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态度至上

第一百二十二章 态度至上

  一行人到西岸时,五辆大牛车正缓缓驶出西岸,每辆车上都竖着六个大坛子,西岸里,还有五辆车在装载,而摆放辣白菜的木棚子已经空了一半。重管事这是打算今日就把辣白菜全部运走。

  俞大拿正与重管事说着话,看到乔岚来了,他便要迎过去,却见乔岚打了个手势,让他不必过去。

  乔岚走到山包上,又让叶飞莫去把俞一筒找来。俞一筒正在指挥筒子军清理水渠,一听主子召见,立即迈着不太方便的腿赶过去。

  “主子!”

  “你给我说说,最近青山村发生的大事小事。”

  她让俞一筒他们住在西岸,在能力范围内看住西岸不让宵小作乱,她并未让他监听青山村,但她知道,他会做到这一步的,这与筒子军原来的生活不无关系,他们原是最底层的人,惯常有小道消息。

  俞一筒果然没让乔岚失望,大事小事一把抓,乔岚也不打断,让他想到哪儿说道哪儿。

  “陈大头和三癞子被关起来后,青山村太平了许多。二癞子老娘与人说,希望主子别那么快消气,把二癞子再关些时日。”

  “朱里正的大侄子,朱二旺抱了两只狗仔,取名旺丁旺财,据说与主子的肖狼肖犬同宗。他自诩他的旺丁旺财日后必定比肖狼肖犬勇猛。”

  “有几户人家上门讨要番椒,被俞总管拒绝了。赵地主的人也来过两次,也都被打发了。”

  “前天晚上,陈家吵得厉害,好似闹到要分家。”

  俞一筒善于察言观色,但乔岚面上带着面具,他再善于观察,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只点到为止。

  “明年皇上四十大寿,增开恩科的官文下达到各个县镇,去年院试今年乡试没中的学子们不必再等上三年。”

  乔岚终于听到一个感兴趣的话题。“哦!怎么个增设法?”这就是朱文昌和朱文范满面春风的原因?

  “府试和县试刚过。几天后举行院试,之后便是乡试。朱里正的孙子朱文昌是历山县童子试十五名。”

  “朱文范没上榜?”没道理啊,那人把自己看得这么高,如果朱文昌中榜。他落榜,他怎么可能还笑得出来。

  “他是去年童子试第一,但院试没过。”

  “即是第一,院试也不至于落第吧?”

  “说是身体原因。”一条消息在俞一筒脑海里转了两圈后还是蹦出来了,“去年秋葵。他们的表哥孙茂全乡试也因身体原因落榜。”

  俞一筒还没说孙茂全被人揭穿的事,乔岚就笑道,“呵!家风啊。”她是想起了刚穿越来那会儿,谢金宝讲过的话:里正娘舅家的小秀才去年乡试没过,非说是因为考之前吃坏了肚子,明年皇上四十大寿,很有可能增开恩科,要是再落榜,我看他这次找什么借口。

  乔岚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之下,乔氏宗族里有无人应试。如有好苗子,却因拮据不能继续下面的考试,就太不应当了。

  对青山村的情况了解得差不多后,乔岚又给俞一筒安排了事情,找齐家伙什,明日一早把水渠里的巴掌大小的鱼,全都捕捞上来,晌午前送到乔宅去。

  俞一筒得令离去。乔岚还在山包上俯视西岸,就有三个人往这边来了,其中一个。是西岸盖平房时,请的工匠之一陈果园。

  陈果园是得知乔岚在山抱上,特地过来的。虽然乔岚带着面具,但作为山抱上唯一的少年公子。还是很好认的。

  大概是知道乔岚已经认出自己,陈果园利索地跨着步子跑上来,“乔公子!”

  “你们这是?”

  “我们是这次接了您家盖大宅活儿的工匠队。这位是我大哥陈菜园,堂弟陈二顺!”陈果园把他身后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让出来。

  “乔公子!”“乔公子!”许是不善言辞,陈菜园和陈二顺呐呐地开口打过招呼就没下文了。

  “你家,有无叫陈花园的?”乔岚本意是开个小玩笑。活跃一下气氛,结果陈果园惊奇道,“乔公子咋知道我姐的名字?”

  “额……”乔岚汗颜,她假意咳了咳,“那个,你们是来看地形的吧。”

  “是的是的。您吩咐了,要先画图纸,看过图纸才能定下是否雇佣。这不,我们过来看看地形,看过了才好画。”

  “行,那你们看吧。”乔岚欲走,陈果园适时出声叫住她,“乔公子,如您不忙,可否与我们讨论一二。我们是真想接您家的活儿。不过,我们盖了十几年的宅子,大抵都是那么个模子。乔公子既然要求先画图纸,必定是有些其他的想法,可否透露一些。我们也有个方向不是。”

  “你们倒是聪明,还懂得找时机上来问我!”

  “嘿嘿!”陈果园摸摸头,不好意思地笑了,“也是乔公子您厚道,咱这才厚着脸皮找上来,放到别人家里,咱还不敢露脸呢。”

  乔岚心里抽了抽,每次有人说她厚道,她都有种即将被人推进坑里的感觉。

  “你们是内行,我就不班门弄斧了。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你之前帮我盖过平房,地面下有些通道,你是知道的,这次盖主宅,规矩依旧,故而,几个院子之间的排布,要费些心思。还有,我希望,主院的主楼是两层的。”

  “乔公子,您弃平地不用,把宅子建在山头上,主楼还要往上盖?”这个时代的人,盖房子,喜欢一马平川的地皮,乔岚不但要盖在高处,还要改双层的屋子,这着实令人吃惊。

  “是的!哦,还有,全部屋子,均不必砌炕头。”

  “不砌炕头,那寒冷冬日如何度过?”

  “这个,我自有打算!”

  “是否因为有那些通道的缘故。”

  “你猜得没错。”

  “那些通道果真是用来取暖的?!”

  陈果园的态度非常好,乔岚也很看好他,不介意多说一些。

  山头下,三百坛辣白菜已经系数装车完毕,并陆续离开。郭畅霖将六千五百两银票收好。这买卖便算是银货两讫了。

  重管事与俞大拿一起过来,他是特意过来与乔岚告辞的。

  “乔公子,棚子里还有四十坛,让我一并拉走如何。”重管事一上来就说道。

  “那四十坛。我还有用!”乔岚婉拒,其实这多出来的这四十坛是因为有坛子又有白菜,才制下的,她还没想好留着做什么,但重管事肯定跟俞大拿提过。俞大拿都没答应的事,她自然也不会答应。

  “如此,我也不好强买了去。我就先告辞了。”

  “请!”乔岚拱手相让。

  重管事走下山头,随着最后一辆装载着大坛子的车离开。

  俞大拿看到不远处在丈量的陈果园兄弟三人,忍不住说了一句,“他们又来了!”

  “又?!”乔岚奇了,难不成这三人来还不止一次?

  “自主子提出那个要求后,这三兄弟见天过来西岸看山头。另一队工匠是历山县的,倒是有派人来看过,但只有一次。”

  “且看明日他们给出的图纸吧。”乔岚心里已然有了定论。“不过,陈果园他们的态度,我很满意。”

  俞大拿也将两队工匠的态度看在眼里,但是他也有他的顾虑,“如若让陈果园他们做头,历山县的工匠可能不肯!”如果是历山县的工匠做头,陈果园他们还是肯屈就的。

  乔岚的思考则简单得多,“历山县的怎么了?就算他们是历山县最好的工匠,做事不用心,如何用得?我这儿。只凭本事说话。”

  “是我着相了!”俞大拿果断地端正自己的态度。“如此,我还得再找一队工匠备用。以免历山县的工匠撂摊子不干。”

  陈果园兄弟三人还在聚头讨论,并不知道主家的心已经偏向他们。态度决定一切,历山县的工匠除非异常出色。否则,没可能接下乔家的活儿。

  另一边,方小勇一路驱车赶到历山县,回程时,车上一个衙役在呼呼大睡。他到了县衙里却柳土发不在,说是伏击一个采花大盗去了。已经两天没回县衙,归期不定。他正苦恼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这个叫勇正的衙役便上了他的车。

  到了镇所外,方小勇把车停好,撩开车帘子,看到那个叫勇正的衙役睡得四仰八叉。他不免担忧,这人说话作不作数的,万一镇所里的人不买账,这天色也来不及再跑一趟了。

  方小勇要拍醒勇正,他的手刚伸进去,就被一个只顾分明的手攥住,然后一股巨大的拉力把他扯进里面,再然后,他就四仰八叉地躺在车厢里了,姿势比勇正的睡姿还难看。

  “是你啊!”勇正放开卡在方小勇喉咙上的手,“下次别做这么危险的事。”

  “你他妈的,找死是不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方小勇犹不自知,张口叫骂。

  勇正冷着脸,二话不说,只是把拳头捏得咯咯响,吓得方小勇这小孩瞬间收声不语。

  陈老汉四个在镇所外等候多时,见到方小勇带着衙役出现,连忙迎上去,哈着腰各种讨好。勇正最烦应付这一类人了,他招来守门的衙役,“你把那个……”他话没说完,转头看向被他吓得不敢吭声的小可怜方小勇,“你要放谁?”

  方小勇忍不住腹诽道:合着您老连要放谁都不知道,就跟过来了。

  陈生华被人带出来,看到陈老汉时,也不顾面子不面子了,爷俩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的遭遇了什么生死大劫。

  陈生荣和陈生贵两兄弟也颇有感触,只有陈生富想趁这个机会,与勇正说上几句话,套点交情。看在勇正在镇所说话这么有分量的份上,他觉得还是值得结交的。

  勇正一手把方小勇提溜起来,放在马车上,“走,回去给我煮鱼。”

  “没鱼!”你大爷的,跟着我过来,就是为了吃鱼是吧!

  “小破孩睁眼说瞎话。你们乔家那条养满了鱼的水渠,谁人不知啊?”勇正把马鞭塞到方小勇手上,催他快赶车走人。

  “乔宅里没鱼,而且要吃水煮鱼片得主子发话……”还有,养满了鱼是怎么回事?哪个乌龟王八蛋把话传成这样?

  “那就去你们那个什么西岸捞鱼去。”

  方小勇摆出了一副慷慨就义的架势,坚决抵抗道,“我不!”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再说一次!!!”指骨再一次被捏得咯咯响。

  在勇正的武力威胁下,方小勇终于还是妥协了,调转车头,往西岸去。这人太难缠,根本不是他这小虾米能应付得来的。(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