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零一章 有缘无份

第一百零一章 有缘无份

  方定匡被驱逐出杨家庄子外,又不甘心就此离去,于是还是侯在门口处。今日乔弟的态度令他心生忐忑,唯恐这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活了二十一年,第一次心动,他义无反顾,他勇往直前,他不撞南墙心不死,可是,他又很彷徨,万一对方没这心思,他再积极也是白搭。

  尤其是如今那个做大家长的爹还出来搅局的情况下,他更觉得束手无策。他开始想,如他不那么直接,先敷衍一下爹,把他安抚下来,也许情况会好得多。

  方定匡正沉浸在患得患失的心情中,杨家庄子大门开了,出来一名壮硕的男子。他认出那是一直贴身跟随乔弟的侍卫。

  叶飞天直直朝方定匡走去,站定,“方公子,我家主子约你今日午时到三鲜阁一叙。”

  听罢,方定匡喜出望外,“啊,好!我一定准时赴约,不见不散。”

  此时还只是巳时,距离午时还有一个时辰,方定匡却已动身回到历山县,到三鲜阁要了一个包厢。包厢临街,可以直接从窗子看到下面的大街,人来人往看得一清二楚。

  他有点激动,终于可以和乔弟“触膝而谈”,他决定这一次一定要清楚明白的表达自己的心意。

  他很高兴,他很激动,他……慢慢的,激动的心情渐渐退去,他猜不到乔弟约他所为何事,是平常的邀约,还是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如果是有事要与他说,又会是什么?

  其实他一直在回避一个可能,那就是乔弟其实对他根本没那个意思,他甚至不好男风。

  距离午时还有两盏茶时间,方定匡从窗口不断往下张望,然后他看到乔岚的马车驶过来,停在三鲜阁门前。

  车厢门打开了,方定匡刚要高呼一声“乔弟,愚兄在这里。”他突然想起要保持风度,于是没有出声,他想,如果等会儿乔弟抬头,他刚好可以向他温文尔雅地挥挥手……

  宝石从车厢里出来,她跳下车,转身想把随后的肖狼肖犬抱下车,哪知它们还是没买她的帐,宁愿在车辕上团团转,也不借她的手下车。

  乔岚从车厢里出来,她察觉楼上有一注灼热的视线聚焦在她身上,她只当不知道,抱起肖狼跃下车,放下肖狼后又转身抱起肖犬,然后进入三鲜阁。

  楼上,没有与心目中的“他”隔空相望,方定匡不免有点失望,但他很快重整旗鼓,调整心情专心等候包厢门的开启。

  不一会儿,门开了,店小二把乔岚引进来。

  乔岚换了一身米白色带祥云暗纹的长袍,腰间是米黄色精绣腰带,头上佩戴着汉白玉冠,整个人看起来,衬得一句“如玉一般的公子”。

  “乔……乔弟,你来了!”方定匡只觉得自己的心闹腾得厉害,根本管不住自己的舌头讲出一句顺畅的话来。

  “方兄,抱歉,是我约的你,却让你久等了。”乔岚客气地回了一句。

  “没事,我也刚到!我自作主张,先点了些菜,看是否合你胃口,不合再点。”方定匡不想乔岚知道他其实已经在这个包间,等候一个时辰之多了。

  “方兄客气了,这些菜都挺好,不用添了。”乔岚坐下,宝石乖巧地站在旁边替她布菜,伺候得非常精细。

  方定匡看着对面两人的互动,嘴里有点发苦,他干脆问道,“不知乔弟约我所为何事?”

  “额!”乔岚做愕然状,“方兄到杨家庄子上不是为了找我?我以为你有话与我说,在封兄的地头有所不便,故而才约方兄到三鲜阁,原是我误会了。”乔岚决定将主动权叫到方定匡手中。

  “啊!我找你是有点事!”方定匡心里一颤,决定快刀斩乱麻,先确认“他”的心意再做打算,但在这之前,“先吃东西吧,咱边吃边聊。”

  “好!”

  想快刀斩乱麻的人不是一个人,乔岚为了增加方定匡的“表白”信心,没与宝石有太多互动,最后还把她遣出去看叶飞天那边是否已经安排了吃食。

  宝石一出去,乔岚就以茶代酒敬方定匡,方定匡端起茶杯喝下,犹豫了一下,“乔……乔弟,你觉得我这个人如何……”

  “方兄这是何意?”乔岚心想,终于回到正题了。

  “就……就问问……”方定匡紧张啊,心脏都麻了。

  “你嘛,挺好的!怎么,方兄看上哪家姑娘了?”

  “是,啊,不是不是!”方定匡点头又摇头,看上去,颇为凌乱。他有点回过味来了,乔弟竟然以为他看上的是姑娘,那“他”……

  方定匡沉默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让小二给他上了一壶酒,两杯酒下腹,他的顾虑便少了。

  他一把拉住乔岚放在桌面上的手,目光灼灼,“乔弟,方兄心里住进了个人。”

  “方兄,有话好好说。你别这般看着小弟,不然小弟又得误会你是断袖了。”乔岚一边努力把手抽出来,一边说,“认定了不妨娶回家,还是有什么隐情,你是想让小弟帮你出谋划策?”

  “我心里的人不是女子,我与他不能走寻常路。我很苦恼,乔弟,你帮帮我?”方定匡把乔岚快要挣脱的手重新攥紧。

  “……”这厮,情商为零吧,明明之前还狡猾得像只千年狐狸,怎么这会儿却傻得人神共愤,“他与你也有同样的想法?”

  “有想法吗?”

  “嗯,他有与你一起的想法吗?”

  “有吗?”方定匡像鹦鹉一样重复着状似无意的话。

  “方兄!!!”乔岚恼了,一把抽回自己的手,方定匡追问道,“与我一起的想法,你有吗?”

  “什么?”这话题切换得太快,要不是一直等着这个,三魂六魄估计会吓飞一魂一魄。

  “我想与你一起,共同面对日后的一切。”方定匡认真地重申了一遍。

  “方兄,玩笑开过头了。”乔岚的脸霎时冷下来了。

  方定匡其实早就预料到这个局面,但是他不想在模棱两可下去了,他要争取自己想要的,“我很认真!!!自从一次遇见,你就进入了我的心里。一开始,我对你也只是好感,但越是接触就越是被你吸引。你就像一颗闪闪发亮的明珠,时刻牵引我的目光。那天,你说不排斥士大夫好男风,我便再也无法抑制对你的爱慕。我存活至今,从未对人心动过,唯有你。我相与你一起,一辈子,不离不弃!”

  方定匡的内心剖析太过诚挚,乔岚的心被触动了,她张张嘴,想按照原先的想法,狠狠地斩断他那不该有的念头,但她却说不出任何一句狠话来。

  “乔弟,你可愿意与我一起?”方定匡目光诚诚,等候乔岚点头或……点头……

  “方兄,我……其实你看到的都是假象……”乔岚的意思是她男扮女装的事,但方定匡误会了,他以为乔岚说的是他的心,“不,我很确定,我要与之共度一生的人就是你。虽然你是男子,但我还是不可救药地将你放在了心上。”

  “你想过方家吗?”

  “为你,我敢与整个方家对抗。”

  “你想过我的意愿吗?”

  “我有……”

  “我意愿,阴阳调和,洞房花烛,琴瑟和鸣,子孙满堂。”

  乔岚每说一个词,方定匡的脸就白一分,等乔岚说完“子孙满堂”,他的脸上已经全无血色。

  方定匡将桌面上的那壶酒悉数灌进喉咙里,然后果不其然,醉了,倒伏在桌上,不停地嘟嘟哝哝着。

  乔岚没有凑近,不然她会听到方定匡的醉话如下“你为何不是女子!你是女子,我与你,阴阳调和,洞房花烛,琴瑟和鸣,子孙满堂。我为何不是女子,我是女子,与你……”,如她听到这些话,那么,也许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乔岚让小二把醉得不省人事的方定匡扶到后面的客房休息,然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离开三鲜阁,乔岚去了老木柴的加工坊,那里,三四十个木匠正在风风火火地在木头堆里爬剔。

  老木柴的目光正胶着在一块板材上,乔岚来了,他也只抬抬眼,算是见过了。

  林木看到乔岚,眼前一晃,觉得眼前的少年郎更加风姿卓越了。他知道方定匡与乔岚已经有过接触,随口问起方定匡怎么不一起过来,乔岚打哈哈给敷衍过去了。

  乔岚这一趟,除了无聊,过来看看回旋圆桌和折叠桌椅的进度,也是想瞧一瞧李达到底怎么样了。

  见乔岚主动问起李达,林木这个憨厚的汉子憨憨地笑了,先是感谢乔岚还记挂着他的小师弟,还感谢她上次过来给李达留下了一本画册。

  林木引乔岚看了几张梨花木的回旋圆桌。那几张回旋圆桌做工非常精细,尤其难得的是桌腿处的精美雕花。

  “这些都是李达雕刻的?”

  “是,你送他的那本画册,他天天翻,日日看,看到合意的花色就自个儿琢磨,琢磨好了就寻材料雕出来,也不拘什么材料,随手就来,雕坏了不少,但能成品都是上品。”林木顿了顿,接着说,“桌王是师父用檀香木亲手打的,正等小师弟哪天心情好了,送到他跟前呢。”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