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通州解元

第一百五十九章 通州解元

  (防火防水防盗章,稍后更新)

  西岸大宅的建设进度不可谓不快,时至今日,山腰的两座院子已见雏形。

  七八十名工匠,加上乔家西岸的筒子军和长工,差不多一百号人,每一个都是干活儿好手。在陈果园的卖力诠释下,陈家坳的工匠都懂得建好西岸大宅对于他们陈家坳的重要性。他们为了借助这个机会打相陈家坳的名堂,可以说,都马足了劲儿地干。

  要不是怕晚上开工,弄巧成拙,他们真恨不得日夜兼程地把西安大宅给建起来。

  陈果园作为陈家坳工匠的头儿,忙得连轴转。拿现代的公司制度来说,乔岚算是董事长,俞大拿则是执行总裁,而陈果园就是运营总监。

  俞大拿每天都会到西岸监工,但陈果园那是完全泡在西岸不挪窝了。

  西岸大宅就是陈家坳扬名立万的第一步,他比任何一个人更重视。

  从西岸开工起,他就没回过家,西岸的平房里有他一间。虽然他没有参与到切砖盖瓦中去,但他监管方方面面,尤其是叮嘱底下人的手脚,千万不能出错,更不能敷衍了事,得过且过。

  乔岚等人到了西岸。

  封啓祥一路跟随,其实他这一趟来是想去杨家桃庄上的,但他对西岸大宅的兴趣非常浓厚,他总觉得“满肚子坏水儿”的乔弟肯定会在宅子上做文章的,就冲着他弃平地不用,依山建宅,反其道而行之,宅子里必定大有乾坤。

  乔岚知道封啓祥打着什么主意,但是想到他手里的人这么厉害,防不胜防,干脆放任自流了,她只要守住最根本的就行了。

  封啓祥是坐在马上的,所以他远远的就能看到在建的宅子。

  平时看到的都是平地而起的宅子。入眼的也就是一堵围墙,咋一眼看到两座堂而皇之建在半山腰的宅子,好似建在高台上,不可谓不古怪。随着距离的拉近。他不得不微微抬头才能看到山包上的人来人往。

  俞大拿知道乔岚今天会来,已经让人把道儿清理出来了,好让马车直达山包下。

  马车很顺溜地停下来。

  封啓祥看到从马车里出来的乔岚戴着他亲手做的面具,心情突然间愉悦起来,他把自己的面具撩起来。得意地看着乔岚,“乔弟,你总是戴这一个,其他两个不喜欢?”他私心觉得,另外两个虽然胡里花俏,但很适合眼前这个俏生生的少年郎。

  乔岚对他的恶趣味心知肚明,她微微一笑,“我看你现在这个面具不错,能否借小弟看看。”

  封啓祥正得意着呢,不疑有他。把面具拿下来,递过来,哪知道乔岚接过,只稍稍瞭了两眼,“嗯,不错!”说完就把面具扔进她的车厢里去了,“两个人都戴面具太诡异,你委屈点。”

  “你!”封啓祥还行说什么,乔岚却已经转过身把肖犬抱在怀里揉了两下,“哎哟。肖犬啊,你又胖了。”

  “汪汪汪!”主人,不可以嫌弃人家哦!人家是长壮实了,绝对不是胖!

  乔岚把肖犬放在地上。正要把肖狼也抱下来,那边肖狼自我鼓动两下,然后从车辕上跳……额,好吧,是摔下来……

  肖狼的脸直接着底,幸好车辕不高。否则,有它痛的。乔岚那个心疼,连忙把它抱起来,看它没事,才放心地训它,同时还用力拍它脸上的尘土,“活该,让你不老实。”

  人不如狗的封啓祥在一旁看得眼热:乔弟这哪里是养狗啊,分明是养孩子。他酸完又觉得怪异:养孩子?!乔弟自己还是个半大不小的人儿呢,虽然他聪明得让人忘记他的年纪……

  封啓祥还想把面具拿回来,看到乔岚带着肖狼肖犬走远了,他便放弃了,连忙快步跟上。

  走到山包下,抬头往上看上面的宅子,封啓祥不可否认,宅子建成这样,的确多了一股言不清道不明的巍峨感。

  “乔弟,你这是仿照哪家寺庙建的宅子?”

  乔岚本不想理会封啓祥的酸话,但有来有往,人家送上门来,她怎么好客气,“怎么?嫉妒了?”

  “……”封啓祥有种被拆穿的尴尬,好吧,他的确有那么一点点嫉妒,不过他嫉妒的是眼前这人的脑子。“一般人建宅,肯定是要先建主院,再修旁院,偏院,以示主次。你倒好,主次不分。”他很期盼这真是一个失误。

  “想知道原因?”乔岚对封啓祥招招手,让他靠近点,好像有什么内幕要告诉他一样。她带着面具,看不清真实虚伪。封啓祥第一次觉得他做的面具很碍事。他知道乔岚不安好心,但又实在想知道其中的奥义,只好凑过去,并且弯下腰来洗耳恭听。

  乔岚凑近封啓祥的耳旁,她吐气如兰,“只因我不是一般人!”那若有若无的气流撩得封啓祥耳朵发酸发痒,他连忙后退两步,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乔岚犹觉不过瘾,怪呼一声,“哎哟,封兄,你脸怎么红了?”

  封啓祥本来没觉得怎样,被乔岚这么一说,他觉得脸上更热了。他气急败坏道,“穿多了,热!还有,你管得太宽了。”

  “哦!!!”乔岚意味深长地拉长了声调,然后转身往山包上走去,“他们手生,给他们四座院子练手,练熟了再建主院!”

  乔岚直接收声了还好,可她偏偏还多此一举解释了,这无疑是告诉别人,她不是不说,只是在那之前,她还想先调戏调戏人。

  封啓祥的脸黑了,比他的脸更黑的是叶飞天和俞大拿:主子,您别忘了您可是女儿家啊!!!

  陈家坳的工匠不是每一个都见过主家,但上来的两个公子哥当中,可能是主家的也就是乔岚了,而且俞总管就在旁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们纷纷对乔岚一行表示出了十足的敬意。

  陈果园也过来了,他本想陪同乔岚走一圈,但乔岚看得出他挺忙的,不好妨碍他做事,放话让他先去忙。陈果园也不矫情,告辞后忙自己的去了。

  两座院子分别傍在山包的东北边和西南边,正脸朝着东南方向,每座院子都有正门、影壁、两边厢房和主屋,麻雀虽小,但五脏六腑俱全。

  封啓祥上上下下看了一遭,都没觉得这院子有何出奇之处,也就是很普通的院落,但就是太普通了,他觉得肯定有哪里不一般,只是暂时没发现而已。

  乔岚要往正在修建的旁院去,封啓祥自然要跟着去,然后他果然发现了诡异之处,左院的工匠正把一条条小腿粗的陶管放置在地面的凹槽里,这些陶管首尾相接,连成一个一串……

  封啓祥悄悄问封一房子底下是否都有这些,封一摇头。

  “乔弟,这是何物?”

  “给老鼠爬的,省得它们挖坏地基……”好吧,三岁稚儿都知道乔岚在开玩笑。旁边在忙的工匠里有人忍俊不禁。封啓祥也微恼,他把怒气发在那个胆敢发笑的工匠身上,让封一带他出去教训教训。

  封一刚要动手把人提溜走,乔岚看不过眼了,“等等!想知道,问我就是了,别动不动就欺负人不会武功。”

  欺负人不会武功的人,“……”

  封啓祥只觉得无处着力,“……”我问了,可你没一句实话。

  “这可是好东西啊,能让房子冬暖夏凉!特别是北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多冷啊,能住上这样的房子,简直美哉。”乔岚无不夸张地说,别人也许联想不到别的方便,但心系定远军的封啓祥就从中听出了别样的意思。“冬暖夏凉,你确定?”

  “想学,给银子!”乔岚很坦然地把手一伸。

  封啓祥满脸的不可置信,然后换上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脑子卡在钱眼里了吧!”

  “那可不,卡住,出不来了。”乔岚可不受封啓祥的激将,这货隔三差五觊觎她的东西,她总得拿点好处吧。虽然两人是同盟关系,但很明显,封啓祥求她的地方比她求他的地方多得多。

  乔岚脸不红心不跳地承认自己卡在钱眼里,封啓祥一时气短。他嫌弃道,“谁知道这东西管不管用!”

  乔岚没有直接回答封啓祥,她转向俞大拿,“平房那里可曾烧火?”她所说的烧火自然不是烧火煮饭。

  俞大拿回到,“还不曾!”这天虽然冷,但还没到寒冷的时候。

  “天也冷了,横竖西岸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柴火,今儿个起,就烧起来吧。去看看!”乔岚转身往下走。

  封啓祥还以为她转移话题了呢,连忙跟上,追问详情,但无奈乔岚就是不回话。

  平房前,先行一步的人已经在灶房生火,干燥的柴火被塞入一个巨大的炉灶,炉火很快就旺起来了,热浪随着浓烟在地面下的通道游走。

  封啓祥跟着乔岚走进中间的大堂,开始还没觉得什么,但慢慢的,他察觉到屋子里暖和了些,他还以为是错觉,但紧接着,屋子里就真的热起来了,看到旁人面上也微微出汗,才明白过来,这就是所谓的冬暖夏凉。(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686.html