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零八章 贼心不死

第一百零八章 贼心不死

  面对封啓祥,乔岚还是刚刚那副疏离的态度。

  乔岚的旁边是她的马车,由方小勇赶车。

  乔家发生的事,俞大拿做不了主,让他来找乔岚讨个主意。

  车厢的门敞开着,门口处坐着宝石,里面躺着受着伤的叶飞天。乔岚本想让宝石陪着叶飞天留在杨家庄子养伤,奈何叶飞天一定要回去。

  “乔弟等等!方家一共派了八人过来,除了今日那三人,还有五个。你这般回去,目标太明显,他们极有可能再出手。让封二封三护送你回去,如何?”

  乔岚这一行人,也就叶飞天能打,但他已经受伤,方家亦或是别的什么人要对他们出手,易如反掌。

  当然,乔岚也不打无准备的仗,她计划去历山县找镖行,雇一队镖师一路随行。

  乔岚很想拒绝封啓祥,毕竟她才打算好自食其力,不再依靠任何人,但现实也有现实的无奈,雇佣镖师也不是那么靠谱。

  “那再好不过了,小弟谢过封兄。”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那头,封二封三已经牵着马走出来。

  “你们俩先跟乔公子回去五里镇,在我回去之前,保护好他,有丝毫损伤,我唯你们是问。”封啓祥认真嘱咐道,一定程度上表示了他的诚意。

  “那封兄,回头见了!”

  乔岚拱拱手,告别封啓祥,回五里镇。

  乔家发生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闹事的人是陈家老二,陈生华,也就是原身的亲爹。

  话还要从前一阵说起,陈家人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头,想方设法靠上乔家,均以失败告终。

  本来乔家的意思已经很明确,哪儿凉快哪儿去,别没事找事,但要陈家放弃这么一个百年一遇的攀高机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陈生华,在乔家吃香喝辣的可是他的亲闺女,在他眼里,陈月牙就应该把他迎进乔家享福,就算不让他进乔家,那每个月必须给十两孝敬银子。

  鉴于乔家的态度,以及乔家他们也惹不起,贼心不死的陈生华只敢暗地里注意乔家的情况,尤其是打探陈月牙的情况。

  他找了当初牵线买陈月牙和梁毛花的赵寡妇和李媒婆,想打听当初买了梁毛花和陈月牙的人家,其实他就是想确认梁毛花是不是也在乔家,赵寡妇本就不知内情,李媒婆只说是历山县的大户让买的,只字不提乔家。

  陈生华能打探到的情况不多,但他知道乔家人初一十五都会去五里镇北面的小寺庙上香

  距离下个月初一还有几天,陈生华迫不及待了,从陈王氏手里抠了些铜板后,带着新媳妇黄红梅到五里镇寻了个地方落脚,就等下个月初一的到来。

  时间回到昨天。

  昨天是小寺庙的庙会,因为寺庙小,去的人也不多,但对于如今一心礼佛修身的梁毛花而言,这个很重要,毕竟方圆十里内,也没别的寺庙了,她眼界小,也看不到太远的地方。

  收了陈生华几个铜板的小乞丐立即把乔家人去了小寺庙的消息告诉陈生华。

  陈生华带着黄红梅赶去小寺庙,还假假地拿了一斤劣质糕点和一朵头花作为开场白。

  他们抄小道,赶在乔家的马车之前到了小寺庙。

  人不多,乔家的马车的到来一目了然。

  两人也没真见过陈月牙到底变什么样儿了,都是听陈生富一家说的,所以当马车上下来一个年纪相仿的富家小姐时,虽然带着面纱看不真切,但陈生贵将之对号入座,可不就是陈月牙嘛。

  两人冲过去时,梁毛花也在,她当即就认出陈生富了,顿时瘫软,要不是她旁边站着宝珠,她就到直接倒在地上了。

  陈月牙惊叫一声“娘”也让陈生华注意到一旁的贵妇。

  能让陈月牙叫娘的,除了他那个下堂妻还有谁,但是眼前这个衣香鬓影,风韵犹存的妇人……看多两眼,才觉得熟悉,但无论如何都不能与记忆中面如土色、身体瘦削的黄脸婆重合在一起。

  陈生华惊呆了。

  他旁边的黄红梅左看看右看看,明白过来后,也惊呆了。

  两人仿佛痴呆了一样,看着梁毛花被人搀扶进寺庙里,直到她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处也没回过神来。

  陈生华满脑子都是方才的惊鸿一瞥,更加久远的记忆被挖出来,十几年前,刚刚嫁给他的梁毛花美得花儿一样,他当初可不就是看中梁毛花的相貌才娶她进门的……

  但梁毛花这朵鲜活的花儿到了陈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不到两年就被陈生华各种嫌弃,到后来的恶语相向,拳脚交加。

  现如今,那个花儿一样的妻子再度盛开,开得比当初还美还艳。

  陈生华心里浮想联翩:小花!

  一般女子,看到自家相公想着前妻想入非非,不说暴跳如雷,心里也是要窝火的,但黄红梅想得更为长远。

  她曾沦落风尘,嫁给陈生华不过是想找个人过正常日子,过上了正常日子后,她又不满足了,但她心里明白,陈家也就那样了,保住自己不至于沦落到梁毛花母女那样的境地就该偷笑了。

  她没见过梁毛花,嫁到陈家这段时间,她对陈家的事也知道了不少,对梁毛花母女的事也能拼凑个大概。

  黄红梅想象中的梁毛花,穿着破旧,面黄肌瘦,精神萎靡,头发凌乱……

  只是没想到,离开陈家后,她反而越过越好,变得如此……高不可攀……

  陈生华望着梁毛花一干人远去的背影,笑得像个傻子一样。黄红梅不免觉得好笑,她不了解陈生华,但她了解男人,知道他心里不外乎想着怎么和那个变得美艳多金的前妻再续前缘,哦不,或者他根本就跳过了“休妻”的这一段,直接和前妻你侬我侬,共享富贵。

  黄红梅不看好陈家人,更不看好冲刷,她在心里冷笑道:人人都是傻子,就陈家人是聪明人。但这话,她是不会说出口的,也许梁毛花真就是个傻子呢!!!

  “哎,梅儿也没能与姐姐打上招呼。”黄红梅柔弱无骨的手捏着帕子,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她久不见相公,定是激动坏了!走,咱这就去找她。”

  “好!”

  看着小娇妻,再想想风韵犹存的梁毛花,陈生华觉得老天待自己其实也不薄,他挺直了腰板,像个大老爷一样走进小寺庙,仿佛他已经坐拥齐人之福了一样。

  小寺庙真的很小,但陈生华和黄红梅一路走过进去都没遇上梁毛花一行,他们想进寮间找,却被一个和尚拦下来了,说里面是女眷休息的地方,陈生华不能进去,黄红梅的话,交二十个铜板才能进去。

  陈生华正处于意气风发的阶段,脾气大着呢,当场与那和尚吵起来,结果被扔了出去。

  梁毛花在后面的小殿上了三十六柱香,又把大大小小佛像全都拜了一遍才缓过神来,但仍不愿面对陈生华,让陈月牙安排着偷偷离开,陈月牙不答应。

  “咱没偷没抢没干坏事儿,为何要偷偷摸摸的离开。咱非但不能偷偷摸摸的走,还得挺直腰杆在他们眼前走过才是!”陈月牙的态度很强硬。

  “牙儿……”梁毛花的眼里满是哀求,但陈月牙不为之所动,“娘,你忘了,咱与那个家,与那个人已经没有关系了。你不是他的妻,我也不是他的女儿。不相干的人,咱怕他作甚。”

  梁毛花是个没主意的人,向来是依附他人而活,尽管她心里千般不愿,万般不想,但却拿不出应有的态度来,何况,她面对的还是一向刚强不屈的小闺女。

  陈月牙让刘嬷嬷和宝珠护着她娘,她雄纠纠气昂昂地在前面打头,结果刘嬷嬷叫住了。

  “二姑娘,您是姑娘家,万万不可与人起争执,坏了闺誉。再则,虽然如今断了父女情分,但那人始终是您的生身父亲,子不言父之过,还须慎言慎行,以免落人口实。”

  “难不成咱要灰溜溜地逃走,我咽不下这口气。”

  “二姑娘,交给老奴应付即可。”

  陈月牙和宝珠扶着梁毛花往小寺庙外走,刘嬷嬷带走在前面开路。

  小寺庙外,陈生华找看车的冯马攀谈未果,受了冯马几记白眼后反而憋了一肚子气,看到梁毛花等出来,他的脾气一下子被点爆了,怒气冲冲的奔过去。

  黄红梅一愣神,人已经跑出去好远了,她便知道要坏事了,连忙追上去,但她的脚力那里比得过陈生华。

  “你这婆娘胆儿肥了,把我们晾在外面不管。”陈生华毫不客气地吼道。

  “大胆狂徒,竟敢对我家夫人口出狂言。”刘嬷嬷板着脸,厉声喊道。“还不快快磕头认错!!!”

  被刘嬷嬷这么一吼,陈生华全身一僵,突然悔悟刚刚的冲动,但他没有道歉,开玩笑,让他向自己的婆娘道歉,那以后他还怎么立威。

  梁毛花全身抑制不住地发抖,全靠陈月牙和宝珠用力撑着才没倒下。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