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零六章 乔岚遇袭

第一百零六章 乔岚遇袭

  不管封啓祥的天空如何乌云密布,行雷闪电,乔岚这边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被封啓祥很腹黑地吓了一吓,乔岚没敢冒险离开。她以为,既然封啓祥这厮不知出于什么意图把她“留”下,那肯定是要招待好自己的,哪知除了第一天,他来了个神龙见尾不见首,极少在她跟前转悠。

  第三天,闲着没事干,乔岚又要往外跑,她今天的安排满满当当,先是去老木柴那里看看李达,同时让叶飞天去县衙送邀请函,她要请祝岐山吃饭,顺便聊聊土地,聊聊人生,下午再逛逛县城,给梁毛花和陈月牙买点东西……

  马车驶出杨家庄子,乔岚心里突然地就不淡定了。之前,封啓祥总是跟着她,他的暗卫也相当于她的暗卫,故而她从未担忧过杀手来了自己是否能全身以退。昨天她去见方定匡,以为能釜底抽薪,尽管封啓祥没跟着,她也毫无危机感。

  乔岚郁卒:这么些天过去,别说阎王,连个小鬼都没出现,谁知道他是不是危言耸听,就算是真的,我又不可能整天和他在一块,真有什么杀手出现,就拿今天来说,他没空,难不成我就得窝在庄子里不出门了?

  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乔岚心里戚戚,想着是不是让叶飞天调转车头,回杨家庄子看看封啓祥是否也闲得长草,要是如此,就把他带上,如果他没空,她就老老实实窝着,也就在这时,她心心念念不出现的杀手终于有所行动了……

  先是身边抱团打闹的肖狼肖犬停止闹腾,对着车厢门狂吠,乔岚第一时间拔出绑在手臂上的匕首。行进中的马车骤停,紧着着是兵刃相接的“锵”一声,那声音,太尖锐,太阴冷,能把人激得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密密集集的打斗声响起,乔岚很想撩开帘子看看外面的情景,对方来了多少人,厉不厉害,叶飞天是否扛得住,可一旦撩开了帘子,不单她能看到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也能看到她,很方便杀手找准她的位置,一刀从车厢外捅进来……

  肖狼肖犬想冲出去,被乔岚一把抱在怀里,它们还小,出去了也帮不上叶飞天什么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叶飞天顶不住或者封啓祥的救援来不及,她就带着肖狼肖犬躲进空间里。

  其实乔岚对封啓祥的救援没有什么信心,毕竟这里离杨家庄子已经几里路,远水救不了近火……她再一次肯定,所谓的交易根本就是狗屁,她被封啓祥忽悠了……

  性命攸关的时刻,乔岚也顾不上诅咒封啓祥了,她发散精神力探测外面的情况,发现叶飞天将三个刺客阻隔在前方靠左的地方,她握紧匕首,靠在车厢右侧,仅仅盯着车厢门……

  马车外,有四个人在混战,也可以说是一对三,叶飞天功夫不弱,但寡不敌众,他能压制两个人的攻势,却挡不住第三个人的进攻,身上被砍了几个刀口,顿时劣势更加明显了……

  这边战况正激烈的时候,不远处的树上,两个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哟,还挺能打的嘛。”

  “强弩之末,撑不了多久了。少爷还来不来,不来,咱就得出手了。”

  “急什么,再等等,看那家伙能撑到什么时候。”

  “无聊!”

  “可不就是无聊,跟了这么久才有点看头。”

  封二没再搭理封三,封三顾着看“戏”,也没再说话。

  乔岚用精神力探测到,局势越来越不妙,叶飞天完全是被压着打。她想大声告诉叶飞天她有办法脱身,让他先走,但她也知道,就算她下了命令,叶飞天也不会走的,他就是这么不听话。

  随后乔岚的精神力探测到蹲在不远处的树上观望的两个人,她第一时间想到那是杀手的同伴,如果是封啓祥的人,早就出手了,不可能到这份上还袖手旁观……

  乔岚怕死,她想带着肖狼肖犬“一走了之”,但想到叶飞天,她又不忍心了。叶飞天虽然不听话,但对她这个主子,是真真的好。

  她从车厢隔间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布袋子,里面是西岸最新出的一批番椒粉。她拉开车帘,推开车厢,然后,她很庆幸自己出来了,不然她就得给叶飞天收尸。

  “回去!!!”

  两把刀劈过来,叶飞天艰难地用刀挡住,而第三把刀劈过来,那一刻,叶飞天已经力不从心,他瞅准对方伤势最重一个,想着解决掉一个是一个,正要与之同归于尽,他听到乔岚大喊“枕头!!!”

  一个枕头从乔岚手里砸出,砸向正看向叶飞天的杀手,杀手手里的刀顺势一挥,枕头被砍成两段,这枕头是乔岚特地让人用绸布和荞麦皮做的,也就是说里面是荞麦皮,这么一砍,荞麦皮系数洒扫那个杀手身上,顿时迷了他的眼。

  “花生!!!”“丝绸!!!”“茶杯!!!”

  这些无甚大用的东西飞过去后都被刀砍了,眼看着一个杀手就要杀过来,叶飞天再次把他们拦截在一起,乔岚终于使出了杀手锏。“番椒粉!!!”

  叶飞天察觉一个布袋子从他头顶飞过,然后一把刀劈在布袋子上,红色粉末顿显,他立即屏息闭眼。

  随后,现场哀豪阵阵,此外还有猛烈的喷嚏声和咳嗽声……

  劈开番椒袋子的杀手首当其冲,眼睛鼻子和嘴巴全都被撒进了番椒,叫得最为痛苦的也是他,另外两个也挺激灵,他们看到叶飞天闭眼,第一反应闭眼了,但他们不知道他还屏住了呼吸……

  想到不远处不知是敌是友的两个人,乔岚自然是要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她挥动马鞭拍了一下两匹马的屁股,堪堪驶过混乱不堪的战局,“上车!”

  眼睛幸免于难的两个杀手很想对乔岚动手,奈何他们的鼻腔和喉咙呛得他们十分痛苦,不但喷嚏咳嗽不断,眼泪也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来……

  叶飞天上车,接过缰绳甩起来,迅速向前去。他脸上的伤口沾些番椒粉,火辣辣的疼着,但这个疼令他很痛快。

  局势扭转得太快,纵观全程的封二封三目瞪口呆,他们不知道,要不是距离太远,臂力不足,乔岚还会姑且往他们这边扔一袋试试。

  开局失利,两杀手缓了一下,想扶起尚躺在地上打滚的同伴离开,下一刻就被打昏过去了……

  这天,封啓祥醒来后,第一时间就是到客院守着白崇沙。

  这些年来,他经历了太多,父母双亡,严厉的爷爷变得冷酷无情,虚伪的大伯大伯娘也不再掩饰他们的野心,还有他们凉薄儿女,他就像一个被家人遗弃的孩子,到哪儿都是多余的,三年前,他就对亲情绝望了。

  白崇沙的出现,让他知道,他还有亲人在,他不是没人要的孩子,还有人关心他,爱护他。他已经成功地把白崇沙劝住,答应先养好身子再作打算。

  白崇沙昨天受了打击,精神又差了几分。封五被派去医谷,看能否再请郑神医出手。

  郑神医的医术有多好,他的脾气就有多古怪。他还没答应救人,你就带人上门,那么很遗憾,你带去的人就是死他门前,他都不瞄看一眼的。

  当然,要他答应救人也不容易,拿封啓祥身上的毒来说,要不是他本身对解“化金散”这个毒有兴趣,要不是封五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为他干活跑腿,想他救封啓祥,别逗了,他只是一个采药人,神医那是世人封的,他甚至连大夫都不是。

  封啓祥想,封五开口的话,郑神医也许会给点面子也说不定。

  封啓祥服侍白崇沙喝了汤药,刚出门,封一告诉他说,“少爷,有信号,乔公子遇袭!”

  惊风迈开四条健硕的腿,跑得飞快,马背上的封啓祥尤不知足,不停地催马,也就是惊风这样的马经得起他折腾,还配合着不停提速,否则,让别的马来,早就口吐白沫,倒地不起了。

  封啓祥到了信号发射的地点,也就是乔岚遇袭的地方,封二封三已经把狼狈不堪的三人捆在一起。

  最严重的那个痛苦得死去活来,另外两个一边猛烈地咳着,同时紧闭双眼,封三在一旁好声好气哄他们睁开眼睛,但他们抵死不从。原来封三从地上撮了些番椒粉末,就等着他们开眼呢。

  “怎么回事?”

  封三看到封啓祥,马上起身跑过去,想跟他说说刚刚的好戏,结果忘了他忘了手里还抓着一把混着番椒粉的泥土,随手一扬,刚好扬在那三人的上方,于是……再痛的伤都可以忍,但被番椒粉呛到,太难受了,难受得有人已经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封二站得近了些,不小心也吸了些进鼻腔,好呛……少爷就在眼前,不能失仪,他忍,他忍,他忍,他忍无可忍,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才好些,打完喷嚏还是很难受,他得拼命压制,才没继续打喷嚏……

  “抱歉!”封三觉得自己挺无辜的,谁让封二离那些人那么近,但这话他是会不会说出口的。封二这人蔫坏,特别记仇,有仇他从不当场报,不定什么时候,他就狠狠一巴掌把你拍到墙上,然后告诉你,这是多久多久之前,你欠我的。识时务者为俊杰,所以他利索地道歉了。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