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优胜劣汰

第一百一十八章 优胜劣汰

  这一晚,乔宅直到夜半才完全安歇下来。当然,这没乔岚什么事,主要是程胖子几个,得趁着夜色,把乔岚吩咐的事做好。

  章娘子家乡做腌肉的步骤其实很简单,先在肉的表面涂上一层酒,再涂抹翻炒过的盐和花椒,入瓮腌制几天,然后拿出来阴晒。

  程胖子最近用番椒也用出了心得,他向乔岚求来了剩下的那半袋番椒粉,加入大量花椒与盐一起翻炒,弄出了一种又咸又麻又辣的底料。试过味道的章娘子深以为然。

  因着晚上,章娘子和宝珠不便逗留,后面抹料入瓮的事宜都交给程胖子等几个。

  乔家弥漫的那股鱼腥味,直到下半夜才消散。

  鉴于昨日乔宅上下齐齐被鱼腥味虐了一通,第二天,乔岚就忙不迭地让俞大拿安排人把昨晚才做好的四瓮腌鱼运到西岸存放,日后晾晒也交由西岸的筒子军负责。

  而后,她又让俞大拿给程胖子安排几天假期。

  这阵子,程胖子真的是被她这个想法一出接着一出的主子使得团团转,原本珠圆玉润的身躯都轻盈了不少。

  乔岚自己都看不过眼了,所以才想到要给他放假。

  俞大拿一一应下,然后去做安排。

  这一天,是决定西岸建宅让哪个工匠队做头的日子。

  约见的时间是下午末时,末时一到,陈果园就带着大哥和堂弟登门了,他们还客客气气地递上了拜帖。

  杨葱接过拜帖后。利索地去通报俞大拿,得到应允后才把人领进门,带到前院的小厅。

  乔岚在后院,眼看着末时就要过,俞大拿还没让人来叫自己,她便自发自觉地到前院去,后面跟着宝石和肖狼肖犬。走到小花园,她看到程胖子蹲坐一旁,看着秋风中萧瑟的残花,长吁短叹。忽视他那身躯。还真有种顾影自怜的意味在其中。

  “程胖子,你在这儿长吁短叹作甚”乔岚上前询问。程胖子听到声音赶紧起身,转过来,“主子是奴才的错。看这花。想到我闺女。不免伤感,不想却坏了主子的兴致。”

  “你闺女怎么了”

  “不说也罢。多谢主子关心。”程胖子有点不好意思,也为乔岚居然还关心到他家里人而心生感动。

  “我让俞总管放了你几天假。即是想念闺女,为何不去探望。”

  “啊”程胖子傻傻地应了一声,眼里好似有了渴望,但很快就慌乱地应道,“还是不去了,不去了。主子,要不,您还是别放我假了,我闲不住。”

  “俞总管许已安排好厨房了。要不这样,我很喜欢一品阁的糕点,你到账房去取十两银子,这几天,你每天去一品阁尝上一两样,回来再鼓捣鼓捣,就算做不出十分,做**分也是好的。”

  专门去吃的差事,程胖子太喜欢了,忙不送地答ying ,“行奴才这就去”

  乔岚到前院的时候,刚好杨葱领着两个抄着工具的中年男子进门。

  杨葱毕恭毕敬道,“主子”

  “这是”乔岚疑惑道,其实她心里已然有数,俞大拿迟迟没有派人叫自己过来,也是因为这两人吧。

  那两人中,气势较为凸显的那位上前一步,“这位英姿卓越的小公子就是乔少爷吧我们是应邀来给贵府建宅的历山县工匠,在下许一多。”

  “我怎么记得俞总管说约的是末时”乔岚没有接过他的话茬跟他客气客气,她淡淡地开口,然后看了看天上西斜的日头,“我还记错了不成”

  许一多没想到乔岚这么不给面子,面上的笑容一僵,尴尬道,“路途遥远,我们过来,需要 些时间。”

  “嗯,路途遥远,合该吃过晌午再出发。”乔岚的话说得平平淡淡,但仔细一听,却不无嘲讽在其中。三岁稚儿都知道 ,路途遥远,应该点出发才是。

  “我”许一多还想说什么,但乔岚已经转身往前院的小厅走去了,小狼连忙跟上,肖犬顽皮,对着许一多狠狠地叫唤了几声才颠儿颠儿地追过去。

  小厅里,中间的八仙桌摊这几张纸,陈二顺还拿着毛笔在纸上画着。陈果园刚刚又趁机向俞大拿问询了不少关于西安建宅的事。

  俞大拿对他们的态度很满意 ,加上乔岚也有意把西岸建宅的事托给他们,于是在看过他们的图纸后,提了几个意见。

  这不,得了意见,陈二顺当场就改了。

  乔岚进来的时候,陈二顺他们正在吹干图纸上面的新鲜墨迹。

  “都忙着呢”

  “乔公子”陈果园连忙烘手示意,后面陈菜园眼疾手快地把桌面上的图纸收拾好。

  俞大拿上前,把乔岚让到小厅的主桌上,跟在后面的许一多两人被忽略了个彻底,怎么看怎么多余。

  “你们谈,我就看看。”乔岚落座,小狼在她脚边蹲下,肖犬好奇地到处溜达。

  俞大拿转身的同时,脸上所有的表情一收,看着许一多,淡淡地说道,“许工匠,你们来了。”

  “俞总管,很抱歉。我们有事,耽搁了会儿。”许一多不傻,得知今日之事,也许并没有他所想的那么理所当然,于是连忙收敛了些心性,开口致歉。

  “哦”俞大拿淡然道,“你们谁先来。”

  “我们先。”许一多想抢占先机,扭转主家对他们的印象。

  一张不大的图纸被摊开来,图上画的是一座五进的大宅子,宅子中规中矩,但画得有点粗糙,仔细一看,且并无出彩之处。

  乔岚没有凑上前,她只要看看俞大拿的脸色。就知道 不怎么样了。

  这明明是仿照他人的宅子画出来的图纸俞大拿强忍火气,“你们可知,西岸的宅子是建在山包上,并非平地”

  许一多一愣,解释说,“我们派人去看过,然,私以为,还是削平山头建宅比较妥当。俞总管,您是不知道 。在山包上建宅。多有不便之处”许一多开始以“专业”的角度,讲述平地建宅与山包建宅的利弊,总之一句话,一定要削平山包。

  如若乔家非要在西岸的山包上建宅。他们的图纸用不上了。那不就没他们什么事了嘛。余光看到陈果园他们手里拿着的几张纸。他有点急了。

  “许工匠”俞大拿打断许一多的喋喋不休,“西岸有将近一千亩平地。”

  “啊”许一多明显愣住了,想不明白说俞大拿突然说这个作甚。

  那边的陈果园却听明白了。他悄悄地把手里的一张图纸折叠起来收进怀里。

  俞大拿不得不耐着性子补充道,“即有将近一千亩平地,真要在平地建宅,分个几十亩出来即可,何须削山。”

  “如此”许一多想说可不就是,何必动那两个山包,俞大拿再次打断他,“但是,我主子却独独指出要在山包上建,你是不明白吗”

  俞大拿三两句话便让许一多哑口无言。

  “你们的图纸,很遗憾,不适用西岸。陈工匠,把你们的拿出来看看。”

  “诶”陈果园连忙拿图纸上前来,桌面上还摊着一张图纸,他为难地看了看杵在一旁的许一多,后者面色难看地把图纸拿走。

  陈果园逐一把四张图纸打开,铺在桌面上。

  “主子”俞大拿已经看过图纸,就不必再看了,他转头看向乔岚。乔岚收到他的示意,起身上前。

  四张图纸画工一般,但看得出来,是用了心思的。四张图组合起来看,从山形到宅子一目了然。山包下有围墙,大门在正东,然后有阶梯往上。五座院子并不是连在一起的,山头三座,山腰两座,中间有廊亭相连,主院的主楼是两层的

  最令乔岚满意 都是,另一个小山包也涵盖在内,上面是一个观景台,周边画了不少花。

  乔岚越看越满意 ,而她有多满意 ,许一多的脸色就有多难看。

  作为历山县响当当的工匠队,竟然被五里镇一个名不转经传的工匠队比下去,何等屈辱。

  许一多面色不虞地走过来,想理论一番,然而,当他看到桌面上的图纸时,他惊呆了,两份图纸,根本没有可比性,孰胜孰劣,有目共睹。这里面各种布局,各种构建都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从来不知道 ,原来房子还能建成这个样子。

  “这些花就不必了,改种果树”乔岚指着观景台下的花说,“其他空余的地方也要栽上果树。”

  乔岚这话一出,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已经干脆地跳过对比阶段,直接选用陈果园的图纸。

  “乔公子我不服”这优劣对比太鲜明,许一多犹不服气。做头做惯了,让他们屈就他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不公平。他们一定是听从了你们的意思,才画出来这样的图纸。如若,你们也对我们有过指示,我们定能画出更胜一筹的图纸。明明说好的竞争,却暗箱操作,还是,你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们当头。”

  “放肆”俞大拿怕他冲撞了乔岚,连忙走过来挡在许一多跟前,“技不如人,输了就是输了,哪来的这么多理由。”

  许一多梗着脖子,气呼呼的说,“我那句话说得不对。俞总管,你为何会找上我们,不就是因为我们是历山县数一数二的工匠。整个历山县都知道 我们的手艺无人能及,俨是这几个不知哪个山坳里出来的人能比的。可你们却如此设局,实非君子所为,就算你们想雇用他们来建宅,却为何要借踩低我们来抬高他们。”

  俞大拿万万没想到,这短短的时间内,许一多竟然已经想了这么多。

  乔岚在一旁,听得直点头,心想,这人脑洞这么大,不去查案太可惜了。未完待续

  ps:之前的章节,一些甚少出现的人名打错了,比如男主的娘唐琴芝后来被打成了唐英芝,改了改了,希望大大们不要介意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