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有事禀报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有事禀报

  走过一回,路也熟了,乔岚一行人回程只走了三天。一路波澜不惊,重新回到暗潮涌动的五里镇。

  这一来一回,八天,乔岚基本上都带着面具,期间只有休息的时候还有在乔氏宗族认祖归宗的时候才摘下面具。

  进入五里镇,途径北区,外面热闹的气氛提起了乔岚的注意,她撩开窗帘,透过窗格子刚好看到黄员外家门庭上两个红彤彤的打灯笼。

  “叶飞天,黄员外家有什么喜事?”其实她也就习惯性地问一问,叶飞天与她一道出门,五里镇这边发生了什么事,他应该不知道才对,然而,她低估了叶飞天。“主子,黄员外的小儿子黄从仁昨日娶媳妇。”

  原来还是熟人啊!乔岚眼里暗芒一闪而过,“怎么会如此匆忙?”按照正常步骤来走,请柬早该发出来了,难不成黄员外不想与乔家交好?

  “几个月前,黄从仁虽然从昏迷中醒来,但身子时好时坏。我估摸着,可能是不大好了,所以急着娶妻冲喜!”

  “又冲喜?”乔岚兀自笑了,“娶的哪家女子?”上次黄家用来冲喜的陈月荷本尊就在这儿,那娶的肯定是别人家的闺女了。

  “如若不出意外,就是林杏村李家的姑娘李媚,也是黄从仁的表妹。”

  “哦!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他们能好好的白头偕老。”

  叶飞天从乔岚的话语中听出了一股阴测测的寒气,不过,他觉得理该如此,主子还没出手做点什么呢,“祝福”几句还是应该的。

  马车徐徐前进。往东区乔家走去,乔岚敏感地察觉有什么不妥。她定神发散精神力,果然发现了车后不远处悄悄跟随着的人,而且从对方移动的速度来看,那极有可能是一个懂得武功的人。

  乔岚敛神,内心深处,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她开始担心乔家是不是一切安好。

  一行人还没到乔宅前。杨葱已经眼明手快地把大门打开迎接主子一行的回归。

  门外的动静很快传到院内,等乔岚走到前院时,大半下人都过来了。分开两排站着,“主子,您回来啦。”

  “家里都好吧。”看着架势,乔岚紧绷的精神也稍微放松了些。家里应该不曾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刘嬷嬷代表大家回话。“都好,都好!”

  “刘嬷嬷你跟我来。”

  想到那个一路跟到乔家附近才离开的人。乔岚始终放心不下来,连休憩都顾不上了,让刘嬷嬷跟她到书房去。

  书房里,刘嬷嬷一五一十地想乔岚禀报最近乔家发生的大小事情。比如乔岚离开当天晚上。黄家送请柬过来,昨晚俞大拿送了一份贺礼过去。给陈月牙授课的琴师已经找到了,每隔一天过来授课……一切听起来都很稀松平常。直到刘嬷嬷讲到四天前两个和尚过来化缘……

  听到“大佛寺”三字,乔岚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她的身子在那一瞬间僵了一下,但所有的情绪都被她压下了,她面上不动声色,听刘嬷嬷讲完整件事。

  乔岚尽量不让任何负面的情绪表露出来。“请大佛寺的和尚诵经这事,我会与俞总管商议一下。你接着说其他的。”

  乔岚掩饰得太成功,刘嬷嬷不疑有他,又陆续说了几件事,才退下。

  乔岚将手指压在眉间,用疲态遮掩满心满眼的担忧:纸包不住火啊纸包不住火……

  大佛寺,大佛寺,大佛寺……她满脑子都是大佛寺,难道东窗事发了?还是巧合?不,如若确定东西在我手上,大佛寺早该发难了,不会这么沉得住气,所以,他们也许只是怀疑……

  宝石敲门进来,“主子,膳食已经准备好了。”

  乔岚揉了揉僵硬的脸皮,“待会儿端到楼上去。我先沐浴。”

  她想召叶飞天过来商议,更想先回房去躺一躺,然而,她不能表现得太出奇,所以还是得按部就班。

  沐浴更衣后,乔岚吃了点东西就让宝石把东西撤下去,后借口要午休,让宝石守在门外,谁来都不能打搅,她在幔帐里进入空间。

  进入空间,乔岚闷在心中的那口浊气才得以抒发出来,因为她知道,不同于如履薄冰的外面,在这里,她是绝对安全的。

  一亩三分地的空间中间,四块厚重的大理石板拼凑成一个八平米大小的平台,两个大首饰匣,占去了两个角落,中间摆放着一张贵妃榻,另一边摆放着一套桌椅。

  乔岚走到大首饰匣子前,打开,又拉开暗格,看到其中安安静静的水晶塔,她心里分外复杂,想着要不趁事情还没闹大之前,祸水东引,甩掉这个麻烦……最终,她心情沉重地把暗格合上。

  乔岚站在平台上,环视一周,她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地打量变化后的空间。

  占了一半位置的番椒,再次挂满了红彤彤的番椒,外边天时已冷,这番椒是怎么也不能再拿出去了。角落种的十株番薯长势很好,底下已经有不少薯仔生成。

  想到外面的风起云涌,乔岚打定主意,接下来要好好打理空间,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真要是有个万一,我就躲进来窝上一年半载……

  乔岚出了空间,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儿才起身,然后又去内院,把给梁毛花和陈月牙买的礼物送过去,听陈月牙乱弹琴,又说了一会儿话才离开并让宝石去找叶飞天。

  听到乔岚有事找,叶飞天心里已经有数。他已经从叶飞莫那里知道了一些消息,只是没有刘嬷嬷告诉乔岚的那么详细。叶飞莫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并没有细查。

  叶飞天比乔岚更懂得权贵的可怕,加上他也不知道乔岚手里还有一张底牌,所以他的心事比起乔岚略显慎重。

  进入书房,叶飞天的脸色有点绷,不过他这人本来表情就不多,所以这会儿他绷着脸也很正常。乔岚把宝石支出去,顺便发散精神力,没有发现可疑支出才看向叶飞天。

  “事情你知道了吧。”

  叶飞天点点头,“飞莫提了一下!”

  乔岚小声把刘嬷嬷告诉她的全部告诉叶飞天,又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才问,“你怎么看?”

  “或许,他们已经搜遍了整个山崖却找不到,故而不得不把目标转移到当时在大佛寺的人。”

  “当时在寺庙的人有好几千,他们都要一一查找?”

  “也不尽然。也许当时那游僧并未到前殿去,所以开了寮房休息的那一批人首当其冲。”

  “……”乔岚默,可不是,她不但开了两间寮房,还帮便宜娘点了一盏长明灯,那都是记录在案的,简直是活生生的靶子。“如此,便不用太放在心上。你我,都只当没有这回事。”

  叶飞天的心依旧没有着落,“主子,东西是否需要转移?”

  “你且放宽心。东西很安全,哪怕是他们把乔家和西岸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

  “是!”叶飞天心里有点疑惑,主子什么时候藏到别处去了,不过听乔岚如此信誓旦旦,他便也放心了不少。“是否要知会俞总管一声?”

  “不必!俞大拿我无条件信任,但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这也是为了他好。”要不是事发时,叶飞天正好也在,这事乔岚就打算烂在心里了。

  乔宅里,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这天傍晚时分,俞大拿从西岸回来,晚饭后,他才与叶飞天才一起乔岚的书房汇报事情。

  叶飞天干巴巴地说了一下乔氏宗族的事,总而言之,就是事情很顺利。

  俞大拿问道,“乔氏宗族没有问起主子的母亲?”

  “有,但以后不会问了。”叶飞天言简意赅地回了一句。乔岚扶额,叶飞天本身话就不多,他与俞大拿还王不见王,更别想他能耐着性子多说两句了。“乔氏宗族的确提到要将‘乔奕’的娘以平妻的身份记入族谱和家谱,但我拒绝了,只说人已经入土为安,还是不惊扰她了。”

  要是记入乔氏族谱,过后没准还得搞一出迁坟的戏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乔岚便从源头上切断了这个麻烦,不过她娘姓华这个倒是没隐瞒。

  乔氏那边,对“乔奕”的娘所有的信息概括起来也不过是一个名字——乔华氏。

  去昌州认祖归宗的事情说的差不多后,轮到俞大拿说西岸大宅的进度,他这人比较详细,林林总总,说得也多。

  到目前为止,西岸大宅开工已经十多天,在将近一百个人的赶工下,西岸大宅的两个位于山腰的偏院已见雏形,主院和左右两个院子的地基也已经挖好。按照如此进度,年前应该能完成两个偏院的建设。

  之所以先建偏院,是乔岚特地吩咐的,偏院的进度要先于主院,如果偏院有什么偏差,那么在建主院的时候就可以相应地修正。

  “地底下的管道也都埋好了?”

  “是!埋好后,我曾让俞一筒在晚上没人的时候通火试了一下,效果很好。”

  “不错!!!”乔岚真巴不得尽快住进先大宅里去了。“我明日去西岸看看。”

  “是!”

  俞大拿禀报的事情,有些与林嬷嬷说的重复了,乔岚没有打断他,任他说下去。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所看到的人与事不尽然相同。(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