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泾渭两分

第一百二十一章 泾渭两分

  晌午饭之后,乔岚表示自己要休息,告诉宝石守在楼下,不要让任何人打搅自己。她回到二楼,又让肖狼肖犬守在门口,进屋子钻进拔步床里,放下幔帐,发散精神力,没有发现任何潜在的气息后,才进入空间。

  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进空间了,一时间竟有点不适应,精神恍了一下才定下来。

  空间里的番椒长势依旧那么旺盛,一茬茬地红着,种下的十几株番薯长得也很好。

  乔岚先是去泉眼那里舀了两桶泉水出来备用,然后才去首饰匣那里,打开一个大匣子,里面满满当当都是亮闪闪的戒指。略过白金的钻石的,她蹲下在最下层的金戒指里找寻,一个一个翻看,不多会儿,她掌心多了一只金戒指。这是一只印章戒指,戒面的图案有点繁复,是盾牌加皇冠外面一圈叶子。

  戒指对于她来说有点大,套在拇指上也还是松。她把戒指放在小首饰盒的最上层,方便取用。

  东西找得快,时间还有,乔岚又摘了不少辣椒才出空间。

  下午,郭畅霖把他拟定的账房章程给到乔岚,他凭借之前的经验,把章程写得很详细,而且面面俱到,乔岚都看得有点头晕了。

  乔岚随手取出那枚戒指,在印泥上沾了沾,盖着章程上。

  郭畅霖还是第一次见到做成戒指的印章,而且花样也别具一格,他是经常接触金银的,也看得出来,那枚戒指的成色十分罕见。他只当这是东家的至宝,没有多说什么。

  俞大拿的印章中规中矩,是用普通玉石篆刻的,上面四个字“俞大拿印”。 乔岚看到印章才想起,前不久,俞大拿跟她报备过要花十两银子刻印章。

  乔岚很嫌弃,十两银子的便宜货这怎么配得上她的俞大总管。在俞大拿要往章程上盖章时,她出声阻止了他,“等等!你就用这个?!”

  “主子,这只是一个印章!”俞大拿的意思是。能用就行了。

  “不成,不成!让人知道,主子我多没面子。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等着,我给你拿去。”

  乔岚走向书房的里间。期间手里已经多了一枚戒指,用指腹在戒面上一抹,便知道是她想拿的那一枚。大首饰盒里,印章戒指有几枚,中午刚翻过她的大首饰盒,对里面物件的摆放有所了解。

  拿到戒指,乔岚在里间走了一圈才出去,她把戒指交给俞大拿,“这是我特地给你准备的印章。”

  这个戒指比乔岚那枚稍微小一点,戒面是一只展翅的雄鹰。纹路繁多,但刻得很清晰。戒指里还刻着“千足金”三字。俞大拿为人稳重,乔岚信得过她,所以才把这样一枚在这个时代罕见的戒指给到他手上。她也没信错人,这枚戒指到俞大拿手上,十年如一日,不曾出现过纰漏。

  “主子……”俞大拿的心莫名有点触动。

  “这只是一个印章!”乔岚用俞大拿的话回了他。

  陈家人这一天也并非全做无用功,最起码,陈老汉等终于用银子和泪水求得看门的差人的同意,见到了陈生华。因为情况特俗。陈生华被单独关押着,其实也没受什么苦,就是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他一看到陈老汉就哭得稀里哗啦,求陈老汉赶紧想想办法。把他救出去。

  陈老汉只能尽量劝慰他,说家里正在想办法,但是,关于乔家会因为陈月牙而放过他的话,他一句头没提。

  陈老汉也没能说几句,差人就来赶人了。他只好一边抹眼泪一边往外走,陈生华还在后面不停地叫唤,让他一定要尽快把他救出去。

  时间又过了一天,方家重管事过来说,他们的船已经整装待发,可以安排装货了,所以这两天,他们的车将会去西岸拉货。乔岚让他找俞大拿接洽,于是俞大拿和重管事一起去了西岸,同行的还有乔家新上任的账房郭畅霖。

  乔岚走了一圈乔家,看到程胖子带着好几好人在剁番椒,张老汉与几个人一起在给后院的番薯搭棚子,刘嬷嬷在内院教陈月牙规矩和礼仪,总之各有各的忙,最闲的反倒是她了。

  不行,作为一家之主,怎么能无所事事呢?乔岚让叶飞莫备马出门。她到了门口处,才知道张老汉和他三个儿子都在,今日,杨葱连禀报一声都不曾。

  “乔公子。”陈老汉一把年起了,难为他已经风烛残年,还要为不孝子上门求人。

  因着姥爷的关系,乔岚对老人家有着一种发自心底的尊敬,要不那天,她不会只让柳土发抓陈生华而放过陈王氏。

  陈老汉没有伤害过梁毛花娘仨,他从来不管家里的事,但他的沉默即纵容,间接导致了梁毛花娘仨的疾苦。

  乔岚不知自己该拿什么态度对待陈老汉,于是干脆利落地打断他,“我不欲为难你们,也请你们不要为难我。只要你们保证,日后不再纠缠陈月牙和梁娘子,做到井水不犯河水,我便网开一面,让人放了陈生华。”

  陈生荣等三兄弟急了,可是陈老汉已经勒令他们不许开口说一个字,所以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陈老汉也是浑身一僵,哑着喉咙说,“可……牙儿到底是我陈家的子孙……”他的想法其实与他三个儿子是一样的,都抱着那么一丝丝的奢望,希望能认回陈月牙这个孙女。

  “你们要真把她当子孙,她如何会在我家?你们为何要认回她,真正的原因大家心知肚明,我这么跟你们说,就算你们认回了她,也拿不到一分一毫。我的银子我乐意给她花,但绝不包括你们陈家的任何一个人。”

  “乔……乔公子,血浓于水……”

  “这十来年,但凡你们有把她们当人看,水也能浓于血。现在才来说这话,不觉得心虚得慌吗?事到如今,多说无益,只说应是不应。”乔岚面无表情地问,“也许你们猜到,为了牙儿妹妹的闺誉。我是不会把陈生华扔进大牢的,但我还能让他在镇所,一待就是一年半载,甚至更长。你们觉得呢?”

  “……”陈老汉有些承受不住了,干哑的喉咙令他连说话都难,他知道,乔岚的认真的,绝不是仅仅是威胁,如此难以转圜的局面。他还有别的选择吗,故而,他只能艰难地点了点头,“好,那丫头,我们不认了。日后,就当没生养过她。”

  “爹!”陈生富首先出声,但即刻被陈老汉狠狠地瞪了一眼,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偃旗息鼓。

  “你是陈家的一家之主,有你发话。我应该放心的,但你也知道,有些人,并非那么听话,想法也多。如你不介意,我们再立个字据如何?”

  陈老汉和陈生荣三兄弟万万没料到乔岚能狠绝如斯,一点退路都不给他们留。

  杨葱脚不沾地地拿来笔墨纸砚,乔岚就着车辕,写好字据,陈老汉万般抗拒。但还是摁下了一个通红的手印。

  乔岚收好字据,转头杨葱说,“你让方小勇跑一趟县衙,找柳土发大人。说我不告陈生华了,向他讨个信物让镇所放人。”

  “是,主子!”

  乔岚吩咐完,回头看到陈老汉四人还在傻愣愣地看着她,她微微一笑,但这笑却只停留在面上。没有直达眼底,“怎么,还有事?”

  “无……无……”陈老汉连忙带着三个儿子退到一旁。

  冯马已经把脚蹬搭好,两只小的在乔岚调转脚步的时候已经顺着脚蹬爬上马车了。封二封三还有叶飞莫也牵动马匹准备出发。

  马车迅速离去,消失在街角。

  马车行进在大青山的山道上,中途有马车从青山村里面出来,道路不是很宽,只能缓下车速,慢慢地彼此错过。

  肖狼肖犬闹腾中把车厢门给撞开了,乔岚向外看去,正好看到对面车辆上的朱文范和朱文昌。也不知两人碰上了什么天大的喜事,显得尤为意气风发。

  “乔公子,又去西岸啊。”朱文昌先向乔岚打了招呼,他还是笑得那么没心没肺,而一向恃才傲物不苟言笑的朱文范竟也擒着笑意,他也对乔岚点头示意。

  乔岚记忆力很好,她脑海里还清晰记得她刚穿越来那会儿,朱文范用那种看脚底泥的眼神俯视着她说“就你这副尊荣,也佩倾心于我?”哎哟喂,幸好她的心脏足够坚强,幸好她不是真的陈月荷,否则,还不得自挂东南枝啊。

  不管心里如何做想,打了照面,也不好当做没看见,乔岚点点头表示回应。

  两厢错开,各归各路。

  朱文昌斜斜地挨在边上,笑着问朱文范,“居正,你说乔公子是否已有功名?他会去科考?”居正是朱文范的字。

  朱文范沉默了一下,才回答,“你没脑子也要有个限度,岂国何曾有过如此年幼的秀才,更别提举子了。”

  “也是!不过,他不是很精明嘛,有人还说他是文曲星下凡。”

  “人云亦云!那些主意,不定是他自己的。”

  “他有谋士?!”朱文昌吃惊道,他的学问没有朱文范好,所以尽管他比朱文范大了两个月,但很多时候,他都以朱文范的话为基准。

  “我可没说!”朱文范的声音闷闷的,他自小聪慧过人,因而自视甚高,他觉得这世上,要真有一个人是文曲星下凡,那也只能是他。去年院试,要不是身体不舒服,他此时已然是秀才,何苦还得考一次。可恨的是,已是秀才的表哥去年年初会试落榜,为面子说是跑肚,结果被人揭穿耻笑,而他这个真正跑肚的人只能默认考场失利……

  朱文昌还想说说文曲星的事,朱文范却不再搭腔。小马车晃荡晃荡,走在大青山山道上,往山外走去。

  (今日二更哦)(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