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零九章 愿者上钩

第一百零九章 愿者上钩

  陈生华换上了一副自以为足够多情的面孔,含情脉脉地看向梁毛花,好似心里有千言万语,但他只说了一句话。

  “花儿,为夫好想你。”

  要是梁毛花对他还有情,这一句就够了,然而事实又是如何的呢?

  梁毛花压根没听进耳朵里,此时此刻,她正头晕耳鸣着呢,外界的声音到了她耳力也不过是一阵嗡嗡声。

  周围不多的几个人站在了在不远处窃窃私语,还不时指指点点。

  刘嬷嬷也没真要陈生华赔礼道歉,只是要摆出个态度罢了。

  冯马也不是没有眼力界的人,看着人少,干脆把马车赶过来,然后麻利地把脚蹬放好。陈月牙和户合力扶梁毛花上车。

  陈生华傻住了,梁毛花没有泪眼湿湿,没有受宠若惊,没有扑到自己怀里,她甚至都没有看自己一眼,仿佛看不到他在一样……想象中的美好不过是南柯一梦……

  夫刚受到如此挑战,这还得了,陈生华肺都气炸了,怒吼到,“给我站住!!!”

  然,没人理他。

  眼睁睁看着梁毛花当他不存在一样,不管不顾,在人的搀扶下走向马车,陈生华一个箭步上前,要把梁毛花或是陈月牙拦下来狠狠教训一顿。

  冯马一下子挡在跟前,不让他走进一步。

  “滚开!谁敢拦着我。你们这两个刁奴,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让开!!!”

  黄红梅比陈生华清醒多了,但她不想错失良机,日后吃饭喝粥在此一举了。

  她仗着身子小,也没人防着她,瞅着个空,冲上前,没皮没脸地说,“姐姐,妹妹给您见礼了。过门这么久,还没给您敬茶呢。”

  不论哪个世道,断断没有继室给下堂妻敬茶的道理,她这一说,是要把自己的姿态摆低,低到妾室的位置去,而梁毛花还是陈生华的正妻。

  “自从您走后,老爷日日思念着您,盼着您和牙儿早日归家。姐姐,梅儿不与你抢,你回来后,梅儿甘愿为妾,服侍您和老爷。”

  为妾,梁红梅是不愿意的,当初想纳她为妾的大老爷不胜枚举,何至于选陈生华这个窝囊废,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权宜之计,她相信,凭自己的手段,凭着陈生华对自己的宠爱,就算舍了正妻的位置,总能当个平妻的。

  “这是牙儿吧,真不愧是老爷的闺女,长得真俊,小娘还给你准备了见面礼呢。”

  黄红梅抠抠缩缩从怀里掏出那朵花了五个铜板买来的头花。

  陈月牙很想像当初在陈家一样站出来,顶撞陈生华,但想象刘嬷嬷的话,她忍住了,自己的闺誉坏了不要紧,但不能连累姐姐和乔家。

  她一声不吭,站在车辕拉梁毛花上马车,宝珠在下面扶着。对于硬塞到她臂弯里的头花视而不见,手一抖,就把头发抖掉了。

  黄红梅急了,那母女俩油盐不进,枉费她说了这么多,全都打水飘了。

  她一着急,伸手扯住梁毛花的袖子。

  梁毛花刚踏上车辕,还没站稳,被人这么一扯,好嘛,直接摔下车来。

  宝珠眼疾手快,一把揽住梁毛花摔下来的身子。

  她皮糙肉厚,给梁毛花做垫子也不碍事,当时她就是要顺势一倒,直接压倒旁边的黄红梅。

  “哎呦……”

  “娘!”

  “夫人!”

  刘嬷嬷一看也吓坏了,顾不上陈生华,跑过去小心扶起梁毛花。

  陈月牙也下来了,“娘,娘,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伤着哪里。”

  “我没事!”梁毛花身子轻,身下还有两个人垫底,没什么大事,就是脚崴了。

  宝珠身子结识,加上身下还有一个肉垫缓冲,一点事儿没有,麻利起身后还关心梁毛花的脚伤呢。

  最底下的黄红梅最惨,小身板被狠狠撞压了一下,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背过去。

  陈生华得以靠近,只瞥了一眼地上痛的喘不上气的娇妻,干巴巴问了一句“没事吧!”,然后就要去看被几人围住的梁毛花。

  “花儿,花儿……你没事吧,相公在这儿……”

  冯马不便离女主子太近,刚好空闲出来,看到陈生华又靠过来,连忙拦住他。

  陈生华想动手,但平时惯会偷懒,四肢不勤,哪儿是做惯力气活的冯马的对手。

  发现不能强攻,陈生华只能“智取”,他不顾场合地向梁毛花表达他的浓情爱意,甜言蜜语源源不断地从他口中讲出来。

  然,还是没人理会他。

  宝珠把梁毛花背上车,刘嬷嬷和陈月牙也上车了,冯马把脚蹬收走,抽出马鞭,只等着主子关门,他就可以上车走人了。

  陈生华终于认清现实与理想的距离,也不说什么好听话了,大喝道,“梁毛花,陈月牙,你们走一个试试!不守妇德,不孝生父,看老子不……”

  陈月牙正要进入马车,她停下了,转身看着陈生华,她的目光太冷冽,陈生华心里一颤,没能说下去。

  “你待如何?要休了我娘?呵呵!你忘了,人你已经休了,不能再休了。”

  “我好心好来接你们回家,你这什么态度?!”

  “呵呵!”陈月牙笑了,但这笑没有直达眼底,“不稀罕。”因为刘嬷嬷就在身后,她才硬生生把前一句“陈家那财狼窝”省去。

  “二姑娘,进去吧。”刘嬷嬷把陈月牙让进马车里做好,转身厉声说道,“你们最好祈祷我们家梁娘子的腿没事,否则乔家不会善罢甘休的。”

  陈生华还想拦下马车,但冯马一鞭子抽在他脚边,他一个激灵,闪到一边,然后马车迅速远去……

  想到乔家的荣华富贵,再想想“薄情寡义”的妻女,陈生华一不做二不休,找了几个因为赌钱认识的二流子,其中就有陈大头和三癞子。一伙人到处宣扬梁毛花和陈月牙的坏话,此外,乔家也被冠上了“以权压人”,“强买人妻女”的罪名。

  俞大拿与五里镇亭长李长秋混得挺熟,报上去,李长秋找人寻了寻衅滋事的由头,关了几个人,横竖这些人整天撩是生非,不算冤枉他们。

  俞大拿放过了陈生华,在他认为,陈生华终归是主子的亲爹,得请示过才能决定怎么办。

  结果,这给陈生华造成了一种误会,觉得乔家不会拿他怎么样,于是愈加猖狂,直接在乔宅大门前叫嚣。

  青山村的陈家人也收到风,陈王氏立马跑到五里镇,力挺陈生华,加入叫嚣的行列。

  两母子在乔家门前,怎么难听怎么说。

  考虑到叶飞天的伤势,乔岚把速度放慢了。

  走到一半的时候,迎面过来一辆牛车,车上有三个人,历山县衙役头目柳土根和他的两个手下。

  走得稍微近一点了,乔岚才看到车上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

  “柳大人!”乔岚叫停阳雪,很客气地向柳土根拱手打招呼,“又立功了,恭喜恭喜!”

  “是乔公子啊。份所当为,不敢居功。”柳土根与乔岚仅是见过,没说过话,他知道县令大人对乔岚很看好,如今乔岚对他这么客气,还真是令他受宠若惊。

  “在下就不打扰大人办差了,柳大人先忙吧。”乔岚把路又让开了些,然后她转向方小勇,话家常一样随意问道,“这几日,大家都辛苦了,今晚就犒劳一下大家,你待会儿去一趟一品阁,让那边送三桌饭菜到乔宅。”

  “主子,可不可以加一道水煮鱼片。”方小勇一脸馋相问道。乔家所有的食材都有,但

  “程胖子和章娘子不在,没得人做。”

  “小的会做!程叔做了几次,小的在旁边打下手,都学会了,肯定能做八分像的水煮鱼片。”方小勇自信满满地说。

  “那行!你试试吧。”乔岚无可无不可地回答。

  两人的对话没有压低声音,旁边的人都能听见。

  封三忍不住用马鞭捅了捅方小勇,“小子!我们这段时间吃住乔宅,你那水煮鱼片一定要预上我俩的份儿。”

  “你们说了不算,那得主子发话。”

  “你小子还敢顶嘴!”

  那边正在经过的柳土根叫停了牛车,插了一句进来,“乔公子,什么是水煮鱼片?能吃?好吃否?”

  乔岚保持矜持,但笑不语。

  旁边方小勇忍不住对水煮鱼片夸了又夸。

  柳土根三人口舌生津,咽了好几口口水,那副馋像,比起方小勇方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方小勇还说是真吃过,可柳土根三人完全靠想象就已经馋的不行了。

  “柳大人!”看鱼儿上钩了,乔岚适时开口,“俞总管说,你和几位大哥对乔家的事多有提携,在下不胜感激,改天一定请几位大吃一顿以示感谢。”

  “哎呀,乔公子,别改天啊。”柳土根一拍大腿,“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可是这……”乔岚意指他车上被捆得严严实实的人。

  “不碍事不碍事,明早之前交差就行了。掉头!”

  牛车往旁边的荒地走去,掉了个头。

  路走到比较宽敞的地方时,柳土根让牛车与乔岚并驾齐驱。

  乔岚从俞大拿那里听说了,柳土根好吃,对吃的特别上心。

  她闲聊似地跟他说起今晚的菜色,倒是跟他聊上了。

  一时间,气氛大好。

  要不是觉得乔岚身份太高,而且言行举止温文尔雅,不是他们这一类粗人,柳土根真恨不得与乔岚称兄道弟。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