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击必杀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击必杀

  乔家的比试只是一个激励护院们加强练武的手段,勾得底下人日夜苦练,比试目的也就达到了,至于谁最终获得优胜,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当然,这是对于乔岚而言,但对于参加比试的人来说,却是顶顶重要的大事。

  也不知谁发起的,比试竟然要排名次。

  所有参加比试的十二个人,哪怕争抢头两名无望,就算是为了不垫底,也不能懈怠。

  乔家比试场地就设置在乔宅的前院。

  比试当天,乔岚很应景的穿着一身短打,坐在叶飞天给他安排的位置上观战。

  她让叶飞天给备一个位置,正要让宝石进去内院叫陈月牙出来凑热闹,封三出现在她家的墙头上,然后,封一和封啓祥也出现了。

  有了外男,不好叫陈月牙出来,乔岚只好作罢。

  不请自来的封啓祥施施然在乔岚身旁的空座上坐下,对于乔岚的冷遇,他也不觉得尴尬。

  乔岚宣布比试开始,十二个人分位三组,两两对决,实行淘汰制。十二个人水平不一,但每一个人都很拼命。

  封啓祥因为乔岚不给他的人参加,不停地毒舌,评判场下的人。

  “哎哟,爷看不下去了,这也叫武功,能不出来丢人现眼不,污了爷的眼。那个谁,女人打架的招式都用上了,是不是男人啊……”

  不可否认,封啓祥说的不无道理,但说到最后,纯属鸡蛋里挑骨头,有几个意志不坚定的被他批判得直接失了斗志。

  “封兄!”乔岚当机立断打断封啓祥的话,不让他继续毒舌下去,“你是行家,不下去过两招?”

  “啊?!”封啓祥一噎,呐呐到,“与奴才比划。有失爷的身份。”

  乔岚料到封啓祥不会答应,又说,“不与他们比划,与我比划如何?”

  封啓祥惊诧一声。“你?!”乔岚这算是向他下战帖了,由不得他不吃惊。

  “没错,等会儿,他们比完,我们俩比划比划。”乔岚轻描淡写地说。同时还很爷们地把袖子撩起来一些,露出一截细白的小手臂。

  “……”封啓祥有点疑惑,没有立即答应。乔岚最近才开始练武,她几斤几两,封啓祥知道得一清二楚:就算我身负重荷,总不至于被他撂倒,但他看起来太笃定,总觉得有猫腻。

  封啓祥是怕再被坑,乔岚如何不知他心里所想,出言激他。“怕啦?那就算了,咱还是安安静静观战吧。”

  “爷怕你?!开玩笑,比就比。爷定叫你心服口服。等着,爷去换衣裳。”封啓祥带着封一风风火火回杨宅去了。

  叶飞天就守在乔岚旁边,听到乔岚要挑战封啓祥,他不免担忧。他知道封公子武功尽散,但自家主子练那两下,也不算会武功好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单就身量而言。自家主子就吃亏了,更重要的是……

  “主子,您到底是……”女儿家,男女授受不亲。

  “你觉得我赢不了他?”

  “关键不是输赢。而是您的身子……”隔墙有耳,叶飞天只能语焉不详。

  “无妨,我不会与他有过多接触的。”乔岚说。

  “……”即是比试,如何能没有过多接触。叶飞天看着场下正在力搏角逐的叶飞莫与墩子,两人互不相让,拳脚相加之间。难免有拉扯,叶飞莫的外衫也被扯开了些,看着看着,两人就变成了封啓祥和乔岚的角逐,他一个激灵,重新面向乔岚,“主子,还请您三思。”

  乔岚笃定道,“我主意已决。你放心,我有必杀技,机会只有一次,等会儿,你瞪大眼睛看好来。”

  “必杀技?!”叶飞天困惑不解,但他也知道自己劝阻不了乔岚,于是决定,等会苗头稍一不对就喊停,哪怕是被主子怨,他也要挺身而出。

  回到杨家的封啓祥让佟管家给他找练功服。佟管家满头疑问,但还是把练功服找来了才问怎么回事。

  佟管家一向管的宽,封啓祥以前还没觉得什么,但这一次尤其不耐烦。他把周长乐留在屋里帮他更衣,然后把佟管家推出门外,“没你事。”

  佟管家只好向封一打听,封一没有为难他,明言说,“乔公子给少爷下战帖,少爷接了。”

  “战……战帖?!”佟管家立马就慌了,转身去拍打被锁住的门,“哎呀,少爷,您的身子可经不起折腾啊。”

  “滚!”

  封啓祥的执拗,佟管家是知道的,他再次转向封一,“你怎么不劝着点少爷啊。”

  封一挑挑眉头,很拽屁地问道,“为何要劝?”

  “你又不是不知道少爷的身子……”佟管家怒喝。封一却不认同,“他只是不能练武,又不是病入膏肓。乔家少爷还不会功夫呢。”纯粹是两个毛还没长全的小鬼要打架。

  “万一伤着了,你负责得起吗?”佟管家那个恨啊,顿时有点歇斯底里了。

  “佟管家!!!”封一也恼了,大喝一声,“少爷是骠骑大将军的种。他身上有封家人的英魂,可以不练武,但不能失了锐气。”原先,少爷身上的毒未解,佟管家把他当成三岁稚儿照顾,这无可厚非,既然现在毒已经祛了九成,他便不允许佟管家再继续耽误少爷。

  封一暗地里跟了封啓祥三年多,

  他知道封啓祥离开侯府封家后,变得孤僻清高,情绪也总是阴沉不定,但自从遇上乔岚,他就变了,慢慢的有了喜怒哀乐,慢慢的恢复了生气。

  封啓祥的确是带着目的地接近乔岚,以前的情绪或许是装出来的,但后来,估计他自己搞不清楚,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了。

  封啓祥没察觉,不代表封一没发现,但他保持缄默,免得有人别扭。

  “……”佟管家被吼了一句,也沉默了。

  乔家的比试还在进行。

  叶飞莫的功夫是一干人中最好的,然而。他身上还带着伤,虽然他皮糙肉厚,经过这么些天的休养,已无大碍。但还是有影响的,起码,他赢得并不轻松。

  护院们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最令人出乎意料的是筒子军里的俞七筒,他的身手竟然还不赖。一路过关斩将,成为了杀出重围的黑马

  上午留到最后的三个人是叶飞莫,俞七筒和陈大饼。

  本来下午要接着比试,乔岚看到他们仨都累得不行了,而且一个个鼻青脸肿的,便让叶飞天把后面的比试安排在明天上午。

  封啓祥穿着练功服过来了,乔岚本来就穿着练功服,也无需多准备,直接下场。

  护院们和俞五筒俞七筒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正要散去。该擦药的擦药,该休息的休息,一看两家主子下场来了,一个个激动起来,于是也不走了,远远地站着围观。

  封啓祥那边也来了好几个人,包括忧心忡忡的佟管家。

  乔岚环视一周,对叶飞天说,“清场!”

  “唉!”场外一片哀怨。两个人摆明了都不懂武功,到底要怎么打啊。

  “主子。我们想看。”叶飞莫捂着肚子,刚刚他的肚子又被打了一下,现在疼着呢,但还是想看主子们打架。

  “滚蛋!”叶飞天不管那些人怎么不情愿。开始赶人,而且还是往小花园赶,又叫来杨葱守着他们不让过来。

  “大哥,你看他们这么多人,万一他们欺负主子怎么办。”叶飞莫不死心地喊道。

  那边,封啓祥也看向封一。“清场!”

  于是乎,前院里,只剩下四个人,乔岚、封啓祥、叶飞天和封一。

  封啓祥没有说话,摆出架势,严阵以待。

  乔岚比他小两岁,还矮他一个头,看起来弱小不堪,但他爹封言勇说过,大战当前,最忌讳就是轻敌怠慢,他很认真地对待这次比试。

  乔岚也没有再调侃封啓祥,也摆开了架子,练了这两三个月的招式,她的动作还是很标准的。

  两人对峙着,封啓祥是在等乔岚的破绽,乔岚则是等封啓祥出手,都没有动。

  就精神层面而言,曾经习过武的封啓祥比乔岚强上很多很多,于是过了一会儿,乔岚就有点累了,她想换个姿势,结果她一动,封啓祥便冲过来……

  封啓祥在等乔岚的破绽,乔岚又何尝不是在等他的破绽。只见她一把抓住封啓祥的右手臂,身子一转,背着切入对方怀中,然后用臀部顶住对方的腰部,一用力,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人摔在了地上。

  乔岚一手扭着封啓祥的右手臂,一手掐着他的喉咙,膝盖还压着他的胸,“你输了!”

  这就是她的必杀技,如果一击不成,那她只能认栽了。

  封啓祥只是背部撞在地上的时候,痛哼一声,接着无声无息了,躺在地上仿佛死了一样。

  不是摔坏了吧?我还顺了一下,不该摔得很厉害才是啊。乔岚松开封啓祥,拿手在封啓祥的眼前晃了晃。

  封啓祥眼睛双目瞪得老大,眼里满满的都是震惊。明明在身量上是他占尽了优势,但他却被小不点给摔出去了,摔出去了,摔出去了……

  场外的叶飞天和封一也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还是封一首先反应过来,奔过来,“少爷,您没事吧。”

  小花园里,叶飞莫心里狗抓猫挠一样难受,他让人缠住杨葱,然后爬上围墙偷窥,只是,等他爬上围墙看出去,前院里只有剩下叶飞天和乔岚,他怪呼一声:“哎?!不比啦?”

  大门外,传来佟管家若隐若现的大呼小叫,“少爷,少爷,您怎么了?封一,你怎么护的少爷,我跟你没完。哎哟,少爷,您可一定不能有事啊……”

  乔岚笑盈盈地看着叶飞天,得意到,“怎样,我说了我有必杀技,一击必杀!”

  叶飞天还是不敢相信,小不点的主子竟然把高她一个头的封公子论起来摔了出去,“主子,这是什么招式?”

  “过肩摔。”乔岚让叶飞天张开双臂,告诉他原理。她本来还想拿他试一下,让他好好感受感受,但叶飞天拒绝了。

  “主子,您说的我都记住了,过后就找人练一练,但您日后,还是不要用这一招了吧,毕竟您是女儿身,与外男接触,不太好。”叶飞天想到乔岚刚刚整个人缩在封啓祥怀里,就觉得心惊不已:主子啊,你只是女扮男装,不是真的男子。(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