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发昌州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发昌州

  乔岚到底没有去找封啓祥借人。一切都基于毫无根据的直觉,她也不好去劳烦人家。

  后来,她几次去西岸,都察觉到杨宅有人出来并一路跟随。

  她的精神力不足以让她探查出到底是谁,但因为是杨宅出来的,她便也放宽了心,总之,不会是来杀她的。

  乔岚并不觉得封啓祥是为了她的安危才派人暗中保护她。

  她明白得很,虽然封啓祥一直没有再开口问,但其实还惦念着她的泉水,如今派人跟着自己,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泉水。

  既然是主动送上门的护卫,不用白不用,她只当不知道。

  乔岚很想安安分分地待在乔宅里,偶尔去西岸看看,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昌州乔家宗族认祖归宗的事已经安排好,这事别人顶替不来,她必须露面。

  本不想欠封啓祥的人情,但为了小命着想,她决定还是低一回头。上次一个过肩摔,把人摔傻了,她心里有一点点的内疚,一点点,不多,也不知那人回魂没有。

  乔岚寻上门来,周长乐还是那么没心没肺的,乐乐呵呵地将她引进门。佟管家始终记着是乔岚把他家少爷弄伤了,所以没了往日的热情,只差没用鼻子哼一声了。

  乔岚被带到封啓祥前院的廊厅,周长乐去内院传话,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支支吾吾说少爷忙着,没空会客。

  封啓祥此举有点像闹别扭的小孩,乔岚侧目,但仔细一想,也不觉得意外了,那人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

  乔岚由着周长乐送出门,一边走一边朗盛与周长乐说着话,“你家少爷不是在忙着练功吧,希望他不要怒急攻心,走火入魔的好。哎,那日也是我的莽撞了。你家少爷身子不好,我还与他较真,其实,让让他也无妨。横竖我人小小,输了也无妨……”

  就连周长乐这么粗线条的人听了乔岚的话都觉得其中话中有话,而且还不是好话,“乔公子……”你确定你是来看望我家少爷,而不是来刺激我家少爷的?

  乔岚还要再说。身后传来了封啓祥的声音,“等一下!”

  她连忙回身,看到一脸愠色的封啓祥,她扯开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封兄,你忙完啦?”

  “……”乔岚的笑容灿烂得晃人眼,封啓祥的脸色更黑了。刚刚她的话,他一字不漏地听完了,他知道对方是在说他输不起,他也知道对方是想激自己出来。但就算他什么都知道,还是得站出来。“乔岚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乔岚脸上还是挂着那般明媚的笑容,“呵呵,乔弟我要出一趟远门,特地与你说一声。”

  “去哪儿?”封啓祥接得太快,语气中也带上了一丝焦急,只是他本人没发觉而已。他没忘记勇正那模棱两可的话语。

  “去昌州。”乔岚觉得,封啓祥要查的话。不难,所以干脆自己交代清楚比较好。

  “何事?一定要去?”昌州离五里镇有五天路程,来回要十天。这十天时间里,真的什么都可能发生。

  “……”乔岚换上了古怪的表情。好像在质疑,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封啓祥面色一僵,也发觉自己僭越了,他敛了敛面上的神色,“咳咳!那什么……方家家主没准还没放弃,你这么大大咧咧地跑昌州去。路途遥远,很容易招人算计。”

  乔岚打着哈哈说,“哪儿那么多算计啊,我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再说了,我会带上叶飞天和叶飞莫,有他们足够了。”

  乔岚看似对她的人信心十足,至于是不是,那只有她知道了。她想借封啓祥的人,而且还要封啓祥主动借她。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你倒是放心把小命交到你家那些歪瓜裂枣手上。算了,既然是兄弟,我也不好袖手旁观。让封二封三护送你去吧。”

  上钩了!乔岚都快忍不住笑出来了,但她还是勉强自己稳住情绪,淡笑道,“不用如此麻烦,也就几天时间。”

  “乔弟何须与我这般客气。”在找到那泉水前,我不会让你有机会涉险的。

  “如此甚好,乔弟谢过封兄!”乔岚当机立断,立马应了下来,免得妖孽封啓祥仔细一想,回过味儿来。她不怕封啓祥知道她坑了他,就怕坑不了他:哎,狼来了的故事,估计以后越来越难坑到他了……

  正如乔岚所想的那样,封啓祥这人脑子转得还是相当快的,只是遇上了乔岚,一物降一物,才一再被坑,这不,乔岚一应下,他就回过神来了。

  “乔弟你太客气了。记着你欠我一个人情就得了。”刚刚上赶着给人送免费劳力的封啓祥立马想办法扳回一程。

  “……”你还真敢说。

  第二天就要出发去昌州了,当晚,乔岚的书房里,俞大拿和飞天都在。

  这一去就是十来天,很多事情都要提前安排妥当。

  俞大拿很想跟着去,但乔岚坚持让他留下来主持大局,特别是西岸大宅的事,交给旁的人如何能放心。他也不是不开窍之人,不想也知道,自己必须留守乔家。乔家除了乔岚,唯一能镇住场子的人,也就他了,旁的人都不行,哪怕是叶飞天。

  乔岚对俞大拿再放心不过了,所谓的安排也不过是嘱咐几句,真要说安排什么,她自己还不如俞大拿了解。

  翌日,四马一车从乔家出发,前往昌州。

  乔岚这一回去昌州,只带了叶飞天和墩子,加上封二封三,总共就四人,其他人都留下来了。人多不一定是好事,护卫贵在精而不在于多,再则,乔家也是需要人护卫的。

  当然,肖狼肖犬也在队伍中,这也是为什么乔岚骑着阳雪,但还要叶飞天驾车的原因。

  一行人很快消失在街头,封啓祥正在书房里看兵书,勇正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他依旧自顾自地在矮榻上躺下来。

  他倚靠在矮榻上假寐,“我以为你会一起去。”

  封啓祥将手里的书翻过一页。“这话,应该是我要对你说的才对。”

  “哎……”勇正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便不再开口了。

  封啓祥也不再搭话,好像手里的兵书真的有多吸引人一样。

  乔岚一行人出了五里镇,就直接往南走,往昌州奔去。

  叶飞天对路途倒是熟悉得很,所以他们没有走弯路。

  他们一行人,人强马壮,气势宏浑,也没有人敢上来找麻烦。

  一路走走停停,期间异常顺利,四天后,终于走入昌州的地界。

  进入昌州,一个骑着小毛驴的小个子颠儿颠儿地出现在一行人跟前,叶飞天叫他土屯,应是认识的人。

  土屯看到乔岚,稍稍点头示意,恭敬但并不谄媚,乔岚也点头回礼。她面上带着面具,遮去了她疲惫的神色,一连奔波四天,她有点撑不住了。

  在土屯的带领下,一行人进入昌州城。

  昌州饱受战乱侵扰,整个城池看上去相当破败,民众也贫困不堪。乔岚一行人赶了几天的路,一路风尘仆仆,如今面上灰扑扑的也不多好看,但满身的气度不减,汇入破败的昌州城中,还是挺扎眼的。

  乔家宗族并不在昌州城内,而是在距离昌州城有十里路的洞山村。

  乔岚他们计划在昌州城停留一晚,以做休整,不然灰头土脸地上门,也着实失礼。土屯将人带到长顺客栈,据说这还是昌州城最好的客栈。

  客栈还是双层的,看起来倒是足够宏伟了,但是屋顶那些烧焦的痕迹,还有廊柱上的砍痕,令人不免胆寒。

  如今这客栈还能屹立不倒,也着实令人心生佩服,但住在里面,真的没问题吗,真的不会睡着睡着就倒塌了吗?

  大家都心有戚戚,但没有人想着换一家客栈,一路过来,都是比这还不如的房子,可见这长顺客栈真的是昌州城最好的客栈了。

  乔岚下了马,还要顾着把两个小不点从马车上抱下来。这人生地不熟的,她不得不把跳脱的肖犬抱在怀里。

  那边土屯也从小毛驴上下来了,乔岚这才注意到,他坡着脚,走起来一拐一拐的。

  叶飞天要了一间上房和三间下房,被乔岚阻了,换成四间上房。出来一趟本来就不容易,何苦为了省那几个钱,委屈了她的人,何况还有两尊大佛呢。

  昌州城访客不多,所以这客栈还真没什么客人,如今一下子要去了四间上房,满脸褶子的掌柜的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展开来了,亲自将人带到客房,有吩咐小二上炭盆,弄得房间里暖烘烘的。

  乔岚几天没能沐浴,早就受不了了,刚要让人送热水到房间里,小二已经敲门了,然后抬进来一个大浴桶,是叶飞天吩咐的。

  小二讨好地说了一些客套的话,然后又来两个小二,三人陆续提热水过来,直到把浴桶充满。

  乔岚发散精神力,没有发现人监听,把门锁好之后,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

  之后饭菜也是分别送到房间里的。饭菜做得并不好吃,但乔岚对付着填饱了肚子,然后也不等消化不消化了,直接躺倒在床榻上,睡了一觉。(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