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官来袭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官来袭

  西岸,筒子军和长工们正在按照俞大拿的指示清理场地,不久,这些地方将堆石头,满砖块等建房材料。

  乔岚正要上车回五里镇,方小勇来了,还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不知底细的衙役勇正。

  “主子,柳土发柳大人不在,是这位大哥跟我到镇所,让他们放人的。这位大哥想吃水煮鱼片。”方小勇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完,他对勇正还是那副敢怒不敢言的熊样儿,就差没说这家伙要求吃水煮鱼片作为跑腿的报酬,主子千万别答应他。

  “……”乔岚看方小勇对勇正那嫌弃样儿就知道他怎么想的了,于是她也无语了:你个兔崽子,不敢抗争,却敢寻我当挡箭牌。

  勇正落落大方地走过来,自来熟道,“哟,乔公子。我来帮你捕鱼了。”

  “……”你丫把这儿当你自己家了吧。

  乔岚让叶飞莫招呼勇正,也正合了那家伙的意,但乔岚也明言,最多抓三条。叶飞莫没有违抗乔岚的话,从水渠那边回来时,果然只带了三条鱼回来,几乎是水渠里最大的那三条……

  这一天,刚回到乔宅,乔岚就被告知,封啓祥从历山县回来了,而且他认就在乔宅。

  乔岚暗自叹气,自来熟的人太多,想介意也介意不过来。

  主子不在,后院自然不便让人进去,刘嬷嬷就把封啓祥安置在小花园的凉亭里,幸而这天还不是太冷,不然够封啓祥受的。

  封啓祥也是才回来不久,在杨宅门口下的马,等周长乐把惊风牵走后,他转身就往乔宅来了,连家门都没进。乔岚回到的时候,他已经喝了一壶热茶。

  看到正往这边来的少年公子,脸上还带着他亲手做的面具,封啓祥心绪莫名悸动。下一刻,他看到了少年背后的人,他觉得眼熟,但又想不起来了。隐在暗处的封一提醒道。“展吹浪。”

  只一个名字就让封啓祥回忆起这个人来了,这两天,封二都有飞鸽传书给他,关于这个衙役的事也略提了两句,但并不明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封啓祥垂下视线。掩去眸子里的暗芒,再看向乔岚的时候,眼里一片清明。

  封二封三到乔宅门口就自动消失不见了,除非乔岚要出门或是到了饭点,不然他们是不会出现的,乔岚身边蹦跶得正欢的是肖狼肖犬,身边是叶飞莫,至于多出来的那个,便是勇正。

  乔岚走到凉亭里,拱手示意。“封兄!”

  封啓祥嘴角噙着一抹笑,“乔弟,几日不见,倒是也为兄生疏了。”他调侃完,看向乔岚身后,似笑非笑道,“展大人!”

  展大人这三个字一出,勇正身上有那么一瞬间,杀气顿现,但也只是一瞬间。

  “展大人?!”乔岚霍地转身。诧异地看着勇正,“你?”

  勇正还没回答,封啓祥那厮又懒洋洋地开口了,“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三年前,你还是京城大理寺少卿,去年被革职查办,现如今呢,你又在何处高就?”

  乔岚整个人都懵了,大理寺少卿。从三品,相当于后世的最高法院的检察官,不就是一道水煮鱼片嘛,怎么引来了条巨鱼。

  封啓祥在乔宅里是不带面具的,勇正也认出了他,“我当是谁呢,穷乡僻壤的,竟然还有人能认出我来。原来是三年前被逐出家门的小屁孩。容我想想,是为了什么来着?”

  “你敢!”封啓祥暴起,那些都是莫须有的罪名,他潜意识里不想让乔岚知道。勇正一顿,似是被唬住了,但他又怎会是被唬住的人,只见他嘴角一勾,用极为快的语速清晰而明白地说,“为美男与人争风吃醋,亏空十万白银。”你爆我的底,我怎么也得回敬一二。

  “你!!!”封啓祥气得撮牙花,他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动怒,千万不要动怒,他沉着脸说,“我是被奸人所害的,你堂堂大理寺卿,最应公正严明,竟也会人云亦云。”

  勇正自己寻了个地方坐,并闲暇地靠在旁边的柱子上。他这人,骨肉很懒,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你也说了,我已经被革职查办了。”

  封啓祥一改平时的自持冷静,变得咄咄逼人起来,“废话少说。你来到底是何目的?为何出现在这里?”

  勇正凛然一笑,“你真想知道?”

  “说!!!”封啓祥完全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乔岚的心一沉,转身走出凉亭,同时大声吩咐道,“叶飞莫,去告诉厨房,今儿个早点开饭。让方小勇备好马车,饭后利索点把客人送回历山县。”

  乔岚说完,人已经走出老远了。

  勇正愣住了,不知道主家为何突然间就不待见自己了。回想他与封啓祥的对话,他没觉得哪里不妥。

  接触乔岚比较多的封啓祥也想到“他”会突然间发作,他总以为,“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这样当众甩人脸子的事,“他”基本上是不会干的,不过……他很喜欢就是了,谁让不受欢迎的是企图不明的展吹浪呢。

  其实他不知道,他自己也被列入了不受欢迎行列,只不过他家就在对门,送也送不走罢了。

  乔岚为何会突然间发作?的确是因为勇正这个人没错!

  不管勇正这个名字,是真的还是假的,横竖他都是曾经做到大理石卿的展大人。京城水有多深,不言而喻。曾经处于漩涡中的人,就算再怎么脱身,始终不是干净的。尤其是这人原先做的还是那种敏感的官。这要是万一,他是带着某种目的来的,想想都令人瘆得慌。

  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封啓祥那傻缺,竟然还傻乎乎寻根究底。这种时候,不该敬而远之?

  比起得罪人,乔岚更怕被牵扯进某种不可言喻的事件中。

  有了乔岚的吩咐,乔宅的晚餐果然比往常早了一个时辰。

  之前的火气消散了不少,乔岚不愿再失礼于人,于是还是陪着封啓祥和勇正在内院西厢的小厅用餐。

  封啓祥一句话都没说,展吹浪的名声,在京城如雷贯耳,查办过不少大案,这人的厉害之处在于,你说一句,他能想到三句,甚至更多。

  乔岚亦不想多说,她的秘密比起封啓祥,有过之而无不及,兼之她的身上哪里都是破绽。

  同台吃饭,两人都不吭声,剩下的那个怎么地也得吃不成欢,食不下咽吧,然而,勇正完全不,他胃口好着呢,那一大碗水煮鱼片大部分都落入了他的腹中。

  “你们怎么都不吃,别便宜我了,来来来,别客气。今天鱼做得比那天的还够味。果然还是得正经的厨子来弄。那小子,不行,赶车发飘,害我睡得一点都不安稳,梦到被人一路追杀。那天那人怎么回事,怎么就放了,要我说,应该再关关,不然不长记性,回头还得再犯……”

  勇正不停地吃,不停地说,这就是所谓的,吃东西都堵不住的嘴。

  饶是勇正吃相还算周正,没有口沫横飞,但乔岚心里阴影了,总觉得他面前几道菜已经满是他的唾沫星子了。

  她往中间的水煮鱼片一指,“宝石,把这道菜换到展大人跟前去吧。”

  “奕小子,这么客气作甚。这多不好意思啊。”勇正话是这么说,但已经快手把跟前的醋溜白菜拿起来,给水煮鱼片腾地方。“我年长你一轮不止,你叫我一声正大叔也不为过。”

  “……”谁要叫你大叔!

  吃饱喝足之后,乔岚正要让宝石去问方小勇可备好车,勇正端着热茶,说,“奕小子,历山县我就不回了。你这儿屋子多,腾一间给大叔我留个宿吧。”

  “家中有女眷,不方便留宿!”乔岚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她现在只想尽快把这尊大佛请走。

  “奕小子,你这样不行,容易得罪人。也就是我这么好说话的才不与你计较,这要是别人,保不准一巴掌把你拍成纸片儿……”

  乔岚在勇正又要长篇大论之前,果断起身离开。

  叶飞莫得令把勇正送出门去,门外,方小勇正在车上等着呢。他很高兴主子要将那个不好惹的人送走,但想到自己要与那人一路相随,他就胆颤……

  方小勇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人,随后,护院陈小饼出来了,说客人要留宿,让他把马车赶回去。

  乔岚一夜无眠,第二天醒来,神清气爽。

  她穿戴好练功服,在后院打拳。才刚开始不久,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哎哟,这软绵绵的动作,奕小子,你这是在练武啊,还是在跳舞?”

  “……”乔岚收势,冷着脸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家护院功夫不行,哪里拦得住我。”勇正毫不脸红地往院门外一指,那里,倒了五个人,而叶飞莫正从更远处气杀气腾腾地奔过来,“你个天杀的混蛋!!!”

  乔岚摇着牙问道,“昨晚明明差人送你回去了!!!”

  勇正在一旁的石椅上坐下,然后就势一趟,“昨晚?!我在你家护院那里挤了一宿。”

  “……”

  “哦,对了!你家什么时候吃早点?”

  “……”(未完待续。)

  ps:  (有大大提醒,六十五章和六十六章重复了,这是后期改文的时候复制错了,谢谢提醒!)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