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传家信物

第一百一十六章 传家信物

  乔岚在书桌前落座,并让叶飞天也坐下,他却坚持站着,目光坚毅,“主子,今日之事,我也脱不了干系,是我,明知道飞莫性子野,还让他进乔宅,请主子责罚。”

  “别说得这么严重。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乔岚不以为许,但叶飞天这次是铁了心要让她做点什么,“主子,无规矩不成方圆,大宅内外,理应对有对赏,错有错罚。”

  “那你说说,我能罚你什么?让人给你和叶飞莫打板子?你和他如今都是伤号,再抽一顿板子,接下来两个月,我找谁看家护院去啊 还是扣月银,你们俩那点月银,扣来有何用?”

  叶飞天想都不想,随口接上,“应是要打板子的。那就记着,等我们好点之后再打。”

  “……”合着我的贴身侍卫是受虐狂“那就记着,日后给你们机会将功补过。”

  “是还有,主子,肯定你撤去飞莫的差事,另选一个护院领头。”

  “你这还没完了”乔岚终于拿出了作为一个主子应有的气势来,“撤了叶飞莫,你让谁当领头,那十个护院?他们谁当都不合适。还是你要当这个领头?”

  “不”叶飞天立马开口拒绝。

  “这不就结了。”乔岚没好气地看着叶飞天,“还有什么事?没的话,赶紧回了吧。”

  叶飞天把怀里的铁四指拿出来,放在桌面上,“这个……”

  “哦,这怎么到你手上了。”今日叶飞莫蠢到家的举动,害乔岚连摸都不曾摸到这铁四指她把铁四指拿起来,戴在手上,可是,她的手太小,握都握不紧。她自言自语道,“也许。我应该让孙成打一副小的给我。”

  她将铁四指放下,“这个怎么了?”

  “这个……很好……”叶飞天酝酿了半天,就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弄得乔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知道这个很好,然后呢?”

  “你要给每个护院都配置一副铁四指?”

  “是有这个打算。怎么了?还是你有另外的打算?”乔岚纳闷,看叶飞天这架势,难不成不同意给护院们配置铁四指?

  “我觉得,一开始不必每个护院都配。请主子把铁四指的分配权给我,让我自行安排。”

  “既然你有别的想法。那就交给你了。没别的事了吧,赶紧回去躺着,我看着都觉得累。宝石,送他回去。”其实叶飞天已经好很多了,但乔岚总想起当日,他浑身是血口子的样子,所以只想把他打发回去静养。

  宝石上前来,扶叶飞天往外走,出了门口,就被他甩开了。她也不恼,一路跟着他回到前院,才离开。

  傍晚时分,俞大拿从西岸回来,后面还跟着一辆牛车,车上放着四个大木桶。方小勇飞奔过去后院禀报乔岚时,她还愣住了,万分不解道,“他带这么多鱼回来作甚?”

  方小勇也傻住了,期期艾艾地说。“那个……不是您吩咐……大叔他们抓的吗?”

  “我什么时候……哦”乔岚惊叫一声,恨不得一拍脑瓜子,“对对对是我要的。”

  乔岚起身往马厩走去,四个大木桶已经卸下来安放在地上。乔岚凑过去。四个桶,满满的都是鱼,因为缺氧,已经没什么活力了。她觉得,那水渠里的鱼,最多也就这么多了。

  “俞一筒他们该不会把鱼全捞上来了吧。”

  “没”俞大拿并不知道乔岚要这么多鱼做什么。但她要做的事,他向来是无条件执行的,因为他知道,她从不会无的放矢。“小鱼和大鱼都放回去了。”

  “……”小鱼不作数,大鱼数都数得过来,也就是说,水渠里九成的鱼都在这儿了,哎,怎么捞得这么干净啊,可见底下人太听话也不是什么好事,也怪我,没把话说清楚。“方小勇,你去厨房,把程胖子叫来。”

  程胖子正在厨房鼓捣香辣酱的事,一听主子召,赶紧洗吧洗吧手赶过去。被问及可会做腌鱼,他一个头两个大。

  乔岚了悟,又问道,“腌肉呢?可会做?”

  “奴才惭愧。章娘子也许会。她祖籍西柴,那里的人最会做腌肉腊肉了。”

  “方小勇,再把章娘子叫来。”

  方小勇跑到内院门口,一眼看到俞小蝶抱着一个篓子正要往东厢去,立马挥挥手召她过来,“章婶可在?主子找她”

  “章婶与李婶在做针线,我找她去。”俞小蝶撒开腿就跑。

  “哎,你慢点儿。”俞小蝶是俞大拿的亲闺女,方小勇对她也亲厚许多。

  自从程胖子来了乔宅,厨房帮工也有其他人,章娘子就此从厨房脱离出来。她本身针线活儿做得不错,就与绣娘李婶做堆了。两人分工合作,一个专门裁制主子的衣裳,另一个负责下人的衣裳。偶尔,章娘子也会花点心思,给乔岚绣个腰带什么的。

  听说主子找,章娘子也不敢耽搁,放下针线走出去,与方小勇一起到了马厩旁。

  章娘子还真会做腌肉,但听到乔岚说让她用腌肉的方法做腌鱼,还要用上番椒粉和花椒等佐料,她不由地也一个头两个大。程胖子已经多次被乔岚赶鸭子上架,习惯了,她还是第一遭。

  “具体怎么做,你跟程胖子商量着办。”甩手掌柜乔岚拍拍手,正要走,又停住了,“不过要快,趁这些鱼还活着。”

  封啓祥这次回来后,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一改以前亦步亦趋地跟着乔岚走的作风,他心里藏着事,别的也就顾不上了。

  此时此刻,杨宅,内院东厢书房里。他神情莫测地坐在宽大的书桌前,深邃的视线望出窗外,与此同时,他的手不停地摩挲着一尊墨玉蟠龙玉佩,玉佩通体乌黑发亮,却也隐隐透着黯哑的绿色光泽,一看便知其极有灵气,而他的手边一个精巧的盒子里,也摆着一个同样质地的镯子,镯子周边雕琢着同样制式的纹路。

  玉佩的大小,与玉镯的内圈极为吻合,可见,这它们其实是同一块玉雕刻出来的。

  这是封家祖上留下的传家信物,从来只传嫡长,然,到了曾祖父那一代,嫡非长,长非嫡,这规矩就打破了,变成能者居之。曾祖父追随开国宋太宗宋晟煜打下了岂国这片江山,受封骠骑大将军,后又受封定远侯,也就接下来封家这个担子。

  封啓祥的父亲战功赫赫,相比于碌碌无为的封言英,世子的位置当仁不让。保有玉佩和玉镯的自然是他和当时的世子妃唐英芝。

  然而,八年前,他们被暗算战死沙场,这两个物件一度不知去向,当封言勇夫妇成为定远侯世子世子妃时,这两件东西才再度出现。

  东西是展吹浪早上交给他的,封啓祥一眼就认出了是何物,待他想问个明白时,展吹浪人已经不知去向了。

  摩挲着手里温润的玉器,封啓祥想的是,展吹浪将东西偷来给他,意欲何为?

  “他可回来?”他突然间发问。随后,封一的声音传来,“不曾,只响午出现在杨宅用饭,而后又不知去哪里了。”

  封二封三守着杨宅的外围,同时也留一只眼睛看着乔宅。这一天傍晚,他们看到对面的俞总管带回了四大桶鱼,还以为今晚又有口福了,一个时辰过后,鱼腥味隐隐传来,然后越来越浓烈,太腥了。

  “对面到底杀了多少鱼啊。”封三皱着鼻子问。旁边封二已经掂掂脚,跳到对面的围墙去,在围墙处,勉强能看到乔宅的厨房外面,几个人在挥刀杀鱼,旁边的大木盆里堆满了已经开膛破肚的鱼。

  呼啦,有一个人出现在他旁边,不是封三,而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勇正。

  “奕小子这是要大摆筵席,宴请宾客啊。请帖怎么没送到我手上呢?”勇正说完,跳下围墙,奔过去,“这么多鱼,够摆好几十桌了,你们主子是要定亲还是过生辰啊?不会是要给我接风洗尘吧,这多不好意思啊。”

  一个叫邓圆圈的护院正在杀鱼,听到声音,抬头应道,“大人,这不是用来吃的。额……是用来吃的,但不是最近吃。”

  “颠三倒四,话都说不囫囵。这都杀上了,今晚不吃,留着沤肥啊。”勇正给了邓圆圈一个脑瓜子。

  邓圆圈傻乎乎地问,“大人,今晚您还来吃饭?”

  勇正的眼睛噔地一下瞪得老圆老圆了,他突然拔高声音,厉声呵斥道,“你主子都没嫌弃,你一个小喽啰倒敢嫌弃我。告诉你,以后,一日三餐,都给爷备着。”

  邓圆圈撇撇嘴,不敢再说话了,但忍不住在心中吐槽道:脸皮忒厚这么大个人了,还睁眼说瞎话,主子都想差人把你扔出去了,是你死皮赖脸凑过来。

  “你个小兔崽子,敢在心里编排我活腻味了是不是”勇正上前,揪住邓圆圈宽厚的耳朵。

  “没没没”邓圆圈手里还拿着带血的刀呢,这么一番打闹,刀上的血到处飞溅,于是,勇正那一通胡搅蛮缠,让几个护院都不能好好杀鱼了。

  封二依旧是那副没有表情的表情,他果断转身,轻轻一个起跃,回到杨宅的围墙上。

  封三八卦极了,忙问,“对面真要大摆筵席?”

  封二直接跳过他的问话,交代到,“他回来了,我去报告少爷。”

  “顺便跟少爷说一声,乔家今晚吃水煮鱼片。”封三垂涎欲滴地加了一句。

  对此,封二不置可否,虽然他觉得,杨宅这架势,根本不像是要宴请宾客的样子,毕竟乔少爷那脑子,异于常人,总是做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情来。未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