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九十九章 来人上酒

第九十九章 来人上酒

  方定匡骑着追云,快马加鞭,风驰电掣一般到了历山县,又找到位于历山县西郊的杨家大庄子上,却因为封啓祥一早有过吩咐,而被拒之门外。

  虽然知道封啓祥不会老老实实让自己见到乔岚,但他还是按照规矩递交了拜帖,而这个拜帖理所当然地石沉大海了。

  乔岚今天放任自己沉浸在过去的记忆中,回过神来,发现心里积压的一些东西消散了,心胸也开阔了不少。

  傍晚时分,她还是抽空去杨家大庄子上安放坛子的地方看看。

  杨家大庄子上上下下三十口人,还有四十个长工,往年那种时候,大家都闲得长绿毛,但今年,大家都围着辣白菜忙得热火朝天。

  程胖子和章娘子负责下料,但他俩得了乔岚的指示,并不亲自动手,而是站在一旁,看着别人忙活。

  忙活的大半天,两百多坛辣白菜已经顺利入坛。

  乔岚走了一圈,发现所有的坛子外都雕画着“乔”字,也就是说封啓祥后来做的几百个坛子,用的也是乔家的名号。

  又出了纰漏?不至于吧!乔岚摇摇头,决定放到一边,不管了,横竖不是她的问题,而且于乔家而言,利大于弊。

  入坛的辣白菜做得不错,乔岚便也放手不管了。

  封啓祥那个正主都不关心,她这个外人操心个行么劲儿。

  晚饭是庄头廖三安排的,两个人的席面,摆满了山珍。

  乔岚特地让宝石随身伺候她吃饭。宝石知道她的喜好,所以每一筷子下去夹过来的都是她喜欢吃的。乔岚称赞了几句,宝石羞答答地低下头。

  主仆二人,看起来还真像是那么回事。

  “乔弟这丫头看起来倒是个可人儿。我底下的人用着总也不顺手,不知乔弟是否愿意割爱。”

  “……”乔岚从“调戏”宝石的游戏中回过头来,她一眼就看明白封啓祥醉翁之意不在酒,至于他到底想干什么,还有待探寻。

  她笑道,“宝石得封兄的青睐,是她的造化,然,我用她用着正好,换别人可就吃不香睡不着了。乔家趁手的丫头还有几个,封兄不妨再瞅瞅,看她们是否还人得了你的眼。”乔岚在这里留了足够的余地,就算封啓祥再看中哪个,她给不给就是另一回事了。

  “旁的我就不惦记你的了。也就这丫头看着还顺眼,要是哪天你腻味了,要将她打发走,可将她送与我!”

  “……”乔岚在封啓祥这里吃过亏,不用细想,第一反应就是要拒绝,“封兄你也知道我对下人不是一般的好,偶尔会问询他们的意愿行事。譬如你刚刚所说的,如她愿意去伺候你,我烘手相送,绝不阻挠她攀高枝。”

  乔岚咬牙切齿地说着状似随意的话,但话里话外就一个意思,要是宝石愿意去伺候封啓祥,那就是嫌弃她这里庙小了,是吃里扒外。她这话一出,即给了宝石找好了台阶下,也让封啓祥不好意思跟她要人。

  “宝石,你觉得封公子如何?可愿意去杨宅伺候他?”

  宝石哪里见识过这场面,她名义上是主子的“通房丫头”,但其实她的心已经完完全全给了叶飞天,一女不是二夫,她看不懂上位者之间的斗法,小心脏随着封啓祥说出来的话而一抽一抽地紧缩,她怕乔岚真的把她送给封啓祥,现在乔岚给她递梯子了,还不赶紧就坡下驴。

  宝石连忙跪下,“奴婢惶恐。封公子万金贵体,奴婢愚钝,手脚粗笨,唯恐伺候不好封公子。还请主子不要嫌弃奴婢,让奴婢继续留在乔家,奴婢愿意给主子,给乔家做牛做马。”

  她说完还要磕头表衷心,乔岚出声阻止她,“起来吧,爷知道你对爷衷心,封公子也不会强要了你去的,起来给爷布菜!”

  封啓祥看着乔岚和宝石两主仆若无旁人地一唱一和,等他回过神来,这一段已经被乔岚轻轻揭过。

  封啓祥不胜酒力,所以杨家的席面一概是以茶代酒。这是不成文的规定。

  乔岚见识过酒醉的封啓祥,她自诩自己的酒量还是不错的,于是坏心眼地提了一句,“有了好菜,怎能没有好酒呢?”

  “……”封啓祥默不作声,他醉酒的次数不多,但那是因为他极少饮酒。

  一旁伺候着的佟管家侧目:乔公子明明知道少爷不能喝酒,竟然还提这样的要求,到底是何居心?

  “封兄不胜酒力,我们喝就好了。廖三是吧,我今儿个听说庄子上酿了些青梅酒,赶紧的,上酒!!!”

  收到廖三求救的目光,佟管家只好又把目光投向封啓祥,后者挥挥手,让他们去取酒。

  廖三出去不一会儿,进来一个托着托盘的丫头。精致的酒壶和两个酒杯被摆在乔岚跟前。宝石倒了一杯,香甜的酒香弥漫出来,虽然不是很浓烈,但若有若无,若隐若现更加引人入胜。

  “做下陪我喝两杯。”乔岚指指旁边的凳子,让宝石坐下。

  宝石犹豫了两下,还是坐下了,然后在乔岚的示意下给自己倒酒,也不敢倒多,只倒了半杯。

  乔岚拿酒杯碰了碰宝石的酒杯,仰头喝下。宝石没敢喝,拿起酒壶又给乔岚倒了一杯。

  三杯酒下腹,乔岚脸上泛起了浅浅的红,看上去,煞是好看。她将手放在宝石的肩头,凑过去,耳语道,“宝石,要不要我将叶飞天叫进来喝两杯?”

  “主……主子……”宝石的脸霎时间充血,红得直冒热气。

  对面的人看在封啓祥眼里,那就是**裸的**,他开口到,“乔弟,是否需要我叫几个美人过来作陪?”话语间,酸得直冒泡。

  “不必,小酌两杯而已,无需脂粉作陪,我有宝石足以。”乔岚似醉非醉地说,但她整个人看上去比往常惬意得多,好像自斟自酌真的自得其乐一样,“封兄不必费心招待我。”

  乔岚又转头去调戏宝石,把封啓祥隔绝在外。

  封啓祥不愤了,“给我拿酒杯,满上!!!”

  佟管家大惊,就要出声阻止,被他家少爷横了一眼,不得已,只好悻悻地收声。

  新的酒杯被送上来,乔岚亲自给封啓祥倒了酒。封啓祥要面子,很豪气地一饮而尽,结果被呛到了。他抬头看到乔岚嘴角噙着的笑意,连忙把咳嗽压下。

  “再满上!”

  乔岚从善如流,给封啓祥又满上一杯,然后端起酒杯与之碰杯……

  封啓祥发现这酒一点儿也不上头,他已经喝了三杯,人却还是清醒着的,一点儿也不觉得晕眩。

  开始还是乔岚找封啓祥碰杯,之后便倒过来了,封啓祥以兄长自居,频频找乔岚对饮。

  佟管家劝说封啓祥未果,反被赶出门去。

  半个时辰之后……

  封啓祥顶着一张透着粉色的脸,瓮声瓮气道。“乔弟,不满你说,这丫头不配伺候你,你还是赶紧把她送走吧。”

  乔岚笑了,她的脸也透着粉红,但她的脑子却清醒得很,“我觉得她挺好的。”

  封啓祥的声音忽然拔高,“她哪里好?!”

  “她哪里不好?”乔岚笑意盈盈,兀自欣赏醉态中的封啓祥。其实封啓祥的酒品相对而言,还是不错的,但与他平时的做派相比,那可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了。

  “她……她……”封啓祥盯着宝石看了又看,直把她看得窘迫万分,他才找了个理由,“她不够漂亮!”

  “只是个丫头而已,要那么漂亮作甚?”乔岚无所谓道。

  “丫头也得好好选,改天,为兄送你两个貌美如花的。”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你真要?”封啓祥不满地皱紧眉心,送人的话是他说的,可人家要收下,他却不高兴了,显然他只是说说而已,并不是真的要送。

  “长者赐不可辞,兄长赐亦然。”

  “……”封啓祥喝了不少,本来只觉得头有点重,这会儿忽然晕眩,然后就晕过去了。

  封啓祥这么快就醉过去了,乔岚有点遗憾。

  乔岚没理会醉过去的封啓祥,带着宝石出门离去。封一现身,给封啓祥喂了解救的药丸,才通知佟管家带人过来把封啓祥带到厢房里安置。

  乔岚走到院子里,在偏间前看到一身狼狈的叶飞天。

  “主子!”

  “今日战况很激烈嘛。”

  叶飞天面带愧色,“主子没事吧。”

  “有事我就不会站在这儿了。放心吧,无甚大事。”乔岚开玩笑道,“你下去休息吧。”

  “主子,方公子找来了,一直在外面,等着见主子。”

  “哦!”乔岚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看叶飞天,然后回过头继续往屋子里走,“不理他!”

  “是!”

  杨家大庄子外,方定匡在萧瑟的秋风中站得笔直,夜幕降临,他放弃等待,寻了个地儿潜进去找人,可是他的前脚才踩进杨家大庄子的土地,就遭到黑衣人的袭击,过了十几招后,发现对方的功夫不在自己之下,他没有恋战,抽身退出。

  黑衣人意在将他逼退,并没有穷追不舍,在方定匡退出庄外后立即隐身于黑暗中。

  方定匡疾步奔走了好长的一段路,再度跃身进入杨家大庄子,好吧,那个黑衣人再度出现,招招下狠手把他逼出庄子外。

  他没有尝试第三次,他知道自己是让人盯上了,至于幕后主使,除了封啓祥,他不做他想。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