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零五章 当年真相(二)

第一百零五章 当年真相(二)

  吾桂山与白崇沙一起被称为封言勇的左膀右臂。白崇沙离开之前,曾与他有过短暂的视线交流,顷刻间,两人心领神会。

  凯旋当天,金銮殿上,吾桂山在带领众将士上表陈情书,要求彻查细作,严惩叛徒。

  定远军里榜上有名的细作有五名,分属不同的势力,牵连甚广。细作除不尽,不如放在眼皮底下好好看着,故而知道的人都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这一次,定远军怒了,势要揪出幕后黑手。

  皇帝宋恒载皇帝当时满脑子都是战胜、凯旋、庆功等高兴的事儿,加上一些人有心阻挠,陈情书被压下,过后再议。

  正如白崇沙所想的那样,朝廷封赏了大批将士,又将封言勇追封为骠骑大将军,谥号“忠义侯”,唐英芝也被追封为“全夫人”,一时间,京城平安喜乐,歌舞升平。

  也就两天时间,那些个细作,金蝉脱壳的金蝉脱壳,找替死鬼的找替身鬼,实在脱不了身的也自杀谢罪了。

  吴桂山等还在为不能替封言勇夫妇报仇雪恨而愤愤不平,又传来宋毓彻为“忠义侯”的哥哥封言英请封“骠骑将军”的消息。为了避免定远军落入四六不懂的人手中,他们与之展开周旋。

  双方闹得不可开交,关键时候,皇帝宋恒载那发昏的脑子难得清醒了一会儿,记起他曾答应过封言勇,如果封言勇不幸战死,便由白崇沙接任“骠骑将军”,如白崇沙也战死,就让吴桂山顶上。按照资历声望来看,高松之理应位列其中,但封言勇发现他好杀戮,所以没提他的名字。

  以上很多都是白崇沙这些年来,明察暗访,挖出来的真相。

  离开头三年,白崇沙用斩月刀结果了那几个逃脱升天的细作,并在他们死之前用严刑逼问出大量情报,然后他顺藤摸瓜,揪出了意料之外的大蛀虫——高松之。彼时,高松之已经是镇西大将军的副将,极难接近。

  “高松之心里有鬼,不敢再待在定远军,让宋毓彻把他调到西部军,那里没人压制,他愈加残暴嗜血。我部署了将近四年,才将他捆到京城西城,扔在大哥大嫂的墓前。”说到这里,白崇沙的思绪不由地发散发散发散……

  那一天,他把被他挑断手筋脚筋的高松之扔在封言勇夫妇的坟前,旁边是那五个白森森的头骨。也是那一天,他才知道,他之前所做的四年部署其实没甚必要,高松之早就不想活了,他一直在等他或吴桂山或封啓祥,亦或是定远军的任何一个人去取他的性命,谁知这一等就是七年,所以白崇沙欲他索命,他甘之如饴。

  死之前,高松之将他所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包括他在西部军这几年所掌握的情报。

  “高松之想一头撞死在大哥的墓碑上,被我阻了,怕他脏了大哥轮回的路。”高松之还要求白崇沙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把他葬在封家祖坟所在的无崖山山脚,让他死后给封言勇守山,也被白崇沙拒了,当时他说的是:你是大哥戎马一生最大的败笔,我觉得他应是不愿再见到你了……还是让他安生些吧……

  白崇沙的声音沙哑低沉,夹带着无穷无尽的悲情,期间几次哽咽,停下缓过劲儿来才继续讲诉那些他一个人背负了多年的沉痛历史。

  在他讲述的过程中,封啓祥一言未发,面上也没有多少表情,他收声后,封啓祥的脸上才出现一种类似于悲戚的表情。“高松之也死了?”

  “死的不能再死了。”白崇沙冷冷地说道,随后又换上了衣服略带愧色的表情,“当年你还小,这些事对你来说太沉重,所以才没带上你。我以为,侯府有侯爷在,你又是他最为倚重的孙子,他定会护你周全,没想到,还是……白叔对不起你!白叔辜负了你爹娘的嘱托!封言英那豺狼对你做了什么?你是怎么离开定远侯府的,侯爷为何不护着你?”

  “封言英把封其跃亏空的十万两白银应栽我头上,定远侯就把我赶出了侯府。”封啓祥直呼爷爷的名号,话语里毫无半点对爷爷该有的尊敬。

  “定远侯对你抱有很大的期望,你又是大哥唯一的血脉,他绝不会因为十万两银子就将你赶出家门,这其中定是有什么别的事。”白崇沙是听着定远侯骠骑大将军的威名长大的,只是当他长大了,骠骑大将军也老了,领着定远军打杀四方的是骠骑将军。在不多的几次中,他看得出,定远侯有勇有谋,是个有大智慧的人。

  “在那之前,京城盛行封家二少爷是断袖的传闻,他因此打断了我的两条腿。”封啓祥凉凉地说。虽然还是不相信事情就这么简单,但重点是……“断袖?!你?!”

  “谣传而已……”

  白崇沙松了一口气,在这之前,他已经想着在离开之前,是不是先押着封啓祥娶一房媳妇。“哦,谣传好,谣传好啊。京城即将大乱,你离开那个是非之地未必不是好事。他也算坏心办好事了”

  “是啊,离开也未必是坏事……”封啓祥悠然说道,但说出来的话却一点儿也不悠然,“要是他没给我下毒,哪天他死了,我大概会亲自到他坟前给他烧纸钱。”

  白崇沙心里一梗,艰难地说,“所以你的武功……”

  封啓祥淡淡地说,好像说的不是他的事一样,“如今这状态,已经算是极好的了。前两年,连站着都成问题。”

  “毒已解,是吗?”白崇沙将包含曦毅的眼神投向封啓祥,但又怕从他嘴里听到否定的答案。

  封啓祥不忍打击他,却也不想说大话骗他,于是淡淡地说一句,“横竖是死不了!”

  “不,白叔不信!如若毒已解,你一定会习武,可是现在……”白崇沙很清楚地记得封啓祥小的时候有多喜欢练武,而且他的根骨极好,是不可多得的练武奇才,假以时日,定会青出于蓝。“他到底给你下的什么毒?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把解药寻来。”

  “化金散!”

  白崇沙彻底傻了,他浪迹这么些年,汲汲营营一件事——复仇,对各种杀招或多或少做过了解,化金散他是知道的。化金散,苗疆秘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让人虚弱至死,此毒又称三无散,无色无味无解药。

  封啓祥看到白崇沙一副即将崩溃的样子,他心里也不好受,“那时我腿伤未愈,尚在服用汤药,他把毒下在我的药里,幸而那天我不小心打翻了药碗,没能全部服用,否则早就如他意命丧黄泉了。”

  “人渣!!!他怎么下得了这个手,他怎么下得了这个手。人渣!!!人渣!!!人渣!!!”白崇沙攥紧拳头,一拳接着一拳砸在床板上,砰!砰!砰!砰!

  封啓祥没有阻止白崇沙自虐,当年他连自虐的气力都没有,等恢复了些,他已经心如死水了。“背后放冷箭,杀了我娘,害死我爹的人,也是他吧。”

  “……”白崇沙沉默了,他很清楚封啓祥打得什么主意,说起来,封啓祥比他更有资格找那些人清算,可是……说他自私自利也好,说他残忍也罢,他就是不想让他卷进来。

  白崇沙狠心摇了摇头,“不,不行!封言英是你的大伯,我可以动他,你不行。你爹娘还有我都期盼你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所以你决不能为一个人渣背负上“恶逆”的罪名。”岂国将殴打和弑长辈定为“恶逆罪”,“恶逆”与“不孝”、“不义”等罪名均是不可赦免的罪行。

  “我娘离开侯府前几天,她悄悄跟我说……”封啓祥的声音中有说不出的悲伤,“她肚子里住进了一个小妹妹,再过七个月,我就能当哥哥了。她怕有人要趁机对她不利,一直不敢声张……”

  “……”白崇沙的眼睛猛地睁大,同时身心俱焚,一个字都讲不出来了。他以为他已经掌握了全部的真相,却不想……原来还有……

  “不能替父母报仇,像只缩头乌龟一样苟活于世,何来顶天立地?!白叔,你为我爹娘做得够多了,歇一歇,剩下的,让我这个做儿子的亲自动手。你只要在旁边看着就好了。”封啓祥是一定要手刃仇人的,此外,他还要留住白崇沙,不让他再涉险。

  “真……真的……肚子里……真的有个女娃?”白崇沙呆住了,傻傻地问道。

  “嗯!”

  “那支箭……”白崇沙脑海里闪过那支箭没入唐英芝小腹的那一幕,终于他还是崩溃了,死命抓着他稀疏凌乱的头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为何我不阻止大嫂去前线……”

  看着痛不欲生的白崇沙,再想想死去的爹娘还有未出世的妹妹,封啓祥面上一派漠然,但他死死攥着的拳头里,有血迹渗出,他的指甲已经戳破了掌心。“封言英,宋毓彻,我要他们生不如死……”

  =====================华丽丽的分割线========================

  狱有话说:

  这两章写得好艰难,信息量太大,而且有点沉重,某封其实是一棵可怜的小白菜。狱不爱宫斗,所以皇权之争只是辅线,主线还是某乔这边。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