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九十八章 杨家大庄

第九十八章 杨家大庄

  方定匡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必须马上到他身边股,护他周全,否则他将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他自诩武艺高强,加上五里镇于他而言,可有可无,故而他经营不多,事临头他才发现,自己身边能用之人不多,想找个人的踪迹并非易事。

  方定匡先是去了乔家,看门的杨葱来来去去就是一句话“主子不在家”,旁的就再也问不出来。他决定还是去西岸找俞大拿,他相信,事关乔岚的安危,俞大拿一定会告诉他乔岚的去向。

  追云迈开马蹄,才往前走几步,维系的缰绳一紧,它当即停下脚步……才刚上马的方定匡盯着对面的杨宅看了好几眼才下马,牵着追风往对面的杨宅走去。

  杨宅看门的王小一直在关注乔家这边的情况,看到对面有人过来了,他认出来,过来的是时常与他家少爷和乔公子一道的方公子。

  “我有事要找你家少爷,可否帮忙通传一声,就说方公子请见。”方定匡这人斯文起来,那周身的气度,是无人能挡的。

  “我家少爷不在家!”王小坦言,心里纳闷道:这方公子总是与少爷和乔公子一道,竟然不知道他们去历山县?

  方定匡有预感,知道封啓祥的行踪就相当于知道乔岚的行踪。“哦?!不知他去了哪里?今日可会回来?我找他有点急事儿。”

  “他去历山县的庄子办事了,这两日都不会回来。”王小到底年纪小,不经事,竟然对外人毫不设防,简简单单就把封啓祥的行踪和盘托出了。

  “他可是与乔公子一道去的?”

  “他们是一道的。”

  “……”方定匡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他回过身来的时候,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他早就看出来了,封啓祥对他有敌意,总是若有若无地针对他,这次不声不响地把乔岚带走,无异于挖他的墙角,拆他的台。

  方定匡不由想起,三年前,京城好似有传闻说封啓祥小小年纪就流连小倌馆玩小倌儿,彼时,他身上也有类似的传言,同是天涯沦落人,他对封啓祥的传闻也是一笑而过,并不放在心上。

  那时候,他无意间发现与自己有婚约的女子与人暗通款曲,他义无反顾地退了亲,反正他对她也没有感觉,本来他为了那女子着想,并没有说出真正退亲的理由,结果被对方反咬一口,对外说他是断袖,这话一出,他再要说出真相,反倒像是狡辩了,彼时他百口莫辩。

  方定匡自己也没有料到第一次动心的对象竟然是一名男子,但心动就是心动了,他没有太多犹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估计是之前的谣传已经给他缓冲期。

  他接受了自己断袖的事实,可却不接受封啓祥也是断袖的事实,更何况,是在他们很有可能相中同一个人的前提下。

  方定匡一边驱马奔出五里镇,跑向历山县,心里不可抑制地回想封啓祥与乔岚之间的点点滴滴,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想有可能,于是手里的马鞭催促得更急了。

  乔岚到底是把阳雪带上了,此外,她还带上了“通房丫头”宝石。

  她尝试着骑上阳雪,没想到,阳雪合作得很,也不跟她闹脾气了,乖乖地驮着她,但就是……走得太慢,颇有闲庭漫步的即视感……

  乔岚试图催促阳雪走快点,但它依旧我行我素,按照自己的节奏,轻声慢步地往前走,弄得一行人好似秋游一样闲暇。

  封啓祥也没有催促,好似他与乔岚出门就是来秋游的。

  本来,封啓祥一行人预计晌午就可以抵达历山县西郊的杨家大庄子。

  佟管家让庄头廖三在地头安排白菜的采收清洗晾晒等一系列事宜,他晌午就已经侯在庄子大门口处等候,秋风萧瑟中,他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封啓祥和乔岚才姗姗来迟。

  看到佟管家一把年纪,在秋风中等候的身影,乔岚不免有点愧疚,不是她不想快,实在是阳雪不肯配合。她看看旁边的封啓祥,发现他一派泰然,好似对此心安理得的很,她不胜唏嘘。

  杨家大庄子有将近两千亩,而且地势平坦,此时,地里并没有庄稼,视野很开阔,站在入口处,一眼就能望见很遥远的地方立着篱笆,那就是庄子的边界了。

  这庄子无论是幅员之辽阔,地势之平坦还是土地之肥沃,都令乔岚非常眼馋,她甚至有点奢望,封啓祥会不会考虑卖庄子。

  杨家大庄子上的主院是三年前新建的,虽然封啓祥极少在这儿住,但佟管家要求庄头廖三每天都安排人打扫一遍,在得知封啓祥要过来后,廖三更是劳师动众,把边边角角都清扫擦洗了一边,当封啓祥一行人到来时,主院是以一个崭新的面貌迎接他们,跟新建成的似的锃光瓦亮。

  乔岚被安排在主院偏间,相当于与封啓祥同一个院子。她一面顾忌自己的女儿身,一面发怵封啓祥的眼线,不乐意与他同一个院子,却苦于无法说出真正的原由,只得无奈入住。

  佟管家想把宝石引去下人所住的偏房,乔岚当即出声婉拒他的安排。她是一定要宝石陪着的,很多时候,还需要她打掩护。

  佟管家为难地看向自家主子,刚刚就是封啓祥要他“安排乔公子的丫鬟去下人房居住”。没有收到封啓祥的进一步指示,佟管家企图以“不合规矩”劝服乔岚,却被她一句“没有她伺候,我睡不着”给挡了回来。

  乔岚不再理会封啓祥主仆,拉着宝石进入偏间,等肖狼肖犬进门后麻利地关上门。

  “主子,歇一会儿吧!”

  “嗯!”

  宝石帮乔岚把被铺等整理好,乔岚小憩了一下才出门找封啓祥去地头看看。

  封啓祥无可无不可,让人把惊风和阳雪牵出来,乔岚以为杨家大庄子上的大白菜地种得远,轻易走不到,也就上马了。

  叶飞天要跟着,封啓祥没有给他备马,他自己去马厩牵了一匹过来。

  一行人,走着走着,叶儿都不见一片,更别提大白菜。

  乔岚环视一周,本来跟着在后面的叶飞天竟然不见踪影,只有肖狼肖犬还在后面奋力地追着他们的马跑,她觉得情况有点不妙。

  乔岚暗暗压下心底的惊涛骇浪,假装镇定的问道,“封兄,这路是否走错了?”

  “没错,就是往这边走。”先两步的封啓祥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乔岚环视空空如野的四周,“这也不像种着白菜的地儿!”

  “谁说我们要去白菜地儿?”

  乔岚拉住阳雪,冷颜面对封啓祥,“封兄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封啓祥也拉住惊风,回头发现乔岚好像受惊的小兽一样诈起了全身的毛,他驱动惊风回身走了几步,侧过身子靠近乔岚。不用乔岚驱使,阳雪自己都得后腿几步。

  “乔弟在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封啓祥眯着眼,看上去就像是一肚子坏水的样子。

  “……”乔岚没有回话,心想着,真有情况发生,她如何脱身为好。

  “辣白菜交给底下的人做就可以了。我带你去一个好山好水的好地方。”封啓祥怕他再不说清楚,乔岚就要翻脸走人了。

  “既然底下的人就可以做好,我现在是否可以打道回府?”乔岚只觉得自己被封啓祥耍了,她想立即离开,离封啓祥越远越好。

  “哎,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别这么拘束。我保证,乔弟你一定会不虚此行。”

  封啓祥调换惊风的马头,往前走去,好似随便乔岚跟不跟上一样。乔岚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了,要是封啓祥真要对她不利,她离得再远也白搭。

  “我的人呢?”

  “还在跟封一打架吧!不用理会他们。”封啓祥无所谓道,他也间接告诉乔岚,他的人也不在身边。

  乔岚不再说话,沉默地坐在阳雪身上,跟着封啓祥往前走,只是走着走着,她便陷入了沉思中,思考着各种应急预案。

  “到了!”

  听到封啓祥的声音,乔岚回过神来,映入眼睑的是大片大片的**,再远一点的地方,还有一个湖泊……温润的风带着水气,卷着花香扑面而来……

  这里的地势偏低,所以在远处根本看不到这里的一景一致。

  封啓祥下马,虽然他不甚喜欢花儿,但也不多讨厌。月初,听佟掌柜说大庄子上的秋菊就要开放,他便存了心思要把乔岚带过来看一看。

  其实,乔岚比较喜欢荷花,喜欢菊花的是她姥姥。姥姥死后,姥爷费了不少心思打理姥姥留下的菊园。菊园里开满了黄色的菊花,中间是一个清澈见底的小湖泊。每年秋天,姥爷都会带她到菊园里野餐,从未间断……

  此情此景,令她触景生情,几欲潸然泪下,借着下马的举动才把泪水压会眼底……

  秋风萧瑟,金黄色的菊花在风中招展。乔岚没有说话,单是静静地坐在湖边,默默地怀念姥姥和姥爷。肖狼肖犬静卧在她身旁。

  封啓祥也识趣得很,发现乔岚情绪有点不对,也没有打搅她,独自一人徜徉花丛中,就因为他大刀阔斧的走动,一路辣手摧花,留下一地残花败叶。

  乔岚与封啓祥在湖边待到下午才上马往回走。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