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歹竹好笋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歹竹好笋

  乔岚再次啧啧称奇,陈王氏那刁钻泼辣、无知放肆的个性,足以祸害一窝崽子,要不怎么说“娶妻不慎,祸害终身,殃及三代,举家不宁”,万万没想到,一窝老鼠里还出了这么一只小白鼠。

  陈生梨在陈家,就是奇葩一朵。

  “这几句倒是像人说的话。”就算是为了让陈月牙开心,乔岚也会答应下来的,“乔家的营生是安排不了五嘎子的。不签死契,用着不放心。我在别的地方寻摸寻摸吧,但机会只有一次,就看他能不能把握住。”

  乔岚的人脉还没经营起来,她之所以这么说,是想到封啓祥的管家跟她说过,除了杨家大庄子,还有三个铺子可供她使唤,如此,安排个把人进去的面子应该有的吧。

  “谢过三哥!”陈月牙站起来,像模像样地给乔岚福了福身。

  “规矩学得还不错,还挺像那么回事。有赏!”

  陈月牙嬉笑着凑过来拉住乔岚的手,“嘻嘻!赏什么?”

  书房里也没旁的人,乔岚也就拘着她了,“赏你个女先生,教你看书识字。”

  “啊……”陈月牙的脸瞬间垮下来。

  “别做这副表情。刚夸你,你就给我掉链子。”

  肖狼肖犬不甘寂寞,在桌子底下钻来钻去,扰了姐妹俩的谈话。

  陈月牙趁机转移话题,“哎呀!肖狼肖犬长这么大了?”

  “不长快点怎么对得起一天三顿肉,再养下去,我自己都得勒紧裤腰带省口粮给它们咯。”乔岚无不夸张地说,“也不知谢金宝是怎么养得小狼。”

  “小狼?!”陈月牙一愣,随即笑开了,“小狼自己养自己,有时候还给谢金宝带点儿。”

  “自己养自己?!好主意!!!”乔岚看着抱团打滚的肖狼肖犬,便有了主意。肖狼肖犬不知道它们的舒服日子快要到尽头了,还在可劲儿撒欢。

  肖狼被乔岚顺手截胡了,另一边,肖犬也被陈月牙给抱了起来,起先还有些挣扎,但很快就静下来,在陈月牙的手上嗅过来嗅过去。

  乔岚奇怪道,“它竟然让你抱!?”

  “是啊,怎么了?”

  “这俩小东西,除了我,别的人都近不得它们的身。就算是叶飞天,天天见面,但想抱它们,也是不给的。”

  陈月牙擒着肖犬,左瞧瞧,右瞧瞧,“怎会,肖犬这么乖!难不成因为我们是姐妹,我身上有你的味儿?”

  “给我看看你手上戴的东西?”

  陈月牙把手抬起来,除了乔岚给的小叶紫檀手串,还有一条编制精美的络子,络子上缀着四颗又长又尖的牙齿。乔岚怀里的肖狼凑过去在络子上嗅了嗅。

  “这是谢金宝给的,他说是……小狼几个月的时候换下来的乳牙……”

  “哦,难怪了!”

  乔岚正与陈月牙说话,门外有敲门声,宝石出去一会儿又进来,禀报说方公子求见。

  纷乱复杂的情绪一下子上来了,乔岚以为方定匡不会再见她。辣白菜的事,也只是口头约定,没有写下来,所以她已经着手,就辣白菜的买卖另辟途径。

  “把他请到花园凉亭那里,在准备些茶点端过去。”

  宝石领命出去,让宝珠去门口通传,她去准备糕点。

  估摸着方定匡已经在凉亭里坐定,乔岚才领着肖狼肖犬过去。

  两天不见,方定匡的心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还没摆在明面上,每每他的心为乔弟所牵动,他也莫名得很,但当他的心意被揭开并定义后,他便有种拨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他不想抑制自己的心,于是向乔弟表明心迹,结果……

  看着走过来的乔岚,方定匡的眼里满是哀怨,怨乔岚不解风情,不接受他的爱意。

  “方兄!”乔岚很想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但方定匡的眼神过于灼热,令她好不尴尬。

  “乔弟!”方定匡尽量按捺心里异样的情绪。

  眼不见心净,乔岚索性垂下眼睑,不再看方定匡。“方兄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乔岚的态度令方定匡心生苦涩,“之前不是说了,你做的辣白菜,要全都卖与我吗?人都说,买卖不成仁义在,我们是恰好反过来了。”

  “昨日……”乔岚抬头看向方定匡,她的视线令方定匡心生雀跃,然,她的话却直接泼了他一盆冷水,“我被三个杀手袭击……”

  “怎会?!”方定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劈得他全身麻木,“我明明,我明明……”我明明已经告诫过他们,为何,他们还会……

  方定匡先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后来,突然想明白了似的,大笑不止,“哈哈哈,是我太傻,太天真,竟然会相信他,哈哈哈……”

  笑着笑着,方定匡把脸一抹,抬起头看向愕然的乔岚,眼睛里满是伤痛,“我会给你个交代的!辣白菜的事,我再派人来与你谈。”

  话毕,方定匡深深地看了乔岚一眼,然后施展轻功,几个起落,消失了。

  “什么?什么?”这剧情反转得太快,乔岚只讲了三句台词,就散场了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这天,乔宅的客人比较多,方定匡刚离开,乔岚还傻傻地站在凉亭里没有离开,杨葱又进来了。

  “主子,二姑娘的姑姑又来了,还带来了一个老头儿,求见主子。”

  “不见!”

  “哦!”杨葱转身就要跑回门口回复人家,乔岚连忙叫住他,“如若他们想见二姑娘,也不见!”

  “哦!”杨葱急急脚,飞一样地跑远了。

  陈老汉是花了两个铜板搭牛车到五里镇的,要不就他那两条老寒腿,蹭到五里镇得老半天。

  他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知道这事该如何是好。他先是去了镇所,干巴巴地守在门口处,直到柳土发带人过来提人。

  “差爷!差爷!我是陈生华的爹,行行好,行行好,别为难我儿。”陈老汉把他撬开陈王氏得来的碎银铜板一股脑塞过去。

  “少来这套!哪儿凉快哪儿去。爷不缺你这几个钱。”柳土发撇开陈老汉,进到镇所,出来的时候,推搡着一个人,但并不是陈生华。乔岚与他说了,要缓上几天。柳土发在心里拨拉拨拉着小算盘,过几天再来,没准还能蹭一顿大餐,于是忙不迭地答应了。

  柳土发压着人上牛车走后,陈老汉问了守门的差人,得知陈生华还在镇所里关着后,才稍微放心些。守门的差人看他老态龙钟,可怜巴巴的,联想到自己的老爹,他于心不忍,提醒他去乔家试试。

  得了指示,陈老汉颤颤巍巍地往乔家去,走着走着,碰上从乔家出来,正往镇所去的陈生梨。

  听说官差没有将二哥押去历山县,陈生梨这才明白陈月牙让她放心是什么意思。二哥暂时没事,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些,陪着陈老汉去乔家。

  两人到了乔家,却被拒之门外。

  陈生梨不忍老父伤心伤神,但她潜意识里觉得不能让家人放心太早,家人的本性她是再清楚不过了,如果不趁这个机会,给他们一个教训,日后不定会惹出更大的祸事来。

  “爹,牙儿到底是二哥的亲闺女,血浓于水,她不会见死不救的。”

  “她要真是当你二哥还是她爹,就不会让乔家报官抓你二哥了。”说到底,陈老汉还是怨恨陈月牙的,怨她不懂事,没有体贴家里,恨她狼心狗肺,不顾骨肉亲情。

  他从未想过陈月牙为何会这样,就算有人挑明了说,他也会想,那又怎样,哪家的孩子不是这样过来的,就算他家是过分了些,但谁让她投胎投到他家了呢。既然做了他家的子孙,是苦是甜都得受着。好吧,只能说,这就是陈家的家风。

  “爹,这事是二哥的不对,乔家生气是应该的。也许牙儿已经在想办法了,你看二哥不就没被带去历山县大牢嘛。想来,乔家也是重视牙儿的,怎会不顾虑牙儿的闺誉,二哥要真是进了大牢,势必会影响牙儿日后说亲。”

  “怎么?这事儿,你也觉得是你二哥做错了?”陈老汉茫然,浑浊的双眼看着陈生梨。

  “……”陈生梨抿着嘴,用沉默回答了陈老汉。

  “唉!!!”陈老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想到家里的事,心里的郁结更重了。

  就这一天时间里,他的精气神仿佛一下子被剥离了一般,原先还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儿,如今,却已是老态龙钟,像是老了十岁一般。

  两人在乔家门口守了一会儿,大概觉得乔家人是不会见他们了,只好相互搀扶着往镇所,想试试看能不能见上陈生华一面。

  被遗忘在客栈的黄红梅在这天早上,被人赶出来,这时候,她才知道陈生华被关起来的事,她想一走了之,可天下之大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娘家早在她不顾兄嫂阻挠,与人私奔的时候没了。

  黄红梅思来想去,还是去了镇所,想探探情况再说,然后她在镇所外遇到了陈老汉和陈生梨父女俩。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