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唐家家主

第一百二十六章 唐家家主

  封啓祥练剑,用不过是一把极为普通的剑,但是缺耗费了他全身的力气。

  练了一阵,他有点泄气地收势,神情莫测地盯着手里的剑。

  “少爷,大叔果然有问题。”封三早就等着了,连忙上前,这样那样,把刚刚勇正的异举说了出来,然后问,“他八成是因为什么事盯上了乔公子。”

  封啓祥把手里的剑一扔,“封二封三,你们跟去看看,务必保证乔公子的安全。”

  乔岚去历山县是去拜访唐家家主唐文强。

  无论是为了多谢他找来的番椒,还是为了日后行事多有便宜,她都得亲自去一趟。

  她几乎把乔家一半的护院都带上了。方家杀手的事,让她惊觉,这个世道不是一般的危险。虽然封啓祥的人已经把那几个杀手打包送回方家,方定匡也没有再出现,她估摸着方家应该不会为难她了,但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她还是带上了不少人。

  冯马赶着车跟在后面,车上的一大坛子辣白菜,这是乔岚要给唐文强的。

  一行人到了历山县,然后在一家较为大型的客栈——悦来客栈落脚。

  陈大饼拿着拜帖去唐家了,在得到回复之前,乔岚把冯马和墩子留在客栈,她带着叶飞天兄弟去买东西。

  陈月牙已经不用学那闹人的针线了,但琴棋书画是逃不掉了,刘嬷嬷已经张罗着给物色先生。

  乔岚这一趟来,也是想给她物色一把好的琴。

  到了丝竹轩,掌柜的一看乔岚穿着不凡,脸上还带着精致的面具,便直接把人往后头领。后头设有一个亭台,周围种了大片的竹子。

  亭台里,掌柜的热情地给她介绍几把看起来很华丽的琴。

  乔岚状似认真地听着,面具下,其实她的思绪已经发散发散,想起了。当初她要去学钢琴,姥爷带她去买钢琴,那个琴行的老板也是这般热情,然后她看中的摆在琴行正中央的白色钢琴。姥爷说她眼光好,专挑最贵的买。

  音律无疆,乔岚以前是学过钢琴的,对于古琴也不至于一窍不通,她一一播弄过那几把琴。表示不满意,让掌柜的拿好琴来。

  掌柜的知道乔岚也是懂货的,于是招手让人把那几把琴拿下去,不一会儿,一把看起来毫无特色的琴被送过来了。

  “乔公子,这把琴名叫‘秋璇’,别看它外形一般……”

  乔岚抬手止住掌柜的侃侃而谈,抬手在琴弦上拨拉两下,琴音清透空灵,余音绕梁。“什么价?”

  乔岚太爽快,与自个儿根本不在一个调调上,掌柜的满腔热情不得发,只得呐呐出声,“三千五百两!”

  对于音律,乔岚是有一定情怀的,比如此时,她决定买下并且不讨价还价。她站了起来,掌柜的还以为她嫌贵,要走。连忙开口道,“三千两,不可再少了。这秋璇也是人家放我这儿寄卖的……”

  乔岚一脸黑线,“叶飞天。银票!叶飞莫,拿上!”

  走到前厅,恰好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进来,扯着嗓子就喊,“掌柜的,掌柜的!让你们修的琴好了没。我家小姐等着用呢。”

  那姑娘喊完才注意到乔岚一行,乔岚带着面具,她认不出,但她认出了叶飞天,哪怕只见过两面,但她见到过的戴半边面具的人也就一个,这不就很容易对号入座了。

  认出了叶飞天,那他旁边的人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乔岚记忆力好,也认出了这姑娘,吕青鸾身边的丫头。她只当没看见,直直往外走去,身后跟着叶飞天和抱着一把琴的叶飞莫。

  乔岚他们的马车走远后,那丫鬟才醒悟过来,一拍脑袋,“哎呀,我得赶紧去告诉小姐乔公子来县里了。”

  说完跑出去,连她今天来丝竹轩的差事也抛之脑后了。

  回到悦来客栈,陈大饼已经回来了,说唐老爷在家里,随时恭候乔岚前去拜访。

  乔岚不欲留在历山县过夜,于是吃过晌午饭之后,就上门去了。

  乔岚被人领进门,也不知是不是天冷的缘故,原先长着各种花草的院落冷清了许多,很多花色都没了。

  天冷,唐文强没有在后园接待乔岚,而是在小厅里。

  比起几个月前,他看起来要憔悴些,精气神也差了点,但对于乔岚的到来,他还是致以十分的热情。

  看唐文强的状态不大好,乔岚关心了两句,唐文强只苦涩地笑了两句,却没有明说。

  乔岚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地说她是过来还礼的。“

  “还礼?!”唐文强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乔岚让叶飞天把手里的两个小坛子放在桌面上。唐文强顿悟,“这就是你说的用番椒做出来的吃食?”

  “这个并非吃食,而是酱料。”

  “我看看!”唐文强兴致上来了,拿起辛辣酱,打开,凑近,一闻,然后立马打了几个喷嚏。“这味儿……”

  “唐老爷何不试试?”

  “是是是!得试试!”唐文强让丫鬟取来碗筷,取了一些辛辣酱,放嘴里尝味儿,然而却被辣得不行,直接灌了一大杯茶才压下味蕾上的辣味。“不行,不行,过于辛辣。这如何入得了口。”

  “呵呵!”乔岚明白,也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应得了辛辣味的。

  唐文强试过辛辣酱,又打开另一坛香辣酱,他本不欲再尝试,但香辣酱太香,他忍不住尝了尝,“嗯!这个可以,味道很不错。”

  “辛辣酱和香辣酱都可以用来调味,做蘸料也是不错的。”乔岚简单讲述了几个吃法。

  “甚好,甚好!你在西岸种番椒的事我也是知晓的。后生可畏啊,多得你敢于尝试,我之前所做的那些也不全是无用功哇”唐文强脸上的阴郁散去了些,“前不久,赵地主找上我讨要番椒种子,可见他也是个识货的。”

  赵地主到处找番椒的事,乔岚有所耳闻,他会找上唐文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他定失望了吧。唐老爷的番椒种子悉数都给到我了。”

  “哈哈哈哈哈哈!”唐文强突然哈哈大笑,“我手里还留了几颗,但没给他。只说如果有机会,会帮他寻一些。”

  “多谢唐老爷!”也不管唐文强有没有帮她捂着的意思,乔岚已经先行道谢了,“改天,我让人送一些给唐老爷。您拿给他,让他承了您这个人情。”

  唐文强奇了,“你不想做独家买卖?”

  “我的独家买卖不在乎番椒。”乔岚自信道。“况且,您方才也说了番椒是极好的作物,既然是极好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又怎能占为己有。公开出来让大家都能享用,才是正道。”

  乔岚说出这句话,其实是经过多方思虑的:首先,她觉得就算再怎么捂也捂不了。有兴趣的人就算不经过唐文强,也会有别的途径能找到番椒种子。其次,她承了唐文强的人情,自然也要想方设法还他的人情。最后嘛,她的独家买卖真不在于番椒,辛辣酱和香辣酱才是乔家独此一份的。

  “还是小友看得开。”

  唐文强和乔岚正说着话,有人不请自来了,外面守门的下人拦也拦不住,“二爷,大爷正在会客呢。”

  “滚蛋!大哥的客人就是唐家的客人。如今,我是唐家家主,要见谁就见谁。”

  外面一句话,就完美地解释了唐文强的颓意。家主位置被夺,新家主还是个令不清的货。乔岚拿起桌面的半截面具戴上,并端起喝茶,好掩盖她眼里的深思。

  旁边的唐文强脸色变了又变,他这个二弟一向与他不对付,没想到他竟然失礼至此。

  门被强行推开了。一名三十岁上下的男子大大咧咧进门来了。此人与唐文强有几分相像,但脚步虚浮,一脸痞笑,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我是纨绔子弟”的调调,与自持稳重的唐文强根本一个地一个天。

  想到他刚刚说他现在是唐家家主,乔岚在心里吐槽:唐家人脑子被门板夹了吧。

  唐文壮还以为唐文强在会见什么重要的客人,忙不迭地过来刷存在感,逐一看到客人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郎,他不屑地撇了撇嘴,“哦,大哥你在啊。”那副样子,真是要多欠扁就有多欠扁。

  她默不作声,这种人,与他多说一字都嫌费劲儿。但这不妨碍她在心里恶狠狠地吐槽:这什么玩意儿,什么玩意儿?!唐家人脑子就算没被门板夹也一定是进水了!!!

  “二弟,没看见我这儿有客人吗?”唐文强在隐忍,忍得他全身都在发抖,才没有冲上去教训这个目中无人,张狂成性的弟弟。

  唐文强对乔岚不屑一顾,也不想认识了,但来都来了,不做点什么怎么对得起走过来的这几步路,“大哥,有空与人谈天说地,不妨麻利点把这个家给分了吧。弟弟也不是那么无情无义之人,不会让你净身出户的。”最多给你留两间铺子。

  家丑不可外扬,唐文强不想当着客人的面吵起来,于是压着嗓音道,“出去。”

  “大哥,反了吧。你以为你还是家主呢。现在唐家是我当家作主,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要滚也是你滚。”唐文壮话毕,将鄙夷的眼神投向乔岚,刚想说两句刺一刺,但又觉得跟个小屁孩费什么劲儿啊,于是冷哼一声,甩甩袖子走了。

  唐文壮走远了,唐文强才尴尬道,“让小友见笑了。”

  乔岚笑笑。“无妨!我就从不与肖狼肖犬计较。”

  “肖狼肖犬?”唐文强问这个不过是为了转移那个尴尬的话题,没想到乔岚给了他一句,“我养的两条狗!”怕肖狼肖犬捣乱,乔岚把他们留在马车里没带进来。

  “啊!!!”唐文强突然反应过来,过后便哈哈大笑起来,对于乔岚把他的弟弟比作畜生,竟然一点儿也不介意。(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