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个无赖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个无赖

  乔岚冷着脸不说话,心里想着:既然做到大理石卿,不该是最为公正最为严明的那一拨人吗,怎会这般无赖?莫不是因为太无赖才被革职查办的吧。有他做对比,封啓祥那些无赖的行径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叶飞莫已经杀到跟前了,正要对勇正动手,乔岚抬手,示意他住手。

  勇正见机,舔着脸说道,“奕小子,你就收留我一阵吧。县衙那饭菜真不是人吃的。”

  “非亲非故,不便留宿。”乔岚坚信这人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她的立场更加坚定了。

  “我在你家做教头怎样?你看你刚刚练的那些,哎哟,我都不忍说出来了,还有你家护院,一个个熊样儿,顶什么事儿。也就这个有点儿用,但脑子不行!”勇正瞟了一眼气得脸都红的叶飞莫,“让我调教调教,不说练就绝世武功,那也绝对是一流高手”某人就像一个江湖郎中在吹嘘他手中包治百病的祖传秘方。

  “习武非一朝一夕之事,你能在我这儿待上十年八载?何况,到我这儿做事,需签卖身契,死契!”

  “你这样不合规矩,谁家做活非得签死契,这不是还有活契,还有长工和短工的嘛。”

  “我这儿的规矩就这样,再说了,我也没求着你签。吃完早饭就离开吧。我这儿水浅,活不了你这条大鱼。”乔岚把话撂下,便转身踏步离开。

  “哎哎哎,应该是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吧,你怎地偷梁换柱了呢。”

  乔岚停下脚步,转身面向勇正,“不管你到底意欲何为,但,我明摆着告诉你,我不想因你而卷入某种境地之中。换句话说,我很怕死!所以,还请你高抬贵手。”

  乔岚的态度太坚决,不得已。勇正选择后退一步。“我不住你家,只吃你家的饭行不行?”

  “你想怎地?”乔岚眉头微蹙,不解地问。

  “我到封小子那儿住。吃饭的时候再过来。”

  “他能答应?”

  “不能!但我会让他答应的。”

  “……”你到底哪儿来的自信?这就是大无赖和小无赖之间的碰撞?

  吃过早饭,方小勇送勇正出门,然后目送着他往对面的杨宅去。对面看门儿的王小开着小门。正要问对方有什么事,对方一个忽闪,直接跃上门楼……

  勇正没有立刻跃下门楼,他知道,想进去,没那么容易。果不其然,很快,就有两个人几个起落上来,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中间。

  封二无时无刻不是黑着脸的。难得的是封三也黑着脸,被两个黑包公夹击,勇正却一点儿压力都没有,“别动手,别动手,以和为贵!我要见封小子。”同时对付两个高手可不是明智之选。

  封二冷言道,“要见我家少爷,在门口等着就是,你这般硬闯,是何道理?”

  “万一他不见我怎么办?”瞧这话。说得多理直气壮啊。

  封三不满地撇撇嘴,应道,“不见就是不见,你还要硬闯怎地?”

  “我有些幕后消息。关于侯府封家的,封小子一定感兴趣。”

  封二封三对望了一眼,封三跃下门楼往内院去,不久,内院传来一声短促的呼哨声,封二对勇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方小勇直到对面门楼上的人不见了。才回去跟乔岚复命。他听不到他们讲的话,但只是形容了一下当时的情景。

  听到勇正一上门楼,就被人夹击,乔岚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瞧瞧人家的防范,简直就是滴水不漏,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再想想自家的护院,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哎,一口吃不成胖子,还是一步一步来吧。幸好,明面上能被人觊觎的东西不多……那天我也能招揽一两个高手看家护院就好了……

  叶飞天的伤口还没愈合,但他就是坐不住,对于他来说,这点伤实在算不得什么,但乔岚坚持让他再修养一阵。

  乔岚去看望叶飞天,顺便讲了勇正的事,没想到,叶飞天比她知道的还多。

  “这个叫勇正的衙役,姓展,名吹浪,勇正是他的字。展吹浪是癸未年的状元,时年二十岁,是岂国史上最年轻的状元。据说,他在殿试的时候,旁征博引,对答如流,那位对他赞不绝口,亲点状元,还想将文慧公主下嫁与他,然他以已有妻室婉拒了,后被授予从六品大理寺丞一职。”

  “自古以来,文人考取功名后停妻另娶,以便倚靠权贵妻族的不胜枚举,他竟连公主都不要,白白放弃攀附皇室的机会,倒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叶飞天摇了摇头,说,“非也,非也!主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是上京赶考前才匆匆与人完婚的。”

  “你是说,他料定自己一定会高中,为了不被钦点驸马,才匆匆成亲?”乔岚惊讶,先不说料定自己一定会高中这份自负,就说为了不当驸马而先成亲这事,还真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的。

  对于乔岚的猜测,叶飞天不置可否,“众说纷纭,亦真亦假。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他不想娶公主,就算不是这个理由,他也会有别的理由拒了这美差。自古驸马不当权,他才气甚高,怎甘于屈就一个有名无实的位置。”

  “有道理!封啓祥说,他曾官至大理寺卿,只是两年前被革职了!”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叶飞天略思,“他应是那位的人,轻易不会被动,不过……”

  “不过什么?”

  “京城的水深,风向随时可能会变!”叶飞天打着哑谜,乔岚似懂非懂,“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离他远点儿就对了,是吧!”

  “是!”

  昨日,程胖子已经日夜兼程,把西岸送回来的大部分番椒剁碎加料封坛。用的小坛子是俞大拿让黄土根送来的巴掌大的小坛子,坛子上惯例浮雕着一个“乔”字。

  乔岚踱到厨房,看到程胖子正在剁番椒,箩筐里已经没有多少番椒了。桌子上,整整齐齐摆放着四十个小坛子,大部分贴着红纸,小部分贴着白纸。

  “程胖子,先别忙,我有事找你!”她取出写着花生、麻油和豆豉的纸张递过去,“我要将这三样东西加进辛辣酱里变成香辣酱。”

  “可是主子,上一回儿,奴才取辛辣酱的筷子沾了点油没擦干净,隔天,那辛辣酱就霉了。我估摸着,辛辣酱是不能碰油品的。”

  “一定可以的,你给想想办法。”只看结果不管过程的乔岚把这个重担压在程胖子肩上,“还有,这花生要脆脆的……”

  “如此,只能炒过或用油炸了。”

  “嗯嗯!大概吧,剩下的就看你的了。你先用这剩下的番椒试上一试。门房那里还有两麻袋番椒,香辣酱就用那些来做。回头让方小勇带人给你扛过来。”

  门房的番椒是她空间里的。有空间在,东西不用经她的手,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在她想要安置的地方,但范围不能超过十米。昨日她经过大门的时候,稍微逗留了一下……

  空间里的番椒,长相品质实属上层,而且比西岸的番椒还要辣上几分,用来做香辣酱,再好不过了。

  “香辣酱的坛子,不用这些了。”乔岚指了指桌面上的坛子,“得用精巧一些的,晚些时候让人送来给你。”

  命令下达了,让底下人伤脑筋去吧。乔岚这个甩手掌柜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下午,乔岚要出门。原本以为封啓祥回来了,就不会再跟着自己的封二封三,竟然也在门口处等着她。

  她不知道的是,晌午饭,封二封三是在乔家吃的,另外还有一个勇正。

  到了南郊,乔岚下车往里走,这一次,她带上了肖狼肖犬,省得它们又生事端。这一次,暗中窥视的人少了许多,而且没有之前的虎视眈眈。

  孙成的棚屋依旧是大门紧闭,叶飞莫上前拍门,结果手还没拍到门板,啪地一声,门板应声而破,那个拳头不但打破了门板,还顺势重重击打在叶飞莫的腹部……

  突然受到重创的叶飞莫瞬间直不起腰来,“额……”

  “汪汪汪!”“汪汪汪!”肖狼肖犬瞬间炸毛,对着门板狂吠。封二抽刀随时准备迎敌。而乔岚呢,已经被封三拎到不远处的不知谁家的围墙上了。

  啪,里面又是一拳,门板被硬生生打断,跌落在地,门内的孙成就这么出现了。

  封二挥刀上前,叶飞莫忍痛出声,“别别别!私人恩怨!”

  孙成蹲下身子,笑道,“我说了,那一拳,总有一天,会还给你的。”

  “偷袭?!你也就这点儿出息。”叶飞莫撩开衣服,里面赫然四个口子,不大,也不深,但都在流血,更别提里面的五脏六腑了,“你爷爷的,练的什么邪门功夫?!”叶飞莫知道孙成的斤两,他的拳头不足以伤他至此……

  孙成起身,对还站在人家墙头上的乔岚点头示意。

  乔岚不想再被人拎来拎去了,执意要自己下去。这家的墙头不算高,她跳下去,也只是脚麻了一下。(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