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媒婆上门

第一百三十二章 媒婆上门

  陈生华整日在五里镇流连,他的猪朋狗友上次算是被他坑进镇所,现在也不爱搭理他了。樂文小说|

  他一个人闲晃,有时候,冷得慌了,就找个避风的角落窝着。

  他不愿意回去面对纷争绕绕的陈家,更不想见到突然间变得尖酸泼辣的黄红梅,他想离梁毛花近一点,好似这样做,他们之间的可能性就多一点。

  这一天,乔家有客,上门来的是李媒婆。

  乔岚不在,杨葱跑去内院告诉刘嬷嬷。

  自古媒婆都是不宜得罪的人,不然那张嘴啊,上唇碰下唇,能把人说死,刘嬷嬷正要亲自出去,婉言谢客,许久不问俗事潜心向佛的梁毛花也不知怎么地,竟然从佛堂里面出来,还让她把人请进来。

  梁毛花是这个家的夫人,那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明面上,她只是客居在此,是没有资格自主接待外客的,而且还是媒婆这样容易生事端的客人。

  想到这是梁毛花第一次行使主子的权利,刘嬷嬷没有拂了她的意。

  西厢里,陈月牙知道这事,她急了。她娘跟媒婆谈,除了她们两姐妹的亲事,还有什么好谈的,可是她已经认准了谢金宝,而她姐的事又有点儿复杂,真不能节外生枝……

  这种时候,她又不能在场,只好找上刘嬷嬷。

  “二姑娘放宽心,梁娘子是个明白人,自会有分寸。”说是这么说,刘嬷嬷并不看好梁毛花,但她却不能如实讲出来,背后议论主子们是非可是大罪。

  “……”陈月牙心里明白刘嬷嬷不过是在宽慰她罢了,她娘这么热情地把媒婆迎进门。本就不是太妥当的事。

  刘嬷嬷看人的眼光很准,她不看好梁毛花,人家果然也没令她失望。她端亲自端茶点进去的时候,梁毛花和李媒婆“相谈甚欢”,主要是李媒婆在说,梁毛花附和,虽然都没有把话讲得很明白。但傻子都听出来其中隐含的意思。

  得知陈月荷也在乔家。而且她才是乔公子的干妹妹,还改了名叫“乔岚”,她暗自吃惊。转念一想就想通了:当初乔家非要买梁毛花和陈月牙,定是陈月荷的手笔。

  梁毛花话不多,自然不会什么都讲。李媒婆不动声色,正要细问。突然察觉一道凉凉的视线,她看过去。只见刘嬷嬷正幽幽地看着她。

  她脊背一阵发凉,很识相地转移话题。

  李媒婆不愧是五里镇排名第一的媒婆,那张嘴啊,忒能说了。她左一句姐姐。有一句妹妹,仿佛她就是梁毛花有深交姐妹一样,不显山不露水。拐着弯打听陈月荷和陈月牙的亲事,期间又推心置腹说她表姑的闺女。与夫君和离后又嫁了一回,虽然是继弦,但如今的日子过得可美了……

  按照她的思路,梁毛花母女仨人的终身大事,她义不容辞……

  幸好她还没有心大到连乔公子的亲事都包圆了。

  李媒婆走后,刘嬷嬷上前给梁毛花斟茶。

  “夫人。”乔家仆人对内称呼梁毛花为夫人,对外则称梁娘子。“家有女初成长。大姑娘和二姑娘如今长得跟花儿似的,性子又好,提亲的人别踩烂乔家的门槛咯。您啊,就要做岳母了。”

  “是啊!”一提人夸自己的两个闺女,梁毛花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收不住,“如今,我也没别的念想了,就记挂着她们俩的亲事。等把她们俩嫁出去,我就是死也瞑目了。”

  “哎呀,夫人,可不兴这么说!姑娘嫁出去,三年抱两,这含饴弄孙的美日子等着您呢。”

  刘嬷嬷的话令梁毛花心驰神往,她好像看到了两个闺女和姑爷携儿带女回来探望她,哎哟,那乖孙啊,虎头虎脑,长得可壮实了,冲着她奶声奶气地喊“姥姥”……

  话已经铺垫得差不多,刘嬷嬷才跳到正题来,“夫人,老奴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啊,刘嬷嬷不用跟我这么客套,有什么话就说吧。”梁毛花心情正好着呢,再说她也端不起主子的架子。

  “老奴以为,大姑娘和二姑娘的婚事,不妨让乔家出面。”刘嬷嬷没有直接说,两个姑娘的亲事,你是插不上手了,还是消停点吧,而是循循善诱,让梁毛花自己想开,“你想啊,乔家这场面,认识的达官显贵也多,如若乔家出面帮大姑娘和二姑娘牵桥搭线……”

  梁毛花眼前一亮,可不就是,要是两个姑娘能嫁入高门,那场面,人山人海,锣鼓喧天……她似乎看到了未来姑爷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八抬大轿来接她的闺女……

  “可是,荷儿和牙儿毕竟不是乔家亲生的闺女,我就怕乔家不上心。”

  “夫人,这话可不能让少爷听到了。”刘嬷嬷故作紧张到,“少爷没有姐妹,对大姑娘和二姑娘那是掏心掏肺的好啊,亲生的也不过这样了。他还能亏了大姑娘和二姑娘不成。”

  梁毛花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连忙捂嘴,紧张地看向门外,看到没人才放下心来,“不说,再也不说了。”

  “夫人您再想想,李媒婆只在五里镇这一带转悠,她认识的人也有限。她刚刚提到她表姑的闺女,是不是暗示着,大姑娘被人退了亲,再嫁也只能给人当继弦。”李媒婆讲那话其实是想挑起梁毛花再嫁的心思,梁毛花没听懂,刘嬷嬷听懂了。

  “这怎么成啊,我荷儿还是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呢。”要是以往,只要有人肯娶陈月荷,哪怕是继弦,梁毛花都是愿意的,但今时不同往日,她两个闺女水涨船高,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肖想的。

  “可不是,大姑娘长得如花似玉,性子温柔娴淑,知书达理,天生就是大户人家管家娘子的料。”

  “呵呵,借你吉言。”梁毛花被哄得喜笑颜开,完全没意识到,刘嬷嬷口中所说的真的是她大闺女吗,陈月荷成为乔岚之后,她也就见过一面,不过有小闺女这个楷模在,她认为大闺女只会更好。

  在刘嬷嬷有意引导之下,梁毛花也没了通过李媒婆给两个闺女寻亲事的心思,让刘嬷嬷以后帮她打发李媒婆。之后又说起乔家能个帮她两个闺女寻什么亲事,尤其是大闺女,她最为牵肠挂肚了……

  陈生华装作若无其事地经过乔家,刚好瞄到李媒婆从乔家出来。

  他那个恨啊,就想冲过去为自己讨公道,但看到门庭上“乔宅”二字,想想被关在镇所的那几天,他胆子瑟缩了一下,决定还是不在乔宅前闹了。

  浓妆淡抹的李媒婆扭着腰肢,慢慢往家里走去,走经一个小巷子时,前面一个人手拿棍子向她冲过来,“李媒婆,你害得我家破人亡,纳命来!!!”

  “哎哟,我的老娘诶!壮汉饶命。误会……一定是误……”

  李媒婆慌不择路,提起裙角就要跑,结果不幸摔倒。她这一倒,刚好绊到陈生华,两人摔在一起。陈生华比较惨,倒下时,棍子打在地上,反弹起来,敲在他脑门上,他的头嗡地一下,全懵了。

  陈生华懵得起不来的时候,李媒婆爬起来看清楚袭击她的人是谁,她气不打一处来,捡起地上的棍子,正要敲上几棍报仇,突然脑子里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陈家老二,是我对不住你,我也没料到事情会变成今日这模样。”

  “我……要打死你……”陈生华哼哼唧唧地说。

  李媒婆怕地上的陈生华听不到,稍居弯下腰,靠近了说,“你先别顾着打我。我刚刚去乔家,想给梁娘子保媒。”

  “你……我要打……”陈生华怒不可遏,奈何脑子里那股晕眩还没过去,他奈何不了李媒婆。

  “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如今梁娘子的行情可好了,好几家托我打听呢。”托她打听的人是有,但只有一家。梁娘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来的行情。“梁娘子通通拒绝了,我猜,她是不是还惦记着你。”

  李媒婆一边说,一边注意着陈生华,看到他果然喜上眉梢,沾沾自喜。

  “真的?!”陈生华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头也不晕了,“她真这么说?”

  “哪能啊,我猜的!你不知道,那几家开出的条件可好了,可她愣是没答应,这不是惦记着你又是什么?”李媒婆看得出来,梁娘子是真没心思再嫁,至于是不是惦记着陈生华,呵呵,那怎么可能。

  陈生华仰躺在地上,眼泪汪汪,“我就知道,花儿还是在意我的,就属她心最软,不会不管我的。十几年夫妻,那是说分就能分的。”

  怂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李媒婆心里那个鄙夷啊,差点用鼻子哼出来,但她还是忍住了,继续加油添火道,“她这面相,最为痴情不过了,认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也是你之前做得太过,她气大发了,所以啊,你还是得想想办法,挽回她的心才是。”

  目的已经达到,李媒婆扭着腰走了,临着拐弯,她回头看了看依旧躺在地上喜极而泣的陈生华,她恨恨地啐了一口唾沫:啊呸!让你找老娘晦气,看乔家整不死你。

  李媒婆使得一手好刀,三言两语就把陈生华引上了继续作死的道路一去不复返。(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