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原来腹黑

第一百一十八章 原来腹黑

  叶飞莫没有在第一时间对众人发难,而是上前给了两个护院陈大饼陈小饼一人一个脑瓜子,“我怎么教你们的,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打他丫的。: 3w.し手里的棍子干嘛用的?!那是打人用的,不是用来吓唬人的!!!在自己的地盘被人找麻烦,还能不能再怂点,啊?!”

  他含沙射影地一通骂,更多的人哪儿凉快哪儿去。

  搂着小白花的壮汉见势放开小白花,走到叶飞莫跟前,皮笑肉不笑道,“怎么着,叶飞莫,去给人当狗不过三个月,就把畜生当兄弟护着啦。你兄弟咬伤了我的人,该赔礼赔礼,该道歉道歉,想当做没发生过,拍拍屁股走人,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如今南郊,我说了算……啊啊啊……”

  壮汉还在刮噪,叶飞莫二话不说,突然发难,一脚伸过去,直接把那壮汉踹得腾空飞起来。那家伙,飞得老远了,直接撞倒了一拨打算隔岸观火的甲乙丙丁。他处理问题的方式,一向简单而暴力。

  他啐了一口唾沫,“什么玩意,也敢跟我呛声。”说完,他又走到那朵小白花跟前,冷凝的视线在小白花受伤的右手腕上扫了扫。他身形高大而强壮,更衬得那朵小白花颤颤巍巍,楚楚可怜。

  “莫爷……”小白花抖得不行了,甚至忘了用她对付男人时常用柔媚娇羞……她知道,她那些手段,在叶飞莫眼里,仿若笑话。

  她年纪轻轻就守了寡,是南郊有名的俏寡妇。很多人都拜倒在她石榴裙之下。南郊多是粗人,她又怎么看得上。她洁身自好,就是为了再找个好男人。三年前,叶飞莫来到南郊,她一眼就看中了。叶飞莫对她也颇为照顾,但在她用尽手段想要收服他之后,他却对她大不如前。甚至敬而远之。她情非得已。才转投他人。

  “姚金娘,手伤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叶飞莫看起来很平静,看脸上没有显露一丝一毫的喜怒哀乐。

  “莫爷……”之前的那一声“莫爷”是出于惊恐。但这一声却饱含着情义。姚金娘以为叶飞莫板着脸是因为自己受伤了,她泪眼湿湿,时光仿佛回到了三年前,他还关心她的那段美好时光。

  叶飞莫继续用不咸不淡的语气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总也记不住我的话。”

  “我记得。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姚金娘急切地诉说着,恨不得让叶飞莫看到她对他所怀抱的浓浓的爱意。

  “记得,你还犯?”好吧。很明显,风向有点变了,虽然叶飞莫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没有起伏,“我说过。让你不要手贱,免得被人剁手。你应该庆幸,它们还小,咬人也就痛上一痛,再有下次,就不会这么好运了,它们会直接把你贱手咬掉。”

  不远处的墙头上,封三回过头,笑着对乔岚说,“原来是老相好啊,这出戏还挺有意思的。”

  乔岚没有应答,但其实她也挺意外的,没想到叶飞莫这糙汉子也有春天啊,瞧这朵小白花开得……真白啊。

  姚金娘脸上的绯红在顷刻间褪尽,整张脸变得惨白惨白的,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这个她恨不得掏心掏肺的男人,竟然站在畜生那头,对她冷嘲热讽,然后她怒了,“它……它们……这两个畜生伤了我!!!”

  “是你手贱在先。你敢说你不是未经允许,打开车厢门才被咬的?”

  肖狼肖犬有多听乔岚的话,叶飞莫是见识过的,刚刚乔岚让它们待在车里,那它们就肯定不会出来,车门又是关着的,而姚金娘会被咬伤,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手贱!

  很多人都知道事情怎么发生的,还不是姚金娘趁陈大饼兄弟和车夫被人缠着问东问西的时候,偷偷靠近马车,想推开马车看看里面有什么好东西,结果一推开就被咬了。为姚金娘讨公道的人目的并不单纯,除了想讨好美人儿的,还有想趁火打劫的,更有为了针对叶飞莫的……

  叶飞莫出场的时候,围观的人纷纷自觉地掐灭各种小心思,如今姚金娘背后已经没人为她声援,孤零零的有点儿可怜。

  “就算这样,畜生就是畜生,伤了人,就该乱棍打死……”姚金娘暴怒,面目狰狞,哪有平日里那温柔似水的模样。她不再装姿作态,叶飞莫也不耐应付她了,冷着脸说,“畜生怎么了,就这俩,你就是拿一千两银子跟我主子买,他都不带理你的。你又值几两银子?八两封顶!”

  墙头上,封三又回过头对乔岚说,“你家侍卫嘴真毒!”

  乔岚忍不住也附和一句,“我也觉得。”

  封二在一旁继续沉默着。

  姚金娘终于不堪欺辱,哭着跑开了,“呜呜呜呜呜呜……”

  “矫情!”叶飞莫冷哼道,他回过头,看到周围还有不少人在围观,他浓眉一竖,声色俱厉,“看什么看!当老子在耍猴呢。谁还有意见?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叶飞莫言一出,各人纷纷避退,除了几个原来与他关系还算不错的,他们上前,问候叶飞莫。虽然他们都挺遗憾叶飞莫自甘堕落,好好的头目不做,去给人当奴才,但看到叶飞莫整齐如新的打扮,还有愈加强壮的身躯,心里不免复杂起来。

  好戏散场,乔岚还没想好怎么下去,封三来了一句“乔公子,我们下去了!”,说完也不等乔岚回应就故伎重演……刚刚乔岚说了,带她飞之前要告诉先说一声……

  封三直接把乔岚放在车辕上,然后一个漂亮的翻身,上了他自己的马儿。

  马车几步之外的叶飞莫正与人叙旧,他毫不吝啬地夸着乔岚,“我主子乔公子是厚道人。对我们好得不能再好了。”转眼看乔岚回来了,连忙跑过去,狗腿地问,“主子,不想吃肉了,太腻味,今晚吃鱼行不?”

  吃肉吃到腻味?这生活未免也太好了吧!叶飞莫身后的人一脸艳羡。

  叶飞莫很期待地看着乔岚。这么大只的人。做出那副表情,与宝珠撒娇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是*裸的胁迫!这货什么时候也学得如此腹黑了?

  被扣了一顶名为“厚道”的高帽,乔岚说不出拒绝的话。这一天,三番两次地听到,叶飞莫卖身到乔家,放弃了原来天高海阔的生活……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满足他的话。显得自己太无情无义了。

  “行!如果方小勇有时间做鱼的话。”

  叶飞莫嘴巴一咧,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好嘞!”

  躲过乔岚毒手的封三旁观了全场。他看了又看笑得一脸憨厚的叶飞莫,然后走近封二怪道,“扮猪吃老虎,这家伙。不傻啊!”

  乔岚进到车厢里坐定,仔细回想,才惊觉自己是看错人了。怎么会觉得叶飞莫只是有点点桀骜不驯呢,那是根本就是一毒舌加腹黑。想到他刚刚说小白花“八两封顶”。乔岚心里唏嘘不已:还真是……有够毒辣的……

  肖狼肖犬一个劲儿地往乔岚身上扑棱,乔岚一手一个,把它们拘在怀里,“有句话他倒是说对了,一千两来买你们,妄想,再多的银子也不卖!”

  “汪汪汪!”

  “汪汪汪!”

  肖狼肖犬予以积极地回应。

  离开南郊,正要进五里镇,乔岚看天色还早,不如去西岸看看,横竖反正都出来了,有三个护院,还有两个武力高强的前暗卫,再出事的话,那就是自己命该如此了。

  乔岚撩开车帘,推开车厢门对冯马说,“去一趟西岸!”

  马车立即调转方向,往西岸去。

  从五里镇到大青山的路还算平整,一辆马车和五匹马跑动起来,扬起滚滚烟尘,那叫一个气势宏浑啊,就像大官微服出巡一样,然……

  “停下!”

  乔岚一声令下,队伍又停下来了。她出了马车,往前看看,又往后看看,然后指着跟在马车后的陈大饼陈小饼说让他们回乔宅去,不必跟着了。

  马车重新走动起来,听到外面的动静小了,乔岚心里才舒坦些。

  东岸,或者说岂国大部分的农户都已经闲下来,但在西岸,长工们正在分工合作,每个人都在忙活着。

  所有的番椒,青的红的,都已经摘下来等着运回乔家做番椒酱。俞大拿正指挥人把拔掉的番椒藤收拢捆扎起来堆放好,然后乔岚的车徐徐驶进西岸,顺着新整修的道儿一路到了北部的山头下才停下来。

  乔岚下了马车,又把肖狼肖犬分别抱下车,那边俞大拿已经放手头的事跑过来了。

  “主子!”

  “收了多少番椒?”

  “一个半麻袋红的,两麻袋青的,还有半麻袋未长成的。”

  “番椒粉还剩多少?”

  “只剩一麻袋。”

  乔岚又说她已经与方家签订契纸卖了三百坛辣白菜,俞大拿已是知道,原来,重管事回去尝过辣白菜后就马不停蹄地跑到西岸来了。西岸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直到他拿出契纸,俞大拿才把他放进来。

  俞大拿知道方家一早定下了西岸的辣白菜,但是并不知道具体什么价钱,看到契纸上面写着每坛二十五两,他就不淡定了,要不是白纸黑字写着,他肯定要质疑一番的。

  七千五百两,这可是西岸挣下的第一笔进项啊。一直以来,西岸,乃至乔家都只出不进,如今终于看到回流了,这让他怎能不激动。

  为了让买卖顺利进行,俞大拿还亲自把那三百五十坛辣白菜逐一查看,确认了没问题才安心。

  (还有一更哦)(未完待续)

  ps:今日双更,还有一更哦!请大大们多多支持北狱,支持本文!>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