼梯就滚下两级了。

  “我明天等你回来再去量……”宝石向呆立的叶飞天福了福身后飞速跑上楼去,同时手还不受控制地抚了抚发烫的双颊。

  第二天,乔岚出门,一眼就看到叶飞天脚下踩着新鞋子。她狭促地看了几眼他的脚下,笑得一脸诡秘。

  叶飞天却丝毫不受乔岚的影响,仿佛乔岚那意味深长的笑不是对他的。

  逗弄不成,乔岚自讨没趣,悻悻地把肖狼肖犬抱上马车,然后上车关门。

  也不知是“通房丫头”计谋成功了还是怎地,方定匡虽然还是时而出现在乔岚面前,但与乔岚维持着泛泛的君子之交,面上的礼仪举止也维持得很好,只是时而看着乔岚的眼神过于灼热。

  乔岚跟封啓祥说,他庄子上的白菜也可以采收了,但他坚持等乔家的辣白菜全部做好后才让人开始采收他名下大庄子的大白菜。乔岚还以为他是顾忌他家的白菜本来就种迟了几天,但是,封啓祥怎么会是关心这些事儿的人呢。

  三天之内,在俞大拿的安排下,西岸的三百坛辣白菜全部入坛封好。

  这天乔岚下了车,封啓祥驱马上前,居高临下看着乔岚,说他的大庄子明天开始采收大白菜。

  乔岚很奇怪,所有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他这么郑重其事再来告知自己是几个意思。乔岚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她一边往里走,一边说,“你的人这三天也看得差不多了,应该出不了什么岔子。另外,俞大拿已经安排好,明天,程胖子、章娘子和方小勇会带上足够的佐料与佟管家一同前往。”

  “等等!”封啓祥手里的马鞭像活了一样,嗖嗖向前游动,把乔岚拦腰捆住。“你也得去?”

  乔岚无奈停下,回头看着封啓祥,“为何我也得去?”

  “为了我亲自给你做的那三张面具。”封啓祥紧了紧手里的马鞭,像是确认乔岚还在他手中一样。

  乔岚的脸一下子黑了,这种被人攥在手心里的感觉实在糟糕透了。

  早上,封啓祥把三张很精致的面具给到她的时候,并没有多说什么,就算她想给他银子,他也没搭理她。她还以为封啓祥也难得大方了一次,她还大言不惭地说记下他这份人情了,其实她也就客气客气,哪知道他在这儿等着她呢,而且他说“我亲自给你做的”又是怎么回事?

  “你……”乔岚发现自己竟然无话可说。

  “还是你想继续欠着我的人情?”封啓祥此时已经把面具拿下来,让乔岚将他欠揍的神情看在眼里。

  “……”不行,这妖孽的人情不是那么好欠的,横竖不是什么难事,谁知道他下次还有什么招等着我。“好,我去!”

  “那明儿个见!”封啓祥把马鞭松开,驱马走向对面,周长乐早就等着了,连忙从门内迎出来牵马。

  乔岚决定,从今以后,封啓祥所做下的每一个举动,她都要在脑子里过三遍,哦不,留便,要不然,迟早被他坑死。

  第二天,乔岚雷打不动地练拳,练完拳再去马厩看阳雪,给它喂食豆子。经过几天的努力,阳雪与她亲近了不少。

  乔岚给阳雪梳理毛发,“我这两天不在家,你可不许发脾气了。”

  打理了一边阳雪,乔岚正要走,袖子被扯住了,她回头一看,袖子被阳雪咬嘴里嚼吧嚼吧。乔岚想把袖子抽出来,阳雪还跟她犟上了,嘚嘚后退几步。要不是有围栏,乔岚估计就被她拖进去了。

  “要我带上你?”乔岚猜想,她把自己的疑问说出来。

  她话才说完,阳雪松开嘴,“咴咴!”

  乔岚有点惊讶,她觉得自己大概养了一匹成精的马儿。想起自己曾给过阳雪喂过几次灵泉水,她惊骇:不该啊,我喝了这么多,怎么不见我变聪明!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乔岚果断回道,“不行!不能带你去!”

  那一瞬间,她似乎看到阳雪一向清澈的眼神变了,定情一看,又没有变,但阳雪不再搭理她,这倒是真的。

  方定匡带着旺财到乔家来,却被告知乔岚不在家,他要再问去哪里了,守门的杨葱却不搭理他了。

  方定匡回到家,看到老掌柜抠抠缩缩地杵在门边上。上次他回去告状,坏了方定匡的事儿,方定匡就让他待在本家,相当于提前荣养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敢出现。

  “少……少主……”老掌柜其实也不容易,他出发点是好的,只是没有考虑到方定匡的心情和意愿。

  “我是否说过,让你不要出现在我眼前?”方定匡冷冷地看着老掌柜。

  “少主,老奴不想呆在本家,不想成为废人,您还是让老奴回来吧,老奴继续给您看着当铺。”老掌柜在本家过得并不好,说的好听是荣养,但本家的下人也分三六九等,早就有了框架,他这个外来的,哪里都讨不好,总是被排斥在外。

  “让你回来继续坏我的事儿?”方定匡手上青筋显露,要不是老掌柜上了年纪,而且也兢兢业业为方家做了这么多年的事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定是要一脚踹上去的。

  “老奴不敢!”老掌柜低眉顺眼地积极认错。

  “你还有什么不敢的。给我滚回本家去。”

  老掌柜急了,他扑通地跪下了,“少爷,老奴也是为了您好哇!”

  “我不想听这些,既然不想呆在本家,那就离开方家吧,我这儿庙小,容不下不这尊大佛。”方定匡决定不姑息这种借着为了他好,阴他的行径。他撇下老掌柜就要往里走。

  “少主,请听老奴一席话,大老爷派来的人已经盯上乔公子。”

  “什么?!”方定匡惊骇,顿住脚,转身一把揪起老掌柜,

  “咳咳咳……”老掌柜憋得满脸通红,想回答也回答不了。

  “他明明说只要我好好打理方家,就不管我与谁一道。”方定匡脑子里仿佛有一道闪电劈过,然后没来由地哈哈大笑起来,“我怎会如此天真,连这样的话都相信?我怎会如此天真!我怎会如此天真!哈哈哈哈哈哈”方定匡失态了,在大门口,就这样如痴如狂地大笑不止。

  “少主,少主,你可别吓老奴。”老掌柜吓坏了,他以为方定匡封魔了。

  方定匡突然止住笑,冷着脸站了半响,然后突然间奔进去,跑至马厩。方家马童刚从前门处把追云牵到马厩,还没来得及让追云进入马房里,手里的缰绳便被一把抓过。

  方定匡骑上追云,一路狂奔出去。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