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二十章 挖旧墙角

第一百二十章 挖旧墙角

  俞大拿和叶飞天都知道乔岚的乔姓是取自于她的恩公,但都知之不详,顺着乔岚刚刚的话,叶飞天问道,“主子的恩人叫什么名字,是否需要我让人打听打听,也许能找到也说不定?”

  “他叫……”乔岚的思绪有了一丝恍惚,脑子里闪过那个像山一样伟岸的身影,“乔演!”乔岚的情绪因为“乔演”这个名字,一下子荡到了谷底,显然,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当年……”叶飞天还想问多点儿当年的事,见到乔岚情绪不太对,便果断地收声了。

  “只有一个名字,天下之大,人海茫茫,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应是再也见不到了吧,爸爸,还有……姥爷!

  鼻头酸涩,她定了定神,才把泪水压回心底,再看向叶飞天时她脸上的悲戚却没有消散,“不提这个了,有缘的话,会再见的。你们俩合计合计办学堂的事。俞大拿还要操持西岸建宅子的事,所以这事交由你负责,你先养好伤,看什么时候拿出章程来给我。”

  话说到这儿,问题商议得差不多。乔岚离开前院,回到她后院的小楼里。

  第二天一早,乔岚练了几遍拳,她觉得自己估计没有什么练武天分,练来练去,几乎没有什么长进。她有点泄气了,之所以还在坚持,不过是想着练不成武功,能强身健体也不错。

  她今日还是想去西岸看看,可迈出后院,便看到俞大拿恭恭敬敬地侯在门口处。他一向都很早起,往常这个时候,已经出门去了。

  “主子,我想请您见一个人。”

  “这么郑重,谁?”

  “黄员外家的前账房,郭畅霖!”

  乔岚早就吩咐俞大拿物色合适的账房,但一直没下文,不期然。他竟然是去挖黄员外的旧墙角。

  “这人怎么招你稀罕了?”

  “够耿直!”

  人,俞大拿已经请到乔宅里来了,就在前院。

  乔岚随他往外走的时候,他顺便说了郭畅霖的事。

  郭畅霖。四十五岁,出自桃花村,与俞大拿是同乡,两年前他还是黄员外家的总帐房。黄员外的爱妾李小莲想要拉拔她的人到账房做事,郭畅霖没同意。因此得罪了李小莲。李小莲搞出了一出戏码,诬陷郭畅霖与人通奸,本来很显而易见的陷害,但黄员外还是顺了爱妾的心,解除了与郭畅霖的长约。

  活计丢了事小,名声却恍如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再也挽不回来。郭畅霖的妻子身体本来就不好,一时经受不住,撒手人寰。

  郭畅霖的儿子郭旺丁也在黄家。做着一个小小的管事,为了保住差事,直接向李小莲投诚。

  黯然伤神的郭畅霖回到桃花村,窝在破茅屋里,一待就是两年。

  俞大拿了解郭畅霖的秉性,才想请他到乔家做账房。郭畅霖心如死灰,本不欲再出山,但俞大拿为了请他,前后去了四次……

  “哟,你比三顾茅庐还多一顾哪!”乔岚揶揄道。“那我得去瞧瞧,你给我请来的是不是诸葛亮。”

  俞大拿困惑不解,“诸葛亮是?”

  “就一住山上的聪明人,有个人看中他。想请他做谋士,去了三次,才把他请下山的。”乔岚顿了一下,补充到,“我是在一个话本上看到的故事。”

  “主子多识之广令我心生惭愧……”

  “哎哟,别跟我说这么酸的话。可是。这个郭畅霖之前在黄家是做长工,他愿意与乔家签死契?”

  “我与他提过,他是同意了的?”

  说话间,乔岚和俞大拿到了前院。前院只有一排房子,大小十二个屋子,俞大拿占了一个套间。进去的时候,宝石已经在里面伺候着了。俞大拿一向注意不让乔岚与男子独处。

  郭畅霖的身条很像以前的俞大拿,又高又瘦。只是如今俞大拿的肉已经养起来了,也变成了一个体格标准的美大叔。

  郭畅霖话很少,但却不木讷,面对乔岚,也能不卑不吭。他手里还拿着一个看起来有点历史的算盘。

  乔岚自然是信得过俞大拿的,他看上的人,应该也差不到哪儿去。于是她随意说了一些数字,让他用算盘加减,看他五指在算盘上飞快的拨拉,就知道这人还是有两下子的。

  不多时,她就收下了郭畅霖的卖身契,剩下的便交由俞大拿来安排。

  临出门,她又退了回来,掏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给俞大拿,这是方家给的辣白菜的定金,让他稍后做到账面上。

  于此同时,本应昨天就行动起来的陈家的人终于出动,陈生贵去了西岸,陈生荣和陈老汉去镇所,而陈生富和陈生梨去乔家。

  当陈生富和陈生梨到乔家求见陈月牙时,乔岚正好从俞大拿的屋子出来。

  乔岚没让人去知会陈月牙,而是让杨葱直接回复说乔公子不让见。

  门外,陈生富听了杨葱的回复,暗恨不已,他面色不虞,压着声音问,“小妹,你不是说牙儿肯见你的吗?”

  “估计是你在的缘故。”陈生梨的性子软和,很少会与人闹不愉快,但这两日,陈生富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大失所望,温和如她也对陈生富不满到了极点。

  “你!!!”陈生富有点不敢相信,陈生梨何曾对人说过如此尖酸的话。

  “……”陈生梨撇开脸不看陈生富。她刚刚说那句话也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陈月牙有句话她没告诉家人:你来可以,但别带其他人,我不喜欢。“三哥,我们去镇所看看三哥吧。”

  “哼!”陈生富不理会陈生梨,也不挪步。

  一时间,两兄妹都不说话了,傻愣愣地在乔宅门外杵着。

  俞大拿和郭畅霖用了一个早上的时间整理这几个月乔家的账目,做好新账本后,他带着郭畅霖往后院去。

  书房里,乔岚一边翻账本,一边听俞大拿的汇总……

  林林总总交代完,乔岚把账本和钱匣子一起交给郭畅霖,乔家的账目就算交到郭畅霖手中了。

  郭畅霖接过钱匣子和账本后。一板一眼道,“主子,按照乔家之前的账目,奴才建议。分别设立五百两和一千两两个权限,俞总管的印章可提五百两,而任何人要提取一千两则需主子的印章。”

  “印章?!”乔岚这才想起来,古人除了摁手印,还惯用印章。“合该如此,但五百两的限额太低,俞总管的印章可提一千两,我的印章五千两,一万两则需我与俞总管两人的印章。”

  “是!”郭畅霖恭敬道,“稍后我会拟定更详细的章程出来供主子参阅。主子可否给我您的印章样子。”

  “呃,这个……”乔岚愣了一下,她根本没印章好么!去刻一个?去哪里刻?“晚些时候给你。”

  响午前,程胖子和章娘子回到乔宅,两人第一时间到乔岚跟前复命。

  “封公子可是回来了?”

  “封公子还在杨家大庄子上。奴才是与佟管家他们一起回来的。”

  “下去休息吧。”

  打发了两人,乔岚让宝石跟着她,然后起身往外走。

  “主子,可是要备车?”在叶飞天好起来之前,叶飞莫顶替了他的位置,成了乔岚的贴身侍卫。

  “不用,只是去一趟对面杨宅。”

  陈生富和陈生梨一直守在乔家的门口不曾离去。冷不丁,门内传来了声响,然后那扇禁闭的朱红大门就开了,乔岚带人走了出来。

  陈生梨作为陈家最为沉寂。也最为心细的人,对陈月荷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冷情,以至于她第一眼见到乔岚莫名觉得熟悉,但陈生富狗腿地上前。还不小心撞了她一下,把她的那点儿莫名其妙给打消了。

  “乔公子,我是陈生富,不久前,我们还见过的。多得您开恩,我与妻女才能见上牙儿一面。”陈生富避重就轻。绝口不提自家得罪了乔家的事。

  乔岚脚下的步子不曾迟疑地往对门走去,叶飞莫走在她身边,帮她挡住陈生富的纠缠。对面的王小已经在周长乐的指示下麻利地把杨家大门打开。周长乐也是才回来的,一回来就到门口与王小八卦,打探对门的事。

  周长乐亲自在门内候着乔岚,“乔公子,我家少爷不在。”

  乔岚也不客气,施施然走进门去,“嗯!佟管家可在?”

  “你找佟管家?在在在。”周长乐带乔岚去见佟管家,同时好奇地打听乔岚有什么事,乔岚但笑不语。

  佟管家正端坐喝茶歇脚,他的小厮进来回报说周长乐带着乔公子过来了。周长乐总是这样不管不顾,不拘小节,幸好他仪态还算周正,不然就失了礼节。

  乔岚与佟管家寒暄几句,知道他才回来,也不便多加打搅,于是直奔主题,问起当初说有三家店铺供她差遣的事。

  佟管家已经意识到乔岚的不简单,听她主动提起那三家店铺,顿时来了兴趣,忙不迭地介绍三家在历山县的铺子。

  “五里镇可有?”乔岚可不想让陈生梨和五嘎子“异地恋”,距离不但产生美,还产生第三者。她没想到的是,即使没距离,第三者该出现的时候还是会出现的。

  “有是有,但不过是两间小杂货铺。”

  “没事,可否帮我安排一个人的差事。”

  “如此……”佟管家有点失望,但没有在他那张老面皮上显露出来,“不知是何人,竟劳乔公子亲自开口。”

  “大青山五嘎子。不是什么重要的人,随便一个差事就行。不过,我希望不要让人知道我从中插了一手。”

  “行,小事一桩。”

  说完事情,乔岚并未久留,就告辞回家了。从杨宅到乔宅,陈生富不心死,又地跟了一路,尽说些有的没的,自然还是没人理会他。

  订阅即动力,请支持正版,万福哦!(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